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田园之一等童养媳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看到他的全身

第一百五十七章 看到他的全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郭氏说完,气哼哼的直接拨开众人,快步的离开。
  
      有人要是刚好不小心拦住了郭氏,她直接开骂道:“滚开滚开,看什么看?”
  
      那些人被郭氏莫名其妙的骂了一顿,脸色瞬间黑了。
  
      可是,他们不敢反驳,郭氏多厉害他们又不是不知道。
  
      戏看完了,人也散了,等人走光了,看着郭氏离开的方向,沈然总算呼了一口气,那种害怕,现在还能明确的感觉到。
  
      沈然有些无措的看着秦晓晓,问道:“我刚才那样说话,会不会不好?”
  
      秦晓晓紧紧的扶着沈然,轻声说了一句,“阿然,你做的对,就该这么对她,不然她以后还要来找我们的麻烦,今天把话说明白了,她也不敢再来闹了,就算以后我们有钱了,也不欠他们的了,至少村民都看在眼里,谁对谁错他们都知道的。”
  
      沈然点点头,眼底里还是有些担忧。
  
      而秦晓晓却觉得沈然今天做的这些,完全出乎她的意料,没有想到沈然会反驳,会抵抗。
  
      要知道,以前沈然给秦晓晓的印象都是温温顺顺的,不敢对人说半句的重话,一看就是好欺负的角色,加上他身体不好,更是让人觉得好欺负了。
  
      可没有想到,沈然居然会说这些话,真是让秦晓晓觉得很惊讶。
  
      如果这些话让秦晓晓这个童养媳来说的话,肯定会让人以为她没有礼貌,对郭氏不好的。
  
      就算村民们不会这么认为,但是郭氏也可以拿她借题发挥,说她一个沈家童养媳也敢这么放肆。
  
      可沈然就不同了,沈然因为身体这样,再加上沈家父母都去世了,而偏偏郭氏他们那么对待沈然,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就算到时候郭氏到外面去说,只要人知道了实情,这些话也站不住脚。
  
      所以,沈然说了之后,郭氏也答应了不再来扰他们,哪天要是郭氏后悔了想来求他们,他们也有理儿反驳了。
  
      想到这里,秦晓晓就觉得好的日子要来了,以后,郭氏休想再来闹了,那么,她和沈然就安安心心的赚钱,好好的生活成长就好了。
  
      ……
  
      郭氏被气的只觉得肝疼,这秦晓晓和沈然,简直一个比一个牙尖嘴利的,加上又有村民在,她倒讨不到好的了。
  
      沈四妞看见母亲这样,连忙一扭一扭的走了过来。
  
      因为长的肥胖,加上又晒的黑黢黢的,真像那非洲的野猪。
  
      她嗓门也大,看见母亲,直接朝着问道:“娘,你又怎么了?”
  
      郭氏本就来气,看到这个不值钱的女儿,直接吼道:“怎么了,怎么了?我能怎么了?你那猪喂了吗?草去割了吗?那些衣服有洗吗?”
  
      沈四妞看着母亲那气哼哼的样子,那想说的话,直接给噎了回去,只好赶紧的去干活。
  
      倒是这三妞沈灵灵,向来会揣摩娘亲的心思,加上几姐妹她长的好看,小时候在外婆家住过一段时间,有个相对富裕的外嫁亲戚,她叫姑姑的看见她,说她以后和那姑姑一样,是大富大贵的命。
  
      这不,因为母亲听说了这些,就把她当作小姐一样的养着。
  
      这也让沈二妞沈四妞愤愤不平。
  
      算起来,他们几个的面容都是差不多的,只是沈三妞的皮肤白,相对的晒不黑,这点随了郭氏。
  
      所谓是一白遮三丑,这不,看着就沈三妞要好看了。
  
      沈灵灵看着母亲那一脸气的,因为一早听说母亲念叨大伯家的沈然哥和她那媳妇没回来,估摸是去了他家了。
  
      沈灵灵心思想的通透,她感觉的到,沈然哥和那秦晓晓,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随便给他们欺负的了。显然母亲这会又在他家那受了气,现在来发火了。
  
