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乱世枭雄 > 第一章 遇奇人 上

第一章 遇奇人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邺城东郊,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古树郁郁葱葱,挺直端秀,黄河的支流漳河日日夜夜从林中穿越而过,林中飞鸟成群。此时已接近傍晚,蜿蜒曲折的河水缓缓流着,突然间,河里冒出一个十四五岁男孩,他扬着手大叫:“莲妹,快来啊,我抓到一条大鱼了!”男孩所说的大鱼,也只有两个手指般大小,在他手里拼命挣扎着。

    “来啦,我烧好火了,快上来吧。”随着清脆的声音,一个的小女孩从森林中跑出来,她瘦小清秀,手臂上戴着个叮当作响的镯子,显得活泼可爱。小女孩刚冒出头却又尖叫着躲进丛林里,“你快穿上衣服啊!”

    男孩姓慕容,名垂,今年十五岁。小女孩李香莲还不满十三岁。他们本居于燕国与秦国交界的小山村,两国的一场战争中,家园被毁,都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两人在废墟中碰到一起,同病相怜,就此相依为命,情同兄妹。慕容垂记得父母在临终前曾经对他提起过在邺城有个当兵的大伯父,如果到了绝路的时候可以去找大伯父收留。慕容垂便与李香莲两人商量去邺城寻找一番。他们一路上受尽波折,幸好当时虽是乱世,但两个小孩乖巧伶俐,沿途也得到不少的帮助,在今天落日前到达了邺城郊外。邺城大城门此时却早已关闭,两人只好在森林中过夜。

    火光下,两个小孩垂涎三尺地看着冒着香气的烤鱼,“莲妹,你饿不饿?”慕容垂咽了一下口水,用袖子抹了抹嘴角,目光定定地看着烤鱼,说道:“现在闹饥荒太严重了,能有这么一条鱼吃真的是太幸福了啊!”

    “慕容哥哥,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大伯父家啊?”李香莲秀气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仰着头问道。

    “快了快了,赶明早咱们就进城找大伯父。你不饿吗?先吃东西再说吧,河里的鱼都被捕光了,还好我水性够好,还能够抓到一条。”慕容垂说完就迫不及待地把手伸向火堆。“哇!烫死我了!”

    “呵呵呵呵……”李香莲忍不住格格地笑起来。

    幽静的黑夜悄悄来临,飞鸟早已栖息在树枝上,只有偶尔的几声虫鸣。夏日的夜晚,炎热难耐,森林中蚊虫又多,直把慕容垂叮得叫苦不迭,而且半个巴掌大的鱼两个人吃,他肚子早就饿得咕咕作响,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他转头看看旁边的李香莲,连日的劳累奔波,已使她十分疲惫地睡去。

    “去洗个澡凉快一下吧。”慕容垂悄悄爬起身,跑到小河边,利索地脱掉衣服,一跃而入,“舒服!干脆睡在水里算了。”正当他哼着小曲在水里玩耍的时候,远处隐隐传来一阵脚步声,脚步声虽轻微,但在寂静的夜里却也显得格外清晰。慕容垂抬头四处看了看,周围漆黑一片,只有繁星点点照射出的微弱光芒,但这更平添了几分诡异气氛。

    “惨了,碰到鬼!”由于连年战乱,死人无数,森林里说不定也埋葬着冤死的人。想到此处,慕容垂不禁浑身起了鸡皮,慌慌忙忙地想爬上岸。突然一个黑影从林中疾驰而来,一个翻腾跃入水中,身形曼妙之极,入水时却没有半点声音,这一下实在是飘逸高明的轻功。慕容垂吓一大跳,刚想回头看看,一只手摁住慕容垂的肩,一股柔和但强大的劲道直压下来,令他动弹不得。

    “小子,不要动!”那人低着嗓子道。

    “饶命啊,鬼大爷,我和你无怨无仇,你要抓就抓害死你的人啊!”慕容垂几乎带着哭腔喊起来。

    “我不是鬼。有人过来了,不许出声!”那人说罢就捂住慕容垂的口,把他压到了水底。他们刚伏下水,河边就出现黑影。透过昏暗的星光可以看出是几位身着青色劲装的大汉。其中一位身材健硕的男子粗声粗气地说:“堂主,咱们沿路追了这么久,还是被那女娃给甩掉了,如何是好?”

