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官人不可能是纨绔 > 第21章 等待

第21章 等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洛阳不远的鄢陵,以花木栽种闻名。时人评言:“……良工巧匠,批红判白,接以它木,与造化争妙。”除常见的桃李、梅杏、莲菊,移栽过来的兰花、茉莉、山茶等,最为两都之人所喜爱的自然是牡丹芍药。
  
  詹山此次是以挑选牡丹的名义来到鄢陵,半月间拜访了数十家栽育牡丹的园子,便待在租的宅子里足不出户了。
  
  身边只带了一个仆人,一个护卫,连一日三餐也是临时雇了厨娘来做。不是常住的样子。他也确实早就想离开了,然而所谋之事出了些意外。
  
  詹山本就是个急躁之人,往常有他师兄在身边,还能劝说一二,如今他独自行事,时有度日如年之感。
  
  清早郭松就出发去洛阳打探消息,他用过午膳就时不时打发邓连去巷口看。天擦黑郭松才进了门,詹山示意邓连送走厨娘,桌上的饭菜也顾不上就问郭松情形。
  
  郭松喘着气,端起桌上的茶壶灌了一大口,才说:“郎君,那庄继平的弟弟,把事情抖到皇帝的人面前,如今庄继平不敢有什么动作。”
  
  詹山桌上的手握紧了,皱着眉问:“难道是皇城司的人在查?”
  
  “是,也不是。”郭松回道:“皇城司可没空管,是那位挂职的南康郡公世子。”
  
  詹山松了松手:“是他,庄继平怎么说?”
  
  郭松说:“说是有了安排,我回来的时候,孙寿去府衙了。郎君放心,‘凶手’给他了,‘祥瑞’给他了,这两日庄继平约摸就启程。”
  
  詹山这才放下心,唤了邓连进屋一同用饭。心里不免有些抱怨,庄继平非要将拖到他侄子娶妇的日子动手,否则,只怕此时他们都离开洛阳了。
  
  然而,安乐伯府里,情形却不似詹山所期待的那样顺利。
  
  荣灵问完了话,将那记录的册子整理好,带着去了湖边的水榭。她远远地停在一头,请两位亲事官将册子送过去。
  
  不想梁煜接过册子,竟往她这边走了过来。
  
  荣灵以为他有什么要问:“官人可是觉着哪里不妥?”
  
  梁煜笑起来:“没有,那边在等着庄二老爷去向安乐伯请示,才好开始捞东西呢。我过来与你说说话。”
  
  这话说得荣灵有些耳热,悄悄看了看周围,有些怪他当着丫鬟侍从们的面说这样亲近的话,又有些莫名的喜悦。
  
  “咳,”荣灵端正了神色:“有什么好说的,官人正事要紧。”
  
  “好,咱们来说说正事。”梁煜还是笑着:“直接看这册子么,总归隔了一层,何若娘子亲自与我说来?”
  
  荣灵见他如此,也忍不住嘴角勾了勾,白了他一眼,将刚才在花厅的事一五一十都说了,还说了些她自己的猜测。
  
  梁煜听完,不住地点头,夸赞的话不要钱似的:“到底是娘子,若是我怕是看不出来。”
  
  荣灵嗔怪地看了他一眼,道:“真真是没个正形。”
  
  梁煜也不恼:“娘子不是早就知道的嘛。”然后才说起自己的想法:“万管事儿媳没看错的话,我们先前想的也就对上了,大老爷确实是想做什么。”
  
  “但如此一来,为何万管事死了呢?”荣灵不解:“他是在府里和大老爷合谋的人,难道是被二老爷发现了。”
  
  梁煜半真半假地说:“嗯,不过说不得,也可能是大老爷骗了他,利用完再杀了。”
  
  荣灵闻言侧首看他,他神情还是和方才一样的闲适,仿佛只说了句无关紧要的玩笑。梁煜见她看过来,忙问:“我猜错了?胡说的,你不必在意。”
  
  荣灵转过脸去,看着远处走动的仆从,轻声说:“不,我觉得官人说得有理。而且,说不定,他同样也找过孙寿。”
  
  梁煜听了有些惊讶,又想到什么似的,一时也顾不得她,只说了句“我去问问卫勇。”便往人群那边走去。
  
  荣灵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旁边的云絮倒是低声说了句:“世子怎么这样说风就是雨。”
  
  “你这贱/人!你还说你不是故意的?”突然的怒骂声将荣灵惊醒,她们寻声看去,却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木。还有几声细碎的抽泣混在风里,从树木后头的院子里传了过来。
  
  荣灵几人面面相觑,过了几息她才示意云絮和雨痕去看看发生了何事。
  
  看着她们踌躇,荣灵笑道:“世子就在那边,我这儿没事的,倒是你们要小心些。”
  
  她们这才快步往那院子走去。
  
  ————————————————
  
  夏日里日头下去得晚,酉时了天光还十分明亮。但安乐伯庄如海养病的世伦堂里,却拉着帘子,只有零星日光从缝隙中漏进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