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田园之一等童养媳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有人觊觎你相公

第一百七十八章 有人觊觎你相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们走吧,我无福消受你们的好意,都回去吧,我现在过的高兴,不用说书,也不用这喉咙整天不舒服的。”
  
      柳师父一听,也知道赵师傅这怪脾气上来了,连忙的劝慰道:“赵叔,他们两个不像那孙老板,这两个是真心来请你的,你也该知道我这人,不是什么人都带来见你的,你何不听听他们怎么说?”
  
      “对啊,赵老,你一下子就否定了我们,还不如先听听我们的话吧!”沈然在一旁也连忙帮着说道。
  
      可赵师傅已经是下定决心一样,连忙的摇头摆手,“不,不用了,我不需要,你们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了。”
  
      “赵叔……”
  
      柳师父为难的看着秦晓晓和沈然,没想到这赵叔那么执拗,他还以为能很好说呢。
  
      “赵老,要不要,你来看看我们的故事,要是不好的话,你不说也可以,反正,总得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千里迢迢来,也是诚心希望你来我们食坊说书的。”秦晓晓看着赵师傅,连忙的说道。
  
      那赵师傅看着秦晓晓一个小女娃,只见年纪和自家孙女不相上下,这说话倒是十分的有条理的。
  
      可赵师傅还是摆手道:“我不需要看你们的故事,你们走吧,我再也不说书了。”
  
      他要什么机会?赵师傅想着。
  
      看看城里那些的那副嘴脸,现在请的殷勤,可哪天不要了,就随便的丢掉的,赵师傅早就看透了。
  
      再说,他以前的说书都是说自己看到的故事,有些是自己的亲身经历然后改编一二就成了更好的故事了,还要听这两个小毛孩的?
  
      “赵老,我看你不是不说书,你只是觉得之前被人这般的侮辱了,所以你自尊心受了创,所以,你觉得我们都是来找你要好处,没好处就丢开你的人,你只是不甘心,而不是不喜欢说书,你不甘心被人这样耍。”秦晓晓说道。
  
      这赵师傅之前的事情,柳师父也和他们说过的,所以,他们也清楚。
  
      赵师傅听着秦晓晓的话,脸色突然一滞,他看着这个年纪还那么小的姑娘,一针见血的看出他的心思,心里十分的不悦。
  
      可他想说点什么,对面的小姑娘却又笑着说道:“你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让你有机会把你的兴趣讲给更多人听呢?我听柳师父说过,你在城里说书认识了好多朋友,那些都是喜欢听您说书的朋友,你就这样离开了,你觉得你甘心吗?你觉得你的那些朋友,会想念你吗?”
  
      赵师傅张着嘴巴,想说话,但是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他真的有些想念那些朋友了,他们以前一直去茶馆听他说书,都很多成了好朋友,这其中,有十几岁的孩子,也有像他那样年纪大的老者,他们都是他最忠实的观众。
  
      赵师傅何尝不想回去呢,就连儿子都说不如在城里开个茶馆,让他来说。
  
      可他觉得丢脸啊,觉得自尊心已经被人破坏了,他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了。
  
      “你的朋友一定还在等着你回去说书呢,你既然那么喜欢说书,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呢?以前的事情,都是以前的,都过去了,我们在乎的当下,你为何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呢?你知道人的眼睛为什么长在前面吗?因为它在告诉我们,我们要朝前看,而不是看走过来的路,毕竟,你活在当下,不是过去。”
  
      秦晓晓的一段话,犹如警钟一般的敲响了赵师傅,他看着她,最后,只说道:“把故事拿过来给我看看,等我看完再做决定。”
  
      秦晓晓听完,脸上瞬间一喜,连忙把之前写好的故事递给赵师傅。
  
      这些故事都是秦晓晓觉得比较精彩的,所以给赵师傅看。
  
      赵师傅接过纸张的时候,抬头看了秦晓晓一眼,最后开始看手上纸张的内容。
  
      他看了一张,然后又是一张,一下子,就把秦晓晓给的几张故事都看完了。
  
      他每看一张,眼睛倏然睁大,仿佛看到了十分好的故事。
  
      秦晓晓三人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院子里,只有母鸡带着小鸡咯咯唧唧的声音。
  
      他们都看见,赵师傅眼睛闪现出来的惊讶和激动,显然,这赵老喜欢上了这纸上的故事了。
  
      等全部看完了,赵师傅连忙的抬头询问秦晓晓,“这些故事哪里来的?我怎么没看过?”
  
