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乱世枭雄 > 第三章 藏兵洞 下

第三章 藏兵洞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简话音刚落,忽地从众人中间闪身走出两个人,王简一看,却是左仆射张乾与右仆射郎萧。

    那左仆射张乾黝黑的脸庞,浓黑的双眉,身躯挺拔伟岸,而右仆射郎萧则是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两人虽是文官,却也是刚正不阿,见王简正气凛然地接过虎符,忍不住热血沸腾,齐齐拱手说道:“王大人,就让我们共同御敌吧!”

    王简大笑几声,道:“好好好,是时候报答皇上对我们的恩情了!请随老夫来。”说罢一甩衣袖,头也不回地向东城门走去。蒋干几人尴尬地看着王简三人走了出去。太尉申钟阴阳怪气地对蒋干说道:“将军,他们可真是不自量力啊,燕军来势汹汹,我等要做的应该是坚守阵地,而不是出去送死。”

    蒋干一摆手,示意申钟不要再说下去了,他叹了口气,道:“王大人忠心耿耿,是个忠臣,本将军自愧不如啊!若由他来领兵迎敌,邺城或许可以坚守多几日。”蒋干虽然胆小怕事,但也有点自知之明,他说完后转身走入书房,也不顾申钟等人愣在那里。

    王简气冲冲地走出将军府后,扭头对张乾、郎萧两人说道:“张大人、郎大人,多谢两位对老夫的鼎力支持,老夫想听听两位对迎敌有何高见。”

    张乾外表虽粗鲁,一副孔武有力的模样,但却心细无比,他思索了一会,说道:“以卑职之见,燕军刚打了一场战,士兵疲劳不堪,我等应该与之正面交锋,一鼓作气将之击败。”

    朗萧闻言摇着头说:“张大人此言差矣,燕军确实是打了一场战,但却大败广平的曹伏驹,士兵士气高涨,坚不可摧。我等该做的应该是以逸待劳,多备滚石擂木,坚守阵地。”

    张乾摆了摆手,说道:“郎大人,在下年少时曾亲随皇上南征北战,虽未曾在战场上杀敌,却也学会了不少行兵打战的要诀,在下认为应该与燕军正面交锋。”

    朗萧冷笑道:“张大人,在下曾熟读兵书,排兵布阵绝对不是问题,孙子云:‘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我等以逸待劳,乃是正路。”

    张乾笑道:“郎大人,孙子也云:‘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正面交锋定可大破敌军!”

    王简见二人争得不可开交,赶忙插嘴说道:“两位大人不必为此伤了和气,不如先到东门处看看燕军的情况再做定夺?”

    两人不好意思地互望了几眼,一起说道:“一切听从王大人的安排。”说罢不再争执,俱随同王简往东城门处走去。待得三人走近东城门,却看见一个士兵正抱着一个小女孩,而小女孩挣扎叫喊着,旁边士兵都兴高采烈地地看着,口中都喊道:“今晚可以吃到又香又甜的羊羔肉了!”。

    “停手!你们在干什么?”王简看见守兵居然欺负一个小女孩,忍不住叫道。

    “啊,原来是王大人!”那士兵慌忙松开小女孩,小声说道:“王大人,我军粮草已经快没有了,这几日吃的都是草根树皮,因此见到一个小孩,忍不住……”

    王简闻言厉声喝道:“快滚开!就算是没有粮食也不可做出如此禽兽般的行为!”转身抱着小女孩,问道:“小孩,这里危险,你快回家吧!”

    那小女孩抽泣着,说道:“谢谢大人的救命之恩,我已经无家可归。”

    原来那个小女孩正是李香莲。李香莲离开葛洪住所,只觉得悲伤欲绝,与慕容哥哥一路跋山涉水好不容易来到了邺城,但他却沉迷与武功而不再像以前那般关心自己,李香莲心中早已将慕容垂当作自己的唯一依靠了,女孩子的心思比较善妒,她认为慕容垂已经不愿搭理自己了,才因此产生出走的念头,但是当她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她茫茫然地走着,不一会,便已经到达了邺城的城门处。守兵已经多日没有肉吃,只能啃草根树皮,因此见到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女孩自己走过来,忍不住便想抓来烹食,就发生了刚才那一幕。

