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田园之一等童养媳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情敌归来

第一百八十一章 情敌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晓晓肯定是吓坏了,她还那么小?
  
      至于他,也不过十六岁。
  
      沈然越想就越懊恼,于是,一晚上酒醒了,就睡不着了。
  
      睁眼看着天泛亮,沈然却不敢去找秦晓晓了。
  
      他害怕,他觉得晓晓肯定是恨死他了,他就不明白,自己那时候怎么会以为是做梦,还做了那样的事情。
  
      相比对沈然的懊恼,秦晓晓这边想了一晚上之后,也想通透了。
  
      反正他们亲也亲了,这事情也改变不了,再说,她是沈然的童养媳,过了年,她就十四了,在这个时代,十四岁就是可以嫁人了,加上她是童养媳的身份到沈家的,也许,会比别人早进入媳妇的阶段,所以,沈然这样子是正常的吧!
  
      沈然今年十六岁了,很多男人十六岁已经是娶了媳妇当了爹了。
  
      秦晓晓纠结了一晚上,终于是不纠结了,反正就这样吧,亲都亲了,沈然算起来也是她的丈夫,没必要计较太多。
  
      再说,沈然是喝醉了,秦晓晓安慰自己,沈然其实什么都不知道的,因为喝醉了,难免有些举动让人感觉到奇怪的。
  
      嗯,就是这样!
  
      秦晓晓就这么安慰自己,到了黎明时分,终于是睡下了。
  
      而一大早起来的沈然,没看到秦晓晓,心里也着急。
  
      他询问了几次小奴,问问秦晓晓究竟怎么了,还没起床。
  
      而小奴的回答是摇头,“我也不知道,姑娘估计是昨晚伺候公子晚睡了吧,这会在补眠呢。”
  
      如今食坊并不是事事都要秦晓晓操心,所以有时候秦晓晓睡到自然醒也是不奇怪的。
  
      “哦。”沈然失望的答了一声,看向秦晓晓房间的方向,依旧没有人走出来。
  
      秦花看着三妹夫这般盯着自家妹妹的房间看着,连忙上前。
  
      “阿然啊,怎么了?”
  
      见是秦花这个大姐,沈然仿佛看到了希望,连忙的说道:“大姐,晓晓还没起身,不知道怎么了?”
  
      如果说小奴不好进去打搅,像秦花这个当大姐的,进去看看的倒是可以的。
  
      这样想着,沈然就想麻烦秦花进去看看秦晓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而秦花也刚好要找秦晓晓,听说妹妹还没有起床,嗔恼的骂了一句。
  
      “晓晓也老大不小了,这睡觉也没个度,这都什么时辰了,就算不用伺候公婆了,也还有阿然你在啊,这睡那么晚,像话吗?”
  
      沈然听着秦花训斥着秦晓晓的话,心里紧张,他张着嘴,很想说这可能是因为他的关系,所以秦晓晓才会没有起床的。
  
      可沈然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口,那边秦花已经推开秦晓晓的门进去了。
  
      沈然怔然的看着房门,心里着急,却又不敢靠近。
  
      ……
  
      秦花进了房间,见秦晓晓正是酣睡。
  
      她连忙上前,却也不敢马上大声的吵着她,脸色都是做姐姐的宠溺。
  
      这嘴里嚷嚷着要教训秦晓晓,可到了这里,秦花只是轻声的喊道:“晓晓,醒醒……”
  
      酣睡的人完全听不到姐姐说的话,只能闭着眼睛,呼吸均匀。
  
      秦花见状,无奈的摇头,连忙上前,拍着秦晓晓的脸颊。
  
      “晓晓,起身,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睡。”
  
      睡梦中的秦晓晓听到声音,她微微的睁开眼睛,当看到秦花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而梦里她梦的一切,才以为是真实的。
  
      她又梦到自己回到了现代,变成了一个大学生,在学校的课室里上课,只是沈然却突然出现在门口,吓的她连忙睁眼。
  
      “晓晓,快醒醒吧,都什么时候了,外头太阳晒高了。”秦花宠溺的看着这个小妹妹。
  
      秦晓晓恍然之后,才感觉眼前的事物更加的真实,她张了张嘴,喊了一声,“大姐?”
  
