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17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荼蘼花事归无期

第17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荼蘼花事归无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八十八章
  大抵生辰之日,无非是祭祖、行礼、受礼、收礼并吃喝玩乐诸如此类。
  便是九重天小公主的及笄大礼,也无非是多了个诏告四海、大赦天下。
  待大宴过后,敏敏自然要和几位闺中好友开小宴作乐,也无非是行些酒令之类的调调。而琅嬛定是一到九重天来便要找敏敏,宴饮也必位列其中,这便不免有些尴尬了。
  是以,我早早躲开敏敏,生怕着一不小心撞见琅嬛。
  连宋自然跟着好基友长生大帝叙旧,我瞧着两个大男人说话也很是没意思,想到沁芳湾旁的小叶九重葛开得正好,便出去瞧瞧。
  抄了小径过去,一路海棠盛极,正是猩红鹦绿极天巧,叠萼重跗眩朝日。我便东张西望,边赏边行,忽然目光一滞,只见前处碧水桥旁是葱葱茏茏的小叶九重葛,花团簇簇,甚是娇艳;绿叶掩映,清丽异常。
  这小叶九重葛又名簕杜鹃,其花小如黄豆,倒是萼片大而艳红,簇在一起瞩目得很。
  百花之中,似菊茶月季等,花瓣太繁太重;似桃李梅杏等,花瓣太稀太小;而紫藤萝又过盛过香了,唯有这小叶九重葛正合了我的脾胃,开得轰轰烈烈,错落有致,正当是做人的本分。
  我正要走进去,风中忽飘来一阵女子话音,便暗运了修为听,说的是:“香而酒冽,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
  是琅嬛,记忆中那个娇娇怯怯的女子。
  我不由得深深佩服自个儿,总共便五万三千年前听过一次琅嬛的声音,便能清清楚楚记得到现在,当真是记性可嘉了。
  想必她们几个正聚在上头的沁芳亭,我便靠着一大块奇石捡了处干净的石凳坐下,从衣囊里提溜出一串青提来慢慢吃着。却不知几时自那厢碧水桥走来一位模样清秀可人的公子哥儿来,面如冠玉,鬓若刀裁,也很是一表人才了。
  大凡人们都晓得,享受美味固然可喜可乐,但若是有个人一直盯着你吃东西的模样,这便有点食不甘味了。
  我本以为这位年青公子不过碰巧路过,竟料不到他便在据我三步之处停住,一眼不眨地盯着我。我再不能心安理得了,便从衣囊里再摸出一串儿,道:“你也吃。”
  这位年青的公子说:“我不吃。”
  你既不是垂涎于我的水果,傻愣愣站在这里影响我食欲,是存心的么?
  我坚持没有收回手,诚恳地说道:“这跟我方才吃的是一株藤上挂的,味道没差。”
  果然,有了我信誓旦旦的保证,年青公子只迟疑一瞬,很快接了过去。
  我很自觉地向旁边挪了挪,为他腾地儿。而他倒很知趣,默默地坐下吃提子。
  我禁不住揣测这位公子哥儿是哪路的神仙,连小孩子都晓得陌生人的糖果不要吃,他就这般信任我?
  年青公子吃了两颗提子,见我若有所思地瞅着他,又或是觉着白吃我的东西不好意思,便道:“我叫清迟,安茹山人氏。”
  这是要混熟的节奏。
  我便道:“我叫成玉,嗯,这样。”
  瞅着清迟面貌依稀有些熟悉,心中一惊,道:“你是穆迪上神的儿子?”怪道这般好吃,原来是家学渊源。
  清迟也是一惊,道:“我记起来了,你便是成玉元君,久仰久仰。”
  两下各自点了头,瞅着对方不说话。
  我心里想着,若非有清迟这个情痴搞定了琅嬛这个死心眼的,指不定连宋孙子都抱五六个了。说来说去总是连宋耽搁了人家姑娘四万多年,我自知理亏,却见清迟眼底隐隐有赞许之色,不禁疑惑:“欸?”
  清迟眼眶泛红,拉了我的袖口道:“若不是元君一直让三殿下放不下,琅嬛哪里会轮得到我?元君大恩大德,清迟永生难忘。”
  我只有不断点头,有些心虚地承受着他感激的目光。
  清迟又真情切意地道:“三殿下乃是花中好手——”见我脸色不对,急忙补充道:“那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见我脸色黑得更甚,声音越说越低:“我向来钦佩三殿下得紧……”
  我扯回袖子,道:“你只管说,我听这便是。”
  清迟觑了我一眼,忐忑道:“几千年前,我对琅嬛一见钟情,那时她早与三殿下有婚约,又是情深意重,哪有我插足的份儿?”
  我见他说起往事来脸上又是惆怅又是甜蜜的神色,当真不负外号“情痴”这个“痴”字了。
  “我那时心中便怀忿不已,又听说三殿下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便于某日去找他决斗,欲逼他放弃琅嬛。”
  “可笑三殿下未发一招,我便败了。现下想来,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清迟说到这里,自嘲一笑,继续道:“我心高气傲,只愿求死。岂料三殿下倒邀我同饮,是夜两人大醉.我酒量浅,灌下几杯酒全吐了出来;三殿下当真是豪饮,尚未怎么碰杯,酒坛子便空了好几个。日后想起此事,依稀记得三殿下抱着酒坛似乎一直在叫一个名字。”
  见我双目炯炯,清迟促狭一笑,道:“我也记不大清了。”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我虽急欲听下文,偏偏要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冷冷道:“你记不大清那也没关系。改日里琅嬛不痛快了,我也邀她痛饮,特意听听人家醉时叫的是谁的名字。”
  清迟道:“她叫的决计是我的名字。”一句话说得斩钉截铁,坚定无疑。
  我愣了愣,笑问:“你便这般确定?”
  清迟道:“那是自然,从前她心里只有三殿下,现在心里自然是只有我一个人。”
  我深为他的自信所折服,心里百感交集,有若幡然醒悟。
  清迟道:“后来我才知三殿下原来也是失意之人,正与我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个便常聚在一起借酒销愁。三殿下教我些追求女仙的法子,我学了用到琅嬛身上,她果然态度对我好了些,十句话也有两句理睬我了。我心中大喜,自以为有希望,却不料她说来说去,话题总是绕到三殿下身上。我才晓得,原来她同我亲近,不过是因为我同三殿下亲近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