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315. 玩家上线

315. 玩家上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师弟,我们该出发了。”赵飞走到苏安然身边,开口说道,“他们的状况都不是很好,虽然现在稳定下来了,但幽冥鬼煞的侵蚀一直都在持续着,所以我们必须多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这里。”
  
  “再……等等。”苏安然脸色阴晴不定的说着。
  
  “还等?”赵飞愣了一下,“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苏安然脸色难看的说道:“我知道。……再等一会。”
  
  赵飞虽面带疑惑,但终究还是没说什么,转身回到了人群里。
  
  “夫君,你召唤的那些助阵嘉宾呢?”但赵飞有所顾忌,不好意思开口询问,并不代表石乐志就不好意思开口。
  
  苏安然咬牙切齿的说道:“都什么年代了,这群智障还在捏脸!而且都捏了一个多小时了,居然还没捏完!”
  
  “捏脸?”石乐志不明所以。
  
  “是的……捏脸……”
  
  苏安然恨得牙痒痒的,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兴奋与激动。
  
  而且让苏安然最看不懂的,是在这群里人,捏脸最认真、最讲究的,居然是个男的!
  
  他甚至还研究了某个部分的捏造!
  
  这是变态吧?
  
  这绝对是个变态吧?!
  
  ……
  
  “细节方面,已经全面超过《山海》了啊。”
  
  一名年轻男子,习惯性的想要伸手去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但伸手推空后,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虚拟游戏里,现在的他根本就不需要佩戴眼镜。
  
  他叫施南,是一名权威性极高的专业游戏评测员,拥趸无数。
  
  《山海》的早期发迹,跟他当时的大力推崇不无关系。
  
  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他当时接连十数篇分别从权威性和专业性、娱乐性等多个方面的详细深入评测解说,很可能也就没有后来的《山海》了。
  
  因为当年虚拟游戏市场的龙头,是一款名为《末日》的游戏。而《山海》一经推出就遭到《末日》的打压,甚至为了防止《山海》的崛起,当时号称游戏评测界龙头的姬鹤都被《末日》的开发公司所收买,接连发表了数篇以“奇迹”、“伟大的公司”、“行业里程碑”、“文艺史诗”等词缀为标题的高度赞扬评测。
  
  甚至还将《山海》贬斥得一无是处,差点就让《山海》关门大吉。
  
  施南对这种恰烂钱的行为极为不满,于是他出手了。
  
  之后,游戏评测界的龙头就换人了。
  
  但施南并没有因为这事就觉得自己多么的了不起,他依旧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来不会违逆自己的行事准则。像这一次,他接受了《玄界》的测试邀请,也是因为他的确想看看这款新游到底如何。
  
  然后,他就震惊了。
  
  看着自己花了一小时三十八分钟四十七秒捏出来的模型,不管是身高、尺寸,还是五官、肤色等等,都跟他本人一模一样,而且最让施南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还能够调整模型的体内脂肪比例,而不是之前那些虚拟游戏所预设的肥胖、瘦弱、健硕等等这样的模版体型。
  
  这些细节上的调整才是最花心思的部分。
  
  因为施南很清楚,一般玩家肯定不会在意这些。
  
  毕竟没有玩家会想知道你有一个大肚腩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腹部上方的脂肪堆积所导致——他们只会单纯的觉得你就是有一个大肚腩很难看,而让他们自己调整体脂率的话又会觉得相当麻烦,所以还不如套用固定模版,让自己有六块腹肌就好。
  
  所以这部分细节,在施南看来是属于吃力不讨好的研究。
  
  可《玄界》还是在这方面下了功夫。
  
  一款游戏好不好,就是从细节处体现出来的,这是一个最能表明开发组态度的地方。
  
  “真是,太有意思了。”
  
