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乱世枭雄 > 第五章 露锋芒 下

第五章 露锋芒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残阳斜挂,照耀着邺城古朴的城门,天已然渐渐黑了下去。此刻的燕军,士兵们正懒洋洋地在营帐内划拳喝酒。慕容评下令只围困邺城,并不进攻,在慕容评的计划中,是要兵不血刃地取得胜利,因此士兵们无所事事。

    忽地邺城的城门打开,一些士兵看了笑道:“难道蒋干要投降了?”却见黑暗中一群士兵在一个少年的带领下冲向燕军的营帐,势不可挡,那少年左冲右突,手中长枪眨眼间就刺倒了十余名燕军士兵。那少年正是慕容垂,他初次经历战争的场面,心慈手软,刺倒的士兵俱是被他点中穴道,动弹不得,并没有伤害到他们的性命,饶是如此,燕军见到他如此勇不可当,纷纷四下惊散。慕容垂率领军队如此出其不意地出现在燕军的营地,燕军在黑暗中惊惶失措,人马践踏,死伤无数。而魏国的步兵方阵则步步为营,缓缓前进,居然只有十数人受轻伤而已。慕容垂见到这种情况,只觉得畅快无比,就似小时候玩游戏一般,越打越过瘾,不知不觉被他刺倒的士兵已有六七十人。

    慕容评此时正在帐内研读兵书,听到士兵的报道,闷哼一声,立即披上铠甲,跨马疾驰出去。他到得营前,见到慕容垂冲进兵马重重的燕军营地如入无人之境,身后跟一个方形的步兵阵,所到之处,燕军俱被击散。他心中暗惊:哪里来的小子,如此高强的武艺?他虽吃惊,却也看得出那小子不是自己的对手,是个初出茅庐的家伙。慕容评一向桀骜不羁,怎容得一个无名小子在自己面前撒野,他拍马上前,喝道:“哪来的混小子,敢破我营地!”

    慕容垂正策马跑得正欢,看着身旁一个个倒下去的敌人,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痛快,忽见一个脸色阴沉,眼中精光四射的武将打扮的人立马在他面前,当下心想:莫非这个就是慕容评?如果能够打败他,就可以解除邺城的困境了!他一拉马缰,停在了慕容评面前五丈开外,叫道:“来人可是燕国慕容评?”

    慕容评冷冷地看着慕容垂,也不答话,蓦地双脚一蹬,从马鞍上飞身扑向慕容垂,手中的天雷刀已然划出一道闪电般的光芒,朝他头顶劈了下来。慕容垂怎么也料不到慕容评会突然发难,慌忙抬起手中长枪格挡,喀喇一声,他手中的长枪已经被劈成两截,刀锋过处,将慕容垂座下的马头劈成了两半,登时马血喷泻满地,马匹瘫倒在地,也连带慕容垂也摔倒在地上。幸亏慕容垂慌忙之中向后一仰,不然他就如马头一般被劈成两截。铁武站在城楼上看得一清二楚,心中暗暗惋惜,慕容垂临战经验太缺乏了,只一招就落在下风。

    慕容评一招就将慕容垂击倒,但却也又惊又怒,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居然在他集毕生功力的一招之下仍旧能够活命,他只觉得颜面大损,但却并不再进攻,而是站在慕容垂面前,冷冷地看着他,说道:“混小子,报上名来!”

    慕容垂双手虎口已被震裂,他看着被劈成两截的马头,吓出一身冷汗,却也不甘示弱,挺起胸膛道:“我是慕容垂,我要替邺城的百姓击败你!”慕容垂说话的时候,跟在他身旁的步兵方阵已经追了上来,立在他身后。

    此时燕军大部分士兵已然被惊动,也围了上来,将慕容垂他们困在中间。他们终于看到清楚魏兵的情况,见到他们人数稀少,都在蠢蠢欲动,想围上前将之全部歼灭。慕容评一挥手,喝道:“你们散开,由本将军亲自对付此人!”他刚才听到慕容垂自报名号,心想:难道这个就是我的五弟?

