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二十一章:打“包”不平

第二十一章:打“包”不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盼望着,盼望着,消息来了,乡试的脚步近了,杨谌早也盼晚也盼真是盼穿望双眼啊,他心情时刻紧张激动的却更是小心翼翼的等待着它的来临,但是为了那激动人心的一刻自己却付出了辛劳的汗水,甚至于心酸的泪水,其中大多是被李家一家三口给折磨的结果(跃马大明20章)。

    乡试是科试海选不能比的参试的地点是选在南京城之中,南京是明朝的前都城所在,虽然此时已不复往日的荣光但是却也承继着昔日的辉煌,明朝行使双京制,南京和北京一样,设六部、都察院、通政司、五军都督府、翰林院、国子监等机构,官员的级别也和京师相同,这次的乡试就是兵部的职责所在。南京此时的兵部尚书为韩文,此人也是性子秉直刚正不阿的人物,南京兵部尚书品秩同北京相同官从正二品,兼参赞南京机务,会同镇守太监和南京守备勋臣共同管理南京的全部事物。

    杨谌对此知道的很少,但是对于考试杨谌却很是在行,因为自己的前世就是在苦逼的漫漫考试的长河之中度过的,虽然每次含水量都很多但是也造就了杨谌越是每逢大考心态越是沉稳的技能。中国的考试看来自古有之,为了考试而考试的方式亘古不变。

    但是杨谌坐在吱吱扭扭前往南京城的马车之上却心中忐忑不安,是,自己可以说就是为考试而生的但是这次却是体育方面的测试,这对于一个整天窝在家里活动量仅限于上厕所的宅男来说心中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的,毕竟自己在这方的心里承受能力还是比较低下的,这仅仅是第二次,第一次还是在未来老岳父的撑腰之下才平心静气狐假虎威的参加考试的。

    绍兴府离南京城不远不近杨谌却提前一天便达到此处,坐了四五天的颠簸不堪的马车一下车的杨谌有些要吐的感觉,他弯着腰喘着粗气费劲的抬头看着斑驳的城墙之上那饱经沧桑的应天两个古篆大字反而心中充满了希冀,这将是他的舞台,他将会在这里大放光彩。

    六朝古都,历来都是王者君临天下牧守万民之兴盛之地,虽历经风雨但气势却是不减当年,秦淮河蜿蜒于前,东依钟山险峻,北有后湖相隔,金川门绵延毗邻长江,整个都城气势非凡固若金汤。

    辞别未来岳父家的马夫杨谌紧了紧肩头的包袱意气风发的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南京城,明朝曾经首都的繁盛依稀当年,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流不息,街边商铺林立兴盛异常。杨谌晃着膀子一副地痞流氓的架势走进了这繁华之地,他觉得这将是他的地盘这将是他崭露头角的始兴之地,他现在都有一种想寻找一根电线杆的冲动,他想要在那里撒泡尿来标记一下自己的地盘(跃马大明20章)。

    杨谌不顾摇晃的身躯惹来行人们鄙视他土包子的眼神四顾的走在大街之上,他突然停下了脚步以至于身后曾多次想要超过他的大婶一下子就撞到了他的身上,杨谌不顾大婶低声的谩骂依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街边的一处发呆,那一处弥漫着好似仙境般的腾腾雾气,飘扬的幌子似乎在向他招手一般。杨谌的眼睛都瞪大了,口角之处留出了口水,那处不是别的什么地方却是一处包子铺,杨谌这个相公老爷从来都没有这个时代身份该有的阶级觉悟,大肉包子那么低俗的东西在他眼里从来都是和蔼可亲的,这也可能是他做不了秀才的原因吧。

    杨谌迈步走向前去,眼睛却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那里,他现在仿佛是忘了自己的使命一般,仿佛吃包子吃大肉包子才是他现在的使命。

    “小二,来十个包子,我要纯肉的!”杨谌飞扬跋扈的坐在桌边眼睛却一直盯着冒着热气的蒸笼。

    “好来,十个大肉包子!”小二奇怪的看着这个书生打扮的客人强忍住心中的好奇为杨谌张罗着包子。

    热气腾腾的大肉包子一端上来,杨谌直接用手抓嘴还直吧嗒含糊的冲着小二直伸大拇指,那个意思是夸赞包子的美味。

    小二惊奇的看着这个一脸斯文之像的书生想看看他是怎么吃进这十个大肉包子的但却被一旁的老板呵斥着去别处忙碌去了,只留下狼吞虎咽的杨谌在被包子噎的直翻白眼。

    杨谌刚刚解决完了第四个包子刚要向第五个进发突然身后地街面上传来嬉闹呼喝之声,杨谌边将包子送入嘴边便扭头观望。只见的一大群人前呼后拥呼呼啦啦的行走在大街之上,为首的是一个锦衣华服的胖子,他敞开着衣衫歪带的帽冠一副飞扬跋扈的模样,身后跟着青衣小帽的众人却是一副低三下四众星拱月的模样。杨谌不用细看就知道这又是纨绔子弟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桥段,他怀疑自己前世得罪过他们以至于今日里总是让自己碰见这些个社会的渣渣们。

    杨谌对他们毫无兴趣继续回过神来低头完成着自己的“使命”,但是没有了刚才低俗毫无素质的样子,他一改刚才饿死鬼的模样斯文的小口咬着包子那样子像是在品着什么山珍海味似的。他仿佛在警觉着在街道上横行的众人,也好像他吃包子的雅兴被这些聒噪的小鸟雀们惊扰的丝毫不剩了。

    “小娘子哪里去啊?给爷看看你的小脸蛋,别总低着头吗,来。”就在那群人走到包子铺边的时候突生变故,他们截住了街上一个可能要买菜回家小妇人,那妇人在众人的阻挡之下低着头左冲右突的却怎么也冲不开熙熙攘攘的人群。那个纨绔子弟和家仆是有意不让那小妇人离开,摆开了阵势阻挡着回家心切的小娘子的去路。那个为首的锦衣华服的年轻胖子动作更甚,掀起自己的衣衫紧紧地将她的去路挡得严严实实的,嘴中还俏皮的喊着“哎哎哎”的话语,那个样子像极了无厘头电影中四大才子在桥上阻挡过路小姐的模样,只可惜此处没桥,要是有的话那个小娘子也定会像电影中演的一样投身入水的。

    就在那个纨绔的胖子饶有兴致的当“才子”的时候,脸上啪的一声不知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击中了,那个物什也不知是什么当即散列开来流了他一脸的汁水淋漓。

    胖子惊在当场,他不顾脸上瑟瑟流下的汁水抬头四顾,众人也是脸带煞气的纷纷查看以至于那小妇人终于闯出一条生路急急地离开了。

    那胖子将滑落手中的物什拿起来用自己模糊的视线仔细观察才发现却是一枚绽开的大肉包子,上面还有浅浅的牙印。他愤怒地抬眼观瞧想找出扰了自己兴致的肇事者,当他看到街边桌子上将脸都低到碗里去的杨谌的时候眼露寒光的走到了街边的包子摊面前。

    小二赶紧的迎了出来,“客官几位,要多少包子啊?”

    “他舅老爷的,别挡道。”那胖子一脚就踢开了小二咬牙切齿的走到杨谌桌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