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第十二秒 > 第40章 17-2

第40章 17-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卧室的房门被叩响。

    刘磊转头,恰好见刘志远将门板打开一条缝,探进脑袋瞅了瞅。

    “爸。”放下手里的笔,刘磊转动转椅面向他。

    “复习呢?”彻底把门推开,刘志远端着一盘哈密瓜走进屋,又合上身后的门板,“作业写完了吗?”

    瞄一眼他手里的水果盘,刘磊搭在桌面的右手微微一动,伸长五指碰到那支笔,紧紧攥到手里,而后才点点头,“写完了。”

    刘志远便走到书桌边搁下水果,顺势在床头坐下来,摸摸自己的膝盖。“说说吧,今天怎么回事。”他端详刘磊一番,微锁眉心,口吻严肃,不像进门前那样小心翼翼,“怎么突然就摔了一跤啊?还把善善都吓到了。”

    几个小时前他牵着赵希善和刘志远碰头的时候,浑身脏兮兮的,说是一不小心摔了一跤。但作为一个老师,刘志远对学生情绪的变化非常敏感,知道事情绝对不是这么简单。要不是碍于当时小姑娘在场,也不至于拖到回家才追问。

    抓紧那支笔,刘磊舔了舔下唇,手心里渗出汗珠。李瀚的脸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光影交错中,那张脸微斜着嘴,长长的刘海几乎要遮住眯起的左眼。小腹隐隐作痛,刘磊在父亲的注视下垂首,不自觉按住了自己的肚子。

    屈辱和愤怒再度涌上心头。

    “肚子痛?”留意到他的小动作,刘志远疑惑地挑高了眉梢。

    摇摇脑袋,刘磊没有抬头。

    不同于赵亦晨,刘志远虽然严肃,但不会给人压迫感。刘磊在心里权衡。理智告诉他,让爸爸知道事情真相是最好的。他是老师,清楚最佳的处理方案。

    咬紧下唇,刘磊将按在腹部的手攥成拳头。他感到耳根发热,喉咙发紧。嘴唇像凝成了石膏似的难以动弹。

    “其实……”

    厨房传来碗碟摔碎的动静,紧接着又响起赵亦清的呻/吟。

    触电一般站起身,刘志远慌了神,赶忙冲出卧室,往厨房的方向跑去,“怎么了怎么了?又痛啦?”

    等他摔上了门,刘磊才回过神,腾地一下从转椅上弹起来,跟着他跑出了房门。这时刘志远已经扶着赵亦清走出厨房,慢慢朝客厅的沙发挪,“快快快,去坐着休息,碗我来洗……”

    脸色苍白地点头,她一手被他搀着,一手还捂着肚子,隐忍地弯着腰步履维艰。赵希善小小的身影跟在她身旁,左手还抱着那个绿裙子的人偶,右手则轻轻捏着她的衣摆,抬着小脸睁大那双棕褐色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怯怯瞧她。

    没忘了身边还跟着孩子,赵亦清转过脸忍着疼安抚她:“善善没事,姑姑休息一会儿就陪你下楼睡觉啊……”

    傻傻杵在过道里看着他们,刘磊手心里的汗珠还没有干,那些复杂的情绪却被硬生生地压了下去。他喉结上下动了动,又转眼去看厨房池子里没洗完的碗筷,还有满地瓷碗的碎片。转身到阳台拿上撮箕和扫帚,他边把碎片扫到一块儿,边提高嗓门对刘志远说:“爸,碗我来洗,你们先带善善下楼吧。”

    “会洗吗?”对方在客厅喊着回他。

    刘磊抬了抬脑袋,“又不是没洗过。”

    “也行,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客厅里的刘志远嘀咕,“来,下去休息。”

    被他搀扶着经过厨房,赵亦清驻足,伸长脖子对儿子交代,“早点复习完,早点休息啊。”

    刘磊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手里的活儿没有停下,“妈你别操心了,赶紧睡吧,下星期还要动手术。”

    话音刚落,又听见有轻微的脚步声靠近。

    拿着扫帚抬起脑袋,他对上赵希善的视线。小姑娘独自走进了他的视野,只字不语地立在餐桌前,表情木然地望着他。她两只小手垂在身前,依旧紧紧抓着那个小人偶。

    明明她一个字也没说,刘磊却好像忽然明白了她想说什么。

    他张张嘴,犹豫几秒,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咽回去,最后只说:“善善乖,跟姑姑一起早点睡。”

    小姑娘的眼神直勾勾的,好一会儿过去,才缓缓收了收下巴。

    他们关上玄关的大门时,刘磊已经收拾好摔碎的碗,捋起袖子抓起被搁到一旁的洗碗布。

    刚打开水龙头,裤兜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他在身上擦擦沾湿的左手,掏出手机看看,是同桌黄少杰发的短信:“磊哥磊哥,数学卷子写完没有?选择填空拍张照片对对答案呗!”

    抿抿嘴,他言简意赅地回复:“你自己写。”

    确认信息发送便要把手机重新揣回兜里,它却再次一震,又收到一条彩信。依然是黄少杰发来的,图片是他给自己的作业拍的照片,还配上一行文字:“我都写完了!就想跟你对对答案!”

