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三十五章:回门应职

第三十五章:回门应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母和王大海张罗完回门的礼品回转家门的时候发现儿子那胖嘟嘟的朋友已是躺地昏迷,破败的模样让他俩一进门时以为是一堆什么东西呢(跃马大明34章)。杨谌却是跪在他身旁打盹,歪斜晃动着身子口水都流了他身下的徐鹏举一脸,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像是在为徐鹏举超度一样。

    “讷言,你们这是……?”

    杨母上前询问但是杨谌却是连眼都没睁摆了摆手仍是睡着,直到王大海上前抽了他后脑勺一下杨谌才抬头用睡眼惺忪的眼睛看了一下,只看了一眼便从地上跃起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

    “母亲,老叔,你们回来了?嘿嘿……”

    杨谌此时很尴尬,作为一个封建社会的大好青年被自己夫人如此惩治他觉得很没面子,再者还让自己的亲人看到那就更是难堪,杨谌有心重振夫纲但从目前的形势来看那还是一项很遥远的理想或是梦想。

    “讷言,昨晚你们又去哪了?你怎么如此不着边际,把新娘子一个人扔在家里不管呢?”杨母责问昨晚上的事情,面带忧郁为这个转了性子的儿子好不担心。

    “孩儿错了,昨晚有些急事所以误了大事,还请母亲原谅。”

    “什么大事比入洞房还急的,我看你就是找托词罢了。”

    “真的,孩儿不敢欺瞒母亲,昨晚徐兄弟突发急症和他去了郎中那里诊治去了,他可以为孩儿作证的。”杨谌一指地上的徐鹏举向母亲解释。

    “那你把他叫起来我问个明白,如若不是你说的这样咱么就家法伺候!”杨母不信非要弄个明白。

    杨谌只好上前去叫徐胖子,但可能刚才看不惯徐鹏举小人得志的丑恶嘴脸一时气愤下手太重的缘故,无乱杨谌怎么拍打他那胖脸却也叫不醒他,以至于杨谌都下了重手直接抽了起来,真真有想毁灭证据的嫌疑。

    “徐兄,你快些醒醒,我求求你了,快醒了好与我作证。”

    徐鹏举被抽的脸色发紫红中透青的,但是这些仿佛是在给他饶痒痒一样,他不仅没有睁开他那总是迷离的小眼反而砸吧着嘴翻了个身侧身睡着了。

    气的杨谌心中火大就要发大招,一旁的王大海真是看不下去了赶紧的拉住杨谌。昨晚上王老叔和胖子是结下了善缘的,两人推杯换盏的聊得很是投缘。

    “讷言,手里知个轻重才好,我来叫醒他吧!”

    王大海蹲在胖子的身边手扶着他的臂膀和声细语的叫着他,说来也是奇怪王大海只叫了一声徐鹏举便好像没事人似的起了身来,闪着那双迷离的小眼疑惑的看着他们整理着身上的衣物,不,白布,也可以叫做绷带。

    “徐公子,昨晚上杨谌是同你一起的吗?”

    证人上堂公审开始,但是证人徐鹏举听到杨母的回答却是一个劲的挠着他那斗大的脑袋一副疑惑的模样,他微转脸庞偷偷地看了看杨谌却是向着杨母说道。

    “伯母,我头昏眼花的却是没有什么印象,大概,也许,可能,他是跟我在一起的吧。”

    杨母好像明白了似的怒气冲冲的看向杨谌,“你敢欺瞒于我,当真以为家法太轻了是吧,别以为老族长被你气病了就没人能整治你了(跃马大明34章)。

    杨母一边说一边四处寻摸着什么,她突然眼前一亮抄起那个在身后不远的物什朝杨谌打去,王大海来不及去拉只好痛心疾首的在一旁看着,痛惜不已,痛惜自己刚扎起来的扫把又要遭殃了。

    “死胖子,你落井下石你,以后你再挨揍我必不管,让你烂在那里。母亲,别……别……哎吆……”杨谌一边恐吓徐鹏举一边闪躲着,却也是很配合的挨了母亲几下。

    “伯母威武!今日趁此收了此贼,不然遗祸人间啊,哈哈,痛快……”

    “死胖子……哎呀……”

    杨谌被追赶着来到徐鹏举的身边也是偷闲踹他,三人追赶一人看戏的场景维持了好久直到杨母气喘不定站了下来才堪堪结束,公审大会也就告一段落。

    “讷言,你这一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空回来,可要在李家好好地再不能是这个性子了,都成婚的大人了。”

    杨母气喘着坐在井台边慈祥的看着儿子心中突起失落,杨谌与李络秀这对新人今天要回门,但是却要在那里长住下了,虽然她没有什么让儿子真的入赘李家的觉悟但是也是觉得这是有好处的。

    李络秀打扮停当也是出得门来,她头发挽起已作妇人打扮。见院子里尘土飞扬热热闹闹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也是舒展开来,昨晚上的不快已是过去的了,就算是没过去以后到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有的是机会让它过去。

    众人短叙离情,杨母哭的稀里哗啦的拍着手绢远远地催促马上一步三回头的杨谌快些走,王大海在一旁也不知怎么劝慰神情肃穆更显老态。

    这个时代入赘本来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只从名声上来说杨谌就是被要列入不孝的白眼狼之类的了。接受过新社会教育的杨谌却是没感觉出来,至少他不认为入赘了李家就是会忘了母亲忘了老叔忘了乡亲忘了祖宗的。

    只好玩乐的徐鹏举感同身受的在马上也是哭的声泪俱下的,杨母此时好像变成了他的母亲一样,他也是不住地驻马回头向杨母告别,直到杨谌不忍离情打马远去他还仍依依不舍的远远地追在后面不忍离去呢。

    来到李家自是一番亲密,徐鹏举好像不忍打扰一家亲情匆匆的提了安置在绍兴府的军马便回南京去了。走的时候也是留恋,他从已走远的队伍里又赶回来高举着那日杨谌赠与他的匕首远远地冲着杨谌大叫,杨谌微笑的看着了他久久的不愿离去。

    李家特意为杨谌夫妇准备了一个小院子,杨谌心怀不安的住了下来。作为一个卖身李家的人杨谌还是有他的觉悟的,闲的难受也时常被揍的难受的杨谌决定早早地结束婚假准备应职。

    李家作为一个母系社会的典型代表,往往家庭会议的地点不在李父的书房里却是在饭桌之上。李氏夫妇俩看着一对小儿女在饭桌旁嬉戏玩闹打情骂俏的顿觉生活的美好。

    “岳父,我已是来了很长时间了,我看我还是做些事情才好。”

    脸上笑容不断的李父听杨谌此话也是点了点头,他放下碗筷摆正姿势捋着胡须慢慢的回应杨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