      “怎的,睡浑了?”秦花笑着,随后将秦晓晓给拉了起来。
  
      秦晓晓揉着眼睛,思绪渐渐从梦境里拉了回来,看向秦花的时候,也想到了昨晚上发生的事情。
  
      “大姐,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看你还没有醒来,所以过来看看你,阿然以为你出啥事了,来问我你怎么还没有起来,现在正等在外面呢。”
  
      秦晓晓打着呵欠,显然还困的很,毕竟睡的时间根本就不长。
  
      她坐起来,看着屋外的方向,试图看到沈然。
  
      不过秦晓晓没有看到沈然,只是不停的打呵欠。
  
      秦花看着妹妹这般,忙问道:“你这是没有睡觉呢。”
  
      秦晓晓又是一个呵欠,“昨晚睡的晚了,我没事,你让阿然别担心了,我先洗漱。”
  
      秦晓晓说着下了床,穿上衣服,秦花这边催促着她,倒也没有再说其他。
  
      等看着大姐出去,把房门关上,秦晓晓听到大姐和沈然在说话。
  
      沈然温润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秦晓晓感觉自己的心脏都会跟随着他的声音而发生变化,最后是砰砰直跳,只觉得紧张无比。
  
      等秦晓晓洗漱好之后,却不知道怎么出去才好,脚步踟躇着,久久也没有踏出去。
  
      她知道,沈然还在外头等着。
  
      “秦晓晓,你害怕什么呢?”秦晓晓自己喃喃的问道。
  
      看向屋外那个影子,秦晓晓做足了勇气,终于是将房门给打开。
  
      沈然在外头焦急的等着,之前看到秦花出来,他询问过了,说秦晓晓只是睡的迟了,所以醒的也迟,倒也没有什么大碍的。
  
      可即便是这样,沈然也不敢离开,着急的等待着。
  
      这会听到房门被打开,沈然整个人的神经都瞬间紧张起来。
  
      “晓晓……”他惊呼的喊道,连忙上前两步。
  
      秦晓晓这出来,刚好看见沈然迎面而来。
  
      “阿然?”秦晓晓声音如常,看着沈然。
  
      “晓晓,你没事吧?”沈然紧张的问道,问完之后,却不敢再去看秦晓晓的眼睛。
  
      秦晓晓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笑着说道:“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情。”
  
      “晓晓,我……”
  
      “阿然,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的。”不等沈然说话,秦晓晓直接打断沈然的话。
  
      沈然不知道秦晓晓这话是什么意思,抬头眼睛看着秦晓晓,只听秦晓晓又说道:“你别担心,我不怪你,我是你的童养媳,以后我们会一起的,你昨晚做的事情,我没放在心上。”
  
      秦晓晓说的很平静,仿佛对沈然做的事情完全觉得正常。
  
      天知道她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是有多紧张,可为了不让沈然有压力,秦晓晓表现的很正常。
  
      沈然听到秦晓晓这般说,脸上多了一丝的欣喜。
  
      他看着秦晓晓,“那……”
  
      “你别再想昨晚的事情了,好好工作吧,日子还长呢。”
  
      秦晓晓说着,脸红着离开了,只留下沈然一个人怔愣在那,看着秦晓晓的背影。
  
      不过,不管怎么样,晓晓没生他的气,这点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里,沈然脸上的笑容渐渐多了起来。
  
      而这一次,两人虽然没有太多的交流,但是心中也渐渐的对对方的看法发生了变化,至少,秦晓晓已经没有再把沈然当作一个小弟弟了,她看沈然的时候,或多或少,会把他想成一个和她一样年纪的男子。
  
      关于对沈然的感觉的话,秦晓晓现在还觉得不够明朗。
  
      她希望自己对下半辈子都要负责,所以,在各方面都要考虑的周到,对沈然的喜欢不喜欢,她觉得还不清楚,毕竟,她活了两辈子人,也不曾真正意义上的喜欢某个男人。
  
      食坊的生意在蒸蒸日上,村子里的养鱼事业也正在变好,秦晓晓的这个食坊,已经为他们赚取了不少钱,虽然还没把买铺子的钱赚出来,但是总的来说,已经是留住了不少的顾客,好些是附近城里的外商,他们每每来到这县城,都会在秦晓晓这铺子吃点东西。
  
