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第十二秒 > 第34章 15-1

第34章 15-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派出所的询问室里只亮着一盏灯。

    许菡坐在那张询问桌前的椅子上,沉默地低着脑袋,两眼盯住自己的衣摆。蓝色的短袖,白色的衣摆。她穿的是校服,却从没去过学校。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对面的女警问她。

    这个问题他们已经重复了无数次,仍然没有结果。

    许菡抠弄起自己的手指,好像没听到似的,一言不发。

    “今年多大了?”另一个女警又问。

    摸了摸衣摆上那道补好的破口,许菡还能记起周楠替她补衣服的模样。

    “你记不记得自己家在哪呢?爸爸妈妈呢?”

    全无回应。

    她面无表情地垂首坐着,像个哑巴。

    询问桌对面的两个女警相互交换了眼神,叹一口气。

    询问结束以后,女警安排许菡睡在休息室。

    她脱掉鞋,爬进他们替她卷好的被窝里,听到女警离开前关了灯,合上门。黑暗中只剩下壁钟秒针跳动的声响。

    床是用几张椅子拼的。天气转凉,民警又从家里抱来了一床棉被,以免许菡感冒。她把鼻子埋在被子里,闻得到干燥、温暖的气息。但她已经习惯了潮湿黏腻的感觉。她在黑暗里睁着眼,没有入睡。

    “这都三天了,还是一句话也不说。”门外传来低低的交谈声,“不会是个哑巴吧?”

    “不可能。”回答她的是吴丽霞,“我跟她说过话。”

    谈话声渐渐远去。

    一片阒黑之中,许菡闭上了眼。

    第二天一早,她又被带到了询问室。

    吴丽霞坐在询问桌前等她。领着许菡进门的女警向她点头示意,然后便离开了询问室。许菡站在门边,看到吴丽霞冲她招了招手。她于是走到那张椅子前坐下。

    交握的两手搁在桌面,吴丽霞打量她一番,脸上不见半点笑意。

    “小姑娘,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她说,“你现在还没满十四周岁,做这种事,是不需要负刑事责任的。按规矩,我们不能把你抓进看守所,只能把你放了。但是我得告诉你,在你之前,我们也抓到过好几个像你这样的小孩子。”说到这儿,她刻意停顿几秒,才接着道,“放了他们以后,我碰巧又遇见过其中几个——他们不是变得傻乎乎的,就是被打断了腿,趴在马路旁边乞讨。”

    垂着脑袋一动不动地坐在她对面,许菡不吭声。

    询问室的窗户外头种了棵芒果树。结果的季节已经过去,树上只剩下繁密的枝叶从窗口探出脑袋。几只麻雀落上枝桠,在晃动的枝叶中叽叽喳喳地吵闹。

    吴丽霞的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许菡的脸。

    “你自己应该也清楚,如果回去,会变成什么样子。是吧?”她问她。

    麻雀扑腾着翅膀飞开。

    转头往窗外看去,许菡只瞧见一角青白的天。她没有开腔。

    等待许久,吴丽霞终于起身。被划伤的脚踝还裹着纱布,她一瘸一拐地走出询问室,带上了门板。又有一对麻雀飞过窗口,落在摇晃的枝头。许菡维持着扭头的姿势,木木地望着它们。其中一只歪过脑袋,拿尖嘴轻啄羽毛。

    “吴所,不然还是放了吧。”有人在门外轻声叹息,“还小,但也是有记性的年纪了,说不定自己记得家在哪。”

    另一只麻雀扑扇起翅膀,不住转动脑袋,灵活地四处张望。

    “要真是被拐来的,就算记得,也多半远得回不去。”吴丽霞的声音隔着门板闷闷响起,“不能放。放出去就是前有狼后有虎。”

    从椅子上跳下来,许菡慢慢走到窗边,两手巴住窗沿,仔细盯着两只麻雀瞧。

    “那也不能一直这么拖着……”

    值班的民警骑着单车赶到了派出所的院子里。麻雀被这动静惊起,仓皇逃离了树枝。她仰起脑袋往它们离开的方向望去,眼里只有无垠的天际。阴云低垂,天光黯淡,风卷着潮湿的气味,大雨迟迟没有落下。

    她记起几年前的夜晚,屋外电闪雷鸣,大雨瓢泼。她和妹妹挤在卧室角落小小的帐篷里,腿缠着腿,紧紧挨在一起。

    “姐姐,外面是什么样子的?”妹妹咬着指甲,额头轻轻抵着她的前额,细软的头发蹭过她的眼角。

    “外面很好。”许菡说,“比这里好。”

    妹妹于是点点头,又小心翼翼地问她:“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外面?”

    “嘘——”竖起食指示意她要小声些,许菡在黑暗中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很快了。”

    闪电劈过,亮光乍现。响雷轰鸣的时候,妹妹打了个激灵,一把抱住她的脖子,缩进她的怀里。

    许菡轻拍她的背,贴到她耳边,轻声告诉她:“小涟不怕。”

    一滴冰凉的雨点打上了脸颊。

    愣愣地立在询问室的窗前,许菡的手还抠着窗框,视野里再没有那两只麻雀的身影。细细密密的雨丝划过她的脸,她的手背。她望着瞧不见尽头的天,动了动干裂的嘴唇。

    “小涟。”

    空荡的询问室中,无人回应。

    傍晚时分,吴丽霞推开询问室的门,手握门把站在了门边。

    许菡闻声抬头,见她手里拎着自己的书包,一如最初出现在图书馆门前的模样,冲她笑了笑,说:“走吧,我带你回家。”

    紧挨着墙站在角落里,许菡遥遥看着她,没有任何动作。

    无奈叹了一口长气,吴丽霞踱到她跟前,将手中的书包塞进她怀里。

    迟疑几秒,她抱稳它,伸手打开。里边是她的课本,笔,还有那本蓝皮的字典。

    跟着吴丽霞回家的路上,总算下起了大雨。

    她只带了一把伞,一路紧紧搂着许菡的肩膀,带她避开水洼,穿过几条弯弯绕绕的街巷。狂风夹着雨刮向后背,耳边湿漉漉的头发紧贴脸颊。许菡悄悄抬起眼睛,从没有被雨伞遮挡的一边看到巷子上空灰色的阴云。杂乱的电线将它割裂,豆大的雨刺出缝隙,重重摔在她的眼旁。

    重新低下头,她看向吴丽霞的脚。雨水溅湿她的裤管,浸透那层裹在她脚脖子上的纱布。猩红的血一点一点渗出来。

    她们最终停在一幢居民楼脚下,经过小卖铺,打开铁门,钻进了楼内。

    三楼的屋子不潮,门窗紧合,静悄悄的,没有人声。满身的湿气走进屋,便会觉得暖和。许菡杵在玄关的鞋柜边,环顾一眼客厅,不再朝里走。跟在她身后进屋的吴丽霞关上门,脱下鞋搁进鞋柜,又拿出一双小拖鞋,摆到她脚边。

    “这是我家,以后也是你家。”放下还在滴水的伞,她转个身蹲到许菡面前,替她脱掉打湿的鞋袜,“我还有个儿子,万宇良,跟你差不多大,你叫他阿良就行。屋子小是小了点,不过也够我们三个住了。”

    赤着的脚踩进小拖鞋里,许菡安静地听着,不做声。

    吴丽霞给她脱下湿了衣袖的外套,胳膊揽过她的腿将她抱起来,这才发现她的裤腿也湿了大半截。“哎哟,裤子也打湿了。”拧起眉头歪过脑袋瞅了一眼,吴丽霞赶忙抱着她往主卧走,“先脱下来,我给你找条裤子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