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九品九道 > 第132章 福德宫

第132章 福德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福右从来不懂礼貌为何许,他才不管南阳先生是帮主也好仆从也罢,对他就说道:“我们几人并非是当地之人,在这村子里头也没有亲戚和朋友,咱们却能上下齐心,帮助祈雨,你一派之主,也是行道中曾经的名门大派,为何便不能相帮呢!”
  土葬派是置办丧葬事宜的门当,其包括选地、堪尸、入葬等等。选地,民间讲究风水之地,为死者寻地都要讲究天地之理,阴宅风水保佑着阳间后嗣,如果阴宅不稳,阳间折损,其中玄妙谁也解释不清。民间形容阴宅如同母胎,得不到滋养,胎中的孩儿生长不好。堪尸,堪尸入殓,内含大学问,凶杀尸身(凶杀而死的尸身)、青鬼尸(青年尸身)、处子尸身(青年少女尸身),若非身怀绝门,谁敢妄动?若不平息其怨,游魂不定,周庄受扰。入葬,葬头葬尾,方向、时辰,必有讲究。土葬派在选地、堪尸和入葬之嫌隙,处处伺敌。有的风水地界,却让妖孽驻占;堪尸之时若是遇到处子尸身,怨气幽绕;入葬之机,天有不测……土葬派措置裕如,自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搭木接桥。然而,时间长了,日积月累,才发现,天地之生,自有鬼怪妖怨,而土葬派本质上是在与天地、鬼妖在斗争与争持,利用奇门遁甲和秘门之术在改变天地之理。所以,现如今,南阳先生自认为土葬派得罪的太多了,所以才得了幽梦缠绕的报应,若是再去得罪旱蜘蛛精,恐怕报应更甚,因为心有此念此察,所以不能帮助几人铲除此地生长的旱蜘蛛精。
  王大石几人听了之后,莫名地吃惊。
  大福左说道:“南阳先生慈悲心肠,刚才所言自然是多虑了!第一,能够为死者选择风水地界保平安,这算是安民平事;第二,为了死者不惜与邪灵妖孽争斗,绞杀妖灵,这算是除孽。此等行事正是安民除孽,得天理安民心,替天行道,狭义之心!此等行为得天眷佑,又何来报应之说!”
  南阳先生听着显得非常的震惊,默默地说:“是呀,反过来想想,这倒也是理呀!”
  王大石看了看南阳先生说道:“南阳先生认为是土葬派得罪世间的妖灵鬼怪,破坏了天地之环境,而得了幽梦缠绕的报应?那自是多虑了!行好事者莫问前程,您此次将邀请行道中名门大派,相信此次定能帮您破解幽梦缠绕之苦!前辈不要向不好的地方想,有时候心态可以改变人的一生,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往好处想,都要在心灵之中有所寄托,相信事情一定可以解决,如果没有信心就等于失败了一半。此刻,我觉得如果能够破解幽梦,算是您善施善为的修行所得,也是内心对邪恶的不齿与蔑视。”
  大福右、风游僧和大福左听了王大石这般一说,心中都很惊讶。第一,王大石是木讷之人,傻傻的一个,曾经就因为自己的傻憨之相,吃了不少败婚,受了不少楞菇师傅的打,但凡是人都会欺负他,便是连比他年纪较小的东方清落都不例外;第二,王大石没有上过什么学堂,没有什么知识,这厢年纪就出来闯荡,也算是飞鹰走狗;第三,王大石曾经每说话都会低着头,结结巴巴……而今一番之言说得井井有条,而且深怀高悟,却是让他们惊讶,觉得此番的王大石,曾经的大憨子、大石头真的在改变。
  温晴晴此时插话问道:“你怎么领悟这么高?”
  王大石看着温晴晴,苦涩的笑了笑,说道:“只有亲身尝试过,经历过,才能在心中扎下根,那根才能滋生出芽来!”
  这话未免更加高深,没有经历,不敢如此轻率。
  温晴晴听得透彻,眼中飘着泪花:“大石哥,你,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吧!”
  王大石坚毅地点了点头:“嗯!”他回看温晴晴一眼,说,“吃苦是好,早年吃苦更好。”
  温晴晴会心一笑。
  其实听了这些话语,南阳先生如梦初醒一般,似乎在恍然之间大彻大悟,他叹道:“是呀,是呀,之前,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思索了一阵,之后,又说道,“曾经本人前去正一道教,天谷关张道长观看在下的面相时说,只要本人两眉毛边上福德宫能够饱满如丘,便是福德修满之象征,如此可以过百难,所遭受幽梦诅咒也将化解。所以张道长建议在下多行好事,正所谓多行好事,莫问前程,前程一定光明的,一定不会遥远的!”
  南小莲也在此时点了点头。
  福德宫是面相学中眉毛前上方偏左一个部位。民间传说,此部位红润饱满者,福寿齐天,儿女满堂,更是大富大贵的象征。此福德宫,可以看出上辈子的福德修行和上辈子的阴损缺德。福德宫会根据心里善念和世间善行、心里恶念和世间恶作而变化,正所谓善施善行者,福德宫渐渐会变得宽大饱满,若是阴损作坏者,福德宫会变窄,满者福也,窄者损也。
  命相乃是施相,一点儿也不假。所谓施相,就是自己的心理和行为。
  风游僧对此津津有道,斜着眼睛盯着南阳先生眉上福德宫看,大笑而道:“南阳先生,您的福德宫,饱满如丘,可见您已修成福德,幽梦之扰,即刻便可以化解呀!”
  王大石关心他们的命运,此时他看了看南小莲,南小莲刚听完风游僧的吉言,立刻间面生喜色,这脸面一展,愁怨尽散,甚是好看。
  南阳先生说道:“父亲的梦境缠扰着我们后辈,我们苦不堪言。风游僧先生刚刚一说让我心生喜悦,不知怎么看出?”
  风游僧嘘道:“本人走南逛北,天地逍遥,既是行道中人又是行走世道的闲人,本人对面相之学,有过深入的研究,夫妻宫、田宅宫、兄弟宫……还有那,那疾厄宫所预见的是疾病……”
  大福右心想:“难怪南阳先生主动帮助治病疗伤,原来竟也是为了自己的修行。”说道,“南阳先生你帮助咱们杀了这蜘蛛精,行善做好事的修行更深,对你解除您幽梦缠绕会更有好的帮助呀!”
  王大石说道:“是呀,既然如此,南阳先生也不用每天担心!”
  南阳先生当下点了点头:“在下尽力而为之,能帮到的便竭身相帮,若是帮不到大忙,也希望你们不要怪罪!”
  王大石非常高兴,说道:“哪里,哪里!能够帮助村人祈下雨水,那是大修为,尽力便行!”
  南阳先生点了点头。
  群人见之都很高兴。
  时间渐渐流失,尽早为村民解除干旱之苦那是最好不过。这可是一件大事情,关乎当地千千万万村人的生命。
  (今日小爆,支持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