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第十二秒 > 第46章 19-2

第46章 19-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希善牵着母亲的手走出学校大门。
  六一的文艺汇演刚刚结束,不少小姑娘还穿着花花绿绿的裙子,跟在父母身旁嬉笑着经过他们身边。赵希善一反往常地低着脑袋,卸了妆的小脸干干净净,却垮着嘴角闷闷不乐。留意到她情绪低落,许涟冲许菡使了个眼色,便拐去校门旁边的小卖铺,打算给小姑娘买冰淇淋。
  跟着母亲站到树荫底下等姑姑,赵希善盯住自己小皮鞋的鞋尖,看得到摇晃树影间的点点光斑。她沉默一会儿,终于捏着母亲的手抬起了小脸。
  “妈妈。”
  “嗯?”许菡垂下眼睑,对她微微一笑。
  “我是不是做错事了?”抬着小脑袋望进她漆黑的眼睛里,小姑娘不大确定地眨了眨眼,“不该告诉老师的。”
  “没有啊。”母亲伸出另一只手替她捋了捋额前的碎发,指尖有些凉,“我们善善做得很好,这样婷婷就不会再被欺负了。”
  “那为什么我跟婷婷都要转学?”撅起嘴晃了晃母亲的手,赵希善满腹委屈,棕褐色的大眼睛里蒙上一层水汽,“妈妈我不想转学,朵朵和阿华他们都在这里。”
  隔着那层水汽,她瞧不清母亲的表情。倒是许涟的声音由远及近,忽然横进来,带着点儿蛮狠的味道:“善善不想转就不转。”
  什么东西被塞进了手里,小姑娘眨巴眨巴眼,泪珠子成串地滚下来,也让她看清了手里的冰淇淋。巧克力口味,裹着蛋筒,是她最喜欢的。许涟摸摸她的脑袋,肩上的包带滑下一根,又被她随意提上去。
  “本来做错事的就不是我们家孩子,要转也让那几个欺负人的孩子转。”赵希善吸吸鼻子,听到小姨这么对母亲说。
  许菡却不做声。
  她松开小姑娘的手,转过身子在她跟前蹲下身,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
  “善善,有时候惩罚可能只会告诉你谁做对了,谁做错了。但它不能保护你。”轻轻用纸巾沾去她脸颊上的眼泪,母亲温声细语地告诉她,“善善做的是对的,很勇敢,也保护了婷婷。那几个小朋友被老师批评了,代表他们犯了错误,受到了惩罚。不过小朋友犯错,不可能一次就改得过来,对不对?你看,善善咬筷子,妈妈骂过你好多次,你也是好多次以后才改过来的,对吧?”
  仔细想了想,赵希善抿紧嘴巴,点点头,“嗯。”
  母亲弯起眼笑了。
  “所以啊,在那几个小朋友改正错误以前,我们必须保护自己,这样在他们再犯错误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受伤呀。”她起身重新牵起小姑娘的手,领她沿着人行道走向学校旁侧的停车场,“善善跟婷婷转学,不是因为你们做错了。你们只是在保护自己,知不知道?”
  红着鼻子咬了口冰淇淋脆甜的蛋筒,赵希善幅度极小地点了点脑袋,眼眶里却再度蓄满了泪水。
  “但是转学不开心。”她含糊不清地咕哝。
  “你这么跟她说,她哪会懂。”走在一旁的许涟听了,忍不住瞥一眼身侧的女人,不冷不热埋怨道,“换个新环境得花多少时间适应?小孩子懂什么,只知道转学不开心。以后再碰上这种事,也不敢站出来了。你这叫退缩,根本不叫保护。”
  仰起小小的脑袋看向小姨,小姑娘嘴边一圈黑乎乎的巧克力酱,想要说点什么,又没敢开口。母亲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翘起嘴角捏了捏她的小手,“要是下次还有小朋友被欺负了,善善会说出来吗?”
  偷偷拿眼角瞄许涟,赵希善舔掉嘴角的巧克力,小心颔首:“会。”
  对方朝她看过来,她连忙低头,眼神躲闪过去。
  母亲始终拉着她的手,笑着鼓励她:“告诉小姨,为什么会说?”
  瞪着自己的鞋尖想了好一阵,小姑娘总算抬起脑袋,鼓起勇气去看小姨的眼睛。
  “妈妈说,对的事,要勇敢做。”她说,“我要当勇敢的好孩子。”
  