      她赶紧的倒了一杯茶,小心翼翼的端了上前,朝着郭氏说道:“娘,您消消气吧,这茶水温,刚好可以喝。”
  
      郭氏本就口渴,看着沈灵灵那碗茶水,连忙接了过来,喝上。
  
      郭氏一直觉得几个子女里头,要数沈灵灵最激灵,最懂她心里想的什么?也只有这女儿长的最像她最好看。
  
      所以,这么些年了,她也把这女儿宝贝的养着,就等哪天的员外有钱人啊,看上她家三妞灵灵了。
  
      沈灵灵看着母亲一碗茶水下去,脸上的气已经消了不少,连忙打探的问道:“娘,不会又是沈然哥他们气的你吧?”
  
      郭氏冷哼一声,想到秦晓晓和沈然以及那些村民嚣张的模样,就觉得来气。
  
      但是她的气向来极少撒在眼前的沈灵灵身上,因为她还靠着这个女儿以后嫁好,好养她。
  
      加上沈灵灵懂事听话,一击就猜中了她发生的事情,这才点点头。
  
      “不是他们还有谁?想和我们断绝关系呢,我们还不想有他们这样的亲戚,当年沈大就那样,你祖父养沈大养的那么大,多给我们几两银子都不乐意,真是的,要不是你祖父,他沈大能活到后来娶妻生子吗?哼!”
  
      沈灵灵知道母亲口中的沈大是他们的大伯,关于他们的大伯不是祖父亲生的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早年,大伯有钱能交过来,后来娶媳妇了,就不交钱了,为这事,她祖父祖母在世的时候,没少骂大伯没良心的。
  
      沈灵灵是个自私的,所以也觉得自家大伯只顾着自家好,也不懂得来帮衬一下他们家了。
  
      越想,她越觉得大伯也不像什么好人,也难怪老天那么快把他们的命收走,留下一个瘸腿的沈然。
  
      只是,现在没有了大伯的接济,加上自家爹又是个无用的,沈灵灵想要好的衣裳,倒不像以前那么容易。
  
      就算她娘对她大方,但是没钱的时候,也什么都买不了。
  
      越想,沈灵灵越觉得大伯家的就是不好,要是没死吧,现在还能捞多点好东西呢。
  
      本来她也听说大伯大伯娘刚去世的时候,他们家应该有不少藏起来的好东西,毕竟大伯这些年为了医治沈然哥,都掏尽了家底,还总是有好吃的出现在他们家,就好像,大伯家里有个能生钱的东西,看着穷了,又有钱。
  
      要知道,为了医治沈然哥,她听说大伯已经没有什么时间去赚钱了,哪里来的源源不断的钱啊?
  
      可现在啊,什么都没有了。
  
      沈灵灵郁闷至极,看自家母亲也在那生气。
  
      “娘,你说,沈然哥家要和我们断绝关系?”沈灵灵疑惑的问道,眉头微微蹙着,不过十来岁的年纪,长的倒是越来越好看了。
  
      郭氏点点头,“可不是吗?你沈然哥家最近明明跟着大牛家好起来了,都去镇上住了几天没回来,你说,他们不是发达了吗?还说没钱没钱,那是李大牛家的钱,又说什么让我们家借钱给他们医病,五两银子啊!”
  
      郭氏比划着一个五字,眼睛瞪大夸张的表情说着。
  
      “五两银子啊,可不是五文钱,这可是你哥以后娶媳妇的钱,哪里能借给他们?他们还说能还,什么时候还,两个穷鬼,怎么还啊?”
  
      郭氏就想着,以秦晓晓和沈然两人的本事,根本就不可能还的起这些钱,就算医治好了又怎么样?
  
      再说,那到时候借钱了,万一他们不承认啊,或者有钱不还,她拿什么去追要回来啊?
  
      所以,这怎么可以借呢?
  
      沈灵灵也觉得沈然哥家这是疯了,五两银子可以买多少好吃,买多少新布做衣服啊?借给他们?万一医治了也不见好呢,那不是他们家浪费钱给他们了吗?
  