      “我们自己写的,赵老可喜欢?”秦晓晓笑着说道,见赵师傅脸上的激动,秦晓晓侧头看了一眼沈然,仿佛在分享两人的喜悦。
  
      这故事是她和沈然两人共同创造的,她提供故事,沈然来写,虽然沈然没有在外面私塾读过书,但是可能被他的爹娘熏染多了,这写故事井井有条,十分的生动。
  
      赵师傅听秦晓晓这样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她。
  
      “你们写的?你们哪里来的?”
  
      秦晓晓笑了笑,直接来一句,“这事情赵老你就不用知道了,只是赵老你可喜欢?如果喜欢,我们家还有许多这样的好故事,而且都是连着的,许许多多。”
  
      赵师傅听着秦晓晓这小姑娘这样说,眼睛都亮了,他一直以为自己看的那些故事,经历的事情已经很不错的了,没想到看到他们这纸上的故事,只觉得神奇而且好看。
  
      人们就喜欢听这样的故事的,要是说出来,肯定有很多人喜欢。
  
      他看着沈然和秦晓晓,两人年纪不大,但是做事情显然很是老道,想着这两人怕是不容小觑了。
  
      就连一旁的柳师父也没有想到,这秦晓晓嘴巴那么会说,头头是道,说的让你不服都不行了。
  
      他笑着朝赵师傅说道:“你看,赵叔,你可要去他们家说书,我敢跟你保证,他们可不是那孙老板,不会这般没有良心的。”
  
      沈然也跟着说道:“如果赵老担心的话,我们可以签订,签订你在我们食坊说多久,到时候要是我们有所违背,你可以和我们对薄公堂的。”
  
      赵师傅见状,却摆手,“不用了,签订什么的,不管用,人要变心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不过,我愿意给你们一次机会,去你们那里说书,但是,你们得保证,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给我说。”
  
      “这是自然的。”秦晓晓笑着说道。
  
      她就怕没有好的说书人,至于故事,多的是,虽然不能完全还原,但是很多故事她都是知道的,揉杂自己的想法,加上以前看的电影书本,就有说不完的故事了。
  
      而赵师傅毕竟年纪大了,他们说完之后,赵师傅并没有马上跟着去,说第二天再让儿子送着去食坊。
  
      正是因为有赵师傅,配上秦晓晓这么棒的故事,他们吸引了一批以前喜欢去茶馆听说书的人,虽然这些人都只是磕磕瓜子,点上一两壶酒,但是积少成多,而且,这听故事的,都是要茶钱才能进入了内院舞台边才能看,所以秦晓晓他们积少成多,也能赚的不少钱。
  
      秦晓晓这些故事别人没有听说过,全部都是新颖的,城里的人相对悠闲有钱,所以每天总能吸引不少人去听书。
  
      这样子过了两个月,秦晓晓的食坊总算渐渐的有起色起来,赚的不少。
  
      而周围的不少客栈酒家,都想来学习秦晓晓这里头的东西,想要看看他们做的饭菜,为何那么受周围外商的欢迎。
  
      加上这食坊还有半个时辰的说书时间,顿时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去看。
  
      可是那些酒家客栈,虽然请来了说书先生,但是故事方面,却不如别人的新颖,想要说秦晓晓这边说过的故事,可是人们都听了一遍,也懒得再听了,再说,不少人都和赵师傅关系好,就喜欢听他说的,觉得特别的生动,好像自己就像身临其境一样,十分的好听。
  
