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太子殿下你正经点 > 第2392章 大结局

第2392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464章大结局
  
  沈汀兰一惊,连忙朝阵法中央的黑蛋看去,只见原本只有巴掌大小的黑蛋,此刻长大到有两个巴掌那么大。
  
  漆黑光泽的蛋壳上,一条裂纹自中间部分横向裂开,有浓郁的黑色光泽,如同粘稠的液体一般从裂缝中涌出。
  
  蛋壳里似有什么东西动了动,仿佛在奋力捶打蛋壳,将这束缚着他的蛋壳给撬开。
  
  沈汀兰不由自由的紧张屏息,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黑蛋。
  
  黑蛋里的生物,与她紧紧相连,那是契约的力量,但仿佛,还有别的其他。
  
  她说不清,但是她却深深的知道,黑蛋里的小家伙,是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见那蛋壳不断颤动,里面的小家伙就是出来,沈汀兰急的额头有些冒汗,恨不能扑上去把那笨重的蛋壳给掰开。
  
  察觉到她的情绪,黑蛋里的小家伙仿佛有了无穷的力气,一个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蛋壳彻底破开,一道黑色的影子,宛如黑色的疾光一样,从蛋壳中飞出。
  
  那黑色的影子在空中一个盘旋,然后就朝着沈汀兰的方向飞扑而来。
  
  沈汀兰下意识地接住了它,怀里一沉,她稳了稳心神,定晴看去,就与一只黑色的独眼对了个正着。
  
  沈汀兰:…………
  
  沈汀兰浑身僵硬了,声音颤抖地道:“独、独眼……”
  
  这只独眼,比每个罪恶之人身上的独眼印记更加的鲜活可怕,不祥,毁灭,黑暗,诡异的种种负面因素仿佛全部都在这只独眼里翻滚酝酿。
  
  每个人身上的独眼印记气息不祥罪恶,初见时,令人触目惊心。
  
  可是当沈汀兰与真正的这只独眼对视时,她才知道,什么叫可怕。
  
  看到沈汀兰吓懵的样子,怀里本来还有些喜悦的小黑,气的翻了个白眼,它一下蹦了起来抡起上拳头就砸在了沈汀兰的脑门儿上。
  
  沈汀兰脑门儿一痛,立即被砸回了神儿。
  
  “小黑你别生气,我绝对不是嫌弃你的长的丑。”
  
  沈汀兰连连救饶。
  
  小黑一听,气的独眼圆瞪,呲牙裂嘴,两颗尖尖的犬牙便暴露出来。
  
  加上它全身的皮肤都是青黑色,大大的脑袋上,一只独眼占了大半张脸,还有一双尖尖长长的耳朵竖立在头顶,模样实在与美丽无关。
  
  沈汀兰将它扔了出去,转身就往君行澈身后躲。
  
  小黑越发气炸了。
  
  它满头的头发都根根竖起,抡起拳头,追着沈汀兰就打:“笨蛋主人,你气死我了,你找打~”
  
  沈汀兰绕着君行澈转圈圈,小黑在后面追。
  
  君行澈站在原地,被沈汀兰和小黑转的发晕。
  
  他一脸哭笑不得。
  
  “行澈,救我啊!”沈汀兰一边逃一边喊。
  
  君行澈哪里能看着沈汀兰被欺负,即便是她的伴生灵也不行。
  
  他一把将小黑捞进了怀里,束缚住了它。
  
  小黑气的磨牙,怒道:“你还帮她,你看看她那说的是人话吗?哪有嫌弃自己的伴生灵的!”
  
  君行澈无奈道:“别生气,汀兰现在还没有想起来,等她想起来就不会嫌弃你了。”
  
  小黑翻了个白眼,道:“别安慰我,她就是个颜控,就算是想起来,她也不会觉得我可爱的!”
  
  说到这里,小黑颇为委屈。
  
  沈汀兰连忙自证清白,道:“我怎么会是那种肤浅的人?你看小多,小多也比你好看不到哪里去吧?我有嫌弃过它吗?”
  
  小黑:…………
  
  主人我真是谢谢你哦!
  
  见小黑气的没力气揍她了,沈汀兰松了一口气,才问:“小黑,为什么你可以吸收这个阵法的能量?”
  
  就好像这个阵法是专门儿给小黑准备的一样。
  
  小黑瞪了沈汀兰一眼,道:“你还不明白吗?因为我是这座天地牢笼的器灵啊!”
  