    他那天将李香莲带回帐内后,将她细细审问了一番,得知她手中的镯子乃是一个叫做慕容垂的小孩送的,心中已然隐隐觉得那个慕容垂可能就是十五年前被将军吕伟带走的五皇子。他细细看了看慕容垂,也觉得眉目颇像父皇,只是比之父皇更多了几分英气。慕容评越看越不高兴,二哥慕容俊继承皇位已经让他心中极是不满,论武艺,慕容评是慕容皝几个儿子中最出色的一位,慕容皝也对他的英勇大为赞赏,可是慕容皝在一次出征途中突然暴毙,居然让慕容俊窃得王位。慕容评心中虽然愤怒,却也无可奈何,还得为慕容俊拼打江山。不过慕容评已经暗中收买人心,意图篡位。可是现在失散多年的慕容霸出现在眼前,又为他夺取江山平添阻碍,他心下恼恨异常。

    慕容垂也在细细打量着慕容评,只觉得此人阴森恐怖,心想:此人难道就是我的哥哥?怎地如此凶残?

    慕容评从思忆中回到现实,嘿嘿冷笑,

    慕容评冷冷喝道:“全部围上去把他们杀光!”燕军的骑兵听到命令后全部围了上来,但是由于人数过多,而地方狭小,是以无法冲突进魏军的方阵内。燕军的骑兵遇到拒马枪和长枪,顷刻之间就被勾倒,立时魏兵方阵中的步兵就冲上前刺杀摔倒在地的燕兵。燕军从一面攻击的时候,慕容垂便命令士兵从两翼出战掩杀,燕军两面夹击的时候他就命令士兵从后面偷袭,而燕军从四面围攻的时候,魏军的方阵就布列成圆阵分兵四路奋勇还击。

    慕容评看着慕容垂从容指挥作战,自己一万多的骑兵却无法突破两千不到的步兵的阵型,他心中又惊又怒,大喝一声,策马冲上前方。他一上前,手中削铁如泥的天雷刀如闪电般挥舞起来,几个魏兵慌忙抬起长枪朝他坐骑勾去,但魏兵的拒马枪与长枪还来不及勾倒他坐骑,已经被天雷刀切断。慕容评虽冲进魏军的方阵中,但他孤身一人,措不及防被一个士兵将坐骑勾倒,如是普通人早因此而摔了下来,但慕容评反应极快,右脚踢出,身体腾空而起,轻轻巧巧地落在地上。几个围上来的魏兵料想不到慕容评轻功如此了得,呆了一下,慕容评眼中杀机早起,暴喝一声,左手推出一掌,把围向他左身旁的士兵击飞,而右手横扫,天雷刀过处,已经有五六个士兵被砍倒。慕容评一见到血,顿时发狂似的长啸一声,慕容垂闻此啸声,身躯一震,双耳欲聋,他暗想:这慕容评内功竟如此深厚,我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他的。心下沮丧万分。

    慕容评如此一声长啸,慕容垂都几乎无法抵御,更不要说那些武功低微的士兵,大部分士兵都捂着耳朵身躯摇摇晃晃,慕容评趁此机会,飞身向前,举起刀一阵砍杀。他忽闻脑后风声,转身轻轻一刀,一个想向他挥刀的士兵还没有发觉,那士兵的一条手臂已经永远脱离了身体,但那手臂像是还没有完成任务,兀自向慕容评劈了下来,慕容评侧过身体,右脚抬起把断臂踢向围过来的几个士兵,又是一阵血柱猛烈地从几个士兵的身体中喷射而出……慕容评嘿嘿一笑,转头望着旁边的慕容垂。慕容垂看着慕容评如野兽般凶残的目光,想到他刚才犹如鬼魅般的身影,看着四处飞溅的鲜血与残肢,看着士兵因痛苦而扭曲得不成样子的面孔,只觉得心中狂震,手脚僵硬。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一个嗜杀的人,虽然他的武艺比不上铁武,但是铁武杀人的时候他并没有真正见过,因此只觉得慕容评恐怖异常,而且这个慕容评还是自己的哥哥,他只觉得胃在不断翻涌。第一次经历战争场面,而且是见到如此的屠杀,慕容垂心中的震撼无可言语,他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恐惧和绝望。

    慕容评瞥见慕容垂如此模样,冷笑不已,却并没有向他展开攻击,而是将围绕在他身旁的士兵一个一个地杀光。慕容评想看到的就是对手因恐惧绝望战栗不止的样子,他隐约觉得如果不能将慕容垂除掉,将来一定会成为自己前途的阻碍,但他自持身份,并不愿意与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过招,因此才想到借助血腥的场面让慕容垂从此心生恐惧而一蹶不振。但他却没料到,自己这样做反而使慕容垂因此迅速成长,成为一个无比冷酷的武林高手。

