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二十四章:策论先行

第二十四章:策论先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晚的酒宴在热烈高调旎旖的气氛中酣畅淋漓的结束了,老公爷和未来的小公爷斗志昂扬心意满足(跃马大明23章)。但杨谌就有些情不知何堪了,对于他来说这对无良的爷孙玩得有些大了,国公府里就真的没有一个像未来丈母娘一样的神兽能镇压住他们吗?杨谌对他们高调的热情接也不是推辞也不是就在这尴尬矛盾中心惊胆战的警惕着四周不情不愿的委屈异常的承受着莺莺燕燕的耳语摩挲上下其手,当然杨谌也小心翼翼的在爷孙俩的威逼利诱之下对那些个莺莺燕燕上下其手,那颤抖的双手以至于走出妓院门口还依然过电似的抖个不停,甚至杨谌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参加明天的考试了。

    老公爷的热情尤甚,勾肩搭背的贴着杨谌出了妓院的门口非要和杨谌选一块清静之地烧黄纸斩鸡头拜为异性兄弟,徐胖子一听顿时酒醒了一半不顾再擦拭脸上的粉黛口红一个劲的拖着他家的老头向马车里送,赶紧的招呼卫士将着喝秀逗了的老家伙送归家园去了,要不然等自己的爷爷和杨谌拜了把子那自己以后见着杨谌就只能跟着叫杨爷爷了。

    徐胖子却是没走,今天能遇到杨谌可能是他人生之中的一件喜事,所以徐胖子决定再换个场所接着高调的宣扬自己心中的兴奋。杨谌只好随着他又来到一处烟花之地,这次的杨谌有了刚才的经验业务显得尤为的熟练,还不待徐胖子飞扬跋扈的扯着嗓子高喊,杨谌依然踹了前来迎接的大茶壶不轻不重的一脚,“备个雅间,来一桌好酒菜,姑娘们赶紧的上,慢了小心爷砸了你的鸡窝。”

    徐胖子瞪着小眼睛看了杨谌一眼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杨兄威武,哈哈哈(跃马大明23章)!”说罢也气宇轩昂的踢了大茶壶一脚吩咐他照做。刚要上前理论的一见是这位爷在背后撑腰也不敢多说什么,忙安排着众人将这两个煞星迎了进去。

    来到雅间杨谌看到布置的满是文人气息的场景顿时一个激灵,这个房间可能是为那些个喜欢舞文弄墨炫耀文采激扬文字的穷酸书生而布置的,可能刚才过于高调的缘故以此来羞辱提点自己要讲文明要讲道德。但是杨谌看到这些个累累书籍突然想到了自己的身价性命还不知所踪呢,杨谌赶紧的一边扯着徐胖子询问自己的包袱找的怎么样了,一边不顾文明道德的搂着刚上来的粉头大吃豆腐。

    徐胖子只是一个眼神身边伺候的家仆便得令而去,就在杨谌一边忧心忡忡的担心自己身价性命一边和徐胖子把酒言欢大吃豆腐的时候那家仆俨然拿着自己的包袱回来了,他毕恭毕敬的将包袱还给杨谌又是回到酒桌之上为他们斟茶倒水起来。

    杨谌看着包袱的回归喜上心头忙向徐胖子致以崇高的敬意,徐胖子大马金刀的摆了摆手却招呼那家仆近身前说话,“是哪个偷了我兄弟的包袱,可是拿住了吗?我说过要亲自剁了他的手的。”

    那家仆忙弯腰搭话,“禀小公爷,拿住了,是那城西的孙三儿,兄弟们正在楼下杂治呢,还等在小公爷和杨爷亲自发落呢。”

    徐胖子看了杨谌一眼那个意思是询问杨谌的意见,杨谌忙摆手示意,“还是放了吧,杂治一番就好,得饶人处且饶人吗。包袱已是回来了再打打杀杀就不好了。”

    徐胖子点点头冲着那家仆却是一摆手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却是听的楼下惨叫一声,吓得杨谌怀里的粉头颤身打了一个激灵,厚厚的粉黛之下已是惊恐不已。

    “做了错事就要惩罚,刚才叫底下人废了他一只手,小爷说过要剁他一只手的,嘿嘿!”徐胖子却不以为然的冲着杨谌轻描淡写的说道,端起酒杯继续挑逗着怀中的粉头。

    杨谌也没什么要说的,端起酒杯让着徐胖子继续谈笑饮宴。杨谌刚刚将酒杯端至嘴边却是哎呀一声似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放下杯子推开怀中的娇柔翻弄起包袱来。

    杨谌的焦急让徐胖子有些担心,“杨兄是不是东西丢失了,我看定是那小贼偷了去了,他应该还走不远我再将他拿来与你索要,哼!”胖子边说边指挥着身边那家仆就要下楼,但是杨谌的动作却止住了他的脚步。

    杨谌自是从包袱里拿出书来自顾自的在酒桌旁摇头晃脑的读了起来,徐胖子和那家仆瞪着大眼睛张着大嘴巴一脸的不相信,他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里看到的东西,杨谌竟然在的时候还不忘了读书,真是……真是……有辱斯文啊!

    徐胖子静静地小心翼翼的走到杨谌的身边仔细的盯着杨谌畅游在书海当中,他奇怪的看百~万\小!说在看看杨谌突然一伸手将杨谌手中的书本拿在了手中,他一边将书本放在身后以躲过杨谌来夺得手一边扭曲着肥胖的身子抽空里赶紧的翻了几页查看,但当他看到书籍里的内容不是什么春宫之类的情趣知识时索然无味的就将那书远远地抛了出去一脸揶揄的看着杨谌。

    杨谌捡回被丢远的书扑打着尘土回头狠狠地看了徐胖子一眼,“不要闹,我明天要考策论的,策论不过弓马便无望了呢!”

    “什么,考什么策论,还有弓马,这些是个什么东西?”徐胖子稳坐在椅子之上一伸头将粉头手中刚剥好的晶莹葡萄叼在嘴中。

    “我之所以来此处是来参试的的,武举,你知道吗?”杨谌翻着白眼依然认真的看着书籍。

    “切,我当何事呢,不就是今年的武举开科吗,策论我早就准备好了,我更期待的是弓马的较量,听说还要阵前演练一番呢。”

    “可是当真,你不会是说笑吧,就你这肥头大耳的模样恐怕连字都不会写吧,嘿嘿。”

    “你是小瞧了我了,我爷爷早就给我准备好了一切……”徐胖子嘴硬的说道,但说到此处确实说不下去了。

    “嘿嘿,让我说准了吧,我可没有你那样的好爷爷,我还得努力呢,你们小点声才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