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田园之一等童养媳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情敌归来

第一百八十一章 情敌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只见秦叶一脸的歉疚,然后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连忙的说了一遍。
  
      秦叶紧张的看着秦晓晓,“我真不是故意的,可他那身衣服比较白,我这一弄,一大块的,他出去也不好看的。”
  
      秦叶想到人林敬文身上穿着的是比较素色的衣服,这菜汁又很深,还一大块,他走出去,所有人都看的见那菜渍。
  
      人家堂堂一个衙门的捕头,却被她弄成这样。
  
      想到这里,秦叶就觉得很对不起那林公子。
  
      秦晓晓听闻,却觉得没什么,“二姐没事的,林大哥脾气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林公子的衣服弄脏了的话,我让阿然拿一身衣服给他换上就是了,你不用着急的。”
  
      秦叶是脑袋混乱了,觉得把人林捕头直接给得罪了,好端端的,怎么送个饭菜这手脚都不利索呢?
  
      听到妹妹说这些话,秦叶心里着急,却还是询问道:“这样就可以了吗?”
  
      “那你还准备怎么样?”秦晓晓询问道,挑眉着。
  
      “哦,那……那好,你让阿然把林公子的衣服换下来,我给他洗了,是我弄脏他的衣服的。”
  
      “没事的,怎么样都行,二姐你也别担心了,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你别害怕。”
  
      秦晓晓知道自家二姐,虽然最近看着变的笑容多了,但是人相对的脆弱了,随便一点小事情,都会惊动到她,然后无限的放大放大,最后会以为那是一件大事。
  
      而放大了那件事情之后,二姐就会自责自己,觉得都是自己的错,什么过错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去。
  
      不过这件事秦晓晓去询问了,人林敬文根本就没有把事情怪罪到秦晓晓二姐头上,反而觉得很抱歉,毕竟这件事情是他的错,他要是当时不去帮忙,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最后,沈然还是让林敬文把衣服给脱下来,换上沈然的衣服,这一年的时间里,沈然倒长高了不少,整个人估计也有一米七多一点了,而林敬文要高一点,差不多一米八的架势。
  
      总的来说,林敬文还是能把沈然的衣服穿上身的。
  
      至于弄脏的衣服,林敬文并没有好意思让秦晓晓他们清洗,自己带回去,搓搓就好了。
  
      秦叶听到妹妹带回来的消息,只是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她就想着,不要被林公子厌恶就好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临走的时候,林敬文脸上喝的有些红,除了和这些葡萄酒,两人还品尝了其他比较烈性的酒,因为两人话题能聊到一起,自然就多话了,聊起来也忘记自己喝了多少酒了。
  
      离开的时候,秦叶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林捕头的离开。
  
      她紧紧的抓着手上的帕子,有些担心的看着。
  
      林敬文跟沈然道别,这会已经是晚上十分,客人都已经散去,只有小二在收拾着桌椅,准备关门了。
  
      “你们留步,我这就回去。”林敬文笑着说道。
  
      他是骑马过来的,倒也方便。
  
      翻身上马,林敬文回头看进铺子,刚好看到那个站在柱子后面战战兢兢的秦叶。
  
      他笑了笑,看着屋子里头,摆手离开。
  
      秦叶等林敬文离开了远去,这才敢出来,总觉得自己做错事情一样。
  
      而离开的林敬文,脑海里却出现那个怯怯生生的姑娘,仿佛一点点小事情都能惊动到她。
  
      不对,那似乎已经不是姑娘了。
  
      林敬文记得自己听说过沈然家的情况,他的媳妇有两个姐姐,大姐姐的丈夫也在铺子干活,这二姐,似乎已经和丈夫分开了,又或者说,已经被夫家休了,还带着一个孩子。
  
      秦叶应该也就十七八岁吧,这般小的年纪,长的也还行,从接触的情况来看,林敬文觉得这姑娘其实性子各方面都挺好的,为何,她的丈夫会想到休了她?
  
