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草莓印 > 番外六

番外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人都是富养长大的,虽然不至于懒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生活能力也算得上是十分低下了。
  
  结婚之后,两人在星城帝都有自己的小家,小家装修风格所处地段大不相同,可几年过去,家里的厨具大多都还blingbling崭新锃亮,除了一时兴起在厨房玩玩情|趣,谁都不肯多踏足半步。
  
  生了小乖之后,两人从心态上更像是完成了一个历史阶段的任务,以及收获了一只萌萌哒的玩具宝宝,有空了就哄一哄,丝毫没有为人父母该有的全身心投入无私奉献的自觉。
  
  陆星延最常做的便是“子口夺食”——这个挺好吃,那个也不错,儿子你先让让,爹来尝尝。
  而且沈星若出了月子,他就计划着将小乖宝赶出主卧,不肯将沈星若让出分毫。
  裴月质问他时,他还特别理直气壮大言不惭地说,这是从小培养小乖宝独立自主的能力。
  
  沈星若也没比陆星延好到哪去,每次一听小乖宝哭,就觉得太阳穴突突起跳,如果她耐着性子哄两句小乖宝还不停,她干脆就不哄了,冷冷地觑着小粉团子,冷漠得只差戴上耳塞。
  
  小乖宝满十个月后,陆星延和沈星若将他暂时送到了落星湖。
  
  陆星延公司事务本就繁多,沈星若想拍的电影也遇上了合适的起步时机,两人忙起来,实在没多少时间带孩子,成天放家里让阿姨带两人也不放心。
  刚巧裴月特别乐意含饴弄孙,送到落星湖,倒也算是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
  
  可这直接导致了小乖宝一岁多学会说话的时候,第一个开口喊的是“奶奶”,第二个开口喊的是“爷爷”,甚至他都能指着爷爷奶奶家的小孔雀蹦出一个不标准的“雀”字了,也依旧没有不负责任的爸妈俩什么事儿。
  
  小乖宝开口说话的当晚,沈星若躺在床上,完全没心思配合陆星延的动手动脚,只盯着裴月发在朋友圈的小视频,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播放。
  
  陆星延一心想着春宵一刻值千金,还想再接再厉撩拨撩拨,可沈星若心里堵得慌,他还上赶着做撒气桶,她差点儿就把手机拍他脸上了。
  
  沈星若:“陆星延,你能不能关心关心你儿子?”
  
  “我哪不关心了?”
  陆星延摩挲着她的蝴蝶骨,语气懒洋洋的,又有些暧昧,显然还没进入严肃话题的谈论状态。
  
  沈星若干脆坐起来,冷眉冷眼地低头道:“你儿子会说话了,会喊爷爷,会喊奶奶,甚至连那只孔雀他都会喊,就是不会喊爸爸妈妈,你不觉得你有责任吗?”
  
  暧昧气氛倏然全消。
  
  陆星延躺在床上好半晌都没回神。
  对上沈星若的视线,他颇为纳闷地来了句,“那你不也有责任?”
  
  “……”
  沈星若生闷气,下意识踹了他一脚,踹得他半边身体直接悬空,差点就掉下了床。
  
  一整晚,沈星若都没再理陆星延,也没睡好,心里总想着视频里小乖宝喊人时萌萌的样子,一边感觉心里软塌塌的,一边又对自己在小乖宝那儿没有姓名这件事耿耿于怀。
  
  她凌晨三点才睡,早上七点多,又被陆星延给摇醒了。
  
  陆星延顶着一脑袋鸡窝,凑到她耳边,黏黏糊糊地边亲边说:“若宝,我昨晚梦见儿子叫我爸爸了,快点起来,我们回星城看儿子。”
  
  沈星若才睡了几个小时,困得要命,就连心脏都跳得特别快。
  如果陆星延是因为其他事情扰她清梦,现在估计已经成了床下一具安静的尸体了。
  可偏偏他说要回星城看小乖宝,沈星若再困,也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然后任他抱着去浴室洗澡。
  
  -
  
  沈星若和陆星延风尘仆仆赶回落星湖的时候,小乖宝正被他爷爷端在肩膀上骑马马。
  
  他整个小身体都趴在爷爷肩上,笑得咯咯的,露出几颗小小的乳牙,嘴里咿咿呀呀喊着“爷爷”,袖珍版小手指还不停去抓“大树幼儿园”的木牌,总之——连个眼神都没分给远道而来的爸爸妈妈。
  
