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乱世枭雄 > 第二章 大屠杀 下

第二章 大屠杀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回忆中回到现实,葛洪望着慕容垂,心有余悸地说道:“虽然传说机械神兵威力只余下一成,但仍旧是无人能敌,他仍在藏兵洞不出来,不少试图进入藏兵洞的人无一生还。此物杀人如麻,所以老夫才如此担心。”

    慕容垂吓了一跳,他一直以为进藏兵洞拿军资武器就像到城外找几块石头般容易,却无法料想进藏兵洞会如此危险。他支吾了几声,小心翼翼地说道:“老爷爷,我能够完成这个任务吗?”

    葛洪瞧了慕容垂一眼,眼神中满是伤感,说道:“长风,你心里是否在想为何老夫不亲自去藏兵洞,而要你冒这个险?”慕容垂心里倒没有这样想,但葛洪这样一说,他也觉得很奇怪。

    葛洪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老夫并非让你去送死,个中原因,一时半刻也难以解释清楚。”他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告诉慕容垂居然是燕王的后代,即使说了慕容垂也不会明白。葛洪不禁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若你觉得危险,可以不去,毕竟晋国的命运与你无关,倘因此丧了性命,老夫内心有愧!”

    两人沉默了一会,葛洪说道:“长风,今天不卖酒也罢,先跟我回密室。”慕容垂赶紧答应了一声,忖道:“是不是我不想去藏兵洞,老爷爷生气了?”

    待得他俩回到家中的密室,葛洪突然伸出一个手指,笃笃笃几声点向慕容垂的玉堂、中庭、神阙、气海四处穴道,他下手极快,力透穴道,顷刻之间就点遍了慕容垂身体的天突、璇玑、华盖、紫宫等二十四处属于任脉的穴道。

    慕容垂意料不到葛洪会这样,愣在那里。瞬息间慕容垂只觉体内五处内功线突然流动起来,且迅猛异常,如洪流般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他忍不住呻吟起来。

    葛洪点完这二十四处穴道后,满脸大汗,喘着气说道:“长风,现在你感觉如何?”

    慕容垂捂着痛楚,哼哼唧唧地说道:“老爷爷,好难受,我体内六条内功线都在涌动,为何要这样对我?”

    葛洪长舒一口气,说道:“长风,现在老夫耗费二十年功力助你打通了任脉的二十四处穴道。此二十四处穴道乃是《抱朴子》内功中关键之处,今后你运功不会走火入魔了。”老者继续说道:“老夫本可再助你打通督脉,但现今老夫功力大损,只能作罢。且老夫素来认为,若靠别人的帮助,等同废物,不若靠自己的努力,希望你能靠自己打通内功线。”

    葛洪原本并不愿打通慕容垂的任脉,但心想若不如此,慕容垂必定是不敢进入藏兵洞,那二十年来的努力就白费了。且如能让他成为武林高手,说不定可以入主燕国,自然能够帮晋国的大忙,因此暗暗咬牙,助慕容垂打通了任脉。慕容垂懵懵懂懂,还不知道自己得到天下武林人梦寐以求的奇遇,早已功力大进。

    但慕容垂尽管并不明白葛洪对自己做了什么,也知道葛洪牺牲自己的功力帮助他,内心不禁大受感动,他欲言又止,抓了抓头,似乎终于下定决心,对葛洪说道:“老爷爷,我自小受苦受难,才会渴望过平静的日子,但如今老爷爷对我如亲人,我也早已答应老爷爷进藏兵洞,就一定不会让老爷爷失望的。”他顿了顿,咬着牙说道:“将来我一定要做一番大事业,不会再贪吃好玩!”

    葛洪闻言仰天大笑,说道:“好好好,既然你有此决心,老夫不胜欢喜,也不枉老夫传授你《抱朴子》内功。”

    慕容垂见葛洪如此欣喜,也不禁高兴起来。但他心里总觉得有些许愧疚,毕竟他从来没有想过将来的事情,如今对老爷爷作下承诺,只觉如果不拼尽全力,是对不起老爷爷的。可是进入藏兵洞如此危险,机关重重,不知自己能否完成任务。想到此处,他不禁踟躇起来。

    葛洪笑过之后,神色一峻,说道:“燕军就快进逼到邺城了,凭邺城守军的兵力,实在不可抵挡。若邺城被破,恐你我都可能葬身于此,如今唯一方法就是找出藏兵洞的军资武器。如一切进展顺利,可于三天后行动。宫中的尚书令王简乃老夫多年好友,进入藏兵洞少不得他的帮忙,老夫会替你引见。”

    慕容垂点了点头,说道:“老爷爷,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话是这样说,但他心里却忖道:我这辈子可能就这样完了,可惜还没吃过多少美味的食物,唉……

