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乱世枭雄 > 第六章 王与寇 上

第六章 王与寇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帝苻健屹立在皇宫城楼上,极目远方。此刻正值卯时,太阳初升,霞光满天。远处,成群密集的房舍,在朝霞的照耀下,染成一片金黄色,也将他黝黑的面庞镀上一层黄金。苻健已过中年,有着氐族人特有的豪迈长相,鹰鼻深目,身高臂长。举手投足之间,似有雷霆万钧之势。苻健喜欢看朝霞,在他看来,自己的国家就像初升的太阳,充满活力。

    两年!只用了两年时间,他就靠自己的实力攻占长安,据有关陇,雄霸一方!还有比这个更令人高兴的事吗?有!苻健有更远大的目标,就是结束各政权割据的混乱局面,灭掉晋国,统一南北!苻健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先皇苻洪临终前对他说过的话语,“吾所以未入关者,以为中州可定;今不幸为竖子所困。中州非汝兄弟所能办,我死,汝急入关!”正因先皇的高瞻远瞩,苻健方能坚定信心继领其众,率兵自枋头西入潼关,击破镇守长安的杜洪的防卫,称皇帝,都长安。

    如今,长安已定,然天下仍四分五裂,为王为寇,全看武力。此时的中原,经过连年的战争,不断的兼并,所剩的国家已不多。凉王张重华据有雍、秦、凉三州;燕王慕容俊大破冉闵,势力强劲,现在居然开始进攻邺城,若拿下邺城,实力不可小视;而东晋虽已国力衰弱,但仍占据江南。至于余下各割据势力,皆是势单力薄,苟延长喘而已,苻健根本不放在心上,现在秦国兵强马壮,趁此乱世一统天下只是早晚的事情。“一统天下!”苻健想到这里,雄躯内的热血忍不住沸腾了起来,但现在仍有一件让他无法躲避的大事未解决,他现在所担忧的这个问题,远比征战天下更为复杂……

    苻健无视艳阳的刺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太阳,似已进入沉思中。

    “禀报陛下,邺城已被燕军攻破,魏国被灭。”苻键沉思之际一个容貌威严文官模样的人匆匆奔了进来,跪拜进言。苻健一看,原来是宰相王堕。王堕,字安生,京兆霸城人。博学有雄才,通晓天文图纬,深受苻洪赏识。及至苻健称帝,王堕仍然担任宰相一职,他性格刚峻疾恶,苻健经常感叹:“天下群官皆如王令君者,阴阳曷不和乎!”对他异常敬重。

    “……”苻健沉默着,一会之后,缓缓道:“意料之中的事,蒋干一贪生怕死的鼠辈,何以抵挡燕军铁蹄?但慕容评太过无能,居然攻了一个多月才拿下此城。”

    “陛下,据密探告知,镇守邺城的是一个年仅十五的少年慕容垂,武艺高强,智谋过人,邺城本有希望击退燕军,但是由于大将军蒋干弃城投降,邺城因此失陷。”听王堕的语气,似乎颇为欣赏慕容垂。

    “哦?年仅十五的少年?安生,请起身接着讲。”苻健兴趣愈浓,很少见王堕如此欣赏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年仅十五的少年,因此迫不及待地问道。

    “那个慕容垂,可谓是天纵奇才,内外功兼修,更为难得的是他精通兵法,丝毫看不出是一个不及弱冠的少年……”王堕原原本本地将密探探知的消息禀报给了苻健。良久,苻健并没有作出回答,王堕清了清嗓子,道:“陛下,古往今来欲成霸业者,必有一群能征战天下的大将,如今正是陛下霸业的创始阶段,若能够将这个叫慕容垂的少年拉拢过来,必定会如虎添翼,霸业何愁不成?”