      林敬文想不明白,但是握着缰绳的手,却忍不住的紧了紧。
  
      ……
  
      “二姐,你在看什么呢?”食坊里,秦晓晓回头,刚好看见秦叶躲藏在柱子后面。
  
      秦叶心里慌乱,连忙摇头,“没,没事,我先去看看妞妞了。”
  
      秦叶说着,又看跟在秦晓晓身旁的沈然一脸的醉意,只说道:“你先去看看妹夫吧,他怕是醉了。”
  
      秦晓晓闻声,看向沈然,他脸色酡红,看样子,还真像醉了。
  
      而沈然的确是醉了,喝的酒有点多,人晕晕晃晃的,站都不能站的很稳,至于走直线,就更不可能的了。
  
      见沈然身影晃着,秦晓晓连忙去扶住沈然,“阿然,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沈然摆摆手,只说道:“我没事,我没醉的,只是脑袋有些晕而已。”
  
      秦晓晓闻声,只想笑,“这也叫没醉吗?明明是醉了,要是没醉还会头晕?”
  
      沈然看着秦晓晓笑着,只觉得她好看,哪里都好看。
  
      他也笑着,然后跟秦晓晓十分严肃认真说道:“晓晓,我真的没醉,我还很清醒,什么都记得。”
  
      “行行行,你说没醉就没醉吧,来,我扶你进去!”秦晓晓无奈的笑着,反正现在他是醉了,也没必要跟他计较这些。
  
      她把沈然扶到房间里,沈然脑袋已经晕的厉害了,也站不大稳,这所有的酒的醉意此刻正涌上脑袋。
  
      他觉得有些难受,还没到床上,直接一个人倒了下去。
  
      秦晓晓因为扶着他,直接被他拉着倒在床上,两人压在一起。
  
      秦晓晓惊呼一声,看着沈然白皙的脸颊上全是红晕,吐槽道:“还说没醉呢,你看你,都站不稳了。”
  
      沈然呵呵笑着,看着秦晓晓,然后被她拉着坐直。
  
      “先别躺着,我给你擦擦脸,等会喝点蜂蜜水,不然今晚上得难受死你。”秦晓晓一脸的担忧说道,说着,连忙给去弄热水。
  
      沈然坐在床上呵呵的笑着,看着秦晓晓的身影,没说话。
  
      他脑袋还是清醒的,至少,没有完全的懵了。
  
      看着秦晓晓忙碌的身影,沈然心里头暖暖的,他在心里告诉自己,那个姑娘就是我的媳妇,虽然我们年纪还不大,但是晓晓是我的媳妇,这点毋庸置疑的。
  
      这种念头,随着一日日的相处,在沈然的脑袋里越发的浓烈起来。
  
      秦晓晓只觉得后背有炽热的目光在看着自己,她回头,看见平时眉目冷情话不多的沈然,此刻却只是呵呵的笑着,像个小傻子,配上他现在面色酡红俊秀的模样,还真像个小傻子。
  
      她无奈的笑着说道:“真是傻!”
  
      沈然能听见秦晓晓说的话,虽然他的手脚支配能力在减弱,但是他听的到秦晓晓在说他傻的话。
  
      “晓晓,我不傻!”沈然反驳道,眼睛依旧盯着秦晓晓。
  
      秦晓晓拧干了温水,走了过来,“傻不傻不是你说了算的,你看你的样子,就是一副傻愣愣的模样。”
  
      她一边说着,一边靠近,把帕子在沈然的脸上擦着。
  
      全程,沈然只是一脸享受的傻笑。
  
      秦晓晓原谅喝醉的人这样傻乎乎的笑着,反正他现在这样,也不能让他马上的清醒。
  
      等她给沈然擦完了脸,屋外小奴已经把蜂蜜水给端了进来。
  
      进来的小奴就能看见秦晓晓在给沈然擦脸,两人都在笑着的模样,俨然是恩爱的小夫妻,看着两人年纪不大,但是却相敬如宾,比很多人都好。
  
      小奴看过太多的夫妻了,从来没有看过像秦晓晓和沈然这对那样,相处的那么愉快,互相尊重,互相敬爱的。
  
      沈然可以说,是很多女子希望得到的相公模范。
  
      女人都希望有个疼自己的丈夫,而不是什么事情都看的比妻子重要。
  
      小奴笑着把蜂蜜水放下,说了一声,“姑娘,蜂蜜水来了,要我帮忙吗?”
  
