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二十三章:痛揍国公

第二十三章:痛揍国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到徐鹏举的惨叫声杨谌躲在桌下心情更是紧张了,他心中不由思忖女人的手段真是厉害啊,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专门的挠脸抓腮踢胯无所不用其极,而且后续的手段更是狠毒,比如说绑在自家花园凉亭的立柱之上喂蚊子(跃马大明22章)。

    “杨兄,快些出来助我,否则我命休矣!”

    杨谌听到徐鹏举惨烈的求助声并没有从桌下出来,朋友义气在此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保住身家性命才是最主要的,这和刚才兄弟间的热烈形成鲜明的对比,此时要是徐鹏举能听到杨谌的心声肯定会再次反目成仇的。

    “啊……啊……”徐鹏举的声音又高亢变得低沉,再有低沉变得虚弱,最后婉转入耳的已是若有若无的声了。

    杨谌这时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于桌下顿悟了,他虽然觉得这个死胖子该揍特别是看到他招妓时高调而又龌龊的嘴脸时自己都忍不住想胖揍他一顿,但是毕竟是刚认的兄弟自己应该帮衬一把才对,虽然这个兄弟还未到袍泽衣服的地步。

    杨谌想完面带悲壮之色缓缓地撩开冗赘的桌布闭着眼睛从桌下便爬了出来,那个样子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意思。

    “尔等助手,今日事由我一人担了,要抓脸挠腮要踢胯的冲我一人来,休要再羞辱我兄弟!”杨谌挺胸抬头斗志昂扬,像极了无数革命仁人志士就义前的大义冽然,不过他仍没有睁开眼睛以至于他冲着房间的夹角旮旯而去,完全略过了门口惨烈的案发现场。

    杨谌心底里还是有所畏惧的,他生怕再招来像岳母未婚妻似的精兵强将的沉重打击,所以干脆闭着眼睛大声的喝话也好壮一壮自己的胆色。

    闭着眼睛的杨谌却久久没有听到回响,他小心翼翼的缓缓睁开自己的眼睛以至于还带有些许的朦胧和春色,当他发现自己指错了方向转身向门口看去的时候自己紧张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他长舒一口气甩动着身子活动着手臂偷眼观瞧。

    杨谌放松下来是有理由的,因为他发现骑在徐鹏举身上正有一搭无一搭的揍他的并不是凶神恶煞的母老虎母夜叉之类的,而是一个须发花白身材高大精神矍铄的老头,可能是被杨谌的举动惊住了,呆呆的看着杨谌花白的胡子却一翘一翘的抖动着。

    “这就好办了,不是什么来捉奸的。”杨谌想罢却是了却了心中的担心后怕。

    杨谌仔细地打量着这个老头,心中的火气慢慢的逸散开来。他对于这种老流氓老匹夫从来都是心存不良心思的,一句话就是很不对杨谌的胃口纯粹的看不惯,王老叔是,老和尚是,老岳父是,再加上现在这个正一脸惊疑望向自己的老头也是。杨谌踱步来回的仔细观瞧,双手不自觉的互相掰着,在啪啪啪的手骨脆响声中细细的琢磨着要这么杂治这个老头。

    “你是何人?面露凶气定不是什么好玩意!”那老头却不待杨谌上前便从徐鹏举的身上爬了起来,怒声质问。

    “嗨,我还没揍你呢你倒迫不及待了。”杨谌突然间就笑了,笑得那么纯真,那么呆萌,那么的阴森。

    “你笑个什么劲,我问你话呢?”老头瞪着牛眼怒声相向。

    杨谌也不答话却笑着慢慢的走近门口,突然冲着那老头的身后瞪大了眼睛轻声的说道:“哎,你怎么才来啊?”

    那老头不疑有他忙转身向后看去却丝毫不见有什么人影,他诧异的回过头来要继续质问杨谌迎接他的却是一枚真真实实的拳头,那拳竟直接打在了他的眼眶之上一下子就将他打的一个趔趄朝后仰去。那老头也是机灵一手却扣住门框保持平衡一手去捂自己的眼睛久久的直不起腰来。

    杨谌却趁着老头顾不得的时候将倒地不起的徐鹏举拖了过来,用手轻轻击打着他的胖脸试图唤醒他,但是徐胖子一点反应都没有,不,有反应,只是咂么咂么嘴像是睡熟过去一样。

    “你这小贼竟然阴我,看我不扒了你的皮。”那老头这时依然站直了身子不顾脸上纵横交错的泪水就要扑将过来。

    杨谌只好先去迎敌便将胖子扔在了当场,那老头气势非凡的扑过来却是挨了杨谌快捷无比的居中一脚便又气势非凡的从门口摔了出去,杨谌不待他起身便一个前扑扑到了他的身上决定以其人之道还解其人之身,

    那老头被扑在身下想要起身但杨谌使得却是千斤坠之类的功夫只是几个纵起之后便没了力气,唯唯诺诺的在杨谌的身下“婉转承欢”起来。杨谌毫无同情心的甩着大耳光子狠狠地抽了那老头几下抽的那老脸都变了颜色,羞愤之情再加上彻骨的疼痛仿佛是绽开了一朵灿烂的菊花。