    苻健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淡淡说道:“慕容评武功低微,与之交手仅战成平手,对朕并无多大用处。”他似乎对自己身边的大将非常满意,事实也是如此,苻健手下将领武艺超群,龙骧将军苻坚、安乐王苻融、平昌王苻菁、北平王苻硕等人,俱是武艺超群举世罕见的将领,当然,还包括太子苻生。

    “要知道慕容垂一个十五岁的小孩,与久经沙场的慕容评交锋,实在是太过勉强,他能够以两千士兵对阵接近两万的敌军,而且丝毫不落下风,若不是缺少作战经验,邺城说不定已经解围了。”王堕似乎并不赞同苻健的观点,激动地辩解道。他确实是一个忠谏敢言的臣子,对于自己的观点丝毫不退让,唾沫星子几乎喷在苻健的脸上了。

    苻健叹了口气,道:“安生,慕容垂的事容后再谈。你是朕的左臂右膀,现在朕所担忧的事,已困扰朕多日,可谓寝食难安啊,现在朕欲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他说完负手仰望蓝天,良久无语。

    王堕闻言慌忙拜倒说道:“微臣何德何能让陛下如此……”苻健用如此诚恳的语气求教臣子,在王堕的印象中这可是绝无仅有的事情,他心中惶恐不安,不知道皇上为何会如此烦恼。

    苻健摆了摆手,叹道:“吾兄苻雄之子苻坚与我儿苻生相比,谁更堪大任?”,苻健虽然才刚过中年,但他自己已渐渐觉得年华老去,二十余年的戎马生涯,他已感到一丝的疲惫,现在心中最担忧的就是继承自己大业的人选了。近来桓温欺晋穆帝年幼,屡次上书要求领兵北伐,前太子苻苌就是在一次与侵犯边界的桓温大战时,为流矢所中死。那次战争损失了他最疼爱的儿子,也是将来准备继承他皇位的太子,苻健心中的丧子之痛,实在难以抚平。而自前太子苻苌牺牲之后,苻健不得已只好将苻生立为太子,但先皇的话也一直萦绕在他耳旁:“此儿狂勃,宜早除之,不然,长大必破人家。”

    苻健每次回忆起这件事,总是后悔不已。苻生生下来就瞎一只眼,当他年仅十岁时,有一天苻洪想逗他,问身旁的侍者说:“我听说瞎眼的孩子只是一只眼流泪,是真的吗?”侍者回答:“是真的。”苻生一旁听了火冒三丈,拨出佩刀往自己脸上狠狠刺了一刀,登时血涌而出,他恨恨地说:“这也是眼泪啊。”苻洪大惊,想不到自己的孙子才十岁就如此凶戾,看着与苻生年龄丝毫不相称的凶残眼神,苻洪心中战栗不止,当下就拿起鞭子猛抽他。苻生也不躲闪,反而怒道:“我本性喜欢抗受刀砍槊击,不能忍受鞭打的羞辱。”苻洪气得大叫:“你再这样下去,我要把你当成奴仆使唤。”苻生又答:“没准我会变成石勒那样的人物。”当时石勒刚刚建立后赵,杀人如麻,苻氏一族仅仅是降附的一支军队,随时会被石氏屠戮。苻生竟敢直呼当朝皇帝的名讳,而且揭穿皇帝当过奴仆的伤疤(石勒年幼时曾与人为奴),果真让石勒知道,估计苻氏一族鸡犬无遗。听到苻生这样口无遮拦,吓得苻洪顾不得穿鞋从胡床上滚落,掩住苻生的嘴,尔后对苻健说:“此儿狂勃,宜早除之,不然,长大必破人家。”苻健拨刀要杀,但虎毒不食子,他最终还是叹息一声对苻洪劝道:“这孩子长大后应该会改好,也不至于现在杀掉他。”

    自己并没有听从先皇的话将苻生除掉,而认为他长成之后会有所改变,但事实却让他失望了,苻生残虐无度,着实令他失望,但若贸然废太子,势必会引起举国混乱,而且不知道朝廷众臣的反应,只能征询一下王堕的意见。

