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四十四章:得胜还乡

第四十四章:得胜还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战事既定,望着沙滩上满目疮痍以及衣衫褴褛但目光坚定的残余兵士,援兵们的心中大为震惊,他们实在是想不出这只平日里和自己实力相当仅限于偷鸡摸狗祸害百姓的队伍怎么一转眼变成了一支虎狼之师,但他们却没有人敢提出心中的疑问,因为那些激战余生的士兵身上的杀气还没完全消散,摄人心魄催人胆寒。
  杨谌领着手下在沙滩上四仰八叉的躺着,以至于营中统计人数的兵士以为他们“光荣牺牲”了,拿着刚扒下来的倭寇的衣服就要掩盖,直到老顺猛地跳起来踹了他屁股一脚他才发觉。他们是太累了,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劳累还有精神上的,心劲一泄便浑身无力且昏昏欲睡。
  杨谌坐起身来看着沙滩上老岳父不知疲惫的在大喊大叫给那些被俘的倭寇们上政治课,捎带着加上拳脚督促,虽然他们不一定听懂,但是看到他们唯唯诺诺的点头称是甚至痛哭流涕,杨谌为岳父感人至深的教学方式感叹不已。
  接下来的几天被当地的府衙和百姓当作英雄款待了几天,喧嚣休整过后便是整装回乡,当地百姓敲锣打鼓的夹道欢送,但当零散萧条的队伍一上路,压抑的气氛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与两旁的热闹气氛格格不入。
  来时何等整齐有序熙熙攘攘,回去时却是次等黯然萧瑟零零散散,队伍里隐隐有压抑的哭声传出但是立刻被上官们给呵斥住了。
  “哭什么哭?!丢不丢人!”“都给我憋回去!”
  没有人看不起那几个低声啜泣的兵士,因为他们心头同样也有酸气流动,顶的眼中雾气霭霭氤氲欲滴的样子。
  杨谌和他的手下没骑马跟着队伍走在最后,他不时后头看看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他不是不舍得此地也没有这么高的觉悟,他只是觉得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战斗过的地方,“***是值得纪念的而已。
  老顺一边走着一边啃着手中的特产小吃,他看到杨谌此般模样猥琐一笑,“大人,舍不得了吧?要我说也是,唉,这城中大姑娘小媳妇的还真是热情,热情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嘿嘿……”
  “还有你不好意思的时候?你可是真长本事了,来让我看看!”
  “嘿嘿……见笑见笑……”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哥,你脸怎么红了?”
  “滚,敢取笑你哥看我怎么收拾你!别跑!”
  老顺将手中的物什丢向小安子边骂着便追了上去,无良的二人瞬间就将沉闷的气氛搅得无影无踪,躲闪散乱的队伍瞬间热闹了起来,嬉笑怒骂声不断。
  “刘老顺,你他妈长点眼,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这可是松江府里的姑娘们送的……”
  “唉吆,你踩我脚了……”
  “……”
  杨谌看到此景也笑了起来,他的手下们总是这么奇葩,关键时刻总是无良的离谱,他望着剩下的熊二小红等人苦笑摇头不不止。
  辗转回家,李络秀的反应有些太过激了,寸步不离杨谌跟胶皮糖似的粘着他。激战之余总是要受些皮外伤的,但就是因为这些皮外伤她气得生生地将老父亲的胡子拔了个精光,以此来惩罚他没有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的夫婿,痛得李父大叫冤枉。
  李母也动了家法,缘由自是杨谌这个宝贝疙瘩上战场。老岳父被母女轮番上阵折腾的惨兮兮的,杀倭寇的时候都没有如此这般情形。李父惨遭毒手过后只好将怒气冤枉发泄到老管家身上,谁让他没照看好杨谌让他溜了呢。
  杨谌在李家的地位有了很大的提高,最起码是爬到了老岳父之上,但是在两只大小母老虎的余威之下还是过的胆战心惊的。家中的地位虽是有了提升但是营中却一直没有来什么嘉奖什么的,难道出身入死的明朝最高政府就没有一点反应。
  在家休息了几天杨谌来到营中,冬日的阳光很温暖但是杨谌却是气息奄奄提不起精神来,手下们也不懂他的心思却是如往常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见他的样子也不想惹他发火让自己受罪。
  “老顺,你说我们打了胜仗怎么就没个嘉奖吗?”
  “什么嘉奖?”好几天都没有从松江府大姑娘小媳妇热情中缓过神来的老顺脸上带着红晕纳闷的回应。
  “咱们打了胜仗啊!难道拼了性命取得的胜利政府也不给点甜头?”
  “这个啊?!唉,你太天真了,还嘉奖呢?没下令申斥就算不错了,我看大人你还是多想想热情的松江府姑娘门吧。”
  “一边去,我看你是精虫上脑了,别碍我的眼!”
  杨谌没好气的一脚将蹲在一旁思春的老顺踹了个跟头,甩甩衣服站起身来做了个深呼吸。
  “大人,老顺说的是,别指望上边给什么好处,我们大家伙能全身回转不就是最大的嘉奖吗!”
  方进勇也站起身来拍拍杨谌的肩膀也做叹气状。
  “怎么?我们拼死拼活的还能还来申斥不成,我们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
  “大人,唉,怎么说呢,功劳是有但不是我们的,被上面已经瓜分完了。就这么说吧,就连你的老岳父都未必沾得上光,说不定还惹来斥责呢。”
  方进勇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劝说着心中郁闷的杨谌,表情波澜不惊看来是见多不怪了。
  刚才都蹲着围着杨谌的人都站了起来,深情一个个低落的看着茫然四顾的杨谌并接受他眼睛无声的问询。
  “不可能,我还不相信了呢!”
  杨谌明白他们的意思狠狠地啐了一口痰急匆匆的走了。
  郁闷的杨谌第一次脱岗早退急急地回到家中,不顾门口的兵丁突然地撒泼打滚似地虐待着华丽的府门,连踹带踢连啃带咬的。睡眼惺忪的老管家开门看他的模样也没多说什么将他迎了进去,心中明白似的微微的笑着身子却是躲着这个可爱的瘟神远远的。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
  “呃?嘿嘿,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天底下不顺心的事多了去了,不必挂怀!”
  管家跟着杨谌的脚步远远的边偷瞄边回应,杨谌猛然回头望着他吓得管家直哆嗦胡子都翘了起来忙不迭的要防守自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