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第十二秒 > 2-1

2-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九九七年,警校放假,赵亦晨只身找去了胡珈瑛读的那所大学。

    大学东门外有间律师事务所,附属于学校法学院,给校内的学生提供实习场所。胡珈瑛刚念大二,时常会往律所跑,打打杂,替律师整理案卷。那天轮到她值日打扫,事务所已经关了门,玻璃门内只有她弯着腰扫地,一手扫帚一手撮箕,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黑色长裙的裙摆下边露出半截小腿,白衬衫的袖口套着袖套。

    赵亦晨远远瞧着她,发觉她喜欢穿黑白灰三色的衣服,不像其他姑娘赶着时髦穿得艳丽。但她身上有股说不出来的气质,像是从水墨画里走出来的,不动的时候沉静,活动起来沉稳,一点儿没有这个年纪的姑娘活泼的特质,却也讨人喜欢。

    他叩响玻璃门,胡珈瑛这才抬起头来看见他,微微一愣。

    “诶,是你啊?”她放下撮箕,把扫帚靠墙搁好,擦了擦手走上前来给他开了门,“你来找律师吗?都已经下班了。”

    “我来找你。”赵亦晨没有进门,只站在原地,好平视她的眼睛。她个头比较小,而他又高又结实,铁铸的墙似的立在那儿,要是不借着台阶的高度减少两人的身高差,怕是会给她太多的压迫感。

    胡珈瑛还扶着玻璃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找我干什么?”

    “我想和你处对象。”他说。

    然后他看到她红了耳朵,眼底的慌乱转瞬即逝。她侧开身告诉他,“你先进来。”

    看出来她这是害臊了,赵亦晨控制住已经快要浮上嘴角的笑意,点点头走了进去。胡珈瑛飞快地关上玻璃门,转过身来拿背紧挨着它,好像要借那冰冰凉凉的感觉醒醒神:“你跟我开玩笑吧?”

    赵亦晨正对上她的视线,严肃地板着脸,认真道:“没开玩笑,我中意你,我要跟你处对象。”

    “我们才见过三次面,你都还不了解我,怎么就知道你会中意我了。”她回嘴,一双黑眼睛眨啊眨,眼里有水光似的亮。

    “只有三次,也看得出来你的人品。”早料到她会这么说,赵亦晨一脸平静,不慌不忙地看着她的眼睛,几乎都要看清她眼里的自己,“而且我知道你学习好,爱看书,喜欢骑单车,早上会绕着操场散步,边走边背英语单词。”

    “知道的还不少。”

    “我将来要做警察,知道该怎么搜集情报。”

    “你说这话就不害臊吗?”

    “害臊,从看到你开始我就害臊。”

    “我没看出来。”

    “我将来要做警察,知道该怎么控制情绪。”

    胡珈瑛笑了。他觉得她笑起来最漂亮,蒙娜丽莎的微笑也比不上她。

    “你这么想做警察啊?”她问他。

    “对。”

    “为什么?”

    “我妈是警察,我爸不是。我妈没有我爸富有,但她一辈子都比我爸过得踏实,对得起良心。”

    她还在笑,但笑容里的意味不一样了。那时候赵亦晨感觉得到,她看他的眼神是柔的,柔得像水,咸的水。

    “那我考考你。”她这么说完,走过他身边,从事务所前台后头拎出一袋水果。塑料袋哗啦啦地响,她拿出一颗芒果,抬起脸对他说:“我想吃芒果,你帮我去洗洗吧。”

    这考题出得怪,赵亦晨接过芒果想了想,转身走出了律所。

    几分钟之后,他带着芒果回来,已经把它去了皮切片,盛在不知哪儿弄来的盘子里。

    胡珈瑛好奇地瞧了瞧盘子里的芒果片,“为什么把皮剥了?”

    “我不确定你对芒果过不过敏,不过只要去了皮,过敏的人也能吃。”

    赵亦晨这么一本正经地讲完,便见她又一次笑了。这一笑很短暂,她只是弯了眉眼,嘴角略微上翘,紧接着就摆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接过盘子好整以暇地迎上他的目光:“我不了解你,你也不够了解我。你倒是有胆量,敢直接过来跟我说想和我处对象。”

    他也算是把处变不惊的本事发挥了出来,“我知道你会答应。”

    “这么有自信?”

    “你不常笑,但我们见过三次,你冲我笑了两次。”终于不再克制嘴边的笑意,赵亦晨两手插兜里,直勾勾瞧着她,语气变得愉快而又肯定,“刚才你又笑了两次。这证明你也中意我。”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不像个警察,倒挺像流氓。在此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这种感觉而高兴。

    所幸高兴的不单只是他。胡珈瑛也弯了眼笑。

    她说:“是,我也中意你。”

    赵亦晨见过很多种眼睛,有的眼睛是天生会笑的,有的眼睛是不爱笑的。胡珈瑛的眼漆黑,深邃,但那黑色里头还有更深的阴影,压在眼底,压住了她本该有的情绪。她那双眼睛是不常笑的眼睛。

    可她喜欢对他笑,笑起来眼里有亮光。

    就像破晓时分,要是没有前头的黑夜,日出便带不来后头的光明。

    电话铃声大作。

    赵亦晨再一次惊醒,眼球被一束打进客厅的阳光刺痛,赶紧眯起眼适应光线。盖在他身上的毛毯滑了下来,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杯豆浆和一只用不锈钢盘子盖住的碗,他恍惚了几秒,知道这是赵亦清来过了。

    边伸手捞电话边抬起胳膊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已是早晨六点五十分。

    来电显示是刑警大队副队长陈智的号码,他值晚班。赵亦晨两个多小时前接到那个古怪的警告电话之后,就通知了陈智去查号码的所在地,这时候应该是有结果了。他接起电话,感到太阳穴隐隐作痛,只拿食指压了压:“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