      “嗯,放下就好,等会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们也忙了一天了,都去休息吧!”
  
      秦晓晓自认为给沈然擦脸伺候点蜂蜜水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以前的自己也干很多的活,倒觉得现在的自己闲多了,没了以前的忙碌。
  
      小奴见状,点点头,连忙退下,也不打扰这对小夫妻。
  
      等小奴离开,本来收了笑容的沈然,又对着秦晓晓笑着。
  
      “你笑什么啊?”秦晓晓问道,连忙把蜂蜜水端了过来,“来,把蜂蜜水喝了,到时候难受的可是你了。”
  
      沈然点点头,十分乖巧的把蜂蜜水都喝了。
  
      “晓晓,我没醉。”只听沈然又说道。
  
      秦晓晓汗颜,“好,你没醉,你赶紧睡吧,要是不舒服就喊人,好好躺着睡一觉就真的不醉了。”
  
      沈然点点头,被秦晓晓扶着躺下,他只觉得脸颊红热红热的。
  
      秦晓晓给他掖了被子,但是又想到这大夏天的,沈然要热了,又把被子给掀开。
  
      “你好好睡吧,我先回去了。”秦晓晓说着,转身欲走。
  
      “别……”正当秦晓晓转身之际,沈然却突然抓住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将秦晓晓往床的方向扯了过来。
  
      “啊!”
  
      秦晓晓被扯的没站稳,直接摔了过去。
  
      “砰”的一声,直接砸在了床上,直接压着沈然。
  
      只听身下的沈然闷哼一声,眉头紧蹙。
  
      秦晓晓的双手压在沈然的胸口,却发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她以前一直没觉得沈然是个多强壮的人,可现在双手放在他的胸口上,才发现,沈然不知不觉间,已经长成大人般,这身体各方面,都已经往着大人的方向发展了。
  
      而秦晓晓再看自己,好像还是个小姑娘呢,连胸部也才刚开始发育。
  
      就是因为刚发育,突然撞沈然身上,秦晓晓只觉得胸口疼的很。
  
      她连忙撑着要起身,可沈然的手却像铁一般的箍着她,嘴里喃喃的说道:“晓晓……晓晓……”
  
      他的声音低低的,温温柔柔,一句句的传进秦晓晓的耳朵里,秦晓晓只觉得脸红到脖子根了。
  
      她心跳在加速,看着沈然半闭着的眼睛,声音低喃道:“阿然,让我起来……”
  
      可沈然好像听不到她的声音一样,只紧紧的抱着对方,脸颊还往她脖子的方向蹭了蹭。
  
      沈然此刻像个小猫咪一样,让秦晓晓不知所措。
  
      “沈然,赶紧让我起来。”秦晓晓又说了一句。
  
      可沈然却用那双无辜的眼睛看着秦晓晓。
  
      沈然感觉自己做了个梦,梦里紧紧的抱着他的童养媳秦晓晓,而晓晓在他的怀里,一声声的喊着他,“阿然,阿然……”
  
      沈然在笑,他紧紧的盯着秦晓晓的脸颊,只觉得秦晓晓是这世上最好看的姑娘。
  
      “晓晓……晓晓……”
  
      他手紧紧的抱着秦晓晓,然后坐了起来,眼眸之中全是宠溺。
  
      “阿然,先放开我,你喝醉了,赶紧的睡觉!”秦晓晓严厉的声音说道,可沈然却当作听不见。
  
      秦晓晓憋红了脸,因为沈然身上的气息一点点的穿到她的身上,热而燥,让她不安。
  
      他虽然喝了蜂蜜水,但是还是满身的酒气,秦晓晓闻着,虽然不觉得难闻,却莫名的心慌和害怕。
  
      他靠的她太近了,两人就是近在咫尺,仿佛下一瞬间,这贴的太近的两张脸就要贴合在一起,亲上了。
  
      “晓晓,谢谢你,谢谢你……”沈然喃喃的说道,满眼都是醉意的感激。
  
      “谢谢我就赶紧的放开,你抱的我不舒服。”
  