  施南终于点选了进入游戏。
  
  ……
  
  无独有偶。
  
  并不仅仅只是施南花费了大量时间在捏人环节。
  
  几乎每一个获得了测试资格人,都是如此。
  
  其中最长的自然是一小时三十八分钟四十七秒的施南,而历时最短的则是一小时三十五分钟二十五秒的余小霜。
  
  她凭借自己超群的记忆里,捏了一个王元姬。
  
  这让当时正好无意间发现这一幕的苏安然当场心脏骤停。
  
  然后他就开始密切关注这群玩家,防止他们搞出一些幺蛾子。
  
  果不其然,因为余小霜的影响,苏安然开始密切留意其他八名玩家的情况,然后他发现另外四名女性玩家分别捏了一个叶瑾萱、一个王元姬和两个唐诗韵出来,另外四名男性玩家只有一个小金毛跟施南一样捏了一个自己外,其他三人分别捏了两个黄梓和一个苏安然。
  
  于是才刚开服一个半小时,苏安然就不得不立即动用自己的管理员权限,紧急添加了一条新的规则。
  
  他将所有他认识的、见过的、听说过的玄界各个强者、大能的相貌全部都加入了筛选机制,只要玩家捏出这样的人来,直接就被判定违规项目,禁止进入游戏。
  
  因为他实在无法想像,一会让两名王元姬、两名唐诗韵、一名叶瑾萱、两名黄梓和一名苏安然跟赵飞等人碰面时,那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
  
  怕不是在场的人除了他以外,全部都要畸变了。
  
  老子是让召唤你们过来救人的,不是让你们来加速这些人的畸变死亡进程啊!
  
  岂可修!
  
  ……
  
  余小霜有点闹情绪了。
  
  因为当她开开心心的花了一小时三十一分钟捏出来一个自己喜欢的角色,然后点选了进入游戏时,她收到了一个弹窗警告。
  
  【该模型数据具有违法项目,请重新进行细节调整。】
  
  余小霜愣了足足好几秒,然后才明白自己捏的小人不能进入游戏。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违反自由法的玩意?”
  
  “你不允许玩家捏npc脸型,你早点说啊,浪费老娘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垃圾游戏!亏我之前还真的觉得你们自由度高!”
  
  “一会要是让我发现你们这游戏是宣传杀手,实际内容一点也不好玩的话,我一定骂死你们。”
  
  “真的是垃圾游戏!我都改了眉毛和眼睛颜色了,居然还不能进入?”
  
  “什么傻.逼游戏啊?老娘我不玩了!气死我了。”
  
  “你自由度那么高,却要限制我的自由度,这算哪门子的自由啊?”
  
  “我还就不信了,老娘捏个古神出来,看你还能不能阻止我!”
  
  余小霜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直接乱改一气的把整张脸都给糊了,然后就点选了进入游戏。
  
  于是,她就真的进入游戏了。
  
  余小霜:—_—|||。
  
  ……
  
  随着玩家开始陆陆续续的进入游戏,苏安然的崩溃情绪越来越严重了。
  
  十名受邀玩家。
  
  苏安然很幸运的抽到了一名天才玩家、两名职业玩家、一名专业玩家、四名高手玩家,仅有两名是普通的幸运观众。十个人里,男女比例也非常均衡,五男五女。
  
  这让苏安然一度认为,自己黑了那么久也终于欧了一次,内心还有些小激动呢。
  
  但现在,他知道自己是错得相当离谱了。
  
  十名玩家,六名问题儿童。
  
  仅有一名小金毛的职业玩家和一名专业玩家以及两名普通的幸运观众是正常人——后两者,显然是技术水准不够,想问题也问题不起来;小金毛则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者;那名在捏人方面花费了一小时三十八分四十七秒的玩家也并不是没有问题,只不过相比起他的毛病来说,这人因为自身出色的专业性所以才显得自制力十足。
  
  剩下六名问题儿童,因为捏的脸都被苏安然给打道回府,所以一气之下直接捏了张古神脸出来。
  
  苏安然觉得,往他们脸上打个马赛克都比他们捏的好看。
  
  “夫君,你的精神好像很疲惫?”
  
