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第十二秒 > 第13章 6-2

第13章 6-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医生悄悄离开诊室的时候,赵希善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正在两个护士的陪伴下拿起彩笔画画。

    直到听见诊室大门轻轻合上的声响,赵亦晨才撤回逗留在小姑娘那儿的视线,偏过身面向医生。“目前来看,孩子可能是因为母亲过世而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不等他开口,对方便先一步不疾不徐地出声道,“比较像儿童抑郁症,同时由于某些诱因引发了失语。”

    语罢,她像是突然记起面前两人警察的特殊身份,视线在他们之间转了一圈,最终落回赵亦晨脸上:“您是孩子的父亲?”

    “父亲”这个词出现在脑海里的那一刻,赵亦晨略微翕张了一下嘴唇,却并没有回答。

    这片刻的犹疑并不足以引起程欧的注意,但赵亦晨看到医生皱了皱眉。

    几乎是在她蹙眉的同一时间,他开了口:“对。”

    对方抿唇注视他两秒,才将两手拢进白大褂的衣兜里:“孩子之前应该是有接受过治疗的,但是成效不大,因为孩子的内心很封闭。”她顿了顿,“刚才跟孩子交流,我发现孩子对你很依赖。所以我的建议是,你多花些时间陪孩子,然后带她去专门的儿童心理诊所接受治疗。现在这个阶段,你的陪伴很重要。不要强迫或者诱导她说话,否则可能会引起她更强烈的抵触心理。”

    情况不出他的意料。赵亦晨垂下眼睑,刚想要说点什么,又听到诊室的门再次被打开。

    护士牵着赵希善走了出来。小姑娘一看到他,便挣了护士的手跑过来,一把抱住他的腿,将哭过后还有些充血的小脸埋进他的裤腿。赵亦晨弯腰抱起她,感觉到她的小脑袋蹭过自己的下颚,于是抬起一只手顺了顺她的头发。

    余光瞥见小姑娘的发顶有两个发旋。和他一样。

    赵亦晨心里有些空。

    他做警察十余年,保护孩子已经成了一种本能。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坚持护着她,究竟是因为她是他的孩子,还是因为她看起来太过弱小。

    “我知道了。”重新看向医生,他右手覆上小姑娘温热的后脑勺,将适才已到嘴边的话咽回去,只微微颔首,“谢谢。”

    最后瞧了眼紧抱着父亲的孩子,医生不再多言,点了点头便转身踱回诊室。

    郑国强指派过来的两名民警还在医院外头等候,赵亦晨侧过身向程欧示意,而后抱着赵希善同他一起走向电梯间。孩子的下巴挨着赵亦晨的胸口,他稍稍低下头就能看见她微湿的睫毛,细长上翘,像极了他的。哪怕已经回到父亲身边,赵希善的鼻息也依然不大稳定,仍有些细微的抽泣。他有心要问她为什么突然哭起来,见她情绪没有完全稳定,才选择了沉默。

    换做别人的孩子,他会知道这种时候该说些什么。

    可她是他的孩子。他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快要踏进电梯间时,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赵亦晨停下脚步,一手抱稳赵希善,好腾出另一只手掏出手机。

    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让他皱起了眉头。

    肖杨。x市公安局局长。

    程欧跟着赵亦晨停下来,以为他抱着孩子不方便接电话,便主动伸出两只手:“孩子先给我抱着吧?”

    赵亦晨却只是摇摇头:“没事。”说完便接通了电话,返身走回走廊,“肖局。”

    “我刚刚联系过郑国强,了解了一下进展。二十分钟前许家的律师已经把许涟和杨骞带走了,小魏正在往你们那里赶,会告诉你们具体情况。”耳边响起肖杨冷淡而疏远的声音,“孩子怎么样了?”

    目光移向还趴在自己肩头的赵希善,赵亦晨有意压低了声线:“抑郁症,失语。医生说可能是因为母亲过世,受了刺激。”

    电话那头的肖杨应了一声,平静的口吻一如往常,没有透露出任何情绪:“你好好陪孩子,如果要主张监护权,就尽快联系上许涟,把孩子监护人的事确定下来。有必要的话可以请律师,走诉讼程序。”

    “我会尽快安排。”

    “安排好了就回来。”肖杨简单交代,“许菡的事情暂时不会立案,所以你也不要再查下去了。这是领导的意思。”

    他的叙述太过平静,以至于赵亦晨脚步一顿,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什么?”