    被称为堂主的那人,瘦削的身材,一件青色长袍镶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显出与其余众人不同之处。此人不过三十岁年纪,但一双眼睛犹如冷电,精光四射,气势慑人。他沉声道:“谅那女娃也跑不了多远,给我继续搜,找不回青龙令,帮主不会放过咱们的。”

    慕容垂被压在水中,好在他水性还不错,但觉捂住他的手温软滑腻,也忘记了难受,暗想:“原来是女鬼?应该不会杀我吧?”不知不觉倒也安静下来。

    “堂主,树丛中找到一个小女孩。”一帮众提着李香莲,摔到地上。李香莲被摔醒过来,大眼睛惊恐地看着这群人,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哭。哭声在黑夜里显得异常嘹亮,飞鸟都被惊醒,纷纷飞向天空。这几名大汉过的都是刀头上舐血的日子,哪里经历过这种平常人家才会经历的场面,都有点手足无措。

    “堂主,杀了她?”有人小心翼翼地说道。

    “如此一个小孩,杀了有损身份。”青袍人闷哼一声,伸手就点了李香莲的昏睡穴,李香莲顿时安静地睡了下去,丝毫不知道刚才她离鬼门关只有半步之遥。

    慕容垂在水中渐渐觉得透不过气来,不禁挣扎了几下,水面忽地响了起来。“谁?”几名在河边搜索的帮众紧张地看了看河水。此时河面一条小鱼一跃而起,又“扑通”一声掉进水里。

    “他娘的,差点被一条鱼吓个半死。”一帮众喃喃地道。

    另一帮众插口道:“那女子不知是何来头,咱们青龙堂乃金伐帮第一大堂,谁料数百兄弟从洛阳追到邺城,居然无法将青龙令夺回。大家说说看,这青龙令已被盗,再叫人铸一枚有何不可,帮主为何如此大动干戈?”

    有人附和地说道:“帮主此次大发雷霆、劳师动众,确是不该。”

    “不可冒犯帮主!”旁边一名年长的帮众喝道:“帮主传下来的四象令,有青龙、白虎、朱雀与玄武四令牌。此四令牌非同一般,自有其妙处,虽则我也不清楚,但帮主英明神武,做事岂是我等凡人所能明白的,尽心尽力为帮主办事才是我等的首要任务。”众人顿时唯唯诺诺,不敢再作议论。

    此时的慕容垂,已经渐渐失去意识,“难道我会死在这里?莲妹以后自己一个人怎么办?”迷迷糊糊之间,忽觉捂住他的手已经松开,却有双柔软温暖的嘴唇靠近过来,紧接着一股幽香的空气送入他的口中,胸中的闷气顿时消失许多。

    “堂主,附近都没有她的踪影,还继续搜吗?”几名帮众四处搜寻后,向青袍人禀报。

    “走吧!说不定那女娃逃进城了”青袍人叹了口气,又道:“此番为捉拿这女娃,青龙堂已死伤十余人,颜面大损,若不尽快将青龙令寻回,后果不堪设想!给我继续追!”话音刚落,青袍人便闪身向邺城疾驰而去,几名帮众紧随其后。

    众人离开后不久,平静河面“哗”地一声响,两人从水底站了起来。慕容垂大口地喘着气,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貌美如花、嘴角带笑的年轻女子,他不禁愣了一下:“……你,你不是鬼吗?”

    那年轻女子嫣然一笑,道:“鬼的体温是热的吗?”

    慕容垂想起刚才那一幕,脸不禁热了起来,心下怦怦地跳。年轻女子轻柔细腻的声音又传入耳内,“我要走了,刚才让你受苦了,抱歉!”那女子说罢轻吻了慕容垂脸颊,一阵银铃的笑声之后,转眼消失了踪影。

    慕容垂呆呆站了片刻,忽然发觉自己还没穿衣服,急忙跳上岸,手急脚忙地穿上衣服,幸好四处没人。想到自己光着身子和一个年轻女子在水里呆了良久,慕容垂虽还未成年,但也稍懂男女之事,只觉得心神不定,一阵意乱情迷。

    “啊!莲妹!”慕容垂缓缓地走了几步,无意中看见倒在地下的李香莲,立时冲了过去,“莲妹,你怎么了?”李香莲被点了昏睡穴,自是无法答话,慕容垂慌忙伸手探了探,幸好还有呼吸,这倒令他松了口气。自他与李香莲相识,同患难共艰苦,内心早已将她当作自己亲妹子看待,是以刚才着急万分。半夜的折腾,加上紧张之后的突然放松,顿时令他感到全身疲软,只一会,便安心地躺在李香莲身旁睡着了……

    早晨的阳光,灿烂夺目,鸟儿声声鸣叫,宛转悦耳,森林里充满了生机。慕容垂懒散地伸了伸懒腰,从树叶缝隙中射下的阳光照得他睁不开眼,昨晚的事有重现在脑海里,“不会是做梦吧?”他暗想到,又转头看了看旁边,李香莲仍在熟睡。

    “懒鬼,快起来吧。”慕容垂轻轻拍了拍李香莲,李香莲惺忪地睁开了眼。

    “慕容哥哥,怎么咱们睡在这里?昨晚我梦到一群很凶的人,吓得我哭了,后来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李香莲被点昏睡穴后,仍有点迷糊。

    “我昨晚也做了个奇怪的梦。”如此的遭遇,慕容垂只能归结为做梦。他看了看天空,又道:“大清早,邺城城门应该开了,咱们快点进去找大伯父,如他肯收留,咱们就不用再到处流浪了。”想到将来可以安闲舒适地生活,衣食无忧,慕容垂眼里仿佛出现了无数的美食,他吞了吞口水,催促道:“莲妹,快走吧。”