  沈星若回星城的一路,都支着脑袋在反思自己对小乖宝的不够上心,面对此刻小乖宝的冷漠,她虽然有些失落,但也清楚是自己这个做妈妈的做得不够好。
  
  可陆星延这个做爸爸的就非常没有自知之明了,小乖宝不搭理,他还兴致勃勃上前,伸开双手,引诱道:“乖宝,有没有想爸爸?来,爸爸抱。”
  
  小乖宝看了陆星延一眼,那眼神懵懵懂懂没什么特殊意义,仿佛面前站着的就是一位不请自来莫名热情的陌生怪叔叔。
  只看了那么一眼,小乖宝又抱住陆山脖子,咿咿呀呀地指使爷爷带自己去看小孔雀。
  
  陆星延张开的手停留在半空中,好半晌没回神,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无视得如此彻底。
  懵了几秒,他又回头,下意识想使用武力将人从陆山肩膀上撸下来。
  
  小乖宝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住了,小嘴一扁,就呜哇呜哇地大哭起来。
  
  这一哭可不得了,不仅陆山立马对陆星延吹胡子瞪眼,裴月也和踩了风火轮似的,一溜烟儿就从屋里蹿出来,抱住心爱的小孙孙,一边安抚一边将陆星延从头发丝数落到了脚趾甲,甚至沈星若都遭受到了牵连。
  
  -
  
  中午,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陆星延和沈星若眼巴巴看着裴月给小乖宝喂食。
  
  两人都知道,小乖宝不是一个听话的小朋友,吃东西也总不安分,喜欢左左右右地作怪。
  可他随便咿咿呀呀两声,裴月和陆山竟然能听懂他在表达什么,还能第一时间采取措施对他进行安抚。是以,一顿饭也还吃得较为和平。
  
  沈星若一直在默默观察自己崽崽,等吃完饭,她虚心向裴月求教,才得知小乖宝吃饭时的很多“规矩”——
  
  比如外面那块定制木牌上写的“大树幼儿园”,是小乖宝喜欢看的动画片《熊出没之熊熊乐园》里,熊大和熊二就读的幼儿园,他每天吃饭前,都要去摸一摸那块小木牌;
  
  又比如他吃饭的时候忽然捂住眼睛摇头,是因为他看见电视里播到猫头鹰老师了。他特别不喜欢猫头鹰老师,每次出现,必须要按快进;
  
  再比如他吃饭的时候冷不丁会按一下自己肚子,这种情况就必须配合他发出“滴”地一声,代表开机。不开机他很有可能会不吃饭。
  
  ……
  
  消化完这些稀奇古怪的“规矩”,陆星延和沈星若双双陷入沉默。
  一方面觉得这个小魔星被他爷爷奶奶宠得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一方面又隐隐有些愧疚,感觉自己这父母当得实在是很不称职。
  
  尤其是沈星若,那种失落和愧疚的感觉分外强烈。
  明明刚出生的时候,小乖宝很粘她的,可现在小乖宝已经没心没肺地把她都忘得差不多了。
  
  回去之后,沈星若和陆星延看了一个通宵的《熊熊乐园》,两人挂着黑眼圈下定决心,再忙也必须把小乖宝接回来亲自养。
  
  对于两人要接回小乖宝的决定,裴月和陆山是既不舍又欣慰。
  
  隔辈之亲往往容易无条件溺爱,裴月和陆山就已经发觉自己对小乖宝过分宠爱了,完全是要星星不敢给月亮,可小孙孙那么可爱,谁能忍心不对他千依百顺呢。
  
  接回去倒是可以避免这个问题。再说了,小孩子终究还是呆在父母身边更好。两人愿意把小乖宝接回去,也说明两人终于有点责任心了。
  
  -
  
  没有人天生会做父母,陆星延和沈星若新手上路,磕磕绊绊地,自然也走了不少弯路。
  一开始不带着小乖宝出门,他俩买衣服和尿不湿都能买错号。
  
  但习惯生活中多出一条麻烦的小生命之后,日子好像也变得充实了很多。
  慢慢地,两人开始对各类卡通片里的人物如数家珍了,时不时还能和人聊一聊育儿心得了。
  
  不知不觉,小乖宝就满了三岁。他也拥有了自己的大名,陆稔知。
  
  陆稔知这个名字自然是全家文化水平最高的沈星若取的。
  稔从禾,有庄稼成熟,熟悉习知之意。
  取名稔知,即是希望他能识五谷,知人事,以后能成为一个踏实明理、沉稳可靠的人。
  
  但陆稔知小朋友打娘胎里就天生反骨。
  取名小乖,一点儿也不乖。
  取名稔知,也毫无踏实明理沉稳可靠的迹象,没进幼儿园就是小区里的小霸王,进了幼儿园又成了幼儿园一霸。
  
