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九品九道 > 第132章 福德宫

第132章 福德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梦,有噩梦、思梦、喜梦、惧梦等等之说。中医之家通过梦境辨治病症,气虚之梦、肝滞之梦、肾托之梦、抑郁之梦等;玄学之门通过梦境预测祸福,诸如周公解梦,以梦境测知灾祸病疾。另外,民间所传先人托梦明意、天神入梦指点,皆以说明梦的玄奇玄妙。
  周公已故千百年。《周公解梦》之籍册算是古代人民臆测之本,不登大雅之堂,但是,解梦之说在民间流传甚广,结出智慧与遐想之精华。南阳先生所要找寻的就是民间的周公,所谓民间的周公,就是得到“周公梦说”真传的后人,或是懂得测梦的民间之人士也。
  分析说来,梦跟思神与体质变化有相应的联系。
  古代有很多根据梦境测知病状的传说。
  曾经民间就有这样一则故事:说有一位男子,梦到一件非常羞涩的事情。在一个宽阔的场地,有很多人在交谈,发出嘈杂的声音。边上有一间房子,窗户四开,显得敞亮空旷,里头摆着一张床,床上侧躺着一位女子。女子裸身掩体,波峰起伏,秀顶晕红,屁股浑圆,皮肤白皙如脂,脐间裹着单布,妖色撩人。男子心急,怵得外人发现,战战兢兢去掀单布,脱光衣服上了床,可是裸体女子双手捂着下体,偏执不让男子行事,男子急得大汗嘘嘘,每要向前,女子就将惊喊。她的喊声必然惊动外头杂人。男子害怕,偏是不敢再前,只好站在床边,但是心里急火欲烧,难以扑灭。这正是隆冬季节,男子被冻得瑟瑟发抖。偏在这个时候,门外冲入一个孩童,哈哈一笑着,端起一盆冷水泼去。冷水侵湿男子的下腹之处,一阵寒凉。听了动静,外头的杂人纷拥过来,聚在门前呵呵大笑。男子很是生气,就跟着杂人吵嘴,越吵越生气……梦到这里,只听公鸡啼鸣过,再见艳阳探云天,朝晓已破,男子猛地惊醒了。
  男子本来身体有恙,结婚三年一直没有孩子,他觉得梦境奇怪,就悄悄地跟妻子细述了。妻子在街头找来一位二把刀子破梦,所谓二把刀子就是粗通皮毛,不明精义。
  二把刀子听了,就以中医的角度解释了起来。
  ——首先,男子梦到裸体女子,可见其欲旺之盛,没能一起交h,心有余力不足,中医辨证属于中气不足;其次,梦境之中又是冬天,男子被冻得瑟瑟发抖,下腹又被泼了冷水,寒凉入体,因其下腹部乃是储存元阳之官,辨证为体格阳失,下元虚冷。
  其实男子之症还不止于此。男子嘘嘘大汗,深夜睡汗是属于盗汗,所谓盗汗其本质就是阴虚不护;被嘲笑后很是生气,气不通则凝,所以可辨其属于肝气郁结……由此之梦,可以给男子做综合辨治。
  经过二把刀子分析,为男子定性为:肝气郁结,阻止了体内气机,疏肝理气,以化结散淤;加以补肝肾,滋阴培阳。就这样开了一组方,运用了补中益气汤加减,方中黄芪、人参,益气固脱,提升脏腑功能;枸杞、首乌,滋补肝肾;官桂、附子,培火复元;淫羊藿、锁阳,固肾提阳。加以赤芍均衡温热,加以白芍行血补血,加以甘草调和诸药,再以木香梳理气机。这一组方,阴阳通达,滋壮同行。又考虑到男子已婚三年未孕,加覆盆子、五味子、女贞子,三子助眠益精。男子喝了一个月,精神健旺,房事欢愉,药停不久,妻子便怀孕了。
  隔村一人同患此症,按照民间土方法买来猪腰子和羊腰子,用绳子系起来,挂在床头边上,嗅其骚膻味,翌日醒来,将两只腰子用花椒烹炒吃完了,禁欲半月。晚上睡觉前,再将猪腰子开洞塞入官桂,羊腰子开洞塞入枸杞,蒸食。一月后,精神俱佳。其实,这正是辨识了症状,使用了食疗之法。
  男子的一个梦境是从中医的角度辨别施治,是个好梦;若是从预测的角度来看,梦中男女裸身,有孩子,如此可以预测不久的将来,女子怀孕生孩,那些杂人自然是堆门庆贺。
  然而,南阳龟公每夜都会做同一个梦境,梦中所有人对他顶礼膜拜,时间一长,自己憔悴不说,接连死了不少儿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个幽梦是诅咒,果真暗示着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吗?
  听说的人无不感到震惊……
  风游僧在思考着,王大石同样在思索着。
  水龙爷庙的顶上,阳光依旧炙烤着干坼的大地,天地一片焦枯的景象,初春季节,却如炎炎夏日。
  远处只影树木,近处山丘,脚下的庄稼,都沉寂在一片疲惫的倦态之中,似乎它们早就没有舒展身子,亟待雨水的浸润与滋养。
  大福右了受伤,躺在地上歇着。
  王大石、大福左和风游僧刚才与蜘蛛精相斗,费了不少力气,也都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温晴晴此时坐在了王大石的身边,她显得有些羞涩。王大石看了温晴晴一眼,迅速把眼神反了过来,这种场境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两人都显得尴尬。
  过了好一会,南阳先生向天端瞧了瞧,说道:“此地久旱未雨,大旱望云霓。旱灾当前,皆趋之而避其难。尔等几位口音却非此地之人,且不尽早离开?”
  王大石接道:“南阳先生多虑了,在下几人正是到此解救干旱之苦,如不能帮当地祈下雨水,怎能离开?只盼雨后返归!而且我们已经向村人立下承诺,必须要帮助此地降下雨水来!”
  南阳先生听此露出一副吃惊之色。问道:“如此说来甚好不过!乐行善事,好生之德。几位若是不嫌,本兄妹也愿意留下数日,若是能帮上微不足道之力,我们也是心生安慰!”
  南小莲此时也点了点头,直接说道:“那么,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风游僧对高大统和当地的村人承诺求下雨水来,这已经是第三日,如果再不捅破蜘蛛背囊,恐怕便要失信,且失信事小,若是祈求不下雨水来,看着庄稼干旱而死,看着村人背井离乡,那可是大事情。其实王大石心里正愁着,听闻南阳先生透露出帮忙意愿,心想他是土葬派的一帮之主,武功伎俩和法术奇门身得兼之,当下就把当地的干旱和蜘蛛精的传说,一缕一套地和盘托出,希望南阳先生听了之后能够了解相关的事宜,从中挖掘线索来。
  其实到现在为止,风游僧对南阳先生和南小莲兄妹俩还是心存戒备,就怕两人借此帮忙的理由留下来,然后骗取高大统和村人们。
  听完王大石的讲解之后,南阳先生和妹妹南小莲大为惊讶。南阳先生叹道:“这里头出现这些事情实在是怪哉,那蜘蛛精更让人难以置信,如果是这样的话,只可惜本人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矣,不能帮此大忙呀!……”
  南阳先生此意已经非常明确,他是乐意帮忙的,但是对于这等玄奇怪事,是爱莫能助。既然他这般推脱,风游僧也在此时放松了戒备,心怀宽松了许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