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二十六章:再试弓马

第二十六章:再试弓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旌旗猎猎,战鼓雷鸣,校场之上战马嘶鸣,各路英豪齐至,场面那是相当的热烈和鼓舞人心(跃马大明25章)。台上端坐着南京城里的几位大佬,居中之位乃南京兵部尚书韩文,体态文雅,举手投足间却凝练出若有若无的正气凛然。右手之处便是前几日被杨谌痛揍的魏国公徐俌,他的样子与韩文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紧蹙眉头眼睛盯着台下的一处满脸的怒气,身子有些微微发抖嘴中还低声嘟囔这什么,一副厉声厉色的模样。最左边却是一个不阴不阳的人物,白面无须,眼睛却阴庑的很,且发着阵阵精光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周围的人物。从那特立独行的女性化的几个行为方式上来看却是一个不折不够的死人妖,一个死太监。

    台下负手而立的站着很多的青壮,一个个精神抖擞挺胸抬头,仿佛是即将受阅的部队官兵们,满是希冀的的望着台上,骨子里都透射出欣欣然然的朝气。看到这些大明朝的未来,台上的韩文满意的不住的微微点头,他回身向魏老公爷看去希望他也给一个热烈的回应,却见得魏国公一脸不高兴看着考生中的一处,手还好似威胁似得抬起做要打人的样子,嘴中低声的嘟囔着什么。韩文不知所以顺着魏老公爷的眼光向考生中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心中也是不由得一暗,脸上的兴奋之情霎时化为乌有换上一副眉头紧皱吸着凉气牙疼光火的样子。

    考生人群里究竟有什么呢?究竟是什么让魏老公爷气氛让兵部尚书难看呢?还能有什么,是一对惹祸的活宝一对讨喜的可人儿,杨谌和徐鹏举是也。他俩往那一站一下子就破坏了这鼓舞人心的现场气氛,他俩仿佛就是猴子请来的逗比,专门的来破坏现场气氛的。他俩来此处好像不是来参试的是来摆地摊说相声的一样,一捧一逗站立两旁不需说话那动人的模样就是对周围所有观众的挑逗,就是最大的包袱笑料。

    杨谌和徐鹏举的模样实在是有些过于惨淡了,脸上皆青紫肿胀一片,杨谌还好些主要是他经验丰富挨揍的时候紧紧地护住了脸部。徐鹏举就惨了许多,本来就小的眼睛现在都肿成了一条线,脸肿的高高的更显富态,嘴唇之上还有几道裂口仍微微的渗着血迹以至于徐鹏举微微的吹着气小心的咂摸着。额头之上还有几道抓痕,皮肉外翻鲜红外露也是渗着血色(跃马大明25章)。

    他俩模样不咋地也就不说了但是两人的举止也是孟浪异常,杨谌一个劲的摇头晃脑不止那个样子好像是不愿意人们看到他脸上的惨淡一样,身子微微垮着,双手扶腰屁股厥起轻轻地扭动着腰胯之处,诱人的丰臀左右摇摆不定,惹得身后的一个黑脸大汉脸都红了却仍紧紧地盯着他的丰满意犹未尽的看个不停。

    徐鹏举却是在一旁更是出格,他秉承着纨绔们由来已久的一贯作风,身前的衣衫仍是敞开着,肥涨的肚腩随着晃动的身子上下起伏。他叉着双腿,一条腿居前不住地抖动,脑袋四顾却不屑一顾的打量着周围。他看到杨谌的举动也是跟着活动起来,他的动作却是比之杨谌更是,以至于他身后的考生紧紧地抿着口角一副欲呕之而后快的模样。他对魏老公爷甩来的眼镖不为所动,翻着白眼头四十五度上扬一副你奈我何的欠揍模样。

