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15章 真君殿小圣论时政 安茹山六神游胜景

第15章 真君殿小圣论时政 安茹山六神游胜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八十六章
  数日之前,我路过于齐天府原址新建成不久的黑压压的真君神殿,见到黑漆漆的大门上的鎏金对联:
  天下之程式
  万世之仪表
  横批:明刑弼教
  柳骨铁钩银划,苍狂端正。
  我心有所感,便对着门口那只黑黝黝的獬豸发了阵呆,喃喃念道:“法者,天下之仪也。所以决疑而明是非也,百姓所县命也。”不曾想被站在门口却与整个神殿浑然一色融为一体的新任司法天神杨戬听了去,执意要邀我进殿内一坐。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便是广开言路,海纳百川。
  然而我对这位司法天神的装修品位很是不能苟同,一步也不肯踏进真君神殿。司法天神也是好脾气,便跟我站在獬豸跟前漫谈,说甚么“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又说甚么“上医医国,其次医疾”,言语之间,竟颇像是韩非荀子的文人口吻,至于辩驳现下刑法不足之处更是口若悬河涛涛不绝,很有几分诸葛孔明舌战群儒的气度与苏秦身佩六国相印的气势。
  而所谓辩驳,不举实例不足以理直气壮,司法天神便气愤地讲了几桩小小的田地产权纠纷案。
  三个月前,惠济山山神傅正为当地发展着想要开发老鸦峰,禀明上级之后,便通知老鸦峰的雪妖们赶紧挪窝。雪妖不忿上告,言说老鸦峰乃是千年故居,不肯让人。山神冷眼旁观,后来状子果然被驳了下来,说是四海八荒众多仙山,哪处不可修炼?
  岂料事不遂人愿,甫一动工,便从洞里蹿出来几只雪妖乱打乱闹,混乱中兢兢业业亲自监工的山神倒霉地被刺伤了大腿。
  山神傅正大怒,上报九重天,请来数百天兵围剿雪妖,雪妖寡不敌众,血溅当场,全族覆灭。
  司法神殿的卷宗隔上一段时日便销毁一批,而记载上述事件的卷宗正是浩繁卷帙里最末等的,即将被毁尸灭迹、止余下“惠济山雪妖叛,诛全族”这短短九字供后人瞥上一眼。
  弱肉强食,邪不胜正,自古以来,大都是如此了。
  
  而今穆迪上神既说起修阁子的事,言语间有不足之意。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若是天君一道令下,那位据说住的时间比正主儿穆迪上神还长的后山邻居,便是不想腾地儿,也不得不如此了。
  穆迪上神精明,自己不愿做恶人,倒让别人将此事做得名正言顺。被连宋一句话套住,却也不生气,只一脸遗憾地从怀里摸出一张图纸展开给诸人看。
  只见一张精滑的锦帛上细笔钩绘了密密麻麻无数图案。其山川沟壑望之蔚然而深秀,奇石幽径曲折而雅丽。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
  而正所谓有阁必有水,见水便易想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想到“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想到“问君能有几多愁”,方能更易触景生情寓情于景情景交融,使“念千古之悠悠,独怆然泪下”的悲情挥洒得更加酣畅淋漓。滕王阁、岳阳楼、黄鹤楼正是其中的翘楚。
  这便是所谓的登高临远,遥襟甫畅,逸兴遄飞;宠辱偕忘,把酒言欢,兴尽悲来;关山难越,穷途末路,满目萧然了。
  安茹后山,正是烟波浩淼的津津河与著名的河漫滩朵颐平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