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二十八章:乡情难堪

第二十八章:乡情难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乡试得中这仅仅是只是个开始,而且还是个小小的开始,得中的杨谌既无什么功名也无恩赐仅有的只是回乡路上的春风得意马蹄急(跃马大明27章)。

    杨谌回乡的的心情是急切地,从一个整天窝在家里的丝秀才到四处学武结交权贵甚至于有胆逛窑子的武夫杨谌还从来没有离家如此之远时间如此之长,所以一蹄的春风得意也变成了急不可耐的披星戴月杨谌日夜兼程的赶奔家园去了。

    本来四五天的路程杨谌仅仅的只用了三天,第三天的午后风尘仆仆的杨谌已是赶到了朝思暮想的小村庄边。杨谌本来是要想先去李府拜访的,但是当他来到那气势威武的门口时却瞬间就想起李络秀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刹那间心中的风和日丽却变成犹如那如龙潭虎穴阴曹地府般的的情形,惊得杨谌连想都没想拨马便走连守门卫士的招呼阻拦都不顾了。

    脱离险地的杨谌回到了杨家庄外,进得庄来那条村中小道却变成他风骚亮相的舞台。这还不得不感谢徐胖子的手笔之大,仅仅是杨谌胯下的那匹宝马良驹就扎眼异常,此马可我是胖子精心为杨谌准备的,浑身火炭高大威猛,自是赶了三天的的路程精气神却是一丝不泄,在众乡里的观望之下或婉转嘶鸣或小步慢跑的耍弄着,真真和他的主人徐胖子一个德行喜好在人前显摆。

    杨谌经过这些天的洗礼在一众权贵尤其是胖子的侵染之下也是全无秀才老爷身上的酸腐之气,仍是穿着一身秀才装扮的杨谌一边紧着缰绳控制着胯下风骚卖帅的良驹一边抱拳行礼向纷纷前来看热闹的众乡里打招呼。此时虽不是衣锦还乡却是也有了个中滋味,众人看着这个从小脑子就不灵光的孩子头一次眼中露出羡慕佩服之情。

    “相公老爷回来了,相公老爷威武啊……”“相公老爷好样的……”“相公老爷好是风骚啊……”众人纷纷夹道欢迎杨谌也是头一次感到浓浓的乡情。

    杨谌拜别众人赶到家门,他想给母亲和王老叔一个惊喜悄无声息的下的马来,但是可能是那马咄咄的蹄声或是高调的嘶鸣声惊扰了他们,还不等杨谌将马栓定王大海就已是出得门来。

    “讷言,你回来了,讷言……”王老叔日渐沧桑的身子站定门口,手里还拿着那整日里和他形影不离的扫把。

    “老叔!”杨谌来不及拴马便一下子就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王大海的身子。

    王大海老脸都红了,对与杨谌的盛情却默默承受眼睛里也渐渐地蒙上了雾气。他扔了扫把双手也扶上了杨谌的背一手还轻轻地的摩挲不已。

    “快些看看夫人去吧,你走的这几担心的不行。”王大海沉浸了片刻便赶着杨谌去房里拜见他的母亲,杨谌松开手来却抱起王大海的老脸吧嗒亲了一下,亲的这个老光棍脸红的发紫趋于涨破的。

    杨谌嬉笑着看着王大海步子却急急地赶去房里寻母亲去了,王大海也笑着口中还责怪的低声说着“这孩子……”便弯腰拾起了掉落的扫把。他起身抬头却看到那高头大马在一旁悠然的啃食着邻里家种的小青菜急得跳起老高就要拿扫把去打,可那马见有生人近前却爆鸣一声前蹄抬起吓得王大海一下子又回身躲进门来撅着屁股小心的从门缝里看着它偷食却毫无办法(跃马大明27章)。

    “母亲,孩儿回来了!”杨谌却没有像和王大海见面那样孟浪直接规规矩矩的跪地向母亲磕头。

    愣住的杨母却是从床边赶紧起身弯腰一下就抱住杨谌的脑袋也是摩挲个不停,“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都瘦了,遭了不少的罪吧?”儿行千里母担忧啊,杨谌整天的和众纨绔胡吃海喝的分明是丰满了不少但看在母亲眼里却是瘦的很的。

    “劳母亲挂怀了,这次终不负母亲的期望中的乡试而归。”杨谌气息有些不畅禁不住母亲这般的摆弄。

    “回来就好,中不中无妨。”在母亲眼里孩子是最重要的。

    杨谌抽的空子站起身来扶母亲坐下,他从包袱里拿出徐鹏举给他搜罗的东西摆起来给母亲看,杨母眼含慈祥的看着杨谌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时不时地迎合着他微笑。

    “讷言,我看还是和李家说说尽快把亲事办了吧,你也找他们的说法做了难道还能一丝的余地都没有吗?”杨母见儿子无事却又想起了他的终身大事心中也是着急。

    “不急,我还没玩够呢?再说李家也是不好说话商量的。”杨谌像小孩子似的玩弄着那些个物什丝毫不担心。

    “荒唐,你都多大了还不急,你不急我急!”杨母语气坚硬神情却满是责怪伸手便将杨谌手中的东西夺过来作势要扔。

    “母亲,我说了真不算,李家那是好相与的吗?再说,他家的姑奶奶你又不是不知道,晚些我还能多活两年呢。”杨谌委屈的小声反驳。

    “胡说,李家小姐贤良淑德品行端正宜家宜室的好的不得了,我看就是你的毛病!”

    杨谌听到母亲嘴中形容李大小姐的话都呆滞蒙圈了,这是说的她吗,她究竟给母亲灌了什么汤了竟然哄得她是如此的不长眼。

    “敢问母亲,你说的可是那李家的姑娘不是别人吧?我怎么听着有些瘆人呢。”

    “你这小子就是讨打,哼!”杨母见儿子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气息瞬间涌涨伸手拿过床边的小扫帚便要教训杨谌。

    杨谌一见那还不快跑一溜烟的开了房门就跑了出去,杨母仍不放松的追至门口见杨谌已远远地便用手中的扫帚指点威胁着着他,杨谌在院子里冲着母亲作揖求饶脸上却嬉笑不已瞬间就哄得杨母禁不住笑了起来。

    见母亲回房杨谌回头却看到王大海撅着屁股双手扶门神情紧张的从门缝里向外观瞧,他轻轻地走至他的身后不轻不重的从后面给了他一脚,王大海刹不住步子一下子就被踹出了门外坐在了地上,但是瞬间他却又从地上弹起向门里略了回来,疾风劲雨般的身身形之后还有伴有阵阵的嘶鸣之声。

    “老叔身手真是不减啊,那一弹一跳的风采真是羡煞旁人!”杨谌看着灰头土脸的王大海一个劲的揶揄。

    “讷……讷言,你这马儿……马儿脾气怎么……这么急呢,快看看去,乡邻家的菜地都遭了……灾了!”王大海口咽唾液不顾杨谌的阿谀神情紧张的看着门外。

    “呃。”杨谌推开王大海开门出的身来向门外观瞧,这一瞧差点没把他气出个好歹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