      而且,她觉得她母亲说的对,就算借了以后拿什么钱还啊?还不如自家拿着的好呢。
  
      这样一来,断绝了关系更好。
  
      沈灵灵分析了利弊关系之后,直接朝着她的母亲说道:“娘,你说的是对的,沈然哥家借那么多银子,以他们的本事,存十年都不知道能不能把那五两银子存回来,难道卖屋子还钱?”
  
      郭氏嗤了一声,想着沈然自然是不可能的。
  
      只是,她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对啊,房子啊!
  
      那些田地啊,都是好东西,可不止五两银子啊!
  
      她觉得自己当时应该借给他们,然后让他们拿地契田契来抵押,以防到时候还不上。
  
      那么,沈然要这一笔钱,就会把这些地契田契都交到她这里,那么,这些东西就算到时候卖不到几个钱,也绝对比五两银子赚了的。
  
      “哎呦,我真笨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呢?”郭氏拍着自己的额头,只觉得自己有些笨了。
  
      沈灵灵不解的看着自家母亲,问道:“什么呀娘?”
  
      “你说的抵押房子啊,你大伯家这房子虽然旧了,可比我们家好多了,再说,他们家还有不少田,虽然都是中等和下等田,但是好几亩,可不止五两银子啊,要是我答应你沈然哥,到时候这些田契地契可都是我们的了。”
  
      沈灵灵看着郭氏一脸懊恼的模样,心里却想的不是这个理儿。
  
      “娘,你可别傻了,我觉得沈然哥他们不会答应的,就算你要了,也不会给你的,你以为他们真缺那五两银子吗?你也说了,大牛哥家有钱了,那么,借五两银子给沈然哥还不肯吗?沈然哥就是故意想让你给钱,然后不还钱的,你想要那田契地契,不可能给你的。”
  
      沈灵灵解释的很好,郭氏也大概明白了。
  
      沈然就是想要来坑她的钱的,毕竟,他们家也的确这些年留了点底子,这几天,她催促着儿子丈夫上山挖东西,虽然大宝贝没有挖到,但是入冬了,也找了不少东西,相对来说,加上粮食产量好,今年他们是要过个丰收年的。
  
      而沈然估计就是看中她家这点,怂恿着村民,来找她要甜头的,要是真给了,沈然不还的话,说没钱,她也没法逼着还,到时候沈然直接说,他家的良田都给了她怎么办?
  
      这兔子急了还咬人,沈然要是急了不给钱也没办法的,她是个做婶子的,再怎么泼,借钱是心甘情愿的,这事情就算是告到官老爷那里去,她也不占理儿。
  
      而如果,沈然他们从她这里得不到好处的话,也不会有损失的,因为有李大牛。
  
      最近李大牛家算是发财了,所以那几两银子,别说是借了,就是给,估计也是大大方方的给了,毕竟,当年沈大可没少接济这李家的人。
  
      想到这里,郭氏只想说沈然家可真是想的够深啊,怎么样他们都不亏。
  
      而这些,郭氏想,肯定是秦晓晓教着沈然说的,以沈然那人,能说出什么话来?一定是秦晓晓那妮子说的,她就是个厉害的,就会说这些。
  
      这阵子,郭氏可没少见识到秦晓晓嘴皮子利索的本领。
  
      那么说来,他们断亲还是断对了,至少,不用受沈然家这样的骚扰了。
  
      而且,在郭氏看来,人都是自私的,就算李大牛家再怎么有钱,沈然的爹沈大当年再怎么帮忙,可李大牛帮了他们一次又一次了,总不能次次帮忙的,到时候沈然家还得穷下去,她还要帮衬着呢。
  
      那么,断亲了,就不用让沈然三天两头来骚扰了。
  
      郭氏有时候就是太过自信,想的只有别人不好的一面,又或者像她那样不好的一面,所以总觉得,自己想的,那就是对的。
  
      可等一段时间之后,她就得后悔了。
  
      当然,现在她什么都不知道。
  
      “灵灵,你说的对,我们家和你大伯家断亲了也好,免得两家有点关系,要他们家真不好,村长逼着也要我们帮忙可咋办?”
  