  “是啊。”苏安然无语的点了点头,“真的疲惫。”
  
  没有人知道,在这短短的一小时五十分钟里,他已经修改了三十七次游戏规则,甚至为了必然这六个问题儿童一会和赵飞等人见面时,被误以为是畸变怪物给人打死,他还得给这些玩家重新修改了一下主线任务。
  
  这让苏安然觉得,自己的脑细胞真的快死完了。
  
  【您有一名召唤者已死亡。】
  
  【您当前的储备成就点为99900。】
  
  【您有一名召唤者已死亡。】
  
  【您当前的储备成就点为99800。】
  
  【您有一名召唤者已死亡。】
  
  【您有一名召唤者已死亡。】
  
  【您有一名召唤者已死亡。】
  
  【您当前的储备成就点为99500。】
  
  【您有一名召唤者已死亡。】
  
  【您有一名召唤者……】
  
  【您有一名……】
  
  【您……】
  
  【您当前的储备成就点为97900。】
  
  “呵呵。”苏安然面无表情的笑了一声。
  
  开启天灾系统后,苏安然花费了四百特殊成就点进行召唤,然后做了个宣传动画,正式激活天灾系统后,苏安然才发现,这沙雕系统居然又坑了自己。
  
  被召唤到玄界来的玩家,并不是整个身体过来,仅仅只是他们的神魂意识过来而已。
  
  不过因为苏安然所无法理解的系统机制,所以这些玩家就算死亡也不会真正的死亡,只是他们每死亡一次,就需要花费苏安然一百点成就点作为重新塑造他们身体的消耗。当然,如果死亡次数太多的话,也会让他们的神魂产生疲惫感,这个时候如果再死下去的话,就很有可能出事了,所以苏安然不得不进行死亡次数的限制。
  
  大概每天,这些玩家每人只能死亡十次。
  
  但就在他们正式进入游戏这么一瞬间,十名玩家就几乎每人都死了两次,那两名普通的幸运观众甚至直接死了四次。
  
  以至于这些玩家一时半会间,竟是完全不敢立即复活了。
  
  ……
  
  “这么硬核的吗?”
  
  沈月白整个人都惊呆了:“而且血腥度这么高,居然能过审?这游戏公司背景有点深厚啊。”
  
  第一次进入游戏时,她看到了一只山猪一样的怪物。
  
  沈月白当时就笑了。
  
  一般游戏,一级小怪必然都是什么小鸡小兔之类的玩意。
  
  西幻游戏背景的话,也是史莱姆、哥布林之类玩意。
  
  不过考虑到现在的游戏背景是在幽冥古战场里,而且周围的环境是森林,以山猪为对手倒也正合适。
  
  然后沈月白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状态。
  
  虽然她不太清楚个人状态栏上写着的【凝魂境-化相期】是什么意思,但在沈月白想来,实力必然不会太弱,毕竟她的技能栏里有数十个技能。而且让她觉得相当有趣的是,她发现这游戏的技能系统跟她之前玩过的那些游戏的技能不同:并不仅仅只是作为一个图标那么简单,而是所有技能的施展原理和运用技巧等等,全部都清晰的呈现在她的脑海里。
  