    “这个……”王堕想不到苻健会问这个问题,顿时踟躇了。

    “有什么看法尽管说,朕不会怪罪于你的。”

    王堕跪倒磕头道:“此事也一直以来萦绕在臣心中,自古帝王之位都是子继父业,况且太子武艺超群,能力举千钧,雄勇好杀,手格猛兽,走及奔马,击刺骑射,冠绝一时。当年桓温来犯之时,太子单马入阵,搴旗斩将者前后十数,实乃秦国第一勇士。但太子……”他说到这里,突然吞吞吐吐顿住了。

    “安生,有话尽管说出来,吞吞吐吐可不是你的风格!”苻健冷冷地瞪了王堕一眼。

    “微臣不敢!太子性格残暴,不仅朝廷中人如此认为,就是长安城中百姓,都暗地里称太子为“商纣再世”。而龙骧将军苻坚虽则武艺不如太子,但论胆识智谋,以及仁慈之心,却也是太子无可比拟的,况且苻将军为陛下征战天下,功劳显赫,而且有王猛、吕婆楼、强汪、梁平老等王佐之才,为其羽翼。照臣等看来,苻将军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其实不仅王堕,朝廷内外的人都在自己的心中有个想法,只是没有人敢说出来,毕竟太子苻生是将来继承帝位的人选,且生性残暴嗜杀,若贸然提出不满,岂不是自寻死路?只是王堕性格耿直,此话憋在心中已多日,终于还是不吐不快。

    苻健听了王堕这么大胆的话语,心中虽然早有准备,却仍旧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自己的继承人居然如此残虐无度。其实苻健并不特别看重自己的后人继承皇位,他想要的是一个能够雄才大略的人继承自己的事业。当然这自是因为氐族人所受中原文化影响不深的缘故,苻健对汤、武之事深有体会,也明白若挑选一个夏桀商纣一般的人物,不待统一天下,百姓就会群起造反了。

    “文玉是比长生懂事得多,也厉害得多!”苻健想起入关后设坛于曲沃授予苻坚龙骧将军封号的时候,苻坚挥剑捶马,志气感厉,士卒无不惮服在他的脚下,就连苻健自己当时都几乎折服在他的威严之下。“莫非文玉才是真命天子?”苻健沉吟半晌,刚建立的国家根基未稳,实在让人不能放心,这个时候若不早早选定继承人,什么事都会发生,自己半生戎马纵横天下,现在居然连这样一件事都难以做决定。

    王堕望着沉思中的苻健,低声说道:“陛下,臣倒是有一个主意。”

    “哦?”苻健从沉思中惊醒,问道:“安生有何建议?”

    %%%%%%%%%%%%%%%%%%%%

    在秦国皇宫中,几乎每天早上都可以见到一个矫健的身影在一块宽大的空地中挥剑舞枪,今日也不例外。那身影手脚都缚着沉重的沙袋,但挥剑舞枪的时候居然举重若轻,潇洒自如,宛如飘飘落叶,偶尔的几次重击,更是如同晴天暴雷,势不可挡。

    “好!这招‘横扫千军’真是气势逼人,将我们族的‘紫电神功’发挥得淋漓尽致,普天之下能有此功力的人恐怕只有文玉兄了!”

    那个身影转身望去,只见一个身长八尺余的劲装青年走了过来,那人只有一只眼睛,但从眼光中透露出来的却是无尽的凶残暴戾之气,他笑嘻嘻地走了过去,道:“长生经常听到朝廷中人说龙骧将军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刻苦勤奋,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这个独眼青年正是秦国太子苻生,而他口中的文玉,正是龙骧将军苻坚。苻生字长生,苻健的第三子。他为人心胸狭隘,残暴嗜杀,但却勇盖三军,可以说是秦国第一武士。苻坚,字文玉,苻健之兄苻雄的长子,他长得豪迈挺拔、臂垂过膝,目有紫光,苻洪对他的评价是:“此儿姿貌瑰伟,质性过人,非常相也。”苻生与苻坚,两人虽然极少见面,但是内心都是把对方当作自己最大的对手来看待的,现在苻生虽然被封为太子,可是不管从朝中大臣或是平民百姓神色中看到的都是不屑的表情,而听说苻坚则深得世人爱戴,这让苻生心中极为不舒服,总是害怕已经到手的皇位会被苻坚夺去。