      之前村子里也有试过,一对年轻的夫妻,不愿意养那老父,那老父的另一个出嫁的女儿,代替老父讨回公道,告到村长那里去,村长最是希望家庭和睦的,见那老父那么可怜,勒令那对年轻夫妻,每个月都要给那老父钱,这才了事,否则,这要是告到官老爷那里去,也是那对年轻夫妻的不对,不赡养父母。
  
      如今官府朝堂之上,听说刮起了一阵孝顺的风,听说如今当朝的皇帝,是个孝顺的儿子,希望举国效仿他,一样的孝顺长者,如果有谁不孝顺的话,被发现,可是要重罚的。
  
      当然,郭氏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一阵孝顺的风,她只知道,人家告到村长那里去,就不得不出钱养那老父了。
  
      而她虽然只是沈然的婶子,但是他们家耕的田地的确是沈然家的,那田契到现在还没拿到,都在沈大家压着,他们不过有田地的使用权而已。
  
      到时候,沈然告到村长那,告到官府,要回田,要么就给他钱,那可怎么办呀?
  
      “不了,既然这话都说到这份上,我得明天再去找他们一趟,把那田契拿过来,免得我们以后没的耕种了。”郭氏越想越心惊,今天说这些狠话的时候,就该赶紧住嘴的,等把田契骗到手了再说不和沈然家来往才对。
  
      现在,没有田契,她总是心里不安,总怕沈然他们有什么大动作了。
  
      虽然郭氏泼,但是也怕官府的,也怕别人占理太多,她没法继续撒泼。
  
      就像今天那样,那么多人逼着,害的她就说了这些狠话,直接说以后不管沈然家怎么样,都不关她的事情,而沈然家也不会再帮着她了。
  
      就拿这田来说,她就没有考虑好。
  
      当然,郭氏还有更多没有考虑好的。
  
      ……
  
      白天这会,李嫂子已经联系了村子里好几个在家带孩子的女人,说一起织网,有钱拿。
  
      这不,李嫂子说完没多久,那些和她相交的好的,都纷纷的前来说要参加。
  
      那些平时走的没有那么近的,听了李嫂子和其他人的话,也蠢蠢欲动了。
  
      有些人还担心自己不会织网,但是李嫂子说他们可以教,这一学啊,因为都是一些在家里偶尔会针线活的女人,这织网虽然有些难,但是还是有不少人心灵手巧,很快就学会了。
  
      秦晓晓主要去看了家里的田地,打算挖成水塘。
  
      李大哥陪着去看,顺便帮忙去山里采药。
  
      秦晓晓这边则准备把那些野葡萄都弄些回家扦插,然后在家里的山里种上野葡萄,这样,等丰收了之后,她可以做成一种好喝的果酒,不醉人,还好喝,要是夏天的时候,有地窖的冰块加入,那更是好的不得了了。
  
      她感觉自己的春天就要来了,只要这次慢慢走上正轨好起来了,她就不用那么累了。
  
      秦晓晓性格以前就是雷厉风行的,既然决定要养育要种葡萄,就不会干坐着。
  
      她先和李大哥商量好要挑多大的鱼塘,还有就是需要的鱼苗。
  
      李大哥说鱼苗交给他,而鱼塘的事情,秦晓晓还没有完全弄好,家里的粮食可以收割了,她直接去收割,因为不多,有李大哥和另外一个和李大哥交好的村民帮忙,也算是割的快。
  
      他们用了三天的时间,把粮食都收割回去晒。
  
      而剩下的,秦晓晓直接去询问村长,可不可以把田挖成水塘。
  
      秦晓晓这话去问村长的时候,村长当即就愣了,觉得秦晓晓一定是疯了。
  
      “你为什么要挖鱼塘?那有什么用?种粮食紧要啊!”村长带着一种过来人的沧桑声音说道。
  
      秦晓晓却对着村长笑道:“我觉得养鱼更好,村长,我来就是问问你可不可以挖了养鱼?”
  
