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牛吏 > 494.涿郡危局

494.涿郡危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秀得到消息,耿弇率军出上谷南下。他的军团以骑兵为主,这对于河北来说是致命的。
  
  河北之地全是平原,没有高山阻隔,最利于骑兵驰骋,以骑兵自北向南突进,几乎不可阻挡。
  
  耿弇是当世名将,出身上谷突骑,率领着全马镫的骑兵军团,冲击力十分强悍,对于邯郸的威胁比之河南的刘茂军团犹有过之。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河北水网密布,治水、易水、桃水、涞水等河流可以迟滞骑兵的前进。如今已是初夏,河流进入丰水期,水位上涨,增大了军马渡河的难度。
  
  但是这些河流终究不是黄河、长江一样的天险,渡河的难度虽有,也不至于无法实现。这些河流起不到那么大的防御作用,最大的作用只是延迟骑兵南下的速度,使刘秀可以有时间调动兵力组织防守。
  
  如果等到隆冬时节,北方的河流全部结冰,不需舟楫便可踏冰南下,骑兵在河北大地便可纵横驰骋了。但是有利必有弊,隆冬行军,马匹瘦弱,粮草难行,不仅骑兵战斗力打了折扣,而且后勤压力太大。
  
  中原的骑兵终究不像胡人,还要仰赖粮道。胡人的生活方式是“马逐水草,人仰湩酪”。他们的饮食大多是畜产品,对于粮食的依赖性较低。胡人骑兵南下都是自带粮草,佐以掳掠,胡兵出征大概以三个月为限,过了这个时间便要回军,因为此时粮食差不多已吃尽了。
  
  不管是幽州还是并州、凉州的突骑,他们的补给还是传统的汉人方式,即需要后方粮道保障供给。因此战争成本大大高于胡骑。
  
  当年汉匈之间的漠北之战,卫青与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出塞,后勤人员多达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人。武皇帝以改革币制、兴告缗等方式筹集军饷,几乎将天下掏空,倾举国之力支持这场战争,战争成本远远超过匈奴人。即便最终获胜,汉朝也无法占领北方的草原荒漠,那种地方对于农耕文明来说是无用之地。因此当年王莽要伐匈奴之时,严尤劝谏他,对付匈奴,“周朝得中策、汉朝得下策、秦朝无策。”
  
  耿弇的骑兵军团南下,也面临着粮道保障问题。这是一场烧钱的游戏,威力巨大,消耗也巨大。因此刘钰准备了半年,大规模地运兵运粮,等到上谷的粮草储存达到一定规模之后才猝然发动。
  
  这个南下的时机经过了精心的选择,此时正是宿麦的收获时节,田地时都是刚刚成熟的麦子,骑兵军团可以因食于敌,不仅可以缓解自己的粮草问题,也可以大大削弱敌军的实力。孙子兵法云:“故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忌杆一石,当吾二十石。”
  
  战争的损失是相互的,刘钰自然要承担巨大的后勤压力,刘秀则要承担更大的战争损耗。因为战场在建武汉的本土,他们的粮食被掳掠,城池被毁坏,田地被践踏,战争对当地经济的破坏作用巨大且持久。
  
  建世汉面对发达的河北之地,若是战败,损失的顶多是军马,若能战胜,所得足可弥补损失,并能有巨大的赢余。对建武汉来说,若是战败,则可能万劫不复,若是战胜,将敌军赶出国土,依然要承受经济损失,除非他可以趁势反攻,进入建世汉的本土。
  
  这几乎是一场刘钰注定大赚的买卖,可是刘秀已经顾不上算这笔账了,他面临的是生死难局,迫切需要解决生存问题。
  
  刘秀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击退敌军,经济问题只有等到战后再说。即便是退敌这个第一目标,想要达成也有相当的难度。因为敌军足够强大,而敌将的战术水平毫无疑问是当世一流。
  
  耿弇不仅战术水平高,对于河北的情况又足够了解,以他为将对于刘秀来说十分致命。此时耿氏在邯郸的质子耿广已经就戮,耿氏阖族已迁入长安,刘秀和耿氏根本没有和解的可能。
  
  对付突骑这样的天下兵王,对付耿弇这样的良将,除了刘秀本人亲征,再无别的选择。建武皇帝刚刚结束对于涉县的两次亲征,又要马不停蹄地踏上北去的征程。
  
  但是在他到达战场之前,要先保证涿郡的杜茂大军不至于溃败。若是没等到刘秀抵达战场涿郡便先行崩溃,那么任是何方战神恐怕都很难挽回战局。
  
  刘秀第一时间便抓住了战役的关键:粮草。这几乎是建武汉唯一的优势所在。
  
  对于大规模骑兵军团,除非有同样体量的骑兵,否则正面对敌毫无胜算,只有拖住他们,不断威胁其粮道,使其陷入补给不畅的困局之中,河北才有机会获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