  医院的急诊科人声嘈杂。
  赵亦晨冲进候诊室的时候,两个年轻人正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架向挂号台,护士赶忙应上前帮忙搀扶。闹肚子的男孩哇哇大哭,老人坐在座椅上仰头喘气,穿着短裙的姑娘捂住肚子弓紧身体缩在角落,中年男人握着手机对另一头的人低声训斥。
  视线扫过张张陌生的脸孔,赵亦晨很快在人群中找到了赵亦清的身影。
  她坐在一间诊室门边的候诊椅上,瘦削的肩微微颤抖,垂着脑袋不住地抹眼泪。
  提步跑到她跟前,他弯下腰扶住她的肩膀:“怎么样了?”
  乍一听他沙哑的声音,赵亦清颤了颤,抬起泪眼对上他的眼睛。赵亦晨穿的还是前一天早上出门时那身衣服,襟前浸出大片汗渍,袖管胡乱捋到了手肘的位置。他下巴一圈淡青的胡茬,棕褐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将她锁在眼仁里,面上神色仍旧镇定,却微喘着气,满头的汗。
  “在、在里面缝针……”通红的眼眶里又涌出咸涩的水,赵亦清情绪忽然崩溃,抽着气呜咽起来,“都是……我的错……没看好、善善……磕了、好大个口子……你说这要是破相了……可、可怎么办啊……”
  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带着点儿哽咽和抽泣,几乎没能回答他的问题。
  但赵亦晨已经听出了大概。
  在诊室缝针。他想。没事,没生命危险。
  紧绷的神经松了松,他放开扶在赵亦清肩头的手,反身倚到一旁的墙边,下意识地掏出兜里的打火机和烟盒。从烟盒抽出一根香烟,他动作一顿,记起这是在医院,便又拿食指把那根冒出头的烟按回了烟盒。
  身旁的啜泣断了线似的收不住,他却只靠在墙沿,片语不发。
  候诊室内孩子的哭声不止,母亲低声的安抚时远时近,像是在抱着孩子来回走动。护士搀着浑身是血的男人从他们跟前疾步经过,猩红的颜色晃过眼前,有那么一瞬间让赵亦晨的大脑陷入了短暂的空白。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靠近,他侧脸看过去,是刘志远匆忙赶了过来,半张着嘴,一脸惊慌和茫然。他视线在两人之间兜了一圈,最终落在赵亦晨脸上,张张嘴找到自己的声音:“阿磊跟李老师在挂号机那边,”顿了顿,又看一眼诊室紧闭的门,“孩子没事吧?”
  “缝针。”重新将烟盒拢回兜中,赵亦晨直起背脊,抬手搭上赵亦清的左肩,颔首示意他,“我去看看阿磊。”
  
  李慧航正陪着刘磊等在走廊自动挂号机旁的角落里,手扶着他的背给他顺气,细声细语地说着什么。他埋着脑袋,佝偻着背,校服领口的衣扣不知被谁给扯拽下来,右臂自始至终挡在眼睛前面,身子因隐忍而颤抖,偶尔哆嗦似的猛抽一口气。
  远远便瞧见他腰间散开的裤腰带,赵亦晨脑海中闪过上回接他回家时他仓皇跑出校门的样子,心下已有了数。
  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李慧航无意间瞥见他走过来,便拍了拍刘磊的肩膀,率先弯腰道歉:“不好意思赵队长,这事也是我们学校监管不严造成的,我们会尽快找到几个肇事学生。”语毕还不忘拽一把学生的衣袖,“好了刘磊,不哭了,跟你舅舅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亦晨在两人面前驻足,目光转向还在张着嘴抽气的刘磊。
  他今年已经十七岁,精瘦的个子,比大多数同龄人要矮上一截。站在赵亦晨的角度,低下眼睛只能瞧见他的发顶。
  “楼、楼道里……我去……吃饭……碰到李瀚、他们……”没有拿下挡在眼前的胳膊,他维持着低头弓背的姿势,抽抽搭搭地从嗓子眼里挤出声音,“后来……打起来……他们、三个……我一个……然后善、善突然……出来……抓住李瀚……想帮、我……结果李瀚把她……踢、踢下……楼梯……”忽而咬紧下唇,他竭力控制自己混乱的呼吸,“他们看到出事……就跑了……”
  “孩子本来是跟我还有赵姐一起在会客室的。”自觉接上他的话,李慧航拧起眉头扭头去瞧赵亦晨的眼睛,“那里有个小外间,放了张沙发。里间椅子不够,我们就让孩子坐在外间的沙发上等一会儿。她可能是看到哥哥了,就跑出去找哥哥。”末了又叹口气,“怪我没注意,不该让孩子一个人……”
  话音还未落下,就被赵亦晨近乎冷淡的声线打断:“这是第几次?”
  愣了一愣,她抬眼看看他神情冷漠的脸,才意识到他不是在问自己。
  那双棕褐色的眼睛,从头到尾都在看着她身旁的刘磊。
  挡在脸上的右臂细微地动了动,他捏紧拳头,咬住嘴唇屏息,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因紧张而绷紧。
  “刘磊,头抬起来。”赵亦晨没有半点温度的嗓音却再次响起,语气平静而不容置疑,“我问你这是第几次。”
  这时刘志远从候诊室跑了出来,急急忙忙找到他们,刹住脚步原是要说些什么,听到他的话便及时收了声,转而望向依旧低着头的儿子。
  只有李慧航不知所云,瞅瞅赵亦晨,在瞧瞧刘志远,“什么第几次?”
  赵亦晨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眼前缄口不语的年轻人。
  “上次说买复习资料的钱丢了,是不是那几个人抢的?”
  对方一声不吭,好像顿时间失了声,啜泣也不再继续。
  “说话。”他给他最后两个字,字音略略加重。
  眼泪滑下胳膊,刘磊哽咽一下,喉咙里发出轻微的抽噎。
  “是……他们……抢的……”
  刘志远身形一晃,想起头一天晚上没有问完的话,眼前不禁有些发黑。
  “之前还有几次?”赵亦晨再度抛出一个冷冰冰的问题。
  “五、五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