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官人不可能是纨绔 > 第10章 石出

第10章 石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梁煜拧着眉,似乎在用力回想,慢慢说:“从发现他往城南去,再到我们赶上他,约摸两刻钟吧。我们骑马跑得快,最后是在清平坊往码头去的路上截住了人。”
  
  李明远看向梁煜身后的林捕快,此次去杨家问话,京兆尹府的一队人乃是由他领头。林捕快点了点头,道:“回大人,确实如世子所说,当时是我们队里的万里和皇城司的张小将一起去盯人的。”
  
  李明远“嗯”了一声示意知道了,又说:“即刻派人去清平坊及运河查看。”
  
  “张夫人,敢问这小厮可有家人?”李明远安排好,继而转问张夫人。
  
  张夫人还惊讶着疑凶竟是自己儿子的小厮,紧接着他又毒发身亡,此刻还有些回不过神。身边的魏妈妈只得代他回道:“回大人的话,这凝墨原是杨家的家生子,他爹娘原本皆是府中管事。”
  
  “原本?继续说。”
  
  “是,后来他娘被发现手脚不干净,本是要一家赶去庄子上的,但府君念在他爹因救护瘫痪,就给了个恩典,让他们家去,只留着这小子在府中做事。”魏妈妈一口气说了这些,又顿了顿,才说:“他是今年初,才被大郎君调到身边的。”
  
  李明远想了想问:“他们一家还有别的人口吗?住在哪里?”
  
  魏妈妈一时有些记不清楚,只得勉强回道:“他是家中独子,至于他们将宅子置在哪里,奴却不大清楚,需得问府中管事。”
  
  李明远听完让她下去了,这时解仵作提着箱子进来,他便暂时停下了审问。解仵作将凝墨平放下来,做初步的检查,周围的人也都屏着呼吸,紧紧注视着他。
  
  不多时解仵作便站起身来,朝李明远道:“此人口眼皆开,嘴唇紫黑,手脚指甲亦泛着青黑,五官兼有黑血流出。确实是毒发身亡,但所服毒药或有无其他异常,属下还要细查。”
  
  李明远点头道:“解仵作请去后衙,我命人准备好屋子和记录官。”说着又指挥手下将凝墨抬下去,这才坐回去。
  
  到此时此刻,这个案件明眼人都能看出背后有杨、莫两家以外的人在推动。然这人隐藏颇深,凝墨或许有所接触,却来不及说出什么。
  
  “流冰,你可知道杨大郎君脖颈上致死的簪子,乃是他自己的男式发簪?”希望流冰知道些什么罢,李明远如是想着,问她。
  
  流冰瞪大了双眼,只觉李大人的字字句句从她耳中钻进,将她先时自以为完成任务的错觉击碎。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补救一下,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而且这发簪,张夫人已经确认过。”李明远翻着手上的册子,继续道:“经查阅杨大郎君院中物什进出的记录,这发簪一个月前被他赏给了凝墨。”
  
  流冰霎时委顿在地,双眼失神,她知道自己跑来投案演的这场戏是彻底失败了。
  
  而屏风后张夫人也颓然靠在椅子上,她知道儿子院中事务都是闻鸳打理,她是魏妈妈的养女,几无可能会背叛,那么那发簪就是凝墨用来杀死杨文绍的。
  
  可怜她自认治家手段了得,比之世族豪门太太也不差,如今家中不仅有家仆背叛,还堂而皇之杀死嫡长子。
  
  “稍后本官还将派人去杨府,询问管事凝墨一家之事,还望夫人海涵。”李明远起身向张夫人拱手道,进而又问流冰是受什么人指使。
  
  流冰见那凝墨死状惨烈,又发觉自己攀咬之事已然不成了,此刻吓得魂飞魄散,只恐怕那人也要杀自己灭口。
  
  因而颤抖着便招认:“是……是有人给了奴一包金子,命我来官府投案,那人让奴知道的就照实说,不知道的就胡乱、胡乱攀咬娘子,只要坏了娘子名声就行……”
  
  此话一出,围观者哗然,纷纷议论起来。李明远也皱眉追问:“是什么人?还有,他让你顶罪,你为何愿意?”
  
  “他说,他说奴虽顶罪,然而奴只要说是娘子指使,便不会有事……”流冰说着声音愈发微弱,她现在也隐约回过神来,即便真是娘子做的,又哪里有她这个贴身伺候的丫鬟的活路。
  
  李明远见她明白过来,又问:“那人如何与你联络?”
  
  “她……那个婆子是我们从广华寺回来,第二天清晨奴在角门碰上的。”流冰神情仍有些迷惑:“她来向我化缘,还与我算了算,说的都很准,奴便十分信她了。”
  
  “接着她又说奴近日有灾,如能帮她一个忙,她便帮奴化解,还拿出一包金子,说是酬劳。”
  
  “可知她住在何处?金子什么时候给你?”李明远摇了摇头,继续问。
  
  流冰神色躲闪,想顾左右而言他:“她说自己多在城南那土地庙落脚,金子当时便给了,正因为这样奴才越发信她是有本事。”
  
  原来是这样,财帛动人心。荣灵暗自摇头,这流冰恐怕是打算,先让莫家牵扯进杀人案子里,最后翻供说自己是替莫苑顶罪。如此虽然她背主,然一旦定案,莫家也不敢杀她最多将她撵走,而她手中有大笔钱财,正好可以远走高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