    %%%%%%%%%%%%%%%%%%%%%%%%%%%%%%%

    广平郡,身卧华北平原,全郡地势平坦,一望无垠。此刻城外的一条蜿蜒的大道上,密密麻麻地走来一支军队,整齐的脚步把土地踏得平平整整。军队中竖立着几十面迎风招展得旗帜,旗帜上面都绣着一个大大的“燕”字。确实如老者所言,燕国大军已经开始逼近邺城了。自慕容俊俘获魏帝冉闵后,就对邺城虎视眈眈,这自是因为邺城确实是兵家必争之地,且铜雀三台宝库内的各种武器军资,可成为将来攻打天下的资本。更重要的是,邺城位于中原腹地,如能将此地立为国都,当可鸟瞰天下,到时攻城略地易如反掌。因此慕容评便派辅弼将军慕容评统精锐之师两万,自常山浩浩荡荡地向邺城进发,此刻军队已至广平,距邺城仅一百余里。

    慕容评经过十余年的战争洗礼,已经由当年阴沉的青年变成了燕国最狠毒的大将,与辅国将军慕容恪、辅义将军阳鹜并称“三辅”,手中一把冷光四射的天雷刀,已不知将多少名将斩落马下。此人还不到三十岁年纪,瘦长的脸,苍白之中隐隐泛出绿气。他身披黄金锁子甲,阴沉沉地坐在马上,粗壮的双腿紧夹着马背,稳若泰山。身后骑兵、步兵阵列整齐,旌旗隐隐,戈戟重重。

    慕容评望见不远处就是广平郡的范围,便往身后摆了摆手,一名副将忙奔至马前跪问道:“将军有何命令?”

    慕容评说道:“传我令下,于城外开阔地驻扎休息。”

    副将张成大惑不解地问道:“将军,兵贵神速,何不绕过广平直接进发至邺城,杀他个出其不意。若在此处驻扎,广平守将曹伏驹武功颇为不弱,攻打此城徒然耗费我方兵力,且恐怕蒋干早有防备,进攻邺城会更难。”

    慕容评脸色一变,冷哼一声,道:“邺城只剩下不到五千守军,且蒋干冉智等人素来胆小如鼠,我攻打广平就是要让他们知道燕国大军已到,如能长驱直入扫荡广平,魏军定会军心涣散,到时则事半功倍。”他顿了一下,又斥道:“敌强用智,敌弱用势。凭我方兵力,要破广平不费吹灰之力。我慕容评身经大战无数,岂会不明白用兵之道,你不必多言!”

    张成慌忙伏倒在地:“末将不敢!”他深知慕容评为人阴森狠毒,如有稍违他意的言语,便即刻翻脸,若因此丧了性命,可就划不来了。

    此时慕容评却不理会张成,继续策马前行,张成早已一身冷汗。

    待得军队扎营完毕,慕容评策马行至广平城门前,冷冷地看着城门上巡守的卫兵。巡守的卫兵早得知燕军来犯,已然在城楼上堆满滚石擂木严加防备,此刻卫兵们见到一人身披盔甲,手提长刀,神威凛凛地傲立在城楼下,身后是黑压压的士兵,便忍不住大喊大叫起来:“不好,燕军已逼至城下了!”

    忽地从城楼中缓步走出一位大将打扮的中年武士,他对那些卫兵喝道:“不许叫喊,有我曹伏驹在此镇守,谁能攻破广平?”

    说话的人乃冉闵的坚定拥戴者,魏国车骑将军曹伏驹。他本是襄国大将,但为冉闵神威折服,在魏国攻打襄国之际,大开城门,助冉闵破襄。此后镇守着魏国仅余的少数城池之一的广平。虽冉闵已被燕王慕容俊所俘,但他忠心耿耿,并没有改投他国。魏国皇帝冉闵被囚后,魏国的大部分将领都早已投奔晋国去了,如徐州刺史刘启、兖州刺史魏统、豫州刺史张遇、荆州刺史乐弘、俱举州降晋。还有平南将军高棠,征虏将军吕护俘虏洛州刺史郑系,以洛州为礼物向晋请降。魏国分崩离析,但曹伏驹仍然忠心耿耿,倒也难能可贵。

    曹伏驹转头望向城楼下,嘿嘿冷笑,说道:“想来那人就是鲜卑蛮子慕容评了,哼!”他大手一挥,喝道:“与我备好武器,晚上轮流驻守,打醒十二分精神,随时防备燕军的突袭,让他们有来无回。”

    “让他们有来无回!”众卫兵高举长枪,大声呼喊道。

    此时的慕容评,已经围绕着广平城仔细巡视了一番。每次战前他都会尽力做到知己知彼,尽管广平城内至多只剩下两千不到的兵力,但他却没有大意,因为这是他的习惯,也是他为何被燕王慕容俊委以重任,进攻邺城的原因。

    此时,张成奔至慕容评面前,跪到马下请示道:“将军,因天气潮湿,路道难行,我军的粮草没能跟上队伍,现只余少量粮草,估计只能支撑三天。”

    慕容评眼望前方,淡淡地说道:“你们明天早上作战,晚上就可以饱餐肥肉,不必担心挨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