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第十二秒 > 第21章 10-1

第21章 10-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桥西有片居民楼,一楼都被私改成了商铺。

    曾景元的赌场开在地下,洗脚店开在地上。一楼店面,二楼包间,三楼四楼住着原来的业主,五楼六楼的每一张门后都藏着尖叫和呻/吟。

    洗脚店旁边开了一家面馆。每个星期二都有乞丐聚在这里,等店家施舍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许菡在他们闹哄哄的背景里,偷偷溜进了面馆的后门,爬上洗脚店潮湿生锈的楼梯。

    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拐角被凿开一个洞。上个月的某天,有人半夜从这儿摔出去,摔断了脖子。第二天她正好过来,就瞧见了那人的模样。打着赤膊,只穿一条底裤。据说脑袋磕到楼梯的一角,碰碎了颅骨。没有血。

    许菡从那个洞跳进楼道。开出洞的那面墙底下是面馆的厨房,墙壁黑黝黝的,像是经历过火灾。马老头曾经告诉她,曾景元在那儿烧过人。活生生的人,烧成一滩油,一堆骨头。最后剩下一把骨灰。

    楼道里洒着水,六月的天气,又湿又热。许菡拾级而上,经过三楼,路过四楼。瞎子在五楼的拐角等她。他四十出头,是个驼背,不瞎。去年年初,他揪着她的头发,听曾景元的吩咐,差一步就把她送到这里。

    令她走到五楼尽头的那间屋子,瞎子掏钥匙开了门。

    客厅乌烟瘴气,飘着的却不是香烟的气味。摊开的沙发床上趴着一个小姑娘,头发散乱地盖住脸,光不溜秋的身上搭着被子的一角,只露出满是青紫的屁股和竹竿似的腿。腿张开,下面捅了一个细颈的酒瓶。

    曾景元就坐在阳台的落地窗前,背着光,手里捏了一根烟卷。烟头的火星忽明忽暗。

    他歪着脑袋,冲许菡招了招手。瞎子推搡着她的肩,让她站到他跟前。

    走近了,许菡才发现曾景元脚边摆着一个大蛋糕。雪白的奶油,五颜六色的蜡烛。十一根。她僵在了原地。

    “今天你生日。”曾景元抬了抬翘起的脚,示意她,“给你买的蛋糕。”

    许菡垂着脑袋,没有动弹,也没有吭声。

    扯了嘴角笑起来,曾景元眯起眼,把手里的烟卷送到嘴边:“先吃吧?不吃怎么谈正事儿啊?”

    站在许菡身后的瞎子一顶她的膝窝,她扑通一声跪下来。他抓住她的头发,按着她的脑袋,将她的脸摁进了蛋糕里。蛋糕塌了一半,奶油埋住她的脸,沾上她的头发。她闭着眼,张开嘴,被瞎子推着脑袋,大口大口地咬。

    甜腻的奶油被咽进喉咙,她趴在曾景元脚边,忍着作呕的感觉,狼吞虎咽。活像一条狗。

    “好不好吃?”她听到曾景元问她。

    瞎子拎起她的脸。她睫毛上沾满了奶油,睁不开眼,只在黑暗中点了点头。

    “又哑巴了。”曾景元说。

    瞎子便一巴掌抽上她的脸。

    “好吃……”许菡哆嗦着嘴唇发出声音,半个脑袋都发麻发烫,“好吃……”

    “不好吃。”曾景元笑了,“你以前肯定吃过比这更好的。”

    浑身上下发起了抖,她不应声。

    挥挥手让瞎子出去,等他关紧了门,曾景元才弯下腰,拿空着的手揩掉了许菡眼睛上的奶油。“听说最近你们这帮娃娃,好多被抓到所里去了。”他凑到她脸前,嘴里一股香甜的气味,“怎么搞的?头三个月不是好好的吗?”

    许菡紧紧合着嘴巴,抖得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别光顾着抖啊,说说呗?”他又替她揩去脸颊上的奶油,甩了甩手。

    终于克制住了打颤的牙关,她张张嘴,嗓音发哑:“条子知道我们在送货。”

    “这年头条子都变聪明了。”重新靠回椅背前,曾景元吸了口烟,“咱用小叫花子送货,他们也知道?”

    “下线,”许菡说,“下线太多。”

    沉默了一会儿,他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许久才又问:“被抓的娃娃都跟他们说什么了?”

    “没说。”

    “没说?”

    许菡跪在他脚边,身子隐隐发颤,埋着脑袋,不再出声。

    “傻的傻,残的残。是没什么好说的。”曾景元喃喃自语,替她答了。

    放下翘起的腿,他坐直身体:“下线留着不安全。你比马老头聪明。”掐灭手里的烟头,他弯下腰问她,“还想跪大街不?要不你来这里,干这个。”

    指了指沙发床上死人一般趴着的姑娘,曾景元咧嘴一笑,“这活儿你熟,是吧?”

    许菡跪直的腿开始打抖,却依然低着脸,一声不吭。

    “我就说许菡这个名字怎么听着那么耳熟。”他还在笑,“原来你真是许云飞的闺女呀?”

    听到那个名字,许菡趴下来,两只脏兮兮的手撑在冰凉的地板上,胳膊直哆嗦。

    “你们有钱,平时都是怎么玩的?跟这里的玩法不一样吧?”曾景元的声音在她脑袋顶上响,慢条斯理,字字针扎似的刺着她的耳膜,“马老头捡到你那会儿,你也没过八岁吧?那你□□的时候几岁?那么小的女娃,我都没玩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