      “要是养鱼了,你们就不能种粮食了,你可想清楚了!”
  
      在这些庄稼汉的心里,田地就是命,粮食就是命,你把好好的田地挖成水塘,这不是瞎胡闹吗?
  
      可秦晓晓不觉得自己瞎胡闹,要是养鱼样的好,可比这些种粮食的赚多,鱼儿吃的又不是米粮,怕什么?
  
      “没事的,我们有粮食,这田不种粮食了。”
  
      村长听着她这样说话,还是不赞同,又看向门外,今天却只有秦晓晓一个人过来找他的。
  
      他询问道:“阿然那孩子可知道你要把田挖了?”
  
      “知道的了,我跟他商量过了,我就想知道,能不能挖,能挖的话,我们就动手挖了。”
  
      村长蹙着眉,“肯定是可以挖的,只是你们考虑好。”
  
      秦晓晓点点有,“我们知道了。”
  
      得了村长的准许,秦晓晓连忙回家告诉沈然。
  
      ……
  
      沈然刚在外面踩到水渍摔了一跤,这事情他不敢跟秦晓晓说,而且她也刚好不在家,所以想赶紧去换一身干爽的衣服,免得让秦晓晓看见才好。
  
      可是他这衣服因为秋天冷了,穿的有些多,加上腿脚不方便,换的特别慢,虽然他一直想快一点。
  
      可正当他把裤子脱了下来,外面的大门突然咿呀一声。
  
      沈然只觉得脊背一凉,一般人倒是不会直接打开门。
  
      沈然身体直接僵住,想着肯定是这童养媳晓晓回来了,想到这里,他连忙的想要把裤子穿上,至于那衣服,就不管了。
  
      结果,他这停滞了一下,外头风风火火跑回来的秦晓晓,瞬间到了他房门前,大力的推开房门。
  
      “阿然,村长说可……”以了!
  
      秦晓晓愣在原地,那些要说出口的话,直接噎在了喉咙里。
  
      她在心里问着自己,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什么了?
  
      我居然看到沈然衣服脱光在我面前!
  
      虽然是背对着的,但是,却还是看光光了。
  
      沈然当时想死的心都有,那身体准备躬身下去,想把裤子提起来,却没有想到秦晓晓这速度那么快,刚打开大门,就冲进来了!
  
      沈然这会突然觉得,他爹当年建房子的时候,没有把院子弄的大一点,这样秦晓晓跑过来的时间就不会那么快了。
  
      秦晓晓怔愣在原地,看着沈然白皙的皮肤,虽然还是个十多岁的少年,但是也渐渐有了大人该有的体格了,他已经在悄悄的开始长大了。
  
      而且,古代的人,都是很早成熟的,十几岁就当爹了,像沈然这年纪,要是家里条件允许的话,一般都是再过个一两年就要成亲生孩子了。
  
      秦晓晓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啊”的一声尖叫,然后快速的转过身去。
  
      而沈然听到秦晓晓的声音,连忙的提起裤子,把衣服捡起来给自己披上。
  
      “你……你怎么大白天脱衣服啊?”秦晓晓声音带着一丝丝的胆怯问道。
  
      这家伙,怎么会有白天脱衣服的习惯?
  
      沈然觉得好笑,他也不是想脱衣服,只是摔了跤,那衣服弄湿了,想要换下来。
  
      “我摔了一下,碰到水,衣服湿了。”沈然尴尬的说道,希望秦晓晓明白,他真的不是故意在她面前脱衣服的。
  
      再说,他门都关上了的,谁让她突然闯进来?
  
      还有就是,她是他的童养媳,以后是真的媳妇,要过一辈子的,看了也不怕。
  
      他爹娘可说了,秦晓晓以后就是他媳妇的了,两夫妻以后大了,就要举办婚宴,算正式的夫妻。
  
      只是现在他们都还小,没准备这事情。
  
      但是在沈然的心里,秦晓晓就是要跟他过一辈子的人了。
  
      这边秦晓晓听到他说摔了一跤,吓的连忙转过身来,问道:“你摔了?”
  