  这也怪不得,他长开之后,完全继承了父母的好皮相,五官那叫一个精致,再加上个字高皮肤白,甫一露面就俘获了幼儿园班上大半小姑娘的芳心。
  
  前有和他爹一脉相承的武力手段能笼络一帮小弟,后有精致皮相能笼络一帮单纯看颜的小姑娘,在幼儿园里,陆稔知小朋友称得上是横行霸道畅通无阻了。
  
  为此,陆星延和沈星若没少被幼儿园老师请去办公室喝茶。
  
  某日,陆星延在公司开会,中途秘书进来,悄声说又接到了小乖宝老师的电话,他二话不说先暂停了会议。
  
  一听要去学校,陆星延还在想:上次是自己去的,这次该轮到沈星若了,没什么压力。
  
  可老师却着重强调道:“请二位一起过来。”
  
  得,两个一起叫。看来陆小乖同志这回还犯了点不小的事。
  
  陆星延有种不太妙的预感,打电话和沈星若打了声招呼,又提早离开公司,顺道去工作室接上沈星若,一起出发去幼儿园。
  
  -
  
  他俩到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办公室门敞着。
  
  陆小乖萌萌地坐在小板凳上,仰头看着老师,头顶竖起三根呆毛。
  
  也不知道他作了什么法,不管他有多调皮捣蛋,老师都没办法对他板起一张脸来,这会儿老师还弯腰,和他玩猜中指的游戏。
  
  师生俩玩得不亦乐乎,还是陆星延在门口咳了声,里头两人才回过神来。
  
  陆小乖看到沈星若,眼睛亮了亮,顶着一头小呆毛扑棱扑棱就朝她跑了过去,嘴里还甜甜地喊着“妈妈”。
  
  沈星若半蹲下身,稍稍张开双手,一把抱住撞进怀里的小乖宝,亲了亲,又将人抱起来,递到陆星延面前。
  
  小乖宝向来十分上道,又甜甜地喊了声“爸爸”,然后“啪叽”——在陆星延脸上亲了一下。
  
  办公室里的周老师也已起身到门口迎接,满面笑容道:“陆爸爸,陆妈妈,快进来。”
  
  陆星延和沈星若默契对视一眼,礼貌地和周老师打了声招呼,一前一后往里走。
  
  周老师比他们俩稍稍年长几岁,但也还算年轻,对今天想说的事情实在是有些难为情,留下陆小乖感觉不对,不留下陆小乖气氛好像也会变得很怪异。
  几经权衡后,她往办公室里挪了些玩具,让陆小乖去沙发上自己玩一会儿。
  
  看着在沙发上一人分饰奥特曼和怪兽两角十分投入的陆小乖,周老师轻咳一声,从抽屉里拿出一袋东西,说:“其实今天找二位过来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这个……”
  
  陆星延和沈星若看到兔耳朵袋子里某个蓝色的小方盒时,脸色都变得很怪异。
  
  周老师尴尬得没能与两人对视,提醒道:“昨天我布置的作业是,让小朋友从家里带一件长方体、正方体、球体的东西过来,这个作业家长群里也有发布的。”
  
  陆星延和沈星若怔了两秒,很快就明白了。
  
  作业的事两人都知道,可昨晚陆小乖同学就在家里自信满满地拍着小胸脯,说不用他们帮忙,他已经想好要带什么了,两人也就没管……所以,他长方体就带了盒避孕套?
  
  陆星延掩唇咳了声。
  沈星若则是别过脸,按了按太阳穴。
  
  周老师温言细语地斟酌道:“我想着,这件事你们应该也不知道,但你们最好是将这些东西放置在隐蔽一点的,小孩子够不着的区域,小乖还以为这是口香糖呢,上课展示完,还想和小朋友们分享。”
  “而且幼儿园这个阶段,其实还是以家庭教育为主,平日布置的作业虽然简单,但还是希望两位可以抽出时间,和小乖一起完成,这样也更有利于促进亲子之间的一个交互。”
  
  陆星延和沈星若都虚心受教,认真点头,比自己念书那会儿更拿老师的话当圣旨。
  
  两人虽然觉得这事挺尴尬的,但也欣慰不是陆小乖小朋友闯了什么弥天大祸。
  
  当然,两人的欣慰是建立在他俩并不知道“陆小乖打开了小雨伞盒子并且盒子里的套套用得只剩一个”这件事已经在幼儿园老师和其他家长间广泛流传的前提下。
  
  毫无所觉的两个人还真的每天轮流分工陪陆小乖做作业,幼儿园的活动也积极参加,疯狂在其他知情者面前露脸,连续三年的幼儿园期末评比,他们都拿到了“三好家庭”的小奖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