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260. 第四关

260. 第四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试剑楼的考验,与常规意义上的考验并无不同,都是由易渐难。
  
  第一关考的是苏安然的剑气凌厉程度。
  
  按照石乐志的说法,在剑宗时代,这是属于剑修的基操,所以没什么可谈的。
  
  如果剑气不够凌厉,那还算什么剑气?
  
  你不如去挠痒痒算了。
  
  而这第一关的测试,就有两种通关方式。
  
  第一种,要么持续三到四个小时,不让灰雾将整方空间吞噬。
  
  第二种,则配合神识感知的扩张方式,让剑气反杀回去,将空间范围扩大到四百平。
  
  这种考验基础的东西,几乎没有任何取巧性可言,所以两种考验方式分别针对的就是两个类型的“考生”,第一种自然就是及格水准,第二种无疑是优秀。
  
  之后的第二关、第三关,苏安然也并未遇到其他修士。
  
  但考核难度则也有了明显的提升。
  
  第二关的考核,是对剑气的掌控程度。
  
  苏安然都能把剑气玩出花来了,这点自然不可能难得到他。
  
  唯一让他无奈的是,他一开始没想明白考核的内容是什么,浪费了不少时间,还是石乐志摸索出通关方式后告诉他,苏安然才一举成功破关。
  
  这也让苏安然明白,自身只是有些小聪明,为人也比较机灵,懂得什么叫顺势而为、见机行事,但在修道悟性方面则实属一般。若是有人提点的话,那么他自然能够举一反三,可若是没有人提点的话,他恐怕就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搞清楚这些考核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单纯从这一点来说,苏安然的资质其实挺一般的。
  
  而试剑楼的考核,自然是越快通关资质越好了。
  
  拿第一层的剑气凌厉程度来说,如果无法以最快的速度将灰雾绞杀,只能用稳妥的笨办法磨过去的话,那么就需要四小时的时间。而假设第二层依旧用稳妥的办法,可能需要十六小时乃至更久的时间,那么只是闯过前两关就差不多需要消耗一天或两天的时间。
  
  虽然看起来似乎并不算久。
  
  可要知道,试剑楼的开放时间只有二十天而已啊。
  
  前两关就花费了两天的时间,难度再度翻倍的第三关那需要花费多久?
  
  四天?五天?
  
  然后直接产生质变的第四关呢?
  
  在第四关的难度基础上再度翻倍的第五关呢?
  
  如此一推算,二十天的时间想要上到第六楼,时间上可是一点也不充裕呢。
  
  如果按照正常情况,以苏安然的资质,前三关或许不会被淘汰,但所需时间却很可能需要四天乃至五天。所以石乐志的重要性,就得到极大的凸显了——但哪怕如此,苏安然在第三关也依旧花费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
  
  第三关的考核,是关于剑气的综合能力。
  
  既考验剑气的凌厉和杀伤力,同时也考验苏安然对剑气的掌控和操纵力,以及浑厚程度、反应能力。
  
  分布于一个偌大广场上的一百零八根石柱,每根石柱都有三个红、蓝、黄三种颜色的光点,这些光点所处于石柱上的位置高低不同——有的石柱上,红点位于最高,下移两寸就是黄点,而蓝点则在最低层;有的石柱上,红蓝光三个光点位于石柱正中,相距仅一毫米;有的石柱上,红点则位于蓝点的背部对称位置,黄点却是位于石柱最顶端。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而苏安然需要做的,则是在三十秒内,按照要求以剑气激活所有的光点。
  
  这其中,最让苏安然无奈的地方,则是一旦闯关失败,下一次进入广场时,要求就会改变,想要通过前几次的失败来积累足够的经验一次性闯关,那是断然不可能的。
  
  除此以外,石柱上的三色光点,对剑气的杀伤力也不尽相同。
  
  有的时候,红色光点则需要苏安然的剑气具备相当于本命境修士的全力一击;而蓝色光点却是要求苏安然以剑气轻触,犹如情人(防和谐)爱(防和谐)抚;而黄色光点,则不要求剑气的威力,反而是要求剑气的冲刺速度。
  
  同样的,这些要求也是在每次苏安然重新挑战时都会产生改变。
  
  所以想要在三十秒内,依照不同的规则要求命中三百二十四道光点,难度可想而知——最让苏安然觉得过分的,则是广场的要求也相当离谱:例如先要求苏安然先激活最内圈的三十六根石柱上的红点,再激活最外圈的的三十六根石柱上的黄点……但是关于这些光点激活时所需要的剑气力度、速度却是一概不提。
  
  这跟瞎子摸象有什么区别?
  
  为此,苏安然苦恼得头发差点都白了。
  
  最后还是石乐志率先发现了其中所隐藏的概率,进而提醒了苏安然,并且协助苏安然进行控制后,才终于闯关成功。
  
  而其中所浪费的大量时间,则在于调息上。
  
  就算强如苏安然,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挥霍真气——进入广场考核期间,苏安然是无法通过服用丹药或者借助天地间游离的灵气来恢复状态的。整个广场,似乎被某种特殊禁制所限制,没有丝毫灵气可言,所以苏安然在其中的消耗都不可能得到自然补充,必须得等挑战失败后,通过打坐调息来恢复。
  
  至于服用丹药,从进入试剑楼的那一刻起,就被禁制了。
  
  前后差不多一天半的时间,苏安然才闯了三关。
  
  说难度固然是有,但重点却是在一个“悟”字上。
  
  真要上手实操的话,苏安然却是一点不怵,而且实战能力极强,一般两到三次的操作后就能够稳定上手。
  
  这一点,就跟某些人不太一样了:就好比有一种叫雏鸟的特殊生物,他们拥有一种类似于神识共鸣的特殊能力,能够从这个共鸣记忆里获知无数先辈积累下来的经验,例如什么冲天式、盘旋式、螺旋升天式、前后俯冲式等等诸多技巧,理论经验那是无比丰富,不知道还以为是一方大能呢。
  
  但真要让这些雏鸟实操的话,分分钟秒怂,说不定才刚起飞就一泻千里了。
  
  而第三关一破,黑漆漆的诡异空间里,华丽剑光只余上千之数。
  
  这一次,能够让苏安然感到舒服的剑光就没有像之前那么多了,大概只有上百个样子。而余下的那些则有超过三分之二都是让苏安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显然不仅考核难度极大,而且还伴随有一定的危险性。
  
  想到这一点,苏安然也不由得庆幸,自己还好有石乐志,不然这试剑楼的考验对他来说恐怕难度极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