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乱世枭雄 > 第五章 露锋芒 上

第五章 露锋芒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久,两人就来到了邺城内的大街,此刻邺城大闹饥荒,城内的百姓已经饿死大部分了,街道显得冷冷清清,一个人影也看不到。慕容垂与铁武走在街上,好半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家家门户紧闭。慕容垂忍不住说道:“怎么回事,不久前这里都还有卖大饼的摊子呢!”忽地他看见街边一个房子的门是虚掩着的,慕容垂对铁武说道:“铁大哥,不如进去看看到底有没有人吧?”说罢径直走了进去。那房子里面,散发着阵阵的霉味,似乎早已没有人居住,慕容垂进去看了半天,忽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呻吟声,便慌忙寻找一番,好不容易在房子幽暗的地方发现了一个躺在地上的人,那人脸色蜡黄,瘦的似乎只剩下了骨头。他看到有人过来,忽地精神了许多,叫道:“救命……”慕容垂急忙将他扶起来,问道:“这位大哥,邺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一路上都看不到一个人影?”那人微微睁开了眼,盯了慕容垂一会,忽地,铁武一把抓住那人的手,猛然将他摔了出去。

    “铁大哥,为何要这样对待他?”慕容垂看见铁武毫不留情地把一个如此瘦弱的人扔了出去,急忙喝道。

    “哼,你看看他手上握着的是什么?”铁武冷冷说道。

    慕容垂急忙望向那人的手上,只见那人手中握着一把精光闪闪的小刀,他不禁气道:“你这个人,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想谋害我?”

    那人被铁武一把摔了出去,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他大口喘气,道:“我也不想的,现在邺城大饥荒,人自相食,我……我七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只是想找点食物而已。”

    慕容垂怔道:“什么?大饥荒?”

    那人默默点了点头,忽地两眼一翻,瘫倒在地。慕容垂急忙奔过去,一摸鼻息,那人早已经气绝。

    铁武看着慕容垂,淡淡地说道:“小子,走吧。”

    慕容垂猛然站起身,厉声对铁武说道:“铁大哥,若不是你刚才将他摔出去,说不定他还有救!”

    铁武慢慢地走出大门,慢悠悠地说道:“小子,若不是刚才我将他摔出去,你早就没命了。”

    慕容垂默然,可是还是为那人辩解道:“他也只是想找一点食物而已,我看他并不是大奸大恶的人!”

    铁武头也不回,不耐烦地说道:“你小子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情况吧?我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百多年了,这一百多年,你知道因为战争、饥荒、疾病死了多少人吗?”铁武也不待慕容垂说话,接着便说道:“小子,你明白什么叫以杀止杀吗?现在这个世界,是暴力统治的世界,你说这个人不是大奸大恶的人,那为何要杀你?就是因为要吃掉你!你若再这样仁慈,迟早会后悔的!”铁武很是恼怒慕容垂的仁慈,他认为若仁慈是无法统一天下的,这个世界是要靠暴力取得和平。

    慕容垂定定地看着铁武,却也不知道如何反驳铁武的话。葛洪的一番话仍旧在他脑海中留有深刻的烙印。“仁德爱民,有济世情怀。既要仁德又要用暴力,我该如何是好?真的要以杀止杀?”他叹了口气,慢慢跟在铁武后面走了出去。

    两人默默地走了一段路,慕容垂忍不住说道:“铁大哥,刚才真对不起!”

    铁武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小子,你以后记得,仁慈与暴力并不矛盾,你慢慢体会吧!”他冷冷地看着慕容垂,暗想:这小子的性格还是太过软弱了,如果没有惨痛的经历可能无法成长,该如何训练他好呢?他心中一个念头闪过,若他经历过真正的战争,看到残酷的战争场面,一定可以将软弱的性格改变!

    慕容垂细细地体会着那句话,不知不觉跟着铁武来到邺城的宫殿区,四处虽然金壁辉煌,却也掩饰不了荒无人烟的苍凉。慕容垂抬头问道:“铁大哥,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找有粮食的地方,人类真是麻烦!”铁武大步地向前走。

    “等等,现在邺城已经开始人吃人了,哪里还有粮食?”慕容垂大惑不解地问道。

    “将军府!”

    %%%%%%%%%%%%%%%%%%%%%%%%%%%%

    将军府内灯火明亮,蒋干正在饮酒解闷,戴施偷偷命人将传国玺带去晋国,他火冒三丈,却无处可发泄,只是整天在将军府内饮酒,也不管邺城的形势究竟如何了。他正恼怒间,忽听手下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跪下道:“将军,有两人奇怪的人闯了进来,他们来势汹汹,十余名守兵都抵挡不住!”