    %%%%%%%%%%%%%%%%%%%%%%%%%%%%%%

    邺城为春秋时齐桓公所筑。东汉建安九年,曹操破袁绍后,开始大规模修建,随后成为曹魏的陪都。此时的邺城,原是十六国时期赵国的国都,赵帝石虎的养子冉闵举兵谋反称帝,改国号魏,因此邺城又变成了魏国的国都。邺城作为曹魏、赵、魏三国的国都,经过多年的经营,规模庞大,乃黄河流域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可是冉闵残暴嗜杀,他乃汉人,因此异常仇视胡人,亲自率领汉人诛灭匈奴人和羯人,无论贵贱、男女、老幼,即使只是高鼻多须长得象胡人的都得死,甚至汉人高鼻多须者都被滥死,共死20余万人,原本故赵的羯族人都被他杀得一干二净。冉闵大开杀戒,使得这个在中原规模数一数二的大城逐渐荒凉,人口比之从前已减少了许多。自燕王慕容俊拘禁冉闵入狱后,邺城人人自危,有钱人家早已逃往他处,剩下的大部分都是贫苦无处可躲的百姓。

    此时的邺城东大门虽大开,但往来百姓都要经过卫兵的严格检查才能通过。在朝霞的照映下,一男一女两个小孩手牵手奔向邺城,男孩健步如飞,将小女孩拉在后面,女孩手中的镯子被晃得叮当作响,恰似一阵悦耳的歌声。

    这两个小孩便是慕容垂与李香莲。他们一路东张西望地奔向城门。“哇!好高的城门啊!”李香莲仰头望着城门惊叹道。城门虽斑驳破落,城墙角也长满了荒草,但仍巍然耸立着,似在诉说着往日的辉煌。两人正看得入神,突然听到背后一阵巨响。“让开让开,将军回府,挡道者杀无赦!”震耳欲聋的呼喝声从戎装整齐,盔甲鲜明的士兵中传出来。百姓纷纷躲闪到旁边,避之不及的,都挨了士兵的长枪一顿痛打。

    铁甲兵中间,是一匹高大的白马。白马上,一个身材臃肿,全副盔甲的男子神情倨傲地环视着四周。此人年约四旬,短髯细眉,三角眼,身上铁甲乌黑透亮,虽是将军打扮,却可看出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哇!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多人围着他?好有气势哦!”李香莲惊讶地看着这从未见过的阵势,不禁吐了吐舌头。

    “只是挡一下道就如此残暴对待百姓,此人也未免太过蛮横了。”慕容垂宅心仁厚,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这是镇守邺城的大将军蒋干。冉闵大败于燕国,然而闵子冉智仍据守此城,燕国很快就要攻过来了,唉!”

    两人寻声看去,原来是个身着破袍的老者。慕容垂忍不住走过去问道:“老爷爷,听你这样说邺城岂不是很危险?”老者叹了口气,又道:“危不危险又有什么干系?这几十年来战火不停,咱们老百姓不知何时才能过上安稳的日子。”老者摇了摇头,佝偻着腰走向城内。

    慕容垂听了老者这番话,一下子愣了。如果真的像老者所说那样,就算能寻到大伯父,他想象中的安稳日子,也不知何时才会有。李香莲拉了拉他的衣袖,兴奋地叫道:“慕容哥哥,那个大将军进城了,咱们也进城找大伯父吧。”慕容垂从思绪中醒过来,心神不宁地拉着李香莲往城里走去。

    邺城东西长达七里,南北五里,城门7座,东面建春门;南面自西而东是凤阳门、中阳门、广阳门;西面金明门和北面广德门。建春门与凤阳门之间横贯一条东西大道,将城分成南北两区,北区中央为宫殿区,南区为居民区与一般衙署所在。另一条大道正对主要宫殿,形成一条中轴线。

    此城经历多年战乱,风吹雨打,已显露出古老的沧桑感。但城里却还应有尽有,各种摊贩摆在街道两边。今日是集市日,百姓也还熙熙攘攘,倒还残存一点大城的规模,但来往的百姓以妇孺老者居多。原来冉闵被慕容俊大败前,邺城大饥荒,冉闵便征集邺城年满十六,未满六旬的男子共约一万兵力(七八千步军和约二千骑兵)都去边境的安喜地区运粮回邺城。燕国慕容恪得到情报,指挥各地二十万大兵四面集结围歼,冉闵仍浑然不觉。待得他走到了常山,与慕容恪的十四万先头骑兵部队大军遭遇,尽管燕军十战十败,但慕容恪凭借着新发明的武器“拐子马,铁浮图”终把冉闵击败。魏国此番大败于燕国,士兵自是死伤无数,而邺城经此一役,元气大伤,城中已无多少可用兵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