    杨谌看到老头痛苦的样子便停了手却是于心不忍起来,他胡乱的在老头的脸上摸了起来想是要缓解一下他的疼痛,但是却将那老头的花白胡须搅得纷纷散乱开了而且不知怎的还扯了一大绺下来。杨谌只好起身心有后悔的看着被自己暴揍的老头满是尴尬之色,也仅仅是尴尬之色,他觉得自己将他揍到这个程度还是比较善良的,至少要比他将自己的兄弟徐胖子直接揍晕过去要善良的多,自己只能算是略施薄惩罢了。

    杨谌转身就要去查看可怜的胖兄,这位胖兄今天出门可能没看黄历运势有些过于背了只一会的功夫便被胖揍了两次。但是领杨谌疑惑不解的是自己揍他他如小强般有着倔强的生命力,但是那老头揍他也没几下怎么就晕了过去呢?多么奇葩的胖兄啊!

    “你快快醒来吧,咱们还有没完成的使命呢,那粉头正在来的路上呢。”杨谌盘腿坐在胖子的身边似超度般的在他的耳边耳语不已。当杨谌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胖子突然地就坐了起来,口中还喊着“在哪呢?哪呢?”

    杨谌此时的脸上布满黑线,他眯起眼睛看着一脸茫然的胖子有种欲除之而后快的冲动。就当杨谌要起身教育胖子的时候门口却呼呼啦啦的来了好多人,胖子一见此情形却又直直的躺了下来眼睛一闭作昏迷装嘴砸吧砸吧的萌态毕现。

    杨谌简直无语了,他起身恨恨的踢了胖子一脚便转向门口,胖子忍痛哼哼了几声将眼睛露出一条小缝眼冒精光的打量着现场的局势。

    门口的众人令杨谌大吃一惊,因为他们皆甲胄在身个个威猛精壮,一看就是军中的虎狼之师。杨谌不害怕打架而是害怕得罪了什么人,早在杨谌起身前往南京时未来老岳父就曾非常严肃的对他交代过,南京城里勋贵众多千万不要得罪什么人最好是夹着尾巴好好做人做事才好。

    杨谌想到此处心中也有些许的害怕了,自己毕竟是来参试的而且谨遵岳父教诲紧紧地夹着自己的腚,要不是一进城就碰上了徐鹏举这个奇葩自己才不会把尾巴露出来了呢。杨谌回身幽怨的看了看躺地不起的徐胖子欲哭无泪,“都怪这个奇葩的胖子招妓就招妓吧咱们可以关起门来白日宣淫非要高调的大喊大叫,这不把狼招来了吧?唉……”

    地上的老头已经被拥上来的军汉们扶了起来,那老头昏昏沉沉的像是喝醉酒似的而且身子一个劲的打摆子,众人可能还不知道原因纷纷看向杨谌以求答案。

    杨谌本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做人原则就要弯腰行礼,这时却是那老头刚刚清醒过来突然地大喝一声声如洪钟吓得身边众人纷纷怔住大惊不已。那老头推开拥住自己的军汉且从他们的腰间拔出一柄闪着寒光的军刀来擎在了手中。

    “小贼,竟敢殴打与我,看我不将你大卸八块难解我心头之恨,纳命来(跃马大明22章)!”老头一脚踹开挡在他身前的一名军汉嘴中还喊着“他舅老爷的别挡道”之类的话语,这些话让杨谌听得是那么的熟悉顺耳。

    杨谌见此情形身子一下子就向后弹跳开来而且眼睛还观察着周围一来是看看是否有趁手的家伙二来也是最重要的看看是否有退路可走。本来就是妓院房中竟是些酒菜纱帐锦缎什么的根本没有杨谌想要的趁手的武器,他略过桌旁时急中生智的用力一踢桌子那些个酒菜什么的便被抛到了身前,他翻身回旋而踢将那些酒壶盘碟什么的一股脑儿踢向那扑上来的老头,杨谌不解气似的抓住桌布的两角向空中用力一抖,将自己的大招发挥的淋漓尽致。

    “招家伙吧您那!”

    那些杂乱与那老头来了个华丽的碰撞,飞散的酒菜漫天飘舞的生生将那老头给淹没了,瞬间那老头就成了一个站立的人体盛宴。那老头被阻挡住了身子却在原地一个劲的抖动着,他伸手抹了一把脸将粘上的酒菜及汁水擦去还呸了几下吐出几个吃剩下的虾皮,来不及照顾身上的一团乱七八糟一挥手中钢刀却是又扑了上来,杨谌与他就一桌相隔他追杨谌杨谌便沿着桌子跑两人就这么玩起了游戏。

    “来啊你,来啊,你砍我啊!”杨谌跳着脚舞着桌布挑逗着老头像是斗牛士在引导挑逗着愤怒的公牛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