      沈然已经把裤子提上去了,那衣服也已经披在他的肩膀上,只露出胸口的一些些位置能看到里头。
  
      秦晓晓上前了两步,上下打量着沈然,“你摔哪儿了?可还好?疼吗?”
  
      秦晓晓关切的声音一点点的传入沈然的耳朵里,她也忘记两人是一男一女,连忙把沈然扯过来看着。
  
      沈然被她这样子看着,脸上瞬间一热。
  
      因为他衣服没有穿上,只是披在身上,还能看到白皙的胸口。
  
      现在沈然还小,胸膛还没有男人该有的肌肉,整个人就是一个瘦弱的小少年。
  
      他怔怔的看着秦晓晓,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偏偏秦晓晓一个劲的询问他,“你伤到哪儿了没?”
  
      “没,没怎么摔到,就是把衣服弄湿了。”沈然拘谨的说道,看着秦晓晓,有些不自然。
  
      秦晓晓等他脸红到脖子根了,才发现人家少年还没穿衣服。
  
      她尴尬的看着沈然,好一会才笑着说道:“哦,那你先去换衣服。”
  
      秦晓晓说着,这才转身出去。
  
      等到把房门关上,她才发现,自己的脸颊居然已经红了。
  
      当然,这不是害羞的,她觉得。
  
      “我一定是觉得这样太尴尬了,让阿然有压力了。”秦晓晓自己安慰着说道。
  
      然后又想着,沈然不过在他眼中只是个十多岁的小屁孩,加上身体不好,长的毕同龄人还要小,算起来都不是个大人,又没有什么身材,有什么好看的?
  
      想当初,她在现代的时候,什么帅哥的身材没有见过啊?那电视上的,一抓一大把,本土的,国外的,各种各样的。
  
      她现在怎么可以看了沈然那小身板就脸红了呢?一定是尴尬的。
  
      等在外头好一会,沈然这才踟躇着从房间里出来。
  
      看见秦晓晓的时候,他还是会忍不住的觉得脸红,耳根子热热的。
  
      秦晓晓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平常,不要让沈然有压力,免得他到时候不敢见她了。
  
      而且,她心里也着急着沈然摔一跤摔成什么样了,毕竟沈然现在的脚要格外的小心。
  
      “快点坐下,别走来走去了,看看有哪里摔了没?疼不疼呀?”秦晓晓上前了扶着他,连忙的问道。
  
      沈然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摇摇头,“没事,当时扶了点东西,就是弄湿了衣服,没事的。”
  
      其实沈然是摔了一下屁股,但是这么私密的事情,他是不会告诉秦晓晓的,加上问题也不大,所以他选择不说了。
  
      可秦晓晓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记性,就记住那屁股红红一块。
  
      她不记得那是不是沈然的胎记,但是心里却还是留了个心眼。
  
      她起身说道:“我去给你准备点活血化瘀的药酒,不管如何,摔一跤都不能忽视,有时候可能当时不会疼,等第二天有你疼的。”
  
      有很多人都是这样,刚摔的时候只是疼一下就没事了,但是等第二天的时候,就会发现,很疼啊,肌肉皮肤都摔肿了,才想着要怎么活血化瘀的药擦一擦。
  
      沈然点点头,没好拒绝。
  
      没一会,秦晓晓已经从村头的老大夫家里,拿了点药酒给沈然。
  
      “这药酒是刘师傅给我的,活血化瘀,你要是觉得哪里疼呢,就擦擦,这样好的快,可不能忽视这些小问题,你现在正在愈合的关口,自然是要小心些,知道吗?”
  
      沈然继续点头,听着秦晓晓絮絮叨叨的说了那么多,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你现在就要好好坐着,可别再乱动了。”秦晓晓生怕沈然再出什么事情了,现在好不容易用药了之后,沈然身体开始好转了,这脸色没有那么差了,而且肉也长的多了。
  
      秦晓晓顺道把在村长那得来的好消息告诉了沈然,说可以挖鱼塘了,到时候就可以养鱼,因为在河边上,最好管理了,要是水不够,直接从河水里引过来,多方便啊!
  