    王简看着哭泣的李香莲,叹了口气。这时候一个卫兵长迎了上前,说道:“大人,燕军已然将邺城围了起来,此处危险,望大人回避。”

    王简拿出虎符对他说道:“蒋大人已经将兵权交予老夫,今后军队就由老夫来统率,老夫要了解一下敌我双方的军力情况。”

    卫兵长说道:“大人,这个小人做不了主,待小人禀报偏将,请在此地稍候。”卫兵长说罢匆匆走了。不一会,一个粗壮的武士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跪下请示道:“末将李顺拜见三位大人。”

    王简连忙将他扶起,说道:“不必多礼,老夫已经全权掌控军队,今后大家要同心同力杀退燕寇。”

    李顺道:“大人,如今我方兵力只剩四千九百人,四千步兵、九百骑兵,军粮只可以支撑一个月。而据密探得知,燕军现有一万九千士兵,骑兵一万余,且攻城武器充足,粮草也可支撑半年。”

    “啊!”张乾与朗萧吃惊地叫起来,“那可如何是好,若守的话,只能撑一个月;若攻的话,无异于去送死。”朗萧苦着脸说道。

    “王大人,如今攻守俱不是办法,不知王大人有何妙计?”张乾望着王简,惊惶地说道。

    王简皱着眉头,自古以少胜多的战役并不算少,但是如此悬殊的兵力,如此少的粮草,且邺城人心溃散,看样子是凶多吉少。他把心一横,暗想:“皇上平日待我不薄,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和他们拼了!”他对张乾几人说道:“老夫亲自上阵指挥,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无怨无悔。”又拍了拍李香莲的头,道:“小孩,这里危险,你暂且离开,待老夫回来再为你安排一个住所!”言罢大步跨走上城门。

    张乾与朗萧互望了两眼,慌忙跟了上去。众士兵也纷纷跟着上去,李香莲仍坐在城门旁哭泣不已。

    待得王简他们登上城楼,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只见城门外的燕军密密麻麻,旌旗隐隐,戈戟重重。城门正前方,一个浑身盔甲的高瘦武士引马傲视,王简看到此人如猛兽般凶残的眼神时,心里为之一颤,对李顺说道:“那人可是燕国慕容评?”

    李顺道:“王大人,此人正是三招将曹大人击败的慕容评。”

    朗萧叹道:“果然名不虚传,由此人领军,邺城危在旦夕。”

    众人看着燕军的气势,相顾无言。

    王简见众人垂头丧气的样子,怒道:“岂可长他人士气,传令下去,开门迎敌!”王简见到众人已有不战而降的意思,愤怒异常。

    李顺慌忙阻止道:“王大人,慕容评武功高深,而大人并不识武,如何与之对抗?不如坚守不出。”

    王简眺望着燕国军队,冷笑道:“哼,老夫并不是要与之比武,乃是想设计引诱他进入老夫的圈套。”

    张乾问道:“王大人有何妙计?”

    王简望着远处傲立的慕容评,笑道:“此人心高气傲,若激起他的好胜心,将之引诱至城门下,再布下百人围攻,就算他武功盖世,岂能以一敌百?”

    朗萧喝彩道:“王大人此计真乃妙计也,在下愿随同王大人一起出阵引诱慕容评。”

    张乾也不甘落后,说道:“算上在下一份。”

    王简看着两人,说道:“张大人、郎大人,你们也不会武功,此去危险异常,要万分小心。”

    李顺看着三人,暗想:“慕容评武功绝非常人可以想象得到,怎会如此轻易上当?文官打战,看来是输定的了。”但他嘴上也不好说出来,只好说道:“三位大人,不如等小人在城门处布置兵马,待大人将慕容评引至城门处,小人可以引兵击之。”

    王简仰天笑道:“好好好,就此决定。传令下去,待老夫亲自会会慕容评。”

    邺城东大门前方,慕容评正望着邺城,暗想:此城北接冀州、幽州,东连徐州、扬州,西通洛阳、长安,真用武之地,难怪二哥会不惜全力要攻打邺城。

    看了一会,慕容评便照例策马巡视了一番邺城四周的情况。望着高耸的城墙,他烦恼异常,不知用何计策可以攻入邺城。邺城的城墙,高达十五丈,可不像在广平那么容易就可以攀上去,就算武功高如慕容评,若仿造攻打广平时的方法,也难以实现,毕竟城楼上的士兵并不是摆设,随时会放下滚石擂木,在空中腾挪躲闪极不容易。

    慕容评正思索着如何攻打邺城,忽地看见城门居然打开了,几十个士兵簇拥着三个人一字排开。慕容评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知是谁头脑发热,凭那一点兵力也敢与本将军正面交锋?”

