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355. 上官馨的怀疑

355. 上官馨的怀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头子。”
  
  外面依旧一片闹腾之时,上官馨却是来到了黄梓的院落里。
  
  黄梓懒洋洋的抬头看了一眼上官馨,有气无力的说道:“回来啦。”
  
  上官馨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然后又静心的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甚至就连自身的小世界都展开了。
  
  “不用搞得那么严肃,只要进了我的屋子,这里面再大的声响外面也听不到。”黄梓撇了撇嘴,“我观你身上枷锁有所松动,想来你已经准备好了?”
  
  “两百年前为了突破瓶颈,我去了南州,结果误入幽冥古战场,不得不改修宝体功法,相当于自断一臂,但总算是熬过来了。”上官馨冷哼一声,然后才开口说道,“而且也顺利突破到地仙境。……之后在幽冥古战场,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所感所悟,也让我大有裨益,是以在五十年前时,我就已经踏入道基境了。”
  
  “挺好。”黄梓点了点头。
  
  上官馨却是冷笑一声:“当年你让我去南州,是有所预谋吧?”
  
  “我又不是叶衍和顾思诚那种神棍,哪还能算到两百年后的事。”黄梓翻了个白眼,“而且就算是他们,也最多只能推演出一丝天机气息,然后剩下的还只能靠自己的揣摩猜测。……这个世上可没有谁能够准确的推算出未来。”
  
  “确实。”上官馨点了点头,“老三也说过,不管是我那个纪元,还是后来的第二纪元、第四纪元,都有着历史所遗留的只言片语所记载,虽有不少历史遗留的未解谜题,但很多事情的发展脉络和演变,却基本都为人们所知悉。”
  
  说到这里,上官馨停顿了片刻,复又开口说道:“唯独我们眼下的第三纪元。……没有丝毫的记载。”
  
  黄梓轻笑一声,语气、姿态皆是一如既往的懒散。
  
  “那你想必也应该知道,出现这种情况的唯一原因。”
  
  “此界……破碎,万灵湮灭。”上官馨神色肃穆,“可如此一来……”
  
  “也就不会有第三纪元了,对吧。”黄梓轻笑一声,“你那个纪元破灭,蓬莱、昆仑、方丈、瀛州等五大仙地直接破碎,现如今还有部分残缺遗留漂浮在死亡海。第二纪元破灭时,十八陆块直接破碎沉没,近乎绝迹,如今只有在一些残界、秘界才有可能找到蛛丝马迹。……那你说说,这样的情况,你觉得这历史是否还是真实的呢?”
  
  “老头子,你的意思是……”上官馨眉头微皱,沉吟片刻才说道,“我们所处的第三纪元……并不是破碎,而只是变成了类似残界这样特殊区域,只是没有人挖掘到,所以才会没了声息?”
  
  “当然,还有另外两种可能。”黄梓耸了耸肩,“其一嘛,就是第四纪元的人,刻意抹除了关于我们第三纪元的消息。”
  
  “那其二呢?”
  
  “你觉得,为什么我现在的这个纪元,就真的是第三纪元呢?”
  
  上官馨倏然一惊。
  
  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
  
  “按照纪元之说,灵气枯竭便是末法大劫,而当此界灵气再度重新复苏的话,便是新一纪元的开始。”上官馨沉声说道,“若是能够让灵气周而复始,长久不衰的话,那么一个纪元就可以横跨非常久远的时代。……若是老三的说法没有任何水分的话,第五纪元兴许才是这玄界最为昌盛的一个纪元。”
  
  “你可知,万年青的身份?”
  
  上官馨摇了摇头。
  
  “他是幽冥古战场的守门人。”黄梓淡淡的说道,“他的存在,便是为了镇压幽冥古战场的气息散溢,从而导致不知情者误入其中,成为天魔之主的养料,助其脱困而出。”
  
  上官馨瞳孔猛然一缩:“监守自盗?”
  
  “不算。”黄梓摇了摇头,“充其量,只是……怕死了而已。然后这点破绽,被有心人给利用了,也才有了后面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前让你去南州,一是那里的确是你的涅槃之所,二是……我也有心让你过去刺探一下南州妖族的情况。只是我没想到,窥仙盟的人早就已经帮敖海和万年青搭了线,你那次……”
  
  说到这里,黄梓也是轻轻的叹了口气:“估计是敖海那边给误杀了吧。”
  
  上官馨突然沉默不语。
  
  此时黄梓一说,她心念一转,便明白了黄梓这话的意思。
  
  当年敖海正和万年青在密谈合作的事情,这是妖族的大事。
  
  而黄梓又是人族阵营一方的最强者,她又是太一谷里最能打的弟子,几乎是被公认为下一代武道一脉的接任者,所以她突然出现在南州必然会引起妖族的警惕。本着宁杀错、莫错过的行事原则,所以她就被当时的碧海龙卫给逼进了幽冥古战场,也才会因此受困了两百余年之久。
  
  一想到这里,上官馨就恨得牙痒痒的。
  
  “你算计我?!”
  
  “这怎么能说是算计呢。”黄梓翻了个白眼,“你当时来找我指点迷津,你看我不是给你指了嘛。……充其量,只能说你那会时运不济,所以这事可不能怪我。”
  
  上官馨冷哼一声,脸上怒气犹未散:“你到底在布什么局?”
  
  “我可没有布局,你别胡说。”
  
  上官馨凝视着黄梓,后者依旧是一副懒散的疲怠模样,就连姿势都没什么变化,上官馨便知道,自己别想从黄梓嘴里套出什么话来。
  
  至于黄梓说他没有布局的事,上官馨是断然不信的。
  
  以她昔年的身份、修为,自然很清楚如他们这等境界修为的人,争的已经不是气运,而是天道了
  
  所以这类人布的局,也远非其他修士的眼界所能比拟,他们甚至愿意花几千年、上万年的时间去等待、去布局、去谋划,就为了给自己积累一点点的优势。
  
  一如九黎尤。
  
  她宁愿葬送了两个纪元,几乎是毁了整个玄界,也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就为了争得最后那一丝卷土重来的机会。
  
  但很可惜……
  
  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上官馨却是知道,九黎尤提前苏醒出世了,这就导致她如同早产的婴儿一样,先天不足。而也正是因为这份先天不足的影响,所以她才需要在陵墓里大开杀戒,借此稳定自身的境界根基,以期再度破茧而出。
  
  却没想到,她也在幽冥古战场里,所以她的一切谋划终究成空。
  
  而这一切,皆因她和苏安然两人的双重巧合。
  
  别人或许会觉得,这就只是一个巧合。
  
  甚至,就连妖盟那边也会如此认为。
  
  毕竟她上官馨可是被困于幽冥古战场整整两百余年,几乎都要到了让外界遗忘的程度。而苏安然却是最近这些年才开始在玄界崭露头角,这一次去南州支援也只是为了让其有些历练经验罢了,会被卷入幽冥古战场更是一件意外,毕竟当时妖盟发起突袭,引发幽冥古战场的注意,谁会被卷入其中根本就无法预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