      沈然全程仔细的听着秦晓晓的话,因为家里财政大权在秦晓晓的手上,加上她这一次次的给沈然惊喜,所以沈然也不管秦晓晓怎么花钱了,反正这些都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她要怎么花,都是她的事情。
  
      当然,如果遇到沈然在行的事情,他有自己的观点的时候,也会跟秦晓晓讨论讨论,让他知道一二的。
  
      这番商量好了鱼塘的事情,秦晓晓依旧把这大任交给李大哥家去执行,她这样做,一是为了避嫌,而是为了让人更有说服力和号召力,毕竟,秦晓晓只是一个年纪不大的童养媳,是个女子。
  
      古代的重男轻女的观点,在这乡下更是明显,不然秦晓晓也不会那么便宜被亲生爹娘给卖到沈家的。
  
      李大哥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了,所以秦晓晓说了之后,马上开了工资,让村子里比较能干的人来挑鱼塘。
  
      而李大哥一般也只叫上了那些自己聊的来的,平时要好的,都是年轻力壮的男人。
  
      这挑鱼塘有钱派的事情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不少家里的年轻男人都想去做这些话,加上自家娘们被其他家的娘们比对了之后,更想让他们赶紧去参加挑鱼塘的事情。
  
      可惜,这挑鱼塘虽然挑的要大,但是一般懒散的人,李大哥也不会要,宁愿几个人多干几天。
  
      而那些和李大哥交好的人呢,恨不得李大哥不要再找其他人了,就他们几个够了了。
  
      要知道,李大哥当时开的价格可是一天八十个铜板啊,这可是很高的价格了,一般他们这些没有技术的,到了外头也是打零工的,价格也就五六十个铜板一天,加上还要来回的跑,但是现在在自己家就不同了,可以干完直接吃媳妇做的饭菜,可不知道多好呢,钱还多。
  
      这不,这人看见了,能不殷红。
  
      好些人都想问问李大哥到底找到了什么宝贝,为什么可以有那么多钱。
  
      而李大哥也不笨,他知道很多人都在那盯着他看,而他也是挠挠头,笑呵呵的说道,“碰巧碰巧,刚好弄到一些稀贵些的东西,我在山上那么多年了,也就遇到那么一次,那东西很少的,弄一次下次都不知道要过多少十年才能遇见,你们也知道那林子里野兽多,我都不敢多呆。”
  
      李大哥这话说完,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至于李大哥说的东西是什么?别人也猜测不出来,大概是好东西是了。
  
      只是,要去山林深处寻找的,而且还不一定有的,这些村民们都是胆小的,自然是不会随便进山里送命的。
  
      所以大家想来想去,就只有羡慕的份,却没有敢去山里碰碰运气的胆量。
  
      这鱼塘因为有那么多村民的加入,很快的,就挖出来了一个大坑。
  
      沈然家里这块田有一亩多,秦晓晓要的是一亩左右的大,这算起来,倒也不能养的了太多的鱼,但是,也是比种田方便多了。
  
      刚开始大家也是不理解,为什么李大哥要把鱼塘挖在沈然家的田里,但是想到两家的关系,大家就都懂了。
  
      唯一不懂的,是沈家二叔那边。
  
      沈家二叔是个悠闲懒散的人,这也可能依赖当年沈然爹的原因,所以只会坐吃山空。
  
      这些年,可能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沈大家就算再困难也会救济他们,而他们家里,恐怕郭氏唯一一点好的就是,她会存钱,会把钱好好的存着,然后去贪别人的小便宜,所以他们家才会过的比村民要富裕的多。
  
      只是听到沈然家的田突然被李大牛带着人挖了,一直在家里悠闲的沈家二叔,也暴怒了。
  
      主要这几天,妻子郭氏也天天在他耳朵里念叨,说那几块田当年他大哥虽然给他们耕种,但是田契什么的,可都在他大哥的手里啊!
  
