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第十二秒 > 1-1

1-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零零三年,赵亦晨从派出所被调到区刑侦支队,师从当时的支队长吴政良。

    赵亦晨参与侦破的第一个案子,就是一起特大团伙贩毒案。三十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唯一一名女嫌犯由赵亦晨和另一名警察负责审讯。

    她坐在讯问室的凳子上,耷拉着脑袋,形容憔悴,身上穿的是女警给她临时找来的衣服,因为被捕时她正和团伙头目佘昌志一块儿赤条条地躺在床上。审讯持续了六个小时,她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个字,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脸色灰败,像是已经成了半个死人。

    警方很快查明了她的身份:李君,二十五岁,本省人,籍贯在某个小村镇,曾经在x市一家洗脚店打工。如今那家洗脚店已经被查封,它是当地另一伙黑势力管理的色/情行当之一。

    隔着铁窗仔细瞧了她一眼,赵亦晨想,她可真不像二十五岁。瘦骨嶙峋,皮肤松弛,满脸烂疮,双眼呆滞无神,怕是长期吸毒造成的。

    “不想说佘昌志,就说你之前的事吧。”赵亦晨换了个方式开口,“九九年你还在一家洗脚店打工。记不记得那家洗脚店的名字?”

    李君还是不说话。

    又过了两天,她浑身哆嗦地倒在地上,四肢痉挛,翻着白眼,几乎要晕厥过去。

    赵亦晨和另外两个警察上去扶她的时候,她终于出声了。

    “给我……给我一根烟……”她说。

    李君十八岁那年高考,考进了x市一所名牌大学。

    但她早几年就死了父母,一直借住在姑妈家。姑妈告诉她,没钱给她缴学费。

    每晚李君都会梦到那所大学。想到将要失去这次机会,她就整日以泪洗面。一个月后,她独自来到城里,想要找份工作,半工半读挨过这四年。没想到刚到火车站,便被骗去拍了色/情影片,“导演”就是那家洗脚店的老板。老板把她带进洗脚店,她成了洗脚妹,给客人“按摩”,从此再没有去过她梦里的那所大学。

    结案以后,赵亦晨从菜市场买了条鱼回家。

    他到家时是晚上十点,胡珈瑛已经洗了澡,正在客厅看电视。见他回来,她又跑去厨房给他做饭、蒸鱼。夏天晚上闷热,家里没有安空调,只有一台旧电扇咯吱咯吱地响。她把它摆在客厅,给他吹。

    赵亦晨没待在客厅。他拎着电扇走到厨房门口,插好插头,将电扇对着她,好让她凉快凉快。然后他上前,从背后抱住她的腰。才忙活了一阵,她早已出了一身的汗,睡衣贴着汗津津的背,能用手抓出水来。

    胡珈瑛拿手肘轻轻捅他,“到厨房来干什么,这里热,你去客厅。”

    低低应了一声,赵亦晨把下巴搁到她肩窝里:“再抱一会儿,等下我炒菜。”

    “怎么今天突然腻歪起来了,也不嫌热。”她被他下巴上的胡渣刮得痒痒,却也只是取笑他,没有躲开。

    “没事。”他沉吟了几秒,“你当年怎么来x市的?”

    讯问李君的时候,赵亦晨想起了胡珈瑛。她今年也是二十五岁,读大学前也没了父母。更凑巧的是,她是从李君梦里的那所大学毕业的。那四年她半工半读,过上了李君原本想过的日子。

    手里择着菜,胡珈瑛心不在焉地道:“还能怎么来。从乡下搭三轮车,出了镇子走到火车站,搭火车来的。”

    “东站?”

    “对。”

    “那时候飞车党还在。”

    “是啊。”她话语间略有停顿,“所以一出站就被抢了包。”

    赵亦晨揽紧了她。这事他从前没听她提起过。

    “钱都没了?”

    “我只装了几块钱在包里,存折藏内衣里了,没被抢。”她笑笑,终于拿沾了水的手拨了拨他的胳膊,示意他松点劲,“出来前四处打听过,知道该怎么办。”

    这回答倒是意想不到的。赵亦晨愣了愣,而后微微低下头,轻笑一声。

    “笑什么?”胡珈瑛转过头来看他。

    “笑你聪明。”他抬手替她把垂在脸庞的头发挽到耳后。

    那时候从农村进城的,有大半走了弯路。像李君那样最终锒铛入狱的也不在少数。但赵亦晨没有怀疑过胡珈瑛的话,他相信她聪明,运气好,所以他后来才有机会遇上她。

    直到二零零六年,胡珈瑛失踪五天后,吴政良把赵亦晨单独叫到了办公室。

    “小赵,你知不知道你岳父岳母的名字?”

    “胡义强,胡凤娟。都是胡家村的人。”

    吴政良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微微皱着眉头,搁在桌面上的右手握了一支铅笔,笔端一下一下点着桌沿,嗒,嗒,嗒,嗒。

    “老刘带人去胡家村调查过了,”半晌,他才重新开口,“胡义强和胡凤娟夫妇确实有个女儿叫胡珈瑛,他们死后也把遗产都留给了她,供她去城里读书。但是胡珈瑛在学校的档案里登记的家庭成员不是胡义强和胡凤娟。她的户口是买来的,身份证也是买的。胡家村的人说,胡义强和胡凤娟结婚十几年,一直没有孩子。有一回他们夫妻两个去东北探亲,一年之后回来,就带着胡珈瑛。当时她已经十二三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