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田园之一等童养媳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断亲

第一百六十三章 断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年初一这天,秦晓晓一早起床准备了四种素菜,再家上一个青菜汤,也算是四菜一汤了。
  
      沈然睡的晚了,等他起来,秦晓晓已经快准备好了。
  
      沈然心里愧疚,连忙的给准备吃饭的碗筷。
  
      “你醒来怎么不叫醒我,让我过来帮你也行的。”沈然说道,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歉疚。
  
      秦晓晓笑道:“没事,又不是什么大事情,我们两个人吃饭,用不太多东西,很多都准备好了的。”
  
      沈然多少还是有些愧疚,连忙的给秦晓晓盛饭,两人看着这美味的饭菜,吃的倒是津津有味。
  
      再看沈二家的,因为昨晚大年三十的事情闹的,人尽皆知,走的时候,村长还跑来沈二这边一趟。
  
      沈二虽然混,但是最见不得被人说,特别是村长,这说了,他就觉得自己没面子了,就像被人生生打了两个耳光子。
  
      而且,不单止有村长,还有村里的几个比他年长的大哥大爷。
  
      一下子,沈二家这些事情,就传的到处都是,大年初一这一天,人们吃饱饭的,都坐在树下拉家常了,沈二家的生气,就像被人脱开衣服暴露在外面一样。
  
      沈二别提多难受了,他最讨厌被人这么说来道去的,看向一旁站在的妻子,他怒瞪着。
  
      “看你做的好事,也不等我回来再说,自己贸贸然过去,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吗?现在阿然家要真有钱,又和我们断亲,你以为你还能捞点啥?”
  
      郭氏也是一脸的无奈,“我也不知道他们会这样,那沈然和秦晓晓,什么时候变的那么牙尖嘴利了,以前都不这样的。”
  
      “你也说以前了,现在他们没爹没妈的,没人管教,想怎么来怎么来。”沈二等着妻子,“要说阿然那小子腿脚好的话,你过去还没人怎么说,你现在突然跑过去,人家还不怨你,我们之前可是说了,不给他们钱的,不和他们在钱上来往,你倒好,突然就去要钱,人家给你才怪!”
  
      “那我要怎么说?你知道我当时多气吗?原来沈然和那小贱人瞒着我们,自己山里挖了东西,偏偏藏起来,我们还以为是李大牛家挖的,我就说那马车怎么放到阿然的院子,敢情是他们的,再说了,他们也没见弄多大的阵仗,什么都李大牛在出手,我怎么知道?我听到当时就火大了,他们这样做,显然是防着我们家啊!”
  
      郭氏说的就来气,拍着一旁的桌子,十分的气恼。
  
      “他们倒是精了,也不看看当年老大是怎么过来的?没你爹,有他们今天吗?光不记好。”
  
      “行行行,你别说,说的我烦人,这好端端的过大年,你整这些事情,村里以后我还怎么抬头做人啊?你说说,真是气死我了,你也不想想,阿然家现在怎么情况?你要是回来和我商量,也不至于被他们这么说。”
  
      “我这也不是为了家里好吗?他们有钱,让给一百两也不过分的,很多吗?听说他们赚了上千两,镇上都买铺子了,得多有钱啊,我们是他们唯一的亲人,照看着都不行吗?”
  
      “行是行,你这办法弄错了。”沈二头都大,越听越烦,直接起身,“行了,我懒得和你再说,我出去走走,你们把饭菜准备,吃早饭,那几个,都赶紧给我叫起来,烦人!”
  
      沈二说着,连忙离开,实在不想和妻子再多呆一刻。
  
      他就感觉,如果不是郭氏这么闹,也许他和侄子家还有转圜的余地,也不至于要准备去断亲的地步。
  
      他现在想想,要是妻子告诉他,他大年三十就给他们送吃的,大年初一去给小两口派个大点的红包,等年初二,去祠堂拜的时候,再套套话,然后慢慢来,再找阿然说要钱的事情,最好找个阿然反驳不了的理由。
  
      想想,这样多好啊!
  