      这样一来,万一哪天沈然要是长大了,真要回去了,他们就没田地可以耕种了,那可是最肥沃的几块田啊,是当年沈大富裕的时候,给买下来的。
  
      而郭氏后来去找秦晓晓要田契的事情,秦晓晓却笑着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什么田契啊,我不知道啊,那是我们家的东西,婶子你要干什么?”
  
      郭氏被噎死了,回来就找丈夫哭诉。
  
      沈二本来就特别心疼这媳妇的,虽然媳妇泼辣名声在外,但是在他看来,能对家里好的,那泼辣点又会怎么样?
  
      他怒气冲冲的说道:“他们敢?这几块田可都是大哥让出来的,还敢要回去?还不怕被雷劈?”
  
      其实最该遭雷劈的,是沈二一家,当然,他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
  
      就像现在,听说自家侄子家的田地被人挖成大坑了,他还一副长辈的上前去关心。
  
      他走到河边的地方,看着一群人在挖坑,连忙喝道:“你们挖什么挖,那是我们家的田,你们想干什么?干什么,想造反啊?在别人田里挖水塘,你们活腻歪了吗?”
  
      这沈二脾气冲,以前在村子里就一地痞流氓的角色,所以这会众人看见他,都忍不住的往后退了退,可不想和他有什么肢体接触,不然,肯定要被坑惨了。
  
      “沈二叔,这田是阿然家同意挖的,我们可没有乱挖,不信你去问问他们。”有人说道,因为辈分不够沈二大,只能喊一声叔。
  
      可沈二听完之后,直接两个字回绝,“不行,我大侄子家的田,不能让你们这样糟蹋了,就算他同意了,你们问过我这二叔吗?他爹娘都不在了,现在家里的长辈就是我了。”
  
      有人听到他这话,忍不住的捂嘴偷笑着。
  
      “这还好意思说是二叔呢,不借钱给侄子看病,还说断绝一切的来往,恨不得不要阿然,这会倒装起长辈的样子了。”
  
      有人嗤笑着说道,最看不惯沈二在村子里横行霸道了。
  
      当初他们家沈老爷子是个举人,可现在都改朝换代了,那些什么名号的,也都没了,家里也就耕地的,和他们出身没能高贵多少,还真把自己当少爷了!
  
      因为沈二家在这村子里基本都是招仇恨的,所以,那人一说完,其他的人都跟着冷嗤笑着。
  
      而沈二直接被气红了脸,忙上前了问道:“你们说什么?你们说什么?”
  
      “说你,侄子这腿要看病,倒不肯给钱,这会怎么装长辈了?沈然家现在他就能做主,他说了让我们可以挖,那就是可以的。”对方直接呛到,眉头挑着,一副就想气死沈二的模样。
  
      要知道,也不是全部人都怕他沈二的,毕竟沈二也不年轻了,他们这里一群人,个个还年轻,胆子自然大,也有不怕沈二的,直接反驳了。
  
      沈二被对方气的个半死,指着说着:“你……你……”
  
      可沈二“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什么结果来?
  
      反而对方笑着朝他说道:“沈二叔我们挖这鱼塘啊,村长也是知道的,所以,你就别在这里摆谱了,回家摆去吧!”
  
      年轻男子说完,笑呵呵着,因为起了带头作用,其余的人也跟着笑哈哈着。
  
      沈二气的不轻,偏生这会秦晓晓和李大牛都过来了。
  
      李大哥询问着其他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家都如实告诉,李大哥看着沈二,上前笑着解释道:“沈二叔,这水塘啊,是阿然和晓晓他们同意挖的,所以我们才开挖的,这事情,晓晓清楚的。”
  
      李大哥说着,指了指秦晓晓。
  
      可惜,人家沈二可没有把秦晓晓当一个人物,冷哼一声说道:“这臭丫头不过是我大哥家买来的童养媳,她说的话能顶屁用,再说我那侄子这腿瘸的,从小在屋子里困着,懂什么?”
  
      在沈二看来,沈然家没有了长辈,就没有了主心骨,这家里肯定是不行了。
  
      可再不行了,结果也没饿死,而且,两人似乎还活的风生水起的,和那姓李一家好了,结果各种好处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