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三十三章:洞房花烛

第三十三章:洞房花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跃马大明32章)。

    杨母和王大海站立门前翘首而望,身边皆是些前来贺喜或帮忙的乡里。时辰上的事情早已敲定,因为路途较远的缘故也就不深究了,过门的时辰也是随到随定的。

    相比于李府门前的喜庆杨家门前却是另一番景象,却是挥散着浓浓的乡土气息。也是彩绸飘荡却仅仅地只是门前,门上也没有灯笼却有的是高挂的爆竹,红艳艳的颜色透着精神与那门上的红对遥相呼应。

    门前的人群甚至于杨母和王大海并没有穿什么太过鲜艳的衣服,皆是些乡下粗布衣衫但胜在整洁干净,众人往那一站灰突突的一片却有满满的喜悦溢将出来。唯一的亮点可能是找来了乡里的舞狮,此时还不待来人却摇头晃脑的在门前嬉戏着,惹得孩童们在它身前一个劲的嬉笑着往来穿梭。

    哒哒哒的马蹄声远远地传了过来,人群中立刻爆发出欣喜地叫声。

    “来了,来了,快看,咦?那是什么?”

    随着马蹄声将至,杨母整理衣衫向远处观望,王大海却是急忙上了墙头要去燃那高挂的爆竹,但是随着马蹄声来到近前,兴奋地众人却全都禁了声响,一个个直眉楞眼的看着马上的人儿,墙头的王大海也是看到了什么惊得从墙上一下子摔了下来。

    马上有两人,不仅是喜当新郎的杨谌还有头盖红巾的新娘子李络秀,新郎在马上不知说着什么惹得新娘一个劲的娇笑不已,就是来到门前人群中仍旧有嬉笑声从红盖头下传来。

    “这是怎么个剧情,新娘子怎么不坐花轿却是跟着新郎乘马回来了?这个娶亲法还是头一回见得真是开了眼了。”

    “荒唐,太荒唐了,你们……你们……”首先发难的是老族长,他上次被杨谌气的身子骨是大不如从前了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被人搀扶着分开人群就要上前教训杨谌,但是听得新娘的嬉笑声不断话还没说完却是翻着白眼晕厥了过去。

    看着众人忙手忙脚的抬着老族长救治去了,杨母不顾新娘子当面也是上前训斥。“你也太不着边际了,哪有如此这般做的,要是把族长气个好歹仔细了你的皮。”

    王大海这时也是出得门来,他一手扶腰一手拍打着衣衫站定门前高处幽怨的望着杨谌,杨谌见他出来也是嬉笑着冲他点了点头,以至于王大海脸上的表情更是不堪了。

    杨谌风骚的向众人挥手不像个新郎的样子却是像是凯旋的大将军一样,他不顾杨母的训斥却在舞狮前兜转起马来,仍然和马上的新娘也就是李络秀说笑着。

    “太荒唐了,不教训你难解我心头恶气。”杨母说罢抄起放在门边的也就是王大海寸步不离的扫把冲着杨谌兜头打了过去,杨谌见母亲动气也是打马闪躲告罪不已。

    杨母扶住扫把气喘不定的看着毫无姿态的两人心头苦起,“我怎么生了这么个不着调的东西,今日里真是羞煞人了,这可叫我以后在杨家庄怎么见人啊。”想着想着眼睛便有些潮湿抬手便擦了起来。

    王大海见此景冲着杨谌大声喝道:“讷言,休要再惹你母亲生气了,快快下马劝解你母亲一番。”

    杨谌听闻急急地下得马来将李络秀扔在了马上,惹得李络秀一下子就不高兴了嘴撅的老长但是有红盖头挡着却没人看见。

    “母亲,孩儿过分了,事有急处孩儿才做的此事。”

    “你不要和我说话,离得远远远的就好。”杨母一见杨谌请罪心里的委屈涌了上来泪水都下来了。

    “母亲,孩儿惹母亲生气了,以后定会好好地孝敬母亲再不惹你动气。”说着却拿着胸前的大红花要给母亲擦泪。

    “你知道就好,我不指望你多么孝顺,你们好好的过日子就好。“杨母推开杨谌拿着大红花的手心情也是平复下来。

    但是这头刚刚平静那里却又再起哭声,原来是端坐马上的李络秀哭了。

    “杨谌,我也想母亲了,你把我送回去吧,我要见我母亲(跃马大明32章)。”李络秀从盖头下见杨谌和母亲如此这般深情言语也是想到了自己母亲的好处,叫嚷着让杨谌把她送回去。

    杨谌哪里能做着得不偿失的事情,急急地又是跑到马前哄起李络秀来,好言相劝之下才将李络秀堪堪哄好。他回头一瞥却见的母亲又是泪眼朦胧的看着自己,又赶紧的撩着袍服冲着母亲去了。

    这两个让杨谌心紧的女人好像故意整治他似的,让他来来回回的在场中跑将起来,往往这头刚刚哄好那头定然又是“风生水起”。

    众乡里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的脸上皆是呆滞之色,他不明白杨谌今日是拜堂成亲还是来练习折返跑的。当然也有不少看戏的在里边,仍旧是嗑着瓜子吃着零食大呼过瘾。

    就在杨谌往返哄着母亲和妻子的时候不远处却是吹吹打打的来了一众人,门前众人往那一看却是一个胖子骑在马上意气风发的走在前面,后面却是杨谌接亲的队伍,只不过不见了媒婆。

    杨母一见此情形终于是制止住了杨谌这无限循环下去的劝解领着王大海迎了上去,“你是哪个?为何领着我儿子的迎亲队伍。”

    徐鹏举听这妇人说道杨谌为儿子便赶紧下马参拜,“伯母当面,小子有礼了。”其神情完全不与见了李父时那样敷衍一副庄重的模样。

    “嗯?你究竟是何人?”

    徐鹏举此时无语了,“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堪吗?你难道就没和你家人提及过自己吗?”

    “伯母,小子乃是杨谌的好友,在南京时相遇的,呵呵。”

    “奥,那定然是你了,讷言也是提起过的,你叫什么……鹏举是吧?”

    “是的,杨谌有提起过我吗?那是太好不过了。”

    就在杨母与徐鹏举搭话的时候杨谌已是赶了过来,他一见徐胖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才来,分明不给我面子嘛!”

    这句话说的徐鹏举都愣住了,“要不是你把我的马惊了我何至于此时才来,还要为你擦屁股领着迎亲队伍,这时又责怪起我来了,哼,你不是好人!”

    杨谌也不好再耽误时间不待徐鹏举解释便引着队伍向门前来,“那媒婆呢?怎么不见她呢?”

    “在轿子里呢,刚才还吓了我一大跳呢。”

    徐鹏举边回答杨谌却又是想起刚才的情形来,原来他好不容易止住惊马用马鞭抽开侍卫紧赶慢赶的追着杨谌,但是当他看到迎亲的队伍时却没见到他的身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