      当然,这一个人做的好了,自然会吸引其他人也来的,秦晓晓也抵得住压力,不怕别人来模仿,反正不管怎么模仿,都不会成功的,毕竟,这些是秦晓晓自己琢磨的。
  
      而随着开张两个月以来,日子已经来到了六月,太阳高高挂着,到处暑期腾腾了,很多人已经把棉被棉衣都收起来,换上了比较轻薄的衣服。
  
      说到这赵师傅,他家虽然住的比较远的农村,但是家里在城里其实也有宅子,只是他喜欢乡村的生活。
  
      赵师傅有个孙女,叫赵琪月,今年十四岁,和秦晓晓差不多的大,两人见面之后,就十分的喜欢。
  
      赵琪月喜欢秦晓晓写的故事,在她的爷爷还没有拿到手稿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完了。
  
      赵琪月性子活泼,倒也是个容易交往的人,秦晓晓年纪小,赵琪月大大咧咧,每次来食坊听她的爷爷说书,都会去和秦晓晓唠嗑两句,两人也渐渐的认识的深了,成了朋友。
  
      赵家也算是书香门第,虽然比起城里很多人家,不算什么贵家小姐,但是赵琪月从小就受诗书礼仪的熏陶,不过这并不会阻止她变成一个活泼姑娘。
  
      而赵师傅最头疼就是这个牙尖嘴利的孙女,还生怕孙女把秦晓晓这姑娘给带坏了。
  
      赵师傅在秦晓晓的面前说的最常的一句话就是,“晓晓啊,别跟着月月胡来,她那性子,牛一样,可别把你带坏了。”
  
      每当这个时候,秦晓晓都会捂嘴偷笑,而赵琪月则对着爷爷吐舌头,有些不忿的说道:“什么啊,分明是晓晓带着我胡来。”
  
      而赵琪月和当初的刘茵茵唯一不同的就是,刘茵茵看上了沈然,而赵琪月有了心上人了,也是这城里的人,秦晓晓称呼一声陈公子,因为对方要参加今年的科举考试,所以两人的婚事要拖后。
  
      加上赵琪月年纪并不算很大,所以爹娘还想留她几年。
  
      每当赵琪月说到陈公子的时候,脸上都会出现两陀红晕,那思念陈公子的样子,连秦晓晓看见了都忍不住的害羞三分。
  
      可每当秦晓晓笑的时候,赵琪月就会来拧秦晓晓的嘴角,一脸的被看到心事一般。
  
      “不许笑我,我想他怎么了?你家阿然在身边,肯定和我们不同,要是你家阿然不在你身边,我看你会不会想他?”赵琪月看着秦晓晓,询问道。
  
      而秦晓晓听到她这话,脸上的笑容突然一滞,却没有说话。
  
      因为,她在想,如果沈然真的不在身边的话,她会不会想沈然?
  
      如今相处了快一年了,秦晓晓也渐渐了习惯有沈然的日子,加上他现在的腿脚也好了,所以两人相处的模式也在悄悄的发生了变化。
  
      很多时候,秦晓晓也感觉的到,沈然对她,可不是哥哥对妹妹的感觉,而是丈夫对媳妇的感觉。
  
      只是,秦晓晓总觉得两人都是小孩子,加上她的灵魂是个成年人,所以总想去忽略两人之间关系。
  
      “怎么?不说话?可是也会想念咯。”赵琪月笑着问道,声音带着打趣。
  
      秦晓晓却摇头,“不是。”
  
      “难不成,你还不会想着你的阿然?”
  
      秦晓晓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她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如果沈然真的不在身边的时候,她的确不知道是如何的情况,因为沈然没有离开过。
  
      出去和赵琪月一起玩,沈然这边也已经和林敬文成了很好的朋友,至于那弟弟林敬武,沈然不喜欢他,打心里的不喜欢,因为林敬武经常到食坊来找晓晓,虽然晓晓对他也没什么,但是沈然看着林敬武的时候,总觉得就像刺一样的刺着他。
  
      当然,林敬武对晓晓怎么样,他也不能过多的过问,毕竟晓晓也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没有那么多不好的心思,沈然自己总不能因为自己不喜欢林敬武,而驱逐他吧!
  
