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官人不可能是纨绔 > 第20章 疑点

第20章 疑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孙寿所说虽疑点颇多,但言之凿凿的地方,还是要查的。
  
  梁煜见他没有话说了,便让衙差将他押下去。等屋子里没有外人了,他绕道屏风后,只见荣灵已经在看着送过来的尸格目录了。
  
  他忙过去问:“可有什么发现?”
  
  荣灵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才将那薄薄的册子推到他面前,说:“官人,那孙寿一直不曾说,他杀万管事用的是什么。”
  
  梁煜微微愣住,是啊,孙寿关于他如何设计杀死万管事,在扮作他出现在大家面前,说得非常详细。然而关于他在小库房里怎么动手的过程,却十分简略。
  
  他想明白了,张了张嘴,看到荣灵也看着自己,却说:“娘子高明!我差点让这小子混过去了,我们让人再把他提上来吧!”
  
  荣灵听了他的话,秀眉微微蹙起,犹豫了一下伸手拉住他的袖子,道:“官人且坐下,我们先把这个和现场的记录看完可好?”
  
  梁煜像是被说服了,有些勉强地做了下来,翻着面前的册子。
  
  嗯……没有打斗,但小库房有翻找过的痕迹,看到这里他手指无意识地敲着桌面,回想起昨晚他到达库房院子时,卫管事和孙寿二人正是在小库房里,如此看来是他二人在翻找?可找的是什么,贺礼是块西湖石,且不说本身十分显眼,它还是孙寿看着放进去的,根本不必翻找。
  
  他继续看下去,又发现屋里窗户皆是紧闭的,但有一点非常奇怪。
  
  按仵作所检验,万管事身上的伤口十分大,出血应该也十分多,而他身上所穿衣服,前后腹也确实都被血浸过。
  
  然而流到地上的血迹,虽然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接近干涸了,却看得出很淡,这不正常。
  
  等他看完合上册子,荣灵才开口道:“我觉得,庄家的两位老爷都牵涉在其中了。”
  
  梁煜同意道:“嗯,我瞧着那卫管事和孙寿,应是二老爷派去库房的,恐怕不止是想处理了万管事的尸体,否则吉善公公带我们到那儿时,应不会看到他了。”
  
  荣灵点头:“你说他们可能动过万管事,会不会是在找钥匙?”
  
  “应该是这样,”梁煜说:“娘子帮我听听看对不对,杀万管事的事,是大老爷谋划的,但是二老爷见陛下派了人来,决定将计就计,反咬一口。”
  
  荣灵有些好笑地看着他:“这也是我所想的,如此看来,倒像是他们庄家兄弟相争的戏码,只不过恰好陛下派了人来,你也傻傻地撞了上去。”
  
  “咳,”梁煜是有些心虚的,因为是他让人去报了信,陛下才派人来。弄清楚了,还得去向他回话才好。
  
  “不过即便如此,官人还是有始有终,将它查清楚好些。”荣灵继续说:“毕竟万管事一条人命呢。”
  
  梁煜当然应下,何况他还是觉得事有蹊跷。
  
  安乐伯这爵位,是降级袭的,比起他庄家积攒下的万贯家财,象征意义更大些。即便给了庄继礼,安乐伯难道在家产上还会薄待另外的儿子?
  
  更别说庄继平这些年在杭州,本也攒下难以计数的商铺、田庄生意。难道就是十几年前的一口气,如今两人还要争得你死我活?
  
  正想着,荣灵突然道:“若是方便,我想再见见安乐伯府的女眷。像妗母所说的,安乐伯元妻尸骨未寒,二老爷的母亲便嫁进门,不知与此事是否有关。”
  
  梁煜回道:“当然可以,正好再问问那孙寿可有家人。”
  
  荣灵挑眉:“你是觉得他或许被威胁了,在替什么人顶罪?”
  
  梁煜也说不上,只觉得先前因万管事被杀时,他在众人面前,便没有细问。如今他卷了进来,还是要查清楚才好。
  
  商量妥当,他便让衙差把孙寿押上,又请了几位同僚,一同往安乐伯府去了。
  
  ————————————————
  
  府里,庄继礼一个早上都找不到孙寿,便心中隐隐不安,眼下一听南康郡公世子带着人上门,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但清查此事是他自己拜托人家的,如今只得摆出高兴的模样,迎了出来。
  
  但听到梁煜说要到湖里捞东西,他的笑脸终是垮了下来。有些勉强道:“那湖离着父亲的世伦堂颇近,怕会扰了他老人家。”
  
  见梁煜有些不悦,他忙又开口道:“可否请世子等上一等,我去向父亲说明一番。”
  
  到底是长辈,梁煜便应下了。
  
  荣灵没有跟着他们去湖边,而是由两位皇城司的亲事官护着,到了花厅。
  
  一盏茶没喝完,庄二夫人就现身了,她堆着笑对荣灵道:“世子夫人上门,怎不提前派人来说,好备些上好的茶点。”
  
  荣灵却不托大,仍是站起身与她见了礼,才和颜悦色道:“叶家姐姐莫多礼,你不怪我突然登门的失礼才好呢。”
  
  庄二夫人姓叶,不是什么世家大族,她不想荣灵竟也知道,还愿与她亲近,一时也笑了。
  
  “是这样的,”荣灵有些不好意思地将孙寿去自首,梁煜让她来再问问话的事说了。
  
  看庄二夫人听完忧虑起来,又温声道:“叶家姐姐不必担心,就唤几个有干系的丫鬟婆子过来问上两句。唉,按说都是些妇道人家,哪里能知道什么,不过是官人难得想将事办得仔细些,我自然是要遵从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