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官人不可能是纨绔 > 第24章 定计

第24章 定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日梁煜一大早就去了行宫找程敬,等他说完,程敬却不像他那么兴奋。
  
  他仍有些凝重:“我们即便知道了,眼下也很难去安乐伯府大肆搜查。比起给庄继平定罪,找出他背后的人更重要。”
  
  是了,梁煜一听顿时冷静下来。若是婚宴当日就想到,他们或许可以先发制人,然现在,不论是冰还是香料,都只能用来顺藤摸瓜。
  
  他同意地点了点头,又问:“庄继平昨日可有什么动作?”
  
  程敬说没有,不过他们的人开始盯梢已经是晚上了,白日里的事无从得知。
  
  “但是他身边有个小子,身手看起来十分不错,应是护卫不是小厮。”程敬补充道。
  
  在自己家里还带着护卫?是对庄继礼忌惮到了这个地步,还是这护卫有其他的用处?
  
  “跟好他,应该会有所发现。”梁煜说,“不过,虽然不能直指庄继平,但我们还是可以再去看看库房附近。毕竟孙寿如他们所愿,招了些东西,不去查验一番,不像是咱们程都知的为人。”
  
  “你啊,整天没个正形惯了,我看你以后怎么办。”程敬对这个后辈感情颇为复杂,他刚被塞到皇城司禁卫时,程敬很是不满,禁卫里也是有勋贵子弟,没有一个像梁煜一样顽劣到满城皆知。
  
  他父亲南康郡公梁劭的名声,同样是京都上下都知道,但却是人人敬仰的战神。在先帝时,他曾领兵几回击退河萨人,并将他们赶回大漠,多年无法再扰乱大景边疆。
  
  可惜先帝始终觉得他功高盖主,西北平定下来后,就迅速将他召回京都,并将其麾下大军拆开调动。其中一支当时正是由还是端王的当今陛下所领,因着这缘由,陛下一直对南康郡公十分宠信。
  
  可这宠信也不是这么个信法呀!程敬在没有见到梁煜前,心里是这么抱怨的。但他没想到的是,梁煜那纨绔的样子竟然装的。
  
  也不知他们父子与陛下打了什么商量,梁煜就这样不显山不露水地在皇城司呆了下来。他做着挂职的样子,却和同僚们都混得不错。
  
  “哦对,那香料仵作应该验完了,”梁煜不知他心中所想,还在说着案子的事:“昨晚我娘子听说这闷香,想起来她从前听说过。”
  
  “你还将这些事告诉她?”程敬被他的话打断了思绪,有些讶异地问:“她也知道你装的?”
  
  梁煜清了清嗓子发炎不大好意思地说:“没有,她不知道。不过此事之前我请她帮我问了庄家女眷的话,因而挑着些告诉她。”
  
  “你心里有数就好。”程敬明白,枕边人是很难隐瞒的。
  
  “况且她在宫里的背景也干净,就是知道了也无妨。”梁煜倒不太在意。
  
  “你若是如此打算,还是先向陛下禀告一番罢。”程敬不知想到了什么:“对了,郡公夫人,你们不也是瞒着的吗?”
  
  梁煜想到郡公夫人,也有些无奈:“母亲她不一样,她娘家有些......特别。”
  
  见他欲言又止,程敬知道是不好明说的,便打住了话头。
  
  两人去见了仵作,这闷香的灰烬里,仵作验出来的东西,果然如荣灵所说,混有枯骨。
  
  于是在去安乐伯府之前,他们又发散了人手,将满洛阳的药铺医馆查问了一番。
  
  荣灵送走梁煜后,没有再出门,她让云絮磨好墨,打算将近日所知记下。
  
  她坐在窗边的案前,窗户洞开,微风将冰盘的寒气送过来,让人既凉爽又不至于受寒。荣灵今日没有安排别的事,因而写写停停,或看一会做针线的云絮,或取一颗冰湃果子吃。
  
  偶尔又抬头看看窗外枝叶婆娑的树影,参差的光影落在石路上,一直往月洞门外铺去。此景当可入画,不过若是添一婀娜美人则更好,她心里这样想着,却见那头真有一女子行来。
  
  走近了才发现是雨痕,荣灵想起早膳后就让她去歇息,此刻过来,还步履匆匆,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于是她也将笔搁下,让门口的小丫鬟们下去,等着雨痕走进屋。
  
  不出所料,雨痕进来后,就递上一封信,说:“京都来的信。”
  
  荣灵细算了一下,他们到洛阳来,也有半个多月了。确实,京都不来信,待她整理好近日的事,也要传信回去。
  
  她接过信,发现是十分厚的一叠,忙看了起来。
  
  看起来是周掌柜写的,她先是说了明家有人近几日到京都,但似乎没能住进南康郡公府。
  
  荣灵不免皱眉,这是要做什么?再往下翻,却是她在府里留下的人报来的消息。明家人虽然没有住进去,但拜访了郡公夫人。再结合周掌柜的信,他们是抵京的第二天就去的。
  
  来人据说是郡公夫人的嫂子和两个女儿,她们几乎每年都会来京,时间倒是不固定。去年是中秋后来的,今年却是提前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