      沈然和他那死去的大哥一样,是个心软的人,他只要说了,沈然肯定会同意的,可现在,把人家闹成这样,肯定没戏了,村长都吃饱了中午就去祠堂断亲,想想,沈二就觉得头大。
  
      烦闷的过年,沈二看见什么都来气,屋子外头,不少人家已经吃饱了早饭,在和家里人准备去镇子里头玩,人家和和乐乐的,他家倒好,愁眉苦脸,煮熟的鸭子好像就要这么飞了,真是扫兴。
  
      郭氏其实也后悔啊,如果和丈夫商量商量,也许不是这样的后果,现在都撕破脸皮了,还能咋滴?
  
      老三沈灵灵看着母亲这般恼怒,心里也想出点力。
  
      昨天她和她爹出去了,也只有二姐和四妹跟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等母亲回来,村长带着村子的其他人过来,才告知了他们她母亲带着两个姐妹去闹的事情。
  
      她也才知道,原来沈然哥家现在那么富有了,家里换了上千两的钱。
  
      这上千两是个什么概念啊?她实在想不出来了,要知道,像他们家,那么多口子人,一个月赚的存下来的,就也那百来个铜板子,这还是除去了家里的粮食,有她哥在外面打零工赚的。
  
      这一千个铜板,才能换算成一两银子,他们家一个月下来也就百来哥铜板,存一两银子也得半年,这一年存个二两银子,五百年才能存上上千两的银子啊,那可是个什么概念了?
  
      当即沈灵灵就各种的羡慕了,偏生听说她母亲去要钱了,钱没有要到,还说要断亲呢。
  
      这想想,沈灵灵觉得,自己大小姐的生活生生的就没了。
  
      她那个气啊,但是也不能把气怪在她娘的头上,只能说秦晓晓和沈然会想计谋。
  
      现在他们还想断亲,就是不想和他们来往了,若是还是亲戚,亲戚有难的话,出个几十两银子也算正常的,但是如果沈然他们和他们家断亲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沈灵灵也想挽回点什么?可不想就这么好端端的,把这来之不易的钱给飞走了。
  
      她上前了两步,带着几分的担忧的看着母亲,“娘,要不,我去阿然哥家看看,跟他们道个歉,我们送点礼过去,这样,让阿然哥别做的那么绝,我们也不要钱了。”
  
      “怎么能不要钱?”郭氏一听钱就炸开了。
  
      沈灵灵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暂时不提钱的事情,让阿然哥他们知道,我们没准备从他那要钱,以后的事情,再慢慢来,这样,反正阿然哥家钱也多,不可能一下子花完的。”
  
      郭氏听着三女儿这么说,再仔细的想想,好像还真这么一个理儿。
  
      只是,两家关系闹僵了,想到秦晓晓那哭着的模样,还有沈然决口不给钱的模样,郭氏怎么都觉得,他们不可能会跟她家和好的了。
  
      “娘也想啊,但是灵灵,你沈然哥家是打算和我妈断干净了,过去也没啥用。”
  
      沈灵灵当然知道,但是人不做点什么,更不知道能不能挽回。
  
      “娘,这事情你也别操心,你让我自己去,我看看,沈然哥能不能听我的?以前大伯最疼我了,我还经常给沈然哥拿吃的,他应该会记着我的。”
  
      郭氏一听她这话,眼睛倏然一亮,“诶,灵灵,你说的倒没错,你小时候可没少给沈然东西吃,要不,你就去试试。”
  
      反正,郭氏也想着,死马当活马医了,要是沈然他们愿意冰释前嫌,以后再要钱也是可以的,到时候她尽量小心点,当个好婶子。
  
      沈灵灵得了母亲的允许,笑了笑,说去准备东西去看看。
  
      “等会吃饱了你再去,这会他们没准没起床呢。”郭氏说道。
  
      可沈灵灵却摇头,“赶早不赶迟,等会再去,可能就更不好了。”
  
      郭氏见三女儿都这么说,也不阻止,等沈灵灵拿着过年的糖果过去,郭氏只觉得,生了三个女儿,还是这闺女话会说,机灵一些。
  
      正躲在门边看着的沈四妞,有些羡慕三姐长的好看又机灵,真是羡慕的很。
  
      而郭氏见到这四女儿,眼睛一瞪,“还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烧火做饭,再看你就别吃了。”
  
      沈四妞抖了抖身体,只好赶紧去厨房。
  
      这郭氏看着外头的天,只希望女儿能成功啊!
  