    李络秀下手的确是有些过于的狠了,当时惨烈的状况让杨谌和徐鹏举每每回想起来都心有余悸。徐胖子变态的抗击打能力在李络秀的内家功夫之下瞬间瓦解,只能靠满身颤巍巍的肥肉来抵挡她那惨绝人寰罄竹难书的爆裂行径。李姑奶奶在胖子身上使完一整套的降龙十八掌直接将他ko在地便又将杨谌从桌下揪了出来,先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给杨谌上了半天的政治课以至于杨谌心中大定以为是躲过了这一劫,可是风平浪静之后却紧接着便是暴风骤雨雷鸣电闪,杨谌就像高尔基笔下的海燕一样在暴风骤雨中翱翔起来,不过他却没有高喊着让暴风骤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因为他只翱翔了一会便赴胖子的约会去了。

    兄弟两人是互相搀扶着出得酒楼的门口,吃饭吃成这个模样绝对是能够载入史册的。李络秀在他俩身后背着手监督着这对难兄难弟在大街上游行,人们纷纷夹道鼓掌相互庆贺,更有盛传南京城里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位女侠专门的打抱不平专与封建邪恶势力作斗争。

    李络秀将他俩惩治完便愤然离去,走的很是的干脆以至于看都没看杨谌一眼。徐胖子故作虚伪的跟在女侠身后为其送行顺带呲牙咧嘴的感谢他的教化之恩。当李络秀娇柔的身躯随着急促的马蹄声渐渐远去的时候,徐胖子放下摇动的双手定在当场,渐渐地身子颤抖脸上布满了心酸的泪水,这泪水中还包含着委屈喜悦甚至于幸福的滋味,他转身狠狠地与杨谌相拥拍着他的后背唏嘘感叹不已,感叹着这胜利幸福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啊,那是用鲜血和汗水换来的啊。

    出榜之日杨谌和徐鹏举还处于被揍的阴影之中,策论中的喜讯却没给他俩带来什么欢乐。兄弟俩常常坐在一起发呆也不知是不是被李络秀打傻了还是被她打醒了的缘故。杨谌还好胖子却一个劲的摸着看不出模样的加肥加大的胖脸长吁短叹,他这几日也没回家与杨谌在客栈之中安心的布衣素食的修行起来,不得不感叹在李络秀这样一位活菩萨的感化之下想不顿悟都难啊。

    直到仆人奉老公爷之命来叫兄弟两个才草草的收拾了一下便赶赴南京驻军的一处校场应试才有了刚才的一幕,此时的兵部尚书韩文比魏老公爷都沉不住气了,这俩货分明就是来砸场子的嘛,是不是该让人把他俩扔出去才好。但是徐老公爷面子在此也不好过分,韩文只好禁住心头的不满眼睛看向别处再不去看那让人心碎的地方。

    可能那太监也看到了这些却是微微一笑操着尖细的嗓音向身旁的两位说道:“两位大人为国操劳的心情儿咱家明白,有好的便有坏的,一个两个的也不妨事的。”

    “哼!”魏老公爷听完此话鼻中却是一喷气,斜眼看了他一眼满是不屑。

    “公公说的是,我看时候也是不早了,咱们开始吧。”韩文义正言辞的说道,却没随着那太监说下去。

    那太监见引来不满也是一怔随即又是笑了笑再不说话了。

    魏老公爷点了点头朝着台下一众官员一摆手那个意思是开始考试,弓马的测试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其过程很是繁琐,考生们也是分批次场次的。其实弓马实际上很简单,说白了就是马上的射箭操作,等同于现在的驾照考试似的,马术再加上箭术的配合才能过的了此关。对于杨谌和徐鹏举来说很是容易,杨谌天赋异禀早就精于此道,徐鹏举生于此中世家,弓马从小便耳濡目染的更是不差。

    可能是魏老公爷的安排杨谌和徐鹏举的场次的很是靠前,先是徐鹏举测试,只见他肥胖的身子却极其灵活的翻身上马,生生的压得那匹军中健马身子一垮四蹄弯曲。上的马上的徐胖子和刚才的模样一比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精神倍增器宇不凡。此时的魏老公爷满意的捋着胡须笑容满面,就连刚才愤懑不已的的韩文都为之精神一震,冲着魏国公点头不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