      因为那些商客都是流动的,同时,他们认识的朋友也多,所以在一传十十传百的作用下,也算是生意很好的了。
  
      当然,秦晓晓的这边做的好了,自然有人模仿的,模仿的虽然不算成功,但是也算想抢夺了秦晓晓他们的生意,特别是有些客栈酒家,吃食越来越便宜了,一直在进行着价格战。
  
      也幸好,秦晓晓他们的顾客来源多,所以那些贪小便宜的人过去那边,也不会影响的很大,他们经常有新产品推出,这是其他客栈和酒家所不能及的,特别是秦晓晓他们推出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些人虽然想抄袭,但是却发现,根本就不知道配料那些该怎么放?
  
      快中秋了,秦晓晓店铺开始兜卖月饼,当然,这种东西很多店铺都有卖,秦晓晓这边卖的不过是个回头客,价格也不贵,可以说是小利润的赚。
  
      而最主要的,是秦晓晓最近做出来的蛋挞。
  
      蛋挞这东西,秦晓晓以前就很喜欢吃,只是吃多了容易腻人。
  
      那时候外头肯德基卖的贵,秦晓晓一个学生,每吃一次都觉得贵的很,想着要是自己也会做就好了。
  
      不过,秦晓晓后来也的确尝试着做了。
  
      这蛋挞虽然做的不像现代那样有烤箱,但是总体的味道却还是不错的。
  
      这大早上一推出,不少人就喜欢上了蛋挞这股香味。
  
      正午十分,每个人都在忙碌着,秦晓晓在掌柜台前坐着,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她总是喜欢坐在那里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清丽的声音响起。
  
      “快,给我上吃的。”
  
      秦晓晓听着声音,略微的抬头,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刘茵茵!
  
      小二拿着餐牌在刘茵茵面前,询问着她需要吃什么?刘茵茵胡乱的点了吃的,就开始四处搜寻着什么?
  
      秦晓晓手上拿着笔,看着这情况,也略微的抬头看她。
  
      刚好刘茵茵看了过来,两人的视线就刚好这么触碰上。
  
      刘茵茵微眯着眼睛,差不多半年时间没有见到,刘茵茵似乎比之前高多了,也好看多了,整个人透着贵家小姐的气息。
  
      她看见秦晓晓,身体微微站起,“秦晓晓?”
  
      刘茵茵声音微微带着一种讶异,还有就是满满的鄙夷。
  
      秦晓晓看是她,倒不想多理会,朝着刘茵茵礼貌的笑了笑,继续的看着手上的账本。
  
      可只有秦晓晓自己知道,看见刘茵茵的时候,她心里除了惊讶之外,是担忧,这种担忧由内而外散发着。
  
      刚才那个眼神,显然是刘茵茵知道她在这里的,不然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秦晓晓心里头有些担忧,毕竟这姑娘之前还说喜欢沈然什么的,也不知道半年多没见,刘茵茵是不是还记恨着这件事情?
  
      而刘茵茵的确还记恨着这件事情,对于她来说,她十分的不甘心。
  
      她今年过了年也十五岁了,算起来,已经是大姑娘了要说亲也是时候了,虽然爹娘一直说要留她到十七八岁再嫁人,但是爹娘其实已经在给她寻找着如意郎君的。
  
      可刘茵茵的心里,现在只想着沈然,沈然长的好看,而且看着也十分的有能力。
  
      刘茵茵喜欢沈然,觉得像他这样的男子,正好配她。
  
      但是人沈然有童养媳啊,他还不肯多看她呢,还说不喜欢她的话。
  
      想到这里,刘茵茵自然是不服气的,她长的也好看,家境也不差,这城里,除了那些富贵人家官宦人家,普通人家里头,谁娶了她不是赚到了?
  