    旁边的副将张成说道:“将军,莫非有计?”

    慕容评嘴角一撇,闷哼道:“本将军并不只懂武功,论计谋,没人可以比得过本将军!”说罢只身策马奔向前方,只见三个身着文官服的人骑马立在魏军前面,慕容评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说道:“难道魏军已无将领,居然让文官带兵?”

    王简怒道:“慕容评小儿,燕国与魏国素不往来,为何犯我朝土?”

    慕容评淡淡的说道:“天下乃是燕国的天下,本将军现在代皇上收复国土,有何不妥?”

    王简不怒反笑,道:“鲜卑乃是一劣等民族,可惜当日皇上没有屠尽燕寇,若非皇上仁慈,你等岂会有命在此胡说八道?”王简所说的却也是事实,当年冉闵这一汉人,是北方唯一的汉族皇帝,他认为北方的战乱都是由游牧民族所造成的,因此屠杀了二十万羯族人,但却在大臣的劝说下放弃了屠杀鲜卑族人,也因此燕国才能在战乱中渐渐发展起来。

    慕容评大怒,当年冉闵的神威仍在他心中留下极大的震撼,但他心高气傲,禁不住嘲笑,当下拍马挥刀奔向魏军。魏军只有寥寥几十人出阵,王简的目的就是引诱慕容评单枪匹马闯进来,现在慕容评真的冲过来,王简急忙喝道:“快撤退!”便要引马往回走。

    王简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但错在他没有见过慕容评的武功,根本没料到慕容评眨眼间就奔至他面前,还不容得王简有半点反应,慕容评手起刀落,王简连人带马俱被砍成两截,这一瞬间的事,只吓得张乾朗萧目瞪口呆,居然忘记撤退了。若非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相信有人拥有如此高的武功以及如此的残酷嗜杀。

    慕容评看着王简身上喷涌的血,眼中杀机骤起,反手挥刀,喀嚓几声,张乾与朗萧俱断为两截,鲜血从两人断躯中向外迫不及待的喷冒,伴随着两人的惨叫,看来让人心头狂震。魏国士兵像被魔咒固定了一般,动弹不得。慕容评嘿嘿冷笑,望着吓呆的士兵,突然跃至马下,冲进士兵周围,如虎入羊群般屠杀起来。

    断臂,残足,带着血花,四下飞溅,甚至听不到利刃碰到盔甲时的铿锵声。带着死亡光芒的天雷刀,在划破魏兵身躯,剖开皮肉,切断骨骼之际,所发出的是诡异绝伦的刷刷声。土地早被染红了,积聚的全部是血,全部是浓稠之极的血,在太阳耀眼的照射下,反射出异样的红光。

    只用了十几招,慕容评已经将几十个魏兵悉数杀尽。此时城门依然打开着,但慕容评却并不冲进去,他冷笑看着城楼上早已吓得目瞪口呆、双脚发抖的魏兵,转身跨上马背,拖着滴血的天雷刀朝军营方向缓缓走去。蓦地,一个小孩从城门下冲了出来,哭喊着叫道:“大坏蛋,我要为大人报仇!”小孩冲到慕容评面前,拼命拍打着慕容评的坐骑。慕容评低头一看,却是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正是李香莲,她躲在城门下,亲眼看到救过自己一命的王简被慕容评劈成两半,忍不住冲出来要为王简报仇。李顺在布置伏兵的时候虽然注意到这样一个小孩,却也无法料到她在见到慕容评疯狂的杀人之后还胆敢冲出去。

    慕容评嘿嘿冷笑,道:“不自量力的小孩。”他一刀便欲砍了下去。忽地慕容评看见李香莲的双眼,忍不住心中一震,暗暗吃惊:怎的这小孩的眼睛里毫无惧色,而且居然闪现着如此强烈的仇恨的光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