  唯一让她觉得美中不足的是,这游戏目前只有三个流派可以选择。
  
  剑修、武脉、道宗。
  
  三个流派她都查询过一遍,每个流派都有两个分支。
  
  例如——
  
  剑修就有剑道与剑气的划分。
  
  武脉则有力量与技巧的划分。
  
  道宗则是五行与阴阳的划分。
  
  沈月白是因为唐诗韵才进的游戏,第一印象自然是偏向于剑修,但她不太清楚剑道与剑气的具体情况,游戏也没有明确的说明解释,所以她最终就选了剑道。
  
  然后进了游戏,一大堆关于剑道方面的技能知识涌入脑海后,她才有了明悟。
  
  原来所谓的剑道就是高伤近战。
  
  于是当她在看到那头山猪的时候,沈月白顿时便觉得这把稳了,于是她提着剑就冲了过去。
  
  然后下一刻,她就在“卧槽”声中打出了gg。
  
  她的剑光只出了一招,然后就被山猪背后的突然延伸出来的触手给抓住了,下一刻她就看自己被大卸八块,变成了满地的碎肉和喷洒得到处都是的血浆。
  
  不信邪的她立即选择了复活。
  
  然后沈月白就看到那只刚刚撕碎了自己的山猪正对自己大快朵颐,于是怒不可遏的她当即再度提剑冲了上去。
  
  这一次因为她早已有所准备,所以并没有刚一碰面就死,反而是在引诱山猪的触手出击后,挥剑斩断了好几根,甚至还成功的施展出了一套相当好看的剑法连招。
  
  沈月白甚至给自己打出了“完美”的评价!
  
  然并卵。
  
  山猪的触手以完全超出沈月白所能够理解的速度迅速再生,然后就趁着沈月白气息还没来得及回缓的空档,再度将沈月白给抓住,于是在一顿“嘿嘿嘿”的操作后,沈月白看着自己又一次四分五裂的尸体成为了这头山猪的食物后,她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
  
  “滴滴滴——”
  
  急促的鸣笛声突然响起,沈月白发现自己的意识正在逐渐脱离。
  
  等回过神来时,她看到自己的哥哥沈日空正站在生物舱外,一脸奇怪的看着自己:“你在想什么呢?《山海》开服了,赶紧上线啊,这次一口气开放到一百二十级,我们必须……”
  
  “不玩。”沈月白翻了个白眼,然后就要关闭生物舱的舱门。
  
  “你在说什么鬼话呢?”沈日空一脸惊诧的望着自己这个宅到不可救药的妹妹。
  
  “我是说,我不玩《山海》了,我要回去玩《玄界》,你没事别来打扰我!”沈月白推开自己的哥哥,然后直接把舱门关闭,“你这次走眼了。《玄界》是百分百深度潜行模拟,而且自由度相当的高,甩了《山海》一百万条街,你自个后悔去吧。”
  
  沈日空一脸呆滞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我走宝了?
  
  不!
  
  这不可能!
  
  我可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高手啊,怎么可能走宝呢!
  
  一定是我妹妹在忽悠我!
  
  对,一定是这样的!
  
  沈日空回到自己的电脑前,然后打开自己的邮箱,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回去。
  
  “在?刚才是我弟弟碰了我的手机,我现在还能申请你们游戏的测试资格吗?”
  
  ……
  
  “呼。”
  
  陈齐脸色潮红跌坐在一旁,大口的喘着粗气。
  
  在他的旁边,倒着两只山猪的尸体。
  
  虽说他的确凭借自身优异的“操作”杀死了两只怪物,但他也同时发现,这里面更多的其实是他所选“职业”上的优势:如果不是力量派系的武脉拥有一招非常特殊的秘术,能够大幅度提升自身的力量和耐力,强行挣脱那些触手的捆绑,他觉得自己很可能也会重蹈覆辙,成为一堆碎肉。
  
  不过这个既然是秘术了,必然也会有施展代价。
  
  只是陈齐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代价会来得这么快。
  
  现在的他,全身肌肉酸痛难耐,几乎生不出一丝力气,哪怕就算是动一动手指头都有些困难。
  
  原本他还以为,技能介绍所说的“秘术维持时间过后会全身脱力”只是为了更贴合游戏背景所做的注释,大概效果就是相当于防御力下降,或者耐力下降等之类的惩罚buff而已,却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浑身脱力,完全动弹不得。
  
  “咕——呼呼——”
  
  一声奇怪的声音响起。
  
  陈齐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刚才已经听到不少次这样的声音的,他知道那是这种触手山猪的叫声。
  
  他这一次,大概又要没了。
  
  果不其然。
  
  在一阵扭曲的疼痛感传来后,陈齐又一次看到自己的身体四分五裂,成为了另一只山猪的食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