      可只有沈然才敢这般拒绝她。
  
      所以,刘茵茵不服气,同时,她也觉得她和沈然一起,挺好的。
  
      这差不多半年的时间,都在外祖母家,一方面是因为爹娘希望她留在那边,加上外祖母身体不好,算是在她面前尽孝,另一方面,外祖母家的表姐,个个都是世家小姐的典范,跟着她们,能让她变的更好,更容易打败秦晓晓。
  
      现在,外祖母的病好了,她也长大了不少,爹娘说让她回来了。
  
      这不,昨天回来了,打探到沈然家的铺子叫盛宴,她就跑来了,一方面来给秦晓晓示威,一方面来看沈然的。
  
      她左右张望着,没有看到沈然,只看到了秦晓晓。
  
      “去了哪里了呢?”刘茵茵一脸的郁闷的看着。
  
      而她最后只看到秦晓晓,然后直接对着秦晓晓,一副示威的架势看着她,让秦晓晓知道,她回来了,秦晓晓一个童养媳,很快就会被她赶走的,毕竟男人都喜欢美丽的姑娘的。
  
      那通体的美女气息,让刘茵茵很自信,特别是看到秦晓晓连忙把头低下去,在刘茵茵看来,秦晓晓一定是害怕她了,害怕没有她那么好,所以连忙的躲藏起来。
  
      哼,秦晓晓,你就一个乡村的村姑,想跟我争沈然吗?不可能!
  
      今天除了刘茵茵来食坊,身边还跟着一个姑娘,那姑娘是外祖母家派在她身边的丫鬟,叫琴儿。
  
      因为有琴儿在,刘茵茵越发觉得自己是贵家小姐,而秦晓晓不过是个劳碌的村姑。
  
      “琴儿,你站在这里,我等会回来。”她朝琴儿说了一声,起身朝着秦晓晓那边的掌柜方向而去。
  
      而一边走,刘茵茵一边看向其他地方,依旧没有看到沈然的踪影。
  
      她站在掌柜台的位置,一种举高临下的姿态看着秦晓晓。
  
      “秦晓晓,我们又见面了!”刘茵茵高姿态的看着秦晓晓,声音带着挑衅。
  
      秦晓晓用算盘算着钱,听到刘茵茵的声音,头也不抬,只说到:“是又见面了。”
  
      “你就不好奇我过来做什么?”如今的刘茵茵,不需要去讨好秦晓晓,所以语句都带着高高在上。
  
      可不管刘茵茵怎么样,对于秦晓晓来说,都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刘茵茵,从始至终,秦晓晓都没有放在心上。
  
      这会刘茵茵问她,秦晓晓算着钱,只来一句,“你等我算完,现在没空跟刘姑娘说话。”
  
      刘茵茵本来就是来示威的,没想到秦晓晓一脸的淡然,这让刘茵茵自己不淡定了。
  
      “秦晓晓,你难道就不好奇,我过来是做什么的?”
  
      秦晓晓没回答她,只是算账,等噼噼啪啪的把算盘算好,她才把账本合上,认真的看着刘茵茵。
  
      “刘姑娘你是来干什么的我倒不是很好奇的,而且,你不是来吃饭的吗?我们这里就是来吃饭的,除此之外,不知道刘姑娘你还能来做什么?”秦晓晓眼神看着琴儿的那边,示意给刘茵茵看。
  
      而刘茵茵闻声,脸色都变了。
  
      她就不信秦晓晓真的不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她可不是正的完全来吃饭的,主要是来找沈然的,即便沈然有秦晓晓这个童养媳,她也要来,反正她也未曾许人家。
  
      她想,这秦晓晓肯定是故意这样说话的,就是为了能让她慌乱,让她保持不了原来的镇定。
  
      想到这里,刘茵茵本来准备发怒的脸蛋上露出了笑容,“哼,其实你知道我来干什么的,秦晓晓,我没有想到你心机那么重?”
  
      “这话要怎么说呢?我心机重体现在哪里?”秦晓晓抬头目光直视着刘茵茵,询问道,她倒没有看出自己哪点心机重的。
  
      刘茵茵毕竟是个小姑娘,倒没有秦晓晓那么的冷静自持,听到秦晓晓这番话,刘茵茵脸色倏然大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