      而这一边,沈四妞已经拿这果干还有不少镇上买来的好东西,准备去沈然家了。
  
      可是,她是去敲门进去了,可她的果干糖果那些没有给沈然哥家,反而那秦晓晓,拿着一堆好吃的,送了上来。
  
      “灵灵,这是我们买的过年的吃的,你刚好过来,给你家带点回去,都是镇子里头的果脯店买的,可贵着呢。”秦晓晓说着,把篮子里的东西,送了上去,直接把沈灵灵手里的那篮东西给比下去了。
  
      沈灵灵僵僵的看着秦晓晓手上篮子的东西,再看自己手里的东西,根本份量就少别人一半,而且买的东西也不如别人好吃。
  
      沈灵灵脸很难看,她心思细,当然知道秦晓晓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们家多的是好吃的,不用她来做好人送好吃的。
  
      他们家现在有钱了,也不差那几个。
  
      沈灵灵手还没伸过去呢,秦晓晓又看着她的篮子说道:“你也给我们送了吃的吗?”
  
      沈灵灵嘴角僵住,心想,我那么大个篮子在这里,你这不是废话吗?
  
      可秦晓晓就是故意说废话。
  
      沈灵灵只听秦晓晓又说道:“我和阿然都不大喜欢吃这些东西,买来也是应景的,不怎么吃。”
  
      意思是,你别送了,我不会收的,好吃的我都不吃,别说你这些了。
  
      沈灵灵脸十分不好,想好了一大堆的话和沈然哥准备来个回忆过去,结果沈然哥居然直接进了厨房,说,“我去洗碗了,你照顾好灵灵。”
  
      于是,就让秦晓晓这女的来照顾她了。
  
      沈灵灵想来就气死了,看着秦晓晓笑的那么好看,偏偏什么骂人的话都说不出来。
  
      而且,秦晓晓把这手里篮子的东西推了过来,直接来一句,“所以,你等会回去,把我这里的,拿点回去孝敬二叔二婶,因为,可能除了今天,以后我们都没啥关系了。”
  
      意思是,你们就只能吃这次的东西,就只有这一次让我们孝敬你爹娘了,以后啊,不用再来找我们了。
  
      “我……”沈灵灵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被秦晓晓再次打断。
  
      “好了,我们也要准备准备,去找村长了。”要去准备断亲的事情了。
  
      沈灵灵十分着急,这真要断亲了吗?
  
      “我这次来,就是和你们说,我们……”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就是让我和阿然给你们一百两。”秦晓晓笑的笑容可掬,一副大姐姐的模样。
  
      “不过,我们家也没有什么钱了,给阿然医病,又买了杂七杂八好多东西,现在手上也没有多少钱,你也该知道,你阿然哥的腿往后还要一大笔费用呢,所以,你还是别说。”
  
      “不是,我想说的是……”
  
      “不用说了,我都懂得,你回去,把我手上这吃的,给带回去,这东西都是城里买的,花了不少钱呢。”
  
      沈灵灵看着那篮子的东西,的确都是她没有怎么吃过的东西,就算吃过,也是跟别人玩的时候,又或者去外婆家,那里有钱的亲戚给她吃过的糖果。
  
      这包装纸沈灵灵都记得,这些东西可都好吃着呢。
  
      沈灵灵紧紧的盯着被推过来的篮子,她知道,秦晓晓这是不打算和他们和好了。
  
      既然这样,这糖果还不如拿过来。
  
      沈灵灵毕竟还是个吃的年纪,看着这些好吃的,眼睛挪不开,那手也不愿意嵩公开。
  
      最后,她给拿了过来,抬头则看见秦晓晓带笑的面容。
  
      她讨厌让秦晓晓这样看着,但是这些吃的,她还是不能放过。
  
      于是,沈灵灵拿着拿过来的东西,以及秦晓晓给的东西,直接回家了,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直到走远了,沈灵灵才咒骂了一声,觉得这秦晓晓太厉害了。
  
