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23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第23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遭儿在凌霄宝殿,也是五万三千年前的事了。
  我泰然自若地站到大殿上,任四周含意不明的目光洒在身上。
  九重台阶上那位高高坐着的君王,廿章法服,珠冠冕旒,将当着列位神仙们的面宣布我的下场。
  我听到宣旨的小仙官念了长长的一串罪名,抑扬顿挫,铿锵有力。
  概括起来,也便是以下几个字:
  口齿伶俐,非议今上
  骄嗔心大,魅惑皇子
  教唆奴婢,窃取宝物
  心术不正,垂涎仙宝
  任性妄为,目无法纪
  终于听到最后的惩戒,乃是流放至西天之垠,遁入空门,缁衣礼佛,再不许踏出灵山一步。
  这倒是好惩罚啊!
  我依稀记得流放之前,是要按例打上或多或少几十杖或抽上几十鞭的。倒不是几十下,而是打断几十根杖或抽断几十根鞭子。
  也不知是给那位神祇的面子。
  重辛念完,天君便问一句:“你可知罪?”
  我知他要我感恩戴德,无奈心下失望透顶,只淡淡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天君横眉一挑,道:“来人,拉下去。重责三十杖。”
  “谁敢!”
  我心头一震,回头看时,只见连宋一把拗断执殿佐使的银枪,大踏步向我走来,衣袖翻飞,风尘仆仆。
  他朝我伸出一只手,嘴角慢慢绽出一抹笑容。
  我握住他手,轻轻抚上憔悴的眉眼,良久,只说得一句:“战事如何了?”
  九重天与南溟相距四万里,平常行军须十日之余,连宋,他是怎么日夜兼程回来的?
  若是为我之故耽误了战事,红颜祸水,情何以堪。
  连宋道:“副帅蚩尤也不错,先让给他打打。”
  我不用抬头,便知天君定是被气个半死,可惜碍于群臣不好发作。
  高台上沉默了片刻,方道:“你弃军而归,该当何罪?”
  连宋拉着我跪下,道:“儿臣此番归来,乃是为了父皇之故。父皇可还记得允过儿臣甚么?”
  天君道:“那也由不得你放肆!”
  连宋道:“儿臣不敢使父皇作弃诺之人,不能不归。”
  大殿上一时静寂,臣列的的仙卿们个个屏息凝气,眼观鼻,鼻观心,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我低头失神地瞧着玲珑剔透的瑛瑶美玉,不知那位为父为君的,当如何收场?
  或许,恼羞成怒之下,大概会大发雷霆,为了万天帝王的立场而秉公处理罢!
  “孽子!”
  正愣神间,仰头见高台上的天君怒气冲冲地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后,霍的站起,随手抓了只瓷盏翻手一掷,玄纹明袖抖动,墨绿色渐变流苏便窸悉簌簌、摇坠不止。
  漆黑的瓷盏去势凌厉,破空尖锐,一路茶水细流成帘。
  我轻轻勾了勾连宋的手指,不闪不避,受了那一掷。
  可叹这只曜变天目釉!几块碎片耀变斑内壁满布曜变斑点、或聚或散,分布不均,在明光之下流光溢彩,变幻莫测。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我额头一阵麻木,缓缓似有液体淌下。
  原本如蜡像般的群臣如死水投石,也顾不得敛裳,急急屈膝伏首,口内齐称“陛下息怒,臣等罪该万死。”慌乱中竟显出一份训练有素来。
  天君脸色晦明不定,居高临下地扫视群臣,最终一甩玄纹明袖,径直回了殿后。
  他既不说散朝,群臣也只有保持着轻罪的姿势一动不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