    魏国的步兵方阵本来对付骑兵无坚不摧,而燕国骑兵根本无法冲突进去,但是慕容评这样一阵砍杀,好比一把尖锐的匕首,直插方阵的中心,一下子步兵方阵便被冲散。

    这时候的慕容垂,早已忘记如何指挥军队,而魏兵在没人指挥的情况下顿时丧失战斗力,犹如无头苍蝇般东窜西突。李顺见到形式严峻,慌忙冲杀到慕容垂身旁,大叫道:“将军,若再不退回邺城,恐怕我军会全军覆没,快下命令吧!”李顺这一声大喝,顿时惊醒了慕容垂,他环顾四周,此时的魏军,只剩下不到六百人了,仍在顽固地拼杀着,但是在慕容评的手下,就如待宰的羊羔般,隔一会就有十数个士兵身首离异。慕容垂目光呆滞,似乎已经没有了斗志,李顺见状大喝一声,对周围的士兵叫道:“快保护萧将军,杀回城内!”

    虽然只剩下几百士兵,但由于适才慕容垂的合理指挥,他们已经有了经验,此刻李顺照葫芦画瓢,也指挥得似模似样,散乱的魏兵迅速集中起来,垒起盾牌,围成一个方阵,快速奔向邺城。

    慕容评见状也不追赶,反而吩咐士兵停止厮杀。他横刀立马,冷冷地看着缓缓关上的城门,自言自语道:“哼,只是一群蝼蚁,看你们还能坚持多久。”

    好不容易,在几百士兵的拼命保护下,慕容垂终于得以逃脱,冲进城内。待得慕容垂站到城楼上观察局势时,紧闭的城门已经被城楼下的燕军拉来冲车猛烈地冲撞起来,看情况,不需多久就可以撞倒城门冲进来。

    慕容垂狠狠打着自己的头,恼恨不已地想:“如果不是因为我骄傲轻敌,命人将邺城内的水井填平,说不定还可以支撑多几天!现在邺城内的人可能会因为我的失误而丧命!”

    铁武似乎看出慕容垂的懊恼,拍了拍慕容垂的肩膀,道:“小子,冷静,你还没有输!”他似乎将局势看得很清楚,继续说道:“你脑中应该有应付如此局势的知识。”

    铁武一说完,慕容垂就领悟到了他的意思,刚才经历生平第一次战争使他慌乱失神,无暇记起脑内所存储的知识,但是毕竟铁武的改造不是没有作用的,慕容垂迅速思考了起来。他暗想:“按《墨子·非攻》中的论证,假如攻方以十万之众围攻,守方只需将四千余人,按每一丈九人的密度部署,即可在最大不过三百丈的主攻方向上挫敌锐气。我军现在虽然只剩五百余人,但邺城内仍有不少百姓,但若合理利用,仍有胜算!”

    (作者按:当时守城的通常密度是,正规兵每1.84米1人,征集的百姓每2.3米1人。占征集百姓25%的成年男子担任兵员,占50%的成年女子负责工程作业和运输战材,剩下的老弱担任后勤杂务。武器配发则按照,每50-90米设抛石车一座,每20米存放修补城墙工事的柴捆20捆,每45米设置锅灶、水瓮及沙土,每4米存放弩、戟、连梃、斧、椎各1,及一些石块和蒺藜等的原则。人员或武器不足时举旗为号,苍鹰表示需要敢死队支援,双兔表示需要大队人马支援,狗表示需要补充远射兵器,羽表示需要补充格斗兵器,赤表示需要火战器材,白表示需要滚石等等。)

    慕容垂刚要向旁边的士兵发令部署,忽地听到仅余的几百名士兵大呼小叫,两人站在城楼上往下看,只见大批的燕国士兵涌进了城内,那几百名士兵很快就被吞噬在燕军人潮之中。慕容垂大惊失色,叫道:“怎的城门如此不济,按理应该仍可以支撑半个时辰。”忽见到李顺满身鲜血奔至面前,跪道:“大人,不好了,蒋干等人打开城门投降了!”李顺恼恨蒋干的贪生怕死,置魏国百姓生死不顾,也不再称他为将军,而是直呼其名。慕容垂手足无措,慌张地道:“这……这该如何是好!”

    铁武不动声色,对慕容垂说道:“小子,现在才是到了考验你的时候,蒋干已经将兵符交给你,与我无关。”铁武此刻其实也知道邺城大势已去,回天乏术了,只不过他还想看看慕容垂有什么能耐,因此故意激起他的斗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