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官人不可能是纨绔 > 第11章 因由

第11章 因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今京都夜间大多不宵禁,诸多茶楼酒肆,瓦子勾栏,饮食商铺,自朱雀街外往西次第铺陈开去,几条交错的大街上皆是灯火通明。梁煜这回带着荣灵来看戏的楼子唤遇仙楼,乃是此间最高一级的曲楼。
  
  车停好,梁煜便先一步带着渔阳进去要隔间,荣灵戴着黑纱帷帽,由云絮扶着下了车。她看着身后大街上来往车马檐子,叫卖的小吃食肆,有些晃神。出宫一个多月,她总觉得自己和在宫里没什么区别,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继续做着太后娘娘吩咐的事。
  
  但这一刻,她突然生出“重回人间”的错觉,像是忆起了幼时,元宵父母带着走百病,影影绰绰的百种花灯光影交错。
  
  “夫人,请进来,小心门口有人冲撞了。郎君都安排好了,您直接上二楼的隔间。”应是见她许久不进楼,梁煜命渔阳出来请。
  
  荣灵回过神来,不觉失笑,竟突然想起过去了,莫不是老了?
  
  “知道了,有劳你。”她向渔阳笑着说,渔阳忙回“不敢”,领着她和云絮就上楼去了。
  
  进了隔间,梁煜已经坐下亲自煮起茶来,她坐过去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在门口看外头的商铺街灯,耽搁了些时间,官人莫怪。”
  
  “嗤,哪里会怪你,娘子想看应让人同我说一声,我要个临街的隔间才好。”梁煜知道她在宫里惯了言语总是周全,却不想夫妻间也像君臣一样恭恭敬敬,便逗她:“我说,我们都成亲一个多月了,你怎么还这么客气呢。”
  
  荣灵这时是真的讶异,一双杏眼瞪圆,双唇微微开合,想说什么又觉得都不合适。
  
  梁煜见她无所适从,便温和的说:“你不需放在心上,我一贯是没规矩的,你也放松些就好了。”说罢,那戏台上开始奏起乐来,二人便不再说话。
  
  今晚演的是前朝柳妃的故事,倾国倾城的女子,一朝选在君王侧,便得宠冠六宫,最后帝王甚至为她遣散后宫,独宠一人。可惜情深不寿,柳妃不假天年,数年病逝。这个剧唱得便是,柳妃逝去后,痴心的帝王请来八方修士,上天入地遍寻她的魂魄之事。
  
  从前在宫里节庆,请伎人唱过这个剧,荣灵也跟着其他女史一起远远瞧过。今日这样坐在席上看,是头一遭,可惜她读过前朝史书,从来也不觉得柳妃与情爱之事能沾上边。于是看着看着,她便开始想她要做的事,想郡公夫人,想她的丈夫。
  
  她觉得郡公夫人只是略有些孤傲的贵妇人罢了,即便她娘家与秦家有那么一丝一缕的关系,她本人恐怕并不知晓逆王之子的事。反倒是她的丈夫,世子梁煜,更像是那个满身秘密的人。若不是年龄不对,她都要疑心梁煜就是被救出来的那个逆王幼子。
  
  可太后娘娘不会信的,她这一月里能看到的,娘娘想必早已打听过,如此还怀疑郡公夫人,那必定有她不曾发现之处。又或者,不仅是郡公夫人,郡公本人和世子在这中间,也有一个角色?
  
  这样想着她不禁转过头去看旁边的梁煜,这人看似盯着戏台,□□游天外呢。想来也是,他常出入这些地方,这种剧目必是看过多回,早已不新鲜了吧。而今晚来也不过是陪她,自己先前随口之言,他却记在心里。他待自己这样好,自己却要查探他一家人,荣灵也觉得自己实在是不耻。
  
  “虽然你官人我生的是丰神俊朗,但娘子眼下还是先看戏吧,回家让你看个够?”原来梁煜不知何时,也转过头来,发现她正对着自己出神,便忍不住调侃。
  
  “我、我才没有看你。”荣灵一时也顾不得再感慨什么,红着脸转回去,紧紧盯着戏台,不再理他。
  
  ———
  
  在都城的南边,过了州桥,亦是民居商铺鳞次栉比。然而同西市多达贵人不同,这边往来鱼龙混杂,多贩夫走卒。
  
  也有勾栏数十座,其中既有寻常铺子货卖衣饰、珍玩、饮食果子、药材,也有算卦,赌馆,妓馆缀在城南各角。
  
  荣灵和梁煜在看戏时,清平坊的苏家分茶,一名着绛色直裰,书生打扮的男子匆匆走上二楼。似是常客,跑堂的只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好自己的活。
  
  “师兄,可有结果了?都妥当了吗?”这男子姓詹,名山。一上楼便熟门熟路地进了左起第二间茶室,而被他称为师兄的,正是在室内煮着茶的男子。
  
  “你总是这样急躁,过几日我离京了,只望你不要惹出大祸,连累先生才好。”师兄头也不抬,慢条斯理地说着。
  
  詹山道:“唉,师兄,我自是知道轻重的。您还没告诉我,事情如何了?先生谋划多年,如今我第一次办事,可是紧张极了!这才急了点儿。”
  
  那师兄笑道:“行了,总之你要心里有数。”说着又严肃起来:“此次虽然颇为顺利,但总归是进了京都众人的视线了,下一次当更为慎重,务必成功而不留痕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