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282. 贵圈真乱

282. 贵圈真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许玥和白自在两人都被驱逐之后,程聪和穆灵儿之间的切磋也接近尾声。
  
      胜者。
  
      穆灵儿。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叶瑾萱和空不悔不可能让这两人性命相博,所以在点到为止的切磋方面,程聪其实是比较吃亏的,因为他几乎所有的剑技都是大杀器,属于那种“有你没我”的类型,这也是程聪在玄界经常风评被害的原因。
  
      穆灵儿就干脆得多了。
  
      抬手就是一道门板般粗的剑气轰过去。
  
      收手就是一道门板般粗的剑气轰过去。
  
      踏足就是一道门板般粗的剑气轰过去。
  
      后退就是……
  
      反正苏安然就看到各种又粗有大的剑气逮着程聪轰了。
  
      就连叶瑾萱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所以程聪也只能心有不甘的选择避让。
  
      因为他知道,叶瑾萱和空不悔是早已打定主意,要让第八楼的考核变成团队模式,最终让空灵和苏安然两人获得进入第九楼的机会,这就是所谓的“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了,毕竟不管是叶瑾萱还是空不悔,都已经站在了年轻一代的巅峰,下一个新时代的轮回即将伊始,而他们怎么也不可能再去竞争那个排名,所以自然是要给后辈开路了。
  
      但……
  
      程聪还是觉得相当的委屈。
  
      之后的事,就非常顺理成章了。
  
      再也没有第七个人进入,然后在最后一天,团队比赛开始时,叶瑾萱、空不悔、程聪三人,选择了弃权认输,把进入第九楼的机会给了空灵、苏安然、穆灵儿三人。
  
      ……
  
      选择弃权认输后的叶瑾萱等人,很快就从试剑楼里出来了。
  
      此时已是试剑楼考核的最后一天,基本上无法抵达第九楼的人也都被清理出来,但从试剑楼里走出来的剑修数量倒不是特别多,约莫也就几十人而已。
  
      这些人里,相当大一部分都是满脸不甘,还有极少部分人是显得相当的无奈。
  
      他们都是距离第六楼只差一点点距离的人,但最终碍于时间的关系,只能饮恨止步第五楼,无缘进入第六楼——从这一点上,就能够分析出这两种人的潜质满脸不甘的前者,是属于认不清自身能力的那一类,他们在玄界的前程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了;而一脸无奈的那些,则是能够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做出改变,这一类人属于缺乏名师指导。
  
      除此以外,还有一部分剑修则是一脸沮丧,或是愤恨不平。
  
      这类人,和那些满脸不甘者并没有任何区别。
  
      叶瑾萱等三人,夹杂在人群中从试剑楼的大门走出。
  
      在他们身后,试剑楼的大门敞开着,但站在门外的人却怎么也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能够看到的就只有一片漆黑。
  
      大多数人骂骂咧咧的离去了,小部分人则沉默的离开。
  
      几乎没有人选择停留在试剑楼。
  
      唯有空不悔和叶瑾萱两人,毕竟他们两人的后辈还在试剑楼里。
  
      程聪心情不佳,他和叶瑾萱打了个招呼后,就选择离开。
  
      “别放在心上了。”叶瑾萱想了想,还是开口劝慰道,“如果换一个地方,真要生死相搏,穆灵儿绝不是你的对手。只是那种情况,限制住了你的发挥。”
  
      “我知道。”程聪点头,“只是意难平。”
  
      “我欠你一个人情。”
  
      程聪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愿赌服输,你不欠我什么。除非你是想坏我心境。”
  
      “哈哈哈。”叶瑾萱朗笑一声,“你这帽子太大,我戴不起,要不然尹师叔就要揍我了。”
  
      程聪脸色更加无奈了,咬牙切齿的说道“叶师叔说笑了。”
  
      黄梓与尹灵竹平辈而论,所以叶瑾萱算是尹灵竹的师侄。而程聪,则和叶云池、奈悦等人同辈,所以在辈分关系上,自然就要比叶瑾萱矮一头,这一点也是程聪最无奈的地方。
  
      “你看,我让你想起我们之间的辈分差距,你是不是突然就觉得,试剑楼里的事不算什么了呢。”
  
      程聪看着叶瑾萱哈哈大笑的模样,他翻了个白眼,拱了拱手,选择告辞。
  
      剑光如虹,直接朝着下山而去。
  
      但不多时,剑光就停了下来。
  
      一名身穿银铠战甲的英武女子,拦在程聪的面前。
  
      “师父。”程聪见到此人,心中大骇,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在这里遇到此人。
  
      “输了?”英武女子声音淡漠,但听到程聪耳中,却犹如九天雷音滚滚。
  
      “输了。”程聪默默点头。
  
      “我都说过,你不适合学剑了,可你就是不听。”英武女子冷哼一声,“走吧,跟我学枪去。”
  
      “师父……”程聪抬头,“我……我……”
  
      “你什么你。”宛如女战神一般的女子凤眼一瞪,自有一股煞气逼袭而出,“你跟我学枪,你早就突破地仙境了,说不定现在已入道基。可你却非要学那劳什子剑修,平白蹉跎了四百八十七年……”
  
      “师父,只有四百七十二年,我是十五岁拜师……”
  
      “你还敢顶嘴!”女战神一巴掌就呼了过去。
  
      程聪不敢挡,只得硬生生的遭了一下,半张脸瞬间就肿了。
  
      “怎么不挡!”女战神更气。
  
      “师父教育,弟子不敢挡。”
  
      “就你这迂腐模样,不输才怪!”女战神更来气了,“我一直跟你说,兵不厌诈,兵不厌诈,你倒非要跟人讲什么堂堂正正,中正平和。就算你不想跟我学枪,你也可以学学你小师叔……”
  
      “小师叔用扇的。”
  
      “我让你学他的功法了?我是让你学他的为人!”女战神怒道,“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一个迂腐的弟子呢!真的是气死老娘了!当初我怎么就会让你去学剑呢!”
  
      “因为小师叔说,师父你命里犯凶煞,跟你学枪没前途,我前面九个师兄就是这么战死的,所以让我改学剑。”程聪一脸无奈的说道,“还说我不能再用‘无月’这个名字,得改名程聪。”
  
      “我死了九个徒弟的事还用你提醒?!”女战神再怒,“你是不是存心想气死老娘啊!”
  
      又是一巴掌呼过去。
  
      程聪的左半边脸也肿了。
  
      “为什么不躲啊?”
  
      “师父打徒弟,弟子不敢躲。”顶着一张猪头脸的程聪,声音细弱如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