    蒋干刚抬起头,就看见一个异常高大的人影,后面还有一个个子稍矮的人影。眨眼间人影就走至蒋干面前。蒋干定睛一看,只见其中一人虽然穿的破破烂烂,但凶神恶煞,身材高大异常,而另外一个虽然年龄比较笑,却显得容貌俊美、气度不凡。蒋干心中震惊,暗想:将军府外起码有十余个铠甲士兵守着,这两个人居然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进来了,难道是慕容评派来杀我的?他慌忙大叫道:“快来人,有刺客!”喊了一会却无人应声,一些胆小的侍从早就躲到一旁去了。

    “不要费劲了,外面的守兵都被我制服了!”铁武冷冷说道。

    他看着铁武冷冰冰的目光,禁不住手脚发抖,颤声道:“两……两位有何贵干?”

    铁武盯着蒋干,说道:“放心,我们不会杀你的,只是有个小小的要求。”

    蒋干慌忙答应道:“两位壮士,有何要求尽管说!”

    铁武碰了碰慕容垂的手臂,慕容垂不好意思地对蒋干说道:“这位大叔,可否给点吃的东西给我?”

    蒋干一愣,暗想:原来只是来讨吃的,这倒容易打发。当下蒋干指使躲在一旁的侍从弄了一整桌的美食,满满地摆在两人面前。蒋干搓着双手说道:“不知这样两位可会满意?”

    慕容垂双眼紧紧盯着桌子上的美食,垂涎三尺,说道:“铁大哥,这里果然有吃的,还有这么多啊!”立刻扑了上去大吃特吃。

    铁武闷哼一声,对蒋干说道:“外面已经开始人自相食了,你这里居然还有如此多的食物?”

    蒋干嘿嘿笑了几声,道:“在下是将军,自然不能和那些贱民相比,壮士请慢用!”他说罢便欲转身悄悄走开。

    “站在那里不要动!”铁武说道:“我们不会白吃你的东西的,我们可以为你做一件事。”

    “不敢当,壮士尽管吃就是了,在下不会计较的!”蒋干巴不得两人吃完就走,哪里还敢让两个瘟神为自己做事。

    “这个人,要替你击退燕军!你赶紧把大将军的兵符交出来。”铁武指着狼吞虎咽的慕容垂,对蒋干说道。

    “啊!”蒋干与慕容垂几乎同时叫了起来。

    “壮士不要开玩笑了,现在邺城已经无法再守下去,在下已经打算出逃了,至于什么大将军的名号,在下早已不管了!”蒋干对两人也不隐瞒,说出自己考虑良久的打算。

    “等等,铁大哥,为什么会叫我去打战?”慕容垂抹了抹嘴角,不解地说道。

    铁武转头对慕容垂喝道:“难道你打算白吃白喝吗?既然吃了别人的东西,就必须报答别人。”他顿了一顿,拍拍慕容垂的头,道:“小子,你现在的能力,打败这些军队是绰绰有余的!”

    慕容垂经铁武提醒,才记起自己已经被铁武改造过,可能有这种能力了,但他却仍旧没有信心,呆了半晌,道:“那……那我试试吧!”他从来没有经历过战争,并不知道战争的残酷,因此才如此轻易地答应了下来。其实慕容垂内心中也有金戈铁马纵横天下的想法,但只是小孩子的幻想而已。若他知道以后自己所经历的残酷的战争,就不会如此轻易地答应下来。

    铁武大笑道:“这样才对!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他心中偷笑不已,帮助慕容垂统一天下的计划,他当然不能告诉慕容垂。

    蒋干陪笑道:“如果壮士真的能够帮此大忙,不仅在下,连邺城的百姓也会对壮士感激涕零的!”他嘴上虽是这样说,但是心下却暗暗骂这两个不自量力的家伙,倒也巴不得两人去送死。

    慕容垂也不吃了,他低头想了一会,忽地抬起头对蒋干说道:“大叔,我想我能够击退燕军,不过想要大叔帮个忙!”

    蒋干大喜道:“放心,我立刻就可以把兵符交给你,有什么事尽管说!”蒋干没料到居然会有傻子答应迎战燕军,邺城内的将领全部都已经放弃抵抗,燕军之所以不进攻也只是因为慕容评想要魏军弃城投降,不战而胜。

    慕容垂道:“那请大叔把将军府内的食物全部拿出来分给守兵吧!”