    “暂时不会立案。”重复一遍自己刚才的话,肖杨不轻不重的强调就这么钻进了赵亦晨的耳朵里,“是上面的通知,不是商量。”

    他驻足,手里还稳稳当当握着手机,却忽然失语似的沉默下来。

    二零零七年被调到市刑警队之后,赵亦晨渐渐成了当时还是刑警队长的肖杨的心腹。从前赵亦清时常会埋怨,说赵亦晨性格变得越来越沉闷严肃,都是受了肖杨的影响。只有赵亦晨自己知道,他和肖杨其实并不一样。至少他没法做到在任何情况下都冷静自持。

    而电话另一头的肖杨一时也没有开口,像是在等待他的反应。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小赵。”十余秒过去,确定了他不会再开口,肖杨才率先出声,一字一句平稳而不容置疑,“先把孩子的问题处理好。等你们回来我再跟你解释。”

    赵亦晨比谁都清楚,不论是有什么原因不能立案,只要他现在妥协,将来就不可能再参与这起案子的调查。他静立原地,感觉到赵希善颤抖的呼吸扫过他的颈窝。

    这让他记起那段十一秒的录音。

    “我想找我丈夫,他叫赵亦晨,是刑侦支队缉毒组的警察……能不能帮我告诉他——”

    她当时究竟想说什么?

    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得到答案。

    “好。”许久,赵亦晨听到自己的回应,“等处理好这边的事我再联系您。”

    等到挂断了电话,他回过身便发现程欧正从走廊的另一头小跑过来,右手抓着手机,还没刹住脚步便远远同他汇报:“赵队,魏翔刚才来过电话了,他大概十分钟就到。”总算来到他跟前,程欧又抬起胳膊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我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先跟下面郑队的人说一声,带着孩子去吃点东西。”

    已经快到下午六点,孩子中午就被带过来,甚至没有吃午饭。

    赵亦晨点头,低下脸问趴在自己臂弯里的小姑娘,“饿不饿?”

    没有给他回答,赵希善只转过脸来,用那双眼眶仍有点儿泛红的眼睛望着程欧,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思考。再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瞧她那张消瘦的小脸,程欧禁不住感叹:“看她这瘦的……”转念一想,又有些心疼,“可能也是胃口不好。不然我们找点清淡的吃?”

    虽说是望着小姑娘说的,问题却是要抛给赵亦晨。可赵亦晨就好像没有听到他这句话,只不置可否地捋了捋小姑娘鬓间的头发,面上神态自若,眼里则眸色沉沉,看不出半点情绪波动。程欧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心底竟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令他不大自在。

    所幸当他再提出吃粤菜的时候,赵亦晨没有反对。

    魏翔在他们找到餐馆坐下后不久便赶了过来,匆匆忙忙地坐下,给自己灌了一大杯茶。将自己手里那份菜单推到他跟前,赵亦晨只留一份菜单给赵希善,扬了扬下巴示意两人:“看看你们想吃什么,自己点。”

    胡乱咽下口中的茶水,魏翔探过脑袋瞧一眼程欧点的东西,当下就有了决定:“我就跟程欧一样来一碗云吞面吧,主要是看孩子想吃点什么。”转脸对上小姑娘,他咧嘴笑起来,一改方才大喇喇的模样,微低下身子问她,“善善是吧?认识菜单上的字吗?”

    小姑娘坐在赵亦晨身旁,两只小手巴在桌沿,正低头盯着摆在她面前的菜单。听到魏翔的声音,她慢慢抬起头看向他。或许是因为脸生,她忽略了他的问题,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仅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脸,眼神多少有些呆滞。

    “这是魏叔叔,也是我的同事。”赵亦晨低声给她介绍,又伸手挪了挪她跟前的菜单,“想吃什么?”

    扭头看了看他,赵希善一声不吭,转而垂下眼皮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的手瞧。

    赵亦晨意识到,她恐怕不是每句话都能“听得到”的。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他没有勉强她,自己扫了眼菜单,想找到适合她吃的食物。

    一旁的程欧帮着出主意,“要不先点个粥或者开胃一点的汤?”

    酸一点的汤比较开胃。赵亦晨的视线由此落在菜单上的粥汤部分,刚要拿起笔勾选,就感到兜里的手机震了震。

    y市移动的陌生号码。

    抬眼望向对面的魏翔,赵亦晨挪动拇指接通电话,将手机搁到耳边,一言不发地等待对方率先出声。

    “赵亦晨。”几秒过后,手机里传来熟悉的女声,“我是许涟。”

    不只是长相,她和胡珈瑛就连声音都十分相似。

    环视一圈周围,赵亦晨嗓音低稳:“我正准备联系你。”

    程欧和魏翔的视线同时投向了他。

    “我猜到了。”许涟话锋一转,“你带善善吃饭了么?”

    低眉瞥向身边的小姑娘,赵亦晨发现她正把右手放到嘴边,呆呆地咬着拇指的指甲。

    伸手握住她微凉的小手,他稍稍用力将它拿开,稳稳抓在手心里,“现在就在餐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