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官人不可能是纨绔 > 第15章 库房

第15章 库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孙寿回话的声音也不大,但席上好些人都听到了,梁煜自然也不例外。
  
  他一听立时觉得不对劲,这小厮在庄二老爷面前也有两分脸面,他的师傅自然是管事一类。不久前庄二老爷问那小厮话,恐怕就是在找这个人。那么,他早上应当还在招待宾客,不可能身患重症,这突然死了,还是在库房里,看来不是自杀便是被杀。
  
  庄家也不是个单纯的商户啊,须想个法子,将这事探听清楚才好。想着他便不大客气地说:“这小子谁啊,你家大喜日子,还来说死人这种晦气话!”
  
  此话一出,席上有些原听不清楚的人,都纷纷色变,皱着眉看向庄二老爷。
  
  庄继礼听完孙寿的话,便知道事情不好了,又被梁煜当众喊了出来,只得苦笑道:“诸位实在是抱歉,这小子不知轻重,一直带他的万管事病逝了,他一时悲痛过度,进退失仪。”
  
  梁煜可不想让他这么糊弄过去,又不嫌事大地说:“不是吧二老爷,这管事都病重了,你还让他去库房?莫不是今儿还出来招呼过我们?”
  
  庄继礼心下暗骂梁煜多事,面上却还是歉意十足地说:“世子您可能是听岔了,这小子说的是他在自己房里去的。”
  
  说罢推了推孙寿,让他出来补一句,此事便算是过去了。
  
  孙寿被推得一个踉跄,仿佛知道是自己说错话,惹了祸,便惶恐地说:“小、小的孙寿,给各位老、老爷,郎君,请、请安了。师傅他确、确实是病重,过身了。”
  
  “你个混账,我父亲明明身强体壮,哪里会病死!”水榭外传来一声怒吼,却是那卫管事的儿子,万路林。也不知是谁告诉了他,还将他带到水榭来。
  
  一时间不仅是男宾这席上,连屏风那边的女眷们,都被惊动了。
  
  梁煜趁众人注意力都在庄二老爷,万路林,孙寿身上,忙示意渔阳去打听这万管事的事。
  
  “是谁给你胆子乱闯进来,惊动贵客们!”庄继礼自万路林进来,脸色铁青,他可是知道了,这是冲着他来的!
  
  万路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到了什么地方,有心想找那带他过来的人,那人却不知何时不见了。
  
  “好了,二弟。三郎的大喜日子,他跑来这确实是扫兴。”似是欣赏够了弟弟的窘迫,庄继平缓缓出声道:“不过父子人伦,倒也能理解。”
  
  庄继礼现在如何能不清楚,今儿这出,怕是跟他这位好大哥脱不了干系。
  
  庄继平又说:“不过,这万管事前些日子去码头接我,看起来还康健,也不知是什么急病。”
  
  “大哥的意思是,二哥害死了个管事?”席上一直不开口的三老爷庄继光,一听这话也忍不住反问。
  
  庄继礼却看了他一眼,似是嫌他多事。
  
  “三弟多心了,”庄继平说:“万管事在府里也是辛苦多年,我不过关心两句。”
  
  “好了!”庄继礼知道不能再让他们争下去,闭了闭眼说:“万管事走得突然,然今儿还是我儿娶妇的大日子。”
  
  看了一圈席上神色各异的宾客,道:“家中仆从约束不力,也让诸位看笑话了。万管事稍后好生安葬,路林,你也莫要太过悲痛。”
  
  荣灵边上的祝夫人,似是忍不住“嗤”了一声,见她询问的眼神,便低声说:“这庄家,就是这德行。”
  
  荣灵挑眉,祝夫人看着忙着安抚席上女眷的庄二夫人,一脸不屑的三夫人,还有那个从落座开始就十分平静的大夫人,说道:“这家人十几年前就斗得跟乌眼鸡似的,这大哥去了江南才消停了些,眼下他回来了,怕是不得安生咯。”
  
  荣灵从前只知这安乐伯是皇商,便问道:“这却是为何?”
  
  祝夫人用帕子抚了抚嘴角,说:“这大老爷和二老爷可不是同一个娘,能不争么。不过你莫怕,那明氏没有儿子,你和元曜不用担心这些。”
  
  荣灵有些无奈,梁煜这妗母似乎对郡公夫人极是忌惮。
  
  她却不管荣灵怎么想,仍有些得意地说:“安乐伯在原配热孝里便娶了老/二老三的娘,没几个月老/二就出生了。”
  
  “这......”荣灵一时不知说什么,又听祝夫人说起来:“按说,家业该是嫡长子继承罢?可你看现在,这大哥一去杭州就十几年,安乐伯又瘫着,上上下下还不是这老/二说了算。”
  
  “确是不合常理。”荣灵应道:“只是庄大老爷也甘心去南边,一呆就这么多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