      秦晓晓在她身后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忍不住的偷笑。
  
      这沈灵灵再怎么厉害,也不过十来岁的女孩子,跟她斗,哼,以前宫斗可不是白看的,你要说话,我就堵的你没法说话。
  
      回头看着厨房的沈然,他倒是精明的很,直接去厨房躲着,事情都让她处理。
  
      而沈然是知道自己什么性格的,他就怕看着自家堂妹哭哭啼啼那模样,心又软了,这可是他好不容易硬气起来,说要断亲的,可不能功亏一篑。
  
      不过沈然在厨房也没闲着,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客厅的动静,听着沈灵灵怎么被秦晓晓堵死了不能说话的。
  
      他嘴角弯起了笑容,觉得秦晓晓越发的厉害了。
  
      以前沈然是绝对不敢这么说话的,也是被逼急了,也是跟着秦晓晓耳濡目染,人渐渐的发生了变化,觉得不能光被人欺负了。
  
      他爹娘以前的事情,死后那段时间的事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一天,看着秦晓晓毫无生气的,他当时是害怕的,害怕唯一那个可以陪着他的人,也死了。
  
      这些日子,他们怎么走过来的,恐怕,就李大哥他们会知道的多一些,但是,知道更多的是他,他是看着秦晓晓每天早出晚归,为了给采摘点吃的东西,跑那山林里面去。
  
      那些地方,就算是大人,没带着工具,大傍晚,都天黑了,也是不敢去的。
  
      可秦晓晓没有办法,他们两个人都没吃的,所以才会这般。
  
      沈然刚好回头,就看见秦晓晓在看着他,两人相视一笑,眼底里都是对对方的赞赏。
  
      ……
  
      这边沈灵灵什么都没做到,那个生气啊,可看着篮子里吃的,又忍不住的被那香气吸引,给吃了几个。
  
      当她回到家里的时候,母亲郭氏连忙的跑了出来,看着她手里拎着的东西,面上一喜,还以为沈然是原谅他们了,所以让带了点好吃的过来。
  
      “怎么样怎么样,可是你沈然哥愿意原谅我们了?”
  
      沈灵灵吃着这好吃的东西,一路心情好了些,听到母亲这问话,瞬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了。
  
      而沈二妞沈四妞也正这时候跑了过来,看着她手里篮子的东西。
  
      “哇,饼干,糖。”两人眼睛一亮,连忙伸手去拿了两个来吃,兴奋的要命。
  
      “好吃,好吃啊!”沈四妞赞叹道,那手又赶紧伸过去。
  
      郭氏则看着沈灵灵,看着她一动不动的,连忙问道:“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说话啊?怎么样了?”
  
      正说着,郭氏则看到了沈灵灵另一个手拎的篮子,这不是他们家的篮子吗?
  
      再打开,里头全是之前沈灵灵过去的时候拿的吃的,怎么又回来了?
  
      可想到另一个手拿多一样东西,郭氏心里是抱着希望的,想着沈然肯定是念着他们家人人多,所以,把这些东西退了回来,顺便给准备了一篮子给他们。
  
      “你说话呀,哑巴了?你沈然哥他们可是原谅我们了?”
  
      沈灵灵连忙摇头,“没……没有。”
  
      “什么!”
  
      郭氏声音喊的响亮,吓死人的节奏,一双眼睛大大的死死盯着沈灵灵。
  
      “你说什么?怎么回事?你这篮子的吃的又是怎么回事?”郭氏的眼睛仿佛把要把人吞食了一样,声音尖锐的可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