  沈汀兰浑身一震。
  
  她声音干涩地说:“我没记错的话,你和我是契约关系。”
  
  小黑冷哼了一声:“算你还没有太傻,你现在运转炼神大法试试。”
  
  沈汀兰心中仿佛有种感应,一但他运转炼神大法,她将真正的堪破这座天地牢笼的秘密。
  
  沈汀兰心头一阵激动,她立即运转炼神大法,瞬时间,一声无声的轰鸣在沈汀兰的心头炸开,一瞬间,整座天地牢笼,也就是这座黑色巨塔的全貌,完完全全地呈现在自己她的眼中。
  
  只要她愿意,她可看看清这座黑色魔塔的每一个角落,只要她愿意,她可以释放或杀死任何一个罪恶之人。
  
  她看到被困在第二层的宁颜青仙,她正在无边无尽的地域烈焰里翻滚嚎叫,惨不忍睹。
  
  她看到了沈鸿璋的属下鬼骨,他正躺在第十层的毒水里凄厉惨叫,永无止境。
  
  她看到姜钥,看到了华天穹,看到了忻景天,看到了无数被困在这里面的人。
  
  整座天地牢笼,都由她支配,一切都只需要她一个意念。
  
  沈汀兰缓缓闭上了双眼。
  
  这一次,她看到的不仅是黑色巨塔,还有承载着黑色巨塔的白色大印。
  
  那白色大印仿佛一片大地,托着黑色巨塔,他们是浑然的一体。
  
  而那白色大印,就是帝神印的最初形态。
  
  而她,曾经就是那白色大印里的器灵,或者说生灵。
  
  他们相伴相生,亲如一体。
  
  也可以说,黑色巨塔是依附白色大印而生,它生来就是为守护白色大印。
  
  白色大印创造和谐,黑色巨塔收拢罪恶。
  
  无数的时光过去,白色大印终究是受到了重创,它不再是白色大印,黑色魔塔也沉沦于虚空深处,陷入沉眠。
  
  又过了无数岁月,黑色大印被帝神找到,将它重新炼制,有了上圆下方的帝神印,而里面的小器灵,也被唤醒。
  
  那是一个精灵可爱的小女娃,眼睛黑萌萌,声音软软糯糯,无比可爱。
  
  而随着小女娃的苏醒,沉睡在虚空深处的天地牢笼,也开始苏醒。
  
  黑色巨塔的器灵,却化成了一颗黑蛋,等待破壳重生。
  
  沈汀兰睁开双眼,眸光了然明悟,她终于知道了,自己曾经的真实形态。
  
  她就是那只白色大印。
  
  小黑气愤道:“笨蛋主人,这回你知道了吧?黑色巨塔就是你的一部分,我们不可分割。
  
  就算外界把这里叫做天地牢笼,你也不能嫌弃我。”
  
  沈汀兰连连点头,道:“嗯嗯,我绝对不嫌弃你,就算你长的不好看,我也不会嫌弃你。”
  
  “笨蛋主人!”
  
  小黑气急败坏!
  
  沈汀兰:……
  
  就在沈汀兰终于堪破了天地牢笼的一切时,虚空深处,华天无像再次发出阵阵大笑,这一次,他是兴奋的大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龙山君,原来有人天生就是无上,生来就是无上。”
  
  华天无像手中抓着一根似虚似实的东西,那是他在虚空深处无意中找到的。
  
  抓住这根东西,他瞬间就明白,这根似虚似实的东西,居然是远古龙山下走失的一条神脉之灵。
  
  而抓住这条神脉之灵,华天无像居然堪破了龙山的一个天大秘密。
  
  龙山君,诞生于龙山,天生地养,他生来就是无上。
  
  当别人为了成就无上而辛苦修炼图谋之时,却有人天生就是无上。
  
  华天无像震撼了。
  
  连华天无相那个卑劣的像族都能成就无上,他为什么不能?
  
  从远古到现他,他经历修行那么多,一切都只是为了成就无上大道。
  
  如今,机会就在眼前。
  
  他要打破帝神的道心,让她知道,像就是像,无耻的盗窃者和掠夺者,他要用其他的方式成为无上。
  
  他拿着这条神脉之灵,奔向黑色巨塔的方向。
  
  身处天地牢笼里的君行澈突然抬眸,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黑色魔塔,望向了无尽虚空。
  
  沈汀兰突然觉得他的气息有异,担忧问道:“行澈,怎么了?”
  