      夏天一来,人们就想着怎么避开这暑气腾腾的日子。
  
      而秦晓晓则是寻找能让人少热点的办法,而那凉粉,便是最好的东西了。
  
      她们那客栈有个地窖,下雨天的时候,水会顺着洞口进入进去,然后夏天的时候,会排放着凉意,达到消暑的效果。
  
      在那地窖下,最适合冰镇各种饮料了。
  
      当然,这地窖不是现代的冰箱,效果并不能完全达到,除非冬天的时候准备多点冰块在那里,等夏天使用。
  
      可惜,他们这里的城市并不在北方,不会有那么多冰块给他们储存。
  
      而凉粉,则需要去把霹荔果采摘了来才能做凉粉。
  
      秦晓晓让人去了农村的山里,开始大范围的收购着霹荔果。
  
      当然,没人知道他们收霹荔果干什么?只是价格开的不错,只需要去山里采摘就行,直接由着李大哥的带领,就开始进行了霹荔果的采摘。
  
      而不少人闻言要这种奇怪的果子,也纷纷去山里采摘,秦晓晓也来者不拒,采摘的都收购回来,然后在食坊里,开始进行切开取籽,纱布揉捏出浆,成为了果冻般的食物。
  
      这天,秦晓晓和沈然把食坊的事情交给了姐姐等人,带着沈贰,三人直接驾着马车回去村子里。
  
      赵琪月听说他们回去弄什么霹荔果,也是好奇的紧,连忙拦住他们的去路,说也要回去。
  
      而正这时候,林敬武也不知道哪里得来了消息,带着狸儿刚好出现在路口,看见沈然,连忙的招手。
  
      沈然讨厌林敬武是一回事,但是也没想过得罪林敬武,加上他手上还抱着一个狸儿,最后只能停下马车。
  
      “晓晓姐姐这是要去哪里?”狸儿看着沈然开口问道。
  
      狸儿在这食坊开张的两个月,跟着舅舅去过几次,每次都说那里的饭菜好吃,跟她的娘亲做的一样好吃,吃的都不愿意走了。
  
      秦晓晓每次听到狸儿这样夸赞,都高兴的不得了。
  
      当然,很多时候不过是林敬武想去找秦晓晓说话,而又不好自己一个人去罢了,所以把狸儿也带上。
  
      而林敬文和林敬武不同,一个是在衙门做活,一个只是在那里帮忙的,所以林敬武的时间要宽松一些。
  
      这会沈然看着林敬武,也觉得这事情不是巧合,一定是林敬武故意在这里等着他们的。
  
      马车内听到声音的秦晓晓连忙走了出来,看着狸儿和林敬武。
  
      “你们怎么在这里?”秦晓晓惊讶的问道。
  
      看见秦晓晓,林敬武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只说道:“狸儿在家里不喜欢,就带她出来逛逛,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们。”
  
      为了表示他们真的是来逛街的,林敬武指着不远处的他们家的马车。
  
      秦晓晓见状,了然的点点头,然后说道:“我们回村子里一趟,就不打扰你和狸儿逛街了。”
  
      说着,秦晓晓就要把帘子放下。
  
      可是林敬武却连忙的喊道:“你们回村子?”
  
      “对啊,怎么了?”说话的是沈然,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林敬武。
  
      对方笑呵呵道,“正好狸儿也无聊了,不如我和狸儿跟着你们去村子里玩玩。狸儿,你说是不是?”
  
      小姑娘只觉得有得玩比什么都重要,见舅舅问着自己,连忙的点头,“嗯,我也想去玩,晓晓姐姐,能让我也去吗?”
  
      秦晓晓看着这舅甥两人,忍不住的解释道:“我们村子有些远,要一个时辰才能到,你们也要去?”
  
      想着光颠簸,这都癫死人了,特别是狸儿小姑娘,这癫下去,得晕了。
  
      可人林敬武却连忙的说道:“不怕的,也不算很远,一个时辰的路程而已,又不是很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