    “这……”蒋干闻言顿时犹豫了起来。

    慕容垂道:“大叔,若不这样,食物你也迟早会吃完,到时候燕军攻进来,后果不堪设想!”

    铁武在旁边暗暗点头,心想:这小子还是挺会攻心术的,希望是个好的开始吧!

    蒋干一呆,旋即也明白慕容垂的意思,若不将食物拿出来,迟早都会死在慕容评的手下。他咬了咬牙,说道:“那么一切就由你来安排吧,我把兵符交给你!”

    慕容垂接过蒋干递过来的兵符,揣进怀里,沉甸甸的兵符顿时让他感觉到压力陡增,现在自己背负的是邺城百姓的性命,若这场战打输了,邺城的百姓也会命丧黄泉,想到这里,他的手不禁颤抖起来。蒋干忽地觉得很好笑,自己居然将兵符给了这个毛头小孩,看来他是死定的了,蒋干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逃离邺城。

    “小子,既然接过兵符了,那你就要勇敢地承担起责任!”铁武看到慕容垂神情中有一丝的犹豫,便立即提醒道。

    “铁大哥放心,我一定会成功的!”慕容垂似乎突然觉悟了一般,语气坚定地说道。

    铁武淡淡地说道:“先不要说得这么肯定,你吃饱没有?”

    慕容垂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说道:“吃饱了。”

    铁武道:“那好,你还从来没有与人交过手,从现在开始,我用三天时间教你武功,如果三天后你能够打败我,就证明你有战胜慕容评的能力了。”

    “什么?铁大哥,我怎么可能打的过你?”慕容垂大叫道。

    “废话少说,我出招了!”铁武二话不说,就在将军府内动起了手。他右脚抬起,似乎是不经意地踢向慕容垂,慕容垂慌忙用手一格,不料铁武左拳已挥到了他面前,砰的一声,慕容垂被击中胸口,只见一条身影平空飞起,“啪”一声摔倒在地上。铁武的拳力道十足,劲力何止万斤,就这样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慕容垂的胸口,尽管慕容垂体内的真气已臻化境,却仍旧无法承受这样的一拳,“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蒋干在旁边吓了一大跳,那凶神恶煞的人只是轻轻一拳,就可以把人打得飞起狂吐鲜血,他的武功岂不是无人能敌了?蒋干自然不知道铁武的武功,确实是无人能敌,除了另一个机械人金伐。

    慕容垂只觉得胸口被铁锤猛击一般,几乎无法再呼吸,他大口喘气,道:“铁大哥,我没学过武功,如何跟你过招?”

    铁武淡淡地道:“没学过现在就可以学,以你现在的智力,学任何武功都没问题。快起来!”他这样说,即是不管葛洪的交代,要教慕容垂武艺了。他说罢,手一抬,激起一股气劲将慕容垂托了起来,又道:“我没有内力,靠的是体内的核能电池,因此无法教你如何运气之类的,我要教你的是如何将敌人击败的招式。葛洪那小子,当真是狗屁不通。你本是块大好的材料,却说我不能教你武艺。”

    慕容垂听得他辱及爷爷,心下气恼,立即昂然说道:“铁大哥,我不要你教了,我现在出去与燕军作战就是了。”

    铁武一怔,明白慕容垂的意思,淡淡的道:“你连我一拳都受不了,还说出去带兵打仗?”慕容垂踌躇不答,心想铁大哥说得有道理,自己现在的能力又怎能统领军队呢?

    铁武又道:“你怪我骂你爷爷,好罢,以后我不提他便是。”

    慕容垂道:“铁大哥不骂我爷爷,长风自当聆听教诲。”

    铁武微微一笑,道:“倒像是我来求你学武艺了。”

    慕容垂慌忙躬身道:“长风不敢,请铁大哥恕罪。铁大哥,您刚才说如何才能将敌人击败?”

    铁武道:“以你现在浑厚的内功,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以硬碰硬,以快致胜,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找出敌人招式中的破绽,一击即破。”

    慕容垂摸了摸头,道:“说得容易,如何看得出敌人的破绽?”

    铁武道:“多说无益,动手吧。”他抬起手掌,劈向慕容垂。慕容垂刚才没料到铁武会出其不意地出手,这次集中精神,居然看清楚了铁武劈过来的方向,也不假思索地举手格挡。铁武喝道:“好!”倏地变掌为拳,硬生生地打在慕容垂手上,又是一声巨响,慕容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觉得手骨几欲断裂,哇哇直叫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