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22章 嫌隙人有心生嫌隙,清白人无处证清白

第22章 嫌隙人有心生嫌隙,清白人无处证清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让南南暂且待在凡间,自个儿正要回去好好盘问朵饰,旃檀佛祖却不紧不慢地跟在后头。我想着他既纡尊降贵好心来报个信,难不成还要去瞧瞧别人怎么处理家务事?
  只是这撵人的话却不好说,我盘算来盘算去,心一横,便道:“小仙自回去办些私事,不敢劳佛祖清修佛法。”
  旃檀佛祖道:“贫僧闻乐游神女与元君似有牵扯,因昔年与神女有旧,故要周旋一二。”
  我心下了然,怪道纵之敢烦他带话,想必是这位佛祖自告奋勇。既是与乐游有旧,这其中盘根交错,莫要弄巧成拙才好。自知不是这位佛祖的对手,那也不能让他小瞧了去。
  两个人一路无话,默默回至九重天,将将跨进南天门,却见一队天兵簇了犯仙走过,想是正游天示众。而那犯仙蓬头垢面,好巧不巧正是朵饰。
  我慌忙回至毗沙宫,纵之遥遥而立,急忙拜见了,道:“元君,朵饰偷盗小公主的阴阳宝镜,已然被天君下旨游天示众,明日便要斩妖台下碎尸万段。”
  我眉头一皱,待要说什么,却不好说的,旃檀佛祖道:“阿弥陀佛,天君行此举,未免落人话柄。”
  纵之低声道:“听闻实则是因朵饰窥视乾坤果。”
  我身子一颤,定了定神,道:“咱们先进去,你将此事细细说与我听。”
  而旃檀佛祖终于识相地推脱有事离开了。
  纵之回禀之后,我又遣人向敏敏处儿细细打听了,屏退左右,呆呆地靠着背椅想着。
  事情倒也简单。
  乐游现身于毗沙宫,约朵饰在敏敏的枕霞宫后见面细谈。
  那正是天君的御花园,原是禁止低阶小仙娥去的。
  朵饰自敏敏宫前经过,恰逢枕霞宫在晾晒各种珍奇宝贝。原来敏敏久不回来,发觉物品都生了霉气。那些个字画书籍诊器古玩还好,平日里也晾晒过。唯有实用的法宝,仙娥们是不敢碰的。敏敏一声令下,枕霞宫上上下下登时忙开,各色珍物散放奇光异彩,霞光灿烂。
  朵饰禁不住好奇去瞧瞧,便由枕霞宫小仙娥领着去观赏。
  之后,天君也来瞧瞧女儿的珍藏,却发觉阴阳宝镜不见了。
  众人正着慌间,却见朵饰慌慌张张自御花园走出,冲撞了天君。便将其拿下,竟发觉阴阳宝镜居然在她身上,便以偷盗阴阳宝镜为名降罪。
  只是罚得过重了些。
  乾坤果长在御花园,这本是神仙们心照不宣之事,由此大家琢磨着,天君震怒,多半是为了乾坤果的缘故。御花园诺大一个,奇花异草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哪里能找得着呢。天君此举,也不过是肃肃法纪罢了。
  约莫五千年前,乾坤果失窃过一枚。后来是蓬莱两位帝君倾全岛之灵气“资助”,经花神费了整整五千年时光方才将灵气炼化,又借了南海观世音的甘泉柳枝,方使枯木生春,再孕育了一枚果子。
  天君卖那两位帝君的面子,若是换做闲杂人等,此事若是沾上个一星半点,朵饰便是前车之鉴。无论朵饰是无心还是有意,注定是要被杀鸡儆猴的。
  只是像天君那般老奸巨猾之人,怎会懂得杀鸡儆猴不如杀猴儆鸡的道理?
  细细想来,谁是鸡,谁是猴,还说不定呢!
  更心惊的是,朵饰在天君手里。
  天君瞧我不顺眼久矣,我也是知道的。
  我正沉吟思索,不提防从梁上窜下一个人,身子羸弱单薄,正是木离。
  木离笑道:“朵饰也算是罪有应得了。你凭白去了个眼中钉,怎么不高兴?”
  我斩钉截铁道:“这阴阳宝镜决计不是朵饰偷的。”退后一步,冷冷道:“你这窃听功夫很是不错。”
  木离脸色微变,身子一颤,竭力平稳呼吸,道:“你总该知道,我不愿伤你的。”
  我挑眉:“哦?但闻其详。”
  木离怔住,说不出一句话来。
  眼见他脸色苍白更甚,我心中终有不忍。那日我因受了他的寒气,便僵在佛莲蕊中动弹不得,眼睁睁瞧着他欺瞒连宋,间接造成我挨了乐游一招差点死掉,是无心还是有意,那也并不重要了。心中隐隐有个念头闪过,却只记挂着他拼着重伤救护于我。
  他纵有千般不好,成玉岂是恩将仇报之人?
  我叹了口气,道:“是也罢,非也罢,木离,我们本就没有甚么交情。从此,便是路人了。”
  木离奇道:“我只想不通,朵饰既有前科,为何你终是觉着她受人冤枉?”
  我道:“她哪有盗取阴阳宝镜的本事?‘冤枉’二字,我怕她担不起。最多不过是受人利用,主谋另有其人。”
  木离问道:“何以见得?谁闲得没事跟一个小宫娥过不去?”
  我冷冷道:“自然是跟她有过节的人,譬如我。”想了一想,还要瞧瞧朵饰,我这条小命算是在她手里了。
  木离伸手从怀中摸出一卷纸来,向我道:“这是天君自个儿设的卷宗,你瞧瞧罢!”
  我接了过去,只见最右一栏写的正是我的名字。几页下来,黑笔描绘,楷体端正;朱笔批注,行书流畅。
  首列便是“秉绝世姿容,具稀世俊美”五字。略略浏览,入眼处皆是些“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等等文字,极尽描写。
  朱笔批的却简洁:红颜祸水,不祥之人。
  我微微一怔,料想这倒也符合天君对我的看法,接着瞧下去,只见那黑笔楷书评我是“慧而狡黠,善而有止;举手投足,无不优雅”,并举了我生平种种事迹以加强论证,综合运用了各式手法,一会儿铺陈,一会儿引用,一会儿又比喻,将细节写得绘声绘色,字里行间露出一股钦慕之情。
  我心中正暗叫惭愧,一眼瞥见朱笔龙飞凤舞批着:胡说八道。四个大字酣畅淋漓。
  再往下看,却是我种种“劣迹”,一一记录在案。如“与花果山妖仙孙悟空莫名交好,不知其原委何”,后面细细列了我与悟空的来往过程,乃至那年我去两界山探望悟空说的什么话,如亲见一般。
  再有“与柴桑山那人相识颇久,五万三千年比邻而居,亲密异常”,接着竟将我在柴桑山的生活列了个大纲出来。
  朱笔批:呵呵。
  我也很是想用“呵呵”两字表达此刻心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