      秦晓晓蹭着,因为沈然坐骑之后,双腿是张开的,秦晓晓的大腿是被沈然的双腿夹住。
  
      而她这样的蹭着,却莫名的带起了沈然身体上的火。
  
      沈然只觉得全身难受,特别是身下,好像有一股火在烧着,让他觉得浑身燥热。
  
      他紧紧的抱着秦晓晓,恨不得就这么抱着,不让她离开。
  
      而秦晓晓却在这样磨蹭之间,感觉到了男人身体的正常反应。
  
      她脸色一僵,心里头大骂一句流氓,她想推开沈然,可这醉猫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呢。
  
      至于沈然,难受之际,看见秦晓晓那张放大的脸,只觉得欢喜,俯身,直接捧着秦晓晓的脸蛋给亲了上去。
  
      嗯……软软的,暖暖的,好舒服!
  
      “唔……”秦晓晓眼睛倏然睁大,只感觉某柔软的东西贴附在她的唇瓣上。
  
      她不敢相信,脑袋嗡嗡的响着。
  
      之前和沈然不小心亲过一次,但是那一次,秦晓晓只觉得是意外,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就是了,反正沈然只是个小孩子,被弟弟亲那么一两口,她也觉得没什么的。
  
      可现在,现在沈然已经在长大,各方面已经在往着一个大人的方向发展,所以,秦晓晓已经是不敢去把沈然当作小孩子看待了。
  
      所以,现在被沈然突然的亲上,秦晓晓整个人都不好了,心在拼命的乱跳,她脑袋乱成了浆糊,什么事情都想不到,只能感觉到沈然生涩的吻在描摹着她的唇瓣,啃噬着她。
  
      他的笨拙,让秦晓晓无奈,却又无措。
  
      沈然只觉得全身难受的紧,捧着面前的人儿的脸,恨不得把人给吃进去,身体的难受,让他不甘于只是这样的亲吻。
  
      他的一只手掌着秦晓晓的后脑勺,一只手,却往秦晓晓腰腹探去。
  
      秦晓晓反应过来,连忙将沈然推开。
  
      沈然的脑袋砸在床板上,只听“咚”的一声,光听声音,秦晓晓都觉得疼了。
  
      而沈然被砸的整个人更晕了,只躺在床上,忘了动弹。
  
      秦晓晓捂着嘴,看着沈然,脸上全是着急还有一丝丝的辈分,连忙的跑开。
  
      她也不知道自己悲愤什么,这一切都来的太快,她根本就没法接受。
  
      那个男孩子当初她还看着像个孩子,什么时候,他已经长大,已经懂得男女之事了?
  
      她躲在房间里,心脏拼命的噗通噗通跳着,好像下一秒就要跳出来一样。
  
      盖着被子,秦晓晓始终没能睡着,那一个吻,不只是简单的弟弟吻着姐姐的简单吻,秦晓晓居然因为这个吻,而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她发现,她对沈然,并非没有感觉的。
  
      想到这里,秦晓晓连忙的用冷水给自己的脸颊浇灌,想把这种奇怪的感觉给压下去。
  
      可她发现,脑海里头,来来去去都是沈然的影子,他温柔笑着看着她的面容,还有刚才那种带着难受却又莫名陶醉的眼神。
  
      秦晓晓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不行,不行,赶紧睡觉去!
  
      ……
  
      而撞的床板头晕烟花的沈然,缓缓的回神了过来,只感觉脑袋疼的厉害。
  
      他稍微有些清醒了,觉得刚才那个,好像并不是梦。
  
      人喝醉了,其实还有点思维的,只是会偶尔错乱,但是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仔细一捋,沈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我刚才……”沈然惊愕的睁开眼睛,那手附在嘴唇上,惊愕不已。
  
      他看向房门的方向,那门并没有关紧,想到刚才的一切,沈然满脸的懊恼。
  
      他刚才都干什么了?
  
      脑袋越来越清醒,沈然渐渐的已经没有了酒醉之意。
  
      他扶额,喃喃道:“我怎么会这样?”
  
      这样,会不会吓到晓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