    见卷子上的名字的确是黄少杰三个字,刘磊叹一口气,把自己记得的答案编辑下来,给他发了过去。那头很快回他:“谢啦!”紧接着又追发一条,“对了,群里那个视频你看了没有?”

    视频?

    “什么视频?”

    等了一阵,黄少杰才回复一条短信:“就是我们年级私群里那个视频啊,刚刚有个马甲加进来上传的!你快去看,不然过会儿就要被群主删了。”

    刘磊兴致缺缺,“我早把q/q卸了。是什么视频?”

    屏幕上显示短信发送成功,他把手机搁到一边,捡起池子里的碗开始清洗。

    油腻腻的锅里盛满了水,碗筷堆放在锅内,被水花冲出泡沫。他刷了一遍碗,又擦干净锅底的油,将它放回灶上。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没有搭理。

    动手拧开水龙头,他拿刷过的碗在清水底下冲洗。

    手边的手机再次震动。

    弯下腰把冲洗好的碗筷放进消毒碗柜,刘磊蹲下身,伸长胳膊捞来手机,挠着脑袋解开锁屏。黄少杰发了两条短信给他,都是大段大段的内容,感叹号让人看着头晕脑胀。

    “就是一段录像,拍的四个男的在打一个男的,还扒了他的裤子!五个人都穿的我们学校的校服,打了马赛克,我看那楼梯间也像我们教学楼的,可能是实验室那边下楼的地方!现在都在议论,说不知道被打的是谁,打人的又是哪几个!不过平行班混子那么多,估计难找!”

    瞧清内容的瞬间,刘磊挠头皮的手顿了下来。

    脑子里像是有颗白色炸弹炸开,他耳际一阵嗡鸣,突然便无法正常思考。

    出于本能,他眼球转动,看向下一条短信。

    “刚才宋柏亮把视频删了,还给人禁了言,说要把这事汇报给级长!我就搞不懂他那脑子了,这点小事用得着嘛,还跟级长打小报告!那个被打的也是孬,看那样子也不是第一次!要是换我,被打一次肯定就叫上几个兄弟打回去了!太没种了!”

    刘磊盯住这条短信,一动不动蹲在原地。

    长时间的沉默过后,他低下头,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那天淅淅沥沥的雨声又回到了耳畔。硬邦邦的台阶,窄长的玻璃窗。他记得他的头顶亮着一盏白炽灯。灯光让他晕眩,恶心。

    缩紧身体,他咬紧牙关抱着头,发起了抖。

    夜色渐浓。

    凌晨过去不久,赵希善从睡梦中醒来,睁开了眼。

    卧室里又静又黑,只有赵亦清躺在她身旁,呼出轻微的鼻鼾。一声不响地爬起身,小姑娘抱紧怀里的绿裙子人偶,赤着脚丫踩上木地板,小手扶上窗沿,摸索着走出了房间。

    客厅阳台的落地窗早已紧锁,厚重的窗帘拉得密不透风,挡住了外头全部的灯光。她摸黑走在一片阒黑之中,摇摇晃晃,终于找到沙发的一角,轻手轻脚爬了上去。等爬到沙发的尽头,她伸出手,想去够小圆桌上的电话,却不小心碰翻了座机的听筒。

    按键亮起蓝色的光,听筒跌在一旁,传出绵长的嘟声。

    条件反射地收回手,赵希善趴在沙发边等了等,才又捡起听筒,小心拿到耳边。

    她把小人偶夹在颈窝里,探出另一只手,在亮蓝色的按键上轻轻拨出一串号码。

    直到等待接通的声音传进耳朵里,她才把手缩回胸前,安静地等待。

    嘟……嘟……嘟……

    第三声戛然而止。

    听筒里一阵杂音,接着便响起一道熟悉的女声:“喂?”

    揪紧电话线,赵希善没有回应。

    电话那头的女人默了默,“是善善吗?”

    小姑娘手里还揪着僵硬的电话线,仍旧不吱声。

    女人却好像愈发确定是她,自顾自地继续问道:“善善?这几天在爸爸那里住得习不习惯?要不要小姨给你带点吃的过去看你?要的话就敲一下话筒,嗯?”

    将听筒放回座机上,赵希善挂断了电话,重新抱住绿裙子人偶,小小的身躯蜷在沙发的尽头。

    她记得,最后一次跟母亲说话的时候,周围也像现在这样黑。

    “善善,听妈妈的话。”当时母亲就站在柜门前,紧紧牵着她的小手,小声叮嘱她,“躲到柜子里,不管谁叫你都不要出声,好吗?”

    “杨叔叔和小姨叫我都不行么?”小姑娘揉着惺忪的睡眼嘟囔。

    短暂地沉默了几秒,母亲似乎摇了摇头。

    “就当这是个游戏,好不好?”她摸摸她的脑袋,“要是善善赢了,就可以见爸爸了。”

    “真的啊!”赵希善听了张大眼,困意不知被扫到了哪个角落里,“真的可以见爸爸吗!”

    “嘘——”竖起食指抵到唇边,母亲示意她要小声说话,“真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