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二十七章:中举归乡

第二十七章:中举归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废话嘛这不是,你能挡得住吗,小爷我都……不说了,还是快快的与我找来。【ㄨ】”徐鹏举头一次和颜悦色的与老鸨商议着,这孩子真是被李络秀吓得作下病了。

    准备停当杨谌和徐鹏举才进的房来,一进门他们两人便四处乱窜的认真的查看着退路,徐鹏举还将窗户打开仔细的在心中比量了一下高度才和杨谌放心而又焦躁不安的等待着好戏的开始。

    房中的两人自粉头上来就再也没动过酒菜,两人很正派的抱着那粉嫩的可人儿坐怀不乱,眼睛都盯着门口看个不停以至于都是忽略了怀中的美色当前。

    两人似是等待着什么而且等的很是辛苦,汗水都是流了一脸。就在两人快要把持不住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了大声喝叫的声音,他两人心照不宣的松了一口气自是有条不紊的从窗户撤退了,虽然从门口得知不知是那家夫人来寻自己的丈夫,但是他俩也是没了兴趣便早早地回客栈休息去了。

    徐鹏举可能是对杨谌有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在他身上能找到朋友兄弟的真正意义,虽然现在两人的关系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提高,但是从如今的发展形势来看将来很有可能达到超脱兄弟情谊的地步。

    这几日徐鹏举还是没有回家,用徐鹏举的话说家里就是那关鸟的笼子,沉闷,束缚,很不自由,闲的那什么疼。他仍和杨谌在客栈之中一同起居生活,就像是同宿舍的舍友们一样建立了深厚的阶级感情,虽然两人的身份悬殊巨大。

    武举会试出榜没有什么报信之人,全凭自己去看全没有文试那么风光。杨谌和徐鹏举没有亲自去看榜,而是徐鹏举打发低下的仆人前去查看。待得知都是中的武举两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出榜之日杨谌的回乡之期便也不远了。

    说实话杨谌对于徐鹏举还是很有感情的,从古至今一同遭过难的兄弟之间的感情最是真切,徐胖子这些日子里沉默的吓人可能也是心中经受不住那份兄弟之间的纯真感情的折磨。

    但是徐胖子表达自己感情的方式来的很直接,他咬牙从朋友那里借来了银子带着杨谌将南京城里能玩的地方玩了一个遍,当然不包括勾栏之地。也送了好些个东西给杨谌,包括刀具武器甚至于卖给李络秀的胭脂水粉。心神疲惫难辞盛情的杨谌却连连一个不字都不敢说,否则徐胖子定会冲着他直愣愣发呆眼含泪水神情怆然。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那么快,心神疲惫的杨谌终于决定要回去了,徐鹏举屁颠颠的给他寻来了马匹却是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杨谌独自牵马在街上走着,他是希望此时胖子能够出现和他一叙离别之情,但是等待了很长时间也不见那个胖嘟嘟令自己欢喜令他人堪忧的身影杨谌出的聚宝门外翻身上马便要离开,他回身观瞧了一眼却控制这马儿慢慢的向前。

    “啊……,啊……”身后却突然的传来了阵阵的声嘶力竭,杨谌忙扽住马回身去瞧却仍不见门里有什么熟悉的身影,可是他刚要回身过去那阵阵喊叫声又起顿时令他心神不宁。

    “啊……,啊……”

    杨谌回身仔细观瞧这来来往往的人群却突然的发现那城楼之上有一个肥胖的身影在挥手不已,他打马靠前发现真真是那徐胖子赫然立在城门之上。

    “你哑巴了,怎么只会叫唤了。”杨谌在城门下冲着胖子大声喊话,但是城门之上却久久没有回响。

    “你倒是说话啊,再不说话我可走了。”

    “啊……,啊……”仍是叫喊声传来。

    杨谌拨马装作离去,城门上却传来胖子嘶哑的歌声,“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杨谌端坐马上差点就笑出声来,胖子如今都能吟诗作赋了,这首描写男女离别之情的词虽说此时唱出有些不适时宜而且徐鹏举唱的也是断断续续,但是杨谌能感受出这里面的情谊。

    胖子难捱离别情愁想着要躲了这个过场,但是在家里坐立不安的呆了好长时间却壮着胆子直接跑妓院里去了。他想通过感情转移来舒缓自己的心情但是当他心神不宁的呆坐在勾栏之中时耳边却响起了歌女戚戚然然的歌声,虽然胖子对这类诗词什么的具有很强的免疫力,但是破天荒的包了那歌女在雅间里唱了一遍又一遍的酸曲。

    当老鸨真是于心不忍自己客人被这凄凉的声音搅得没法专心狎妓准备叨扰一下徐小公爷的时候,徐胖子突然发疯似的从门里撩了出来直直的跑了出去。

    此时的徐胖子将那歌女嘴中的一阙词唱将出来气喘吁吁地瘫坐在了城门之上,杨谌沉寂了好一会才迎合胖子。

    “胖子,我还会回来的,谢谢你能来送我,你唱的词我也很喜欢。”

    城门之上无有回声,杨谌却模糊的看见那胖胖的身影好像在微微颤抖。

    “胖子我走了,后会有期!”杨谌用力的闭了闭眼睛止住眼中的湿润打马要走,但是只一箭之地便又折返了回来。他在在包袱中掏出徐胖子给自己的两把小匕首出来分别在上面刻画着什么,然后却是将其中的一把用力一扬抛到了城门之上。

    做完这些杨谌便将剩下的那把匕首往怀里一揣再不耽搁纵马离开,身后城门之上徐鹏举拿着那把匕首仍是冲着杨谌啊啊大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当杨谌的身影远远地消失徐胖子才摸了摸自己泪水纵横的胖脸抽噎着将那匕首拔出鞘来,只见的那散溢的寒光之上深深的刻着杨谌二字,见到杨谌的名字徐鹏举又是止不住的哭了起来,他远远的向着杨谌离开的地方看去手中却将那匕首紧紧地攥着,连敛锋芒划破了手指都没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