    其实苻生这么担心是有他的理由的,他刚当上太子的时候就梦到一条大鱼吞食蒲团,而恰好长安有童谣唱道:“东海大鱼化为龙,男便为王女为公。问在何所洛门东。”东海,正是苻坚的封地,而龙骧将军的称号,府第在洛门之东,无不一一应验童谣所说。苻生也因为这件事,暗中派了不少人手防备着苻坚,甚至有打算将他解决掉,只是现在战火纷飞,秦国实力还不足以见谁灭谁,而苻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只能等江山稳定了再解决掉他。但苻生也给了他一点颜色,以不祥之梦的缘故,认为梦中之兆和童谣所指肯定是姓鱼的大臣——马上诛杀了太师鱼遵,并其七子、十孙。

    苻生这样明目张胆地诛杀大臣,苻坚怎能看不出来这是杀鸡儆猴呢?他心旌摇荡,再也不能安席,看见太师鱼遵被杀得家里一个不剩,苻坚亡魂皆冒,寝食难安。正因苻生对苻坚的忌惮,使得苻坚有了喘息的机会,已经在暗中集结力量,试图伺机反击篡位夺权,但现在时机未到,他也不敢显露出半点破绽。

    苻坚轻瞄了苻生一眼,淡淡地说道:“论武艺,秦国无人及得上太子,又何必这样吹嘘文玉呢。”

    苻生尴尬地笑了笑,又道:“不知文玉兄有没有听说最近父皇要举办一个比武大赛呢?”

    苻坚疑惑地望了苻生一眼,心中暗想:“太子为人傲慢,且平日根本不会理睬我,怎地会对我如此有礼,莫非这个比武大赛有玄妙之处?”他略为沉思一会,恭谨地说道:“太子不知有何事要吩咐文玉?”苻坚对苻生一向抱着警惕的态度,毕竟在秦国自己的羽翼未丰,虽然想要开创一番事业,但若贸然得罪太子,只怕自己将来篡位夺权的计划就难以实现,因此对苻生倒也算恭敬,甚至有时候显得有些懦弱。

    苻生很满意他的神态,哈哈一笑,道:“文玉兄有所不知,父皇举办这个比武大赛,据说是要遍选全国英豪,夺魁者可以获得帅印统率秦国三大军队之一的天罡军,封为秦国大将军!不知文玉兄有无兴趣?”

    “什么?”苻坚大惊,要知道秦国兵力强盛,而最大最强的几支军队就要数秦国三大军队了,其中包括了天罡军、地煞军以及铁卫队。这三支军队的帅印都是掌握在皇上手中,是皇权的象征,天罡地煞都是秦国征战天下的得力军队,其中天罡军有重步兵五万、轻骑兵一万、铁骑兵八千,天罡军的铁蹄几乎踏遍整个中原大地,地煞军与天罡军实力相差无几,铁卫队则是一支神秘军队,无人得知其有多少士兵,战斗力有多大。如果能够获得秦国三大军团的帅印,就是等于夺得兵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几乎可以和皇上平起平坐了,不知道皇上为何会突然举办这个比武大赛,难道里面会有什么奥秘吗?苻坚忽地醒悟苻生是在刺探着自己的情况,当下他打了个呵欠,说道:“太子,文玉并不是只专注与武学,习武只是不得已而为之,对于这种大赛,文玉并没有什么兴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