  君行道:“无数岁月之前,龙山上有一条神脉之灵走丢了,还不待我将它寻回,远古浩劫就爆发了,可是刚刚,我好像感觉到了它的气息。”
  
  沈汀兰蹙眉,道:“走失了无数岁月,突然就出现了,这么巧合吗?”
  
  “当然不可能是巧合。”君行澈眸色变深,面上涌起寒芒。
  
  沈汀兰还想问什么,可是她突然感应到什么,转身去,就见华天穹的身影正朝他们这边走来。
  
  沈汀兰严肃的小脸顿时一沉,这人怎么这时候来了?
  
  华天穹看着她,目光太过复杂,是沈汀兰从未见过的神色。
  
  君行澈看向沈汀兰,道:“汀兰,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他说去去就回,可是脸色却是凝重的。
  
  他没有告诉沈汀兰,那条神脉之灵,于他,于龙山而言,都是命脉般的存在。
  
  他不知是何人得了那条神脉之灵,但是他知道,来者不善。
  
  君行澈看出华天穹拿回了情感,便朝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沈汀兰看着他离开的身影,陷入了纠结。
  
  她想追出去,可是又怕打搅他。
  
  黑色巨塔外面,君行澈一出现,就看到了站在虚空之中,抓着神脉之灵的华天无像。
  
  君行澈道:“华天无像,你的是疯了。”
  
  华天无像笑了笑,道:“龙山君,这条神脉之灵,与你而言,可是犹为重要。”
  
  君行澈沉眸,问:“你待如何?”
  
  “无上。”华天无像只说了两个字。
  
  君行澈嘲讽地笑了,道:“你口口声声说像是盗窃者,掠夺者,可你现在的行为是什么?”
  
  华天无像的脸色一变,厉色道:“休要拿我与卑劣的像族相提并论。”
  
  他神色越发狰狞道:“君行澈,交出龙山,我还能留你一命。”
  
  君行澈嗤笑道:“龙山与我性命相连,把龙山给你,不就是把我的命给你?”
  
  “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华天无像厉喝一声,他的身体陡然华作一团血雾,他竟是为了达到绝强的战力,将肉身自爆,然后元神开始吞噬那根神脉之灵。
  
  以华天无像的元神为中心,一个巨大血色旋涡出现,形成了一个恐怖无比的吞噬大阵。
  
  君行澈感受到了那个血色大阵的恐怖吞噬力。
  
  那个大阵,是以华天无像的元神为祭品,那根神脉之灵为能量支撑,用来吞噬君行澈的。
  
  这是一个大能不惜一切布下的杀局。
  
  那根神脉之灵就是龙山的命脉,君行澈必须夺回它。
  
  而同样的,那根神脉之灵对于君行澈的克制也极大的。
  
  君行澈的身影转瞬没入那个血色旋涡里。
  
  天地牢笼里。
  
  沈汀兰皱眉打量了华天穹一眼,不屑地别开脸。
  
  华天穹看着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终究又什么也没说出来。
  
  华天穹黯然地垂下眼眸。
  
  片刻,他转身离开。
  
  沈汀兰眉心一跳,纳闷地看着华天穹离开的背影,对小黑道:“这家伙老奸巨滑,他难道知道我是黑塔之主,所以怕了我了,这才做出这副老实本分的模样?”
  
  小黑翻了个白眼,道:“你哪只眼睛看到他老实本分了?他只是拿回了感情。”
  
  沈汀兰道:“哦~原来是做回人了啊!”
  
  华天穹听到他们的对话,身体不禁微微一僵,十分狼狈地快步离开,形同逃命。
  
  看到他逃也似的回来,徐缨和忻景天都是一阵担忧。
  
  华天穹的脸色十分苍白。
  
  沈汀兰在天地牢笼里呆了三天,这三天,她用炼神大法,将天地牢笼的每一个角落都清理炼化了一遍。
  
  她不安地对小黑道:“三天了,行澈还没有回来,他会不会遇到危险?”
  
  小黑道:“有些异常。”
  
  沈汀兰的心越发不安了。
  
  “不行,我得出去看一看。”她闪身离开天地牢笼。
  
  小黑连忙跟在她身边。
  
  它是她的守护者,它要时时刻刻陪伴在她的身边。
  
  他们前脚离开,后脚华天穹就跟了出来。
  
  华天穹的真身出了天地牢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