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二十章:乡试将近

第二十章:乡试将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嘛,怎么跟我了解到的不一个样子呢,还是让老管家来细说一番吧!管家,你死哪去了?你来给你的李大老爷说解一番吧。”李母却不为所动也不给杨谌舍身取义的机会叫嚷着管家前来澄清事实。

    老管家低眉耷拉眼的从黑暗的角落里显出了身影,他低着头但是眼尖的杨谌还是看出了端倪,他被揍的也是不轻的,口眼之处满是青紫,脸上的胡须不知被谁揪的七零八落的杂乱不堪。李父见到老管家一来吓得身子都挺不直了一下子就坐在地上,他嘴中却吭吭咔咔的作响想给老管家提个醒让他嘴巴严一些。

    “夫人,的确是姑爷邀请老爷出去的。”老管家唯唯诺诺的抬头看了一下场景仔细的在心中分析捉摸着。

    “你看是不是这个事实,夫人我没有撒谎的。”李父此时心情大好,不露痕迹的偷偷向老管家伸了一下大拇指来表达自己的谢意。

    “但是却是老爷硬拽着姑爷去斗艳楼的,姑爷再三推诿不过才被他扯着进去了,他还让小的嘴巴严实一些呢。”老管家终于分析出了结果话语突然峰回路转的道出经过。

    “你……你竟然冤枉老爷我,看我不将你好好地收拾一番。”李父气急败坏的就要杀人灭口,但是刚要起身却被李母一脚踹了回去。

    “哼哼,你真是不长出息竟然将罪过全都扣到后辈身上,还有脸在这里大言不惭,看打!”李母得知事实真相便再也顾不得体面直接上前拳脚相加的收拾起李父来,场面那是相当的大啊,那家伙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啊。要不是杨谌绑得结实他早就伸出手来拍手称快了,这揍岳父场景真是难得一见啊,哈哈哈……

    李络秀给杨谌松开了绳索仔细的替他整理者衣衫,杨谌却顾不得这些在一旁兴高采烈的鼓起掌来,而且脸上还带着沉冤得雪的泪水,惹得李络秀一个劲的直揪他的衣服。

    被揍成一滩烂泥的李父倒地抽搐不已,杨谌见到此景心中的郁闷委屈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他拱手向李母称贺,“伯母大人终于收的此妖孽,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哼,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李母说完不顾躺地不起的李父生气的拂袖而去,临走却是嘱咐管家给杨谌留一间客房出来给他今晚休息,毕竟天色不早了杨谌也出不得城去了。杨谌躬身送李母远去然后尴尬的看着李络秀不知说什么好,但是李络秀却是掩住口鼻对他做了一个鬼脸气哼哼的说道:“母亲说的对,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哼!”说完也是回去了。

    杨谌再看向老管家却见他也是掩住口鼻闷声闷气的说着给他准备客房急匆匆的离开了,杨谌失望无奈的一下子坐在亭子的台阶之上看着口吐白沫抽出不已的未来老岳父发呆。杨谌聚精会神的看了一会就要离开去寻找老管家去就寝,但是回身一想他还是来到亭中扶起岳父要一同离开。

    “夫人说的对,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就是个畜生,嗯……。”神志不清的李父口中喃喃自语地说道。

    “嗨,你这老匹夫竟然还怨起我来了,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啊,我才不理你了呢。”杨谌将他未来的老岳父向旁边一推就将他扔到了小径旁花丛之中,直接将他摔了个仰面朝天。

    杨谌做完这些就要离去却还是心中不忍的回头看了看卧在花丛中的岳父,他站定当场仔细地想了一会便附身将岳父的一根腿从花丛中拽起拖着嘴中仍喃喃谩骂的老匹夫去寻找住所去了。

    李府的照料还是比较周全的,杨谌在和岳父洗了一个热水澡之后便将这个遍体鳞伤萎靡不堪的可怜人向床上一推自己也上的床去安然就寝了,他没有想太多他现在身心俱疲的厉害才不管老管家和下人那充满小八卦的眼神呢。

    一夜无话,杨谌睡得很沉,将他叫醒的却是老岳父的尖叫之声。杨谌睡眼惺忪的看着瘫坐在床榻一旁紧握衣衫的老岳父一脸的不解,他想了一会才明白过什么事情来很是敞亮的便大声笑着穿衣起床,以至于冲进来的老管家以为姑爷把未来的老岳父给怎么了呢。

    梳洗打扮一番且吃过早点杨谌决定拜别离开了,此时已接近正午但是却没见到李络秀和李母杨谌只好耐着性子在客厅之中等待着他们的出现。首先出现的却是收拾停当一脸铁青满是不快的李父,杨谌好不尴尬的望着他也不知说些什么只好起身要告辞离开。

    “你且住下,我有话要说。”李父端坐在正堂之上喝了一口清茶口气不善的说道。

    “伯父请讲,小子洗耳恭听。”

    “咳,昨晚之事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你心中有些数才好。”

    “小子明白,昨晚伯父被痛揍之事小子绝口不向外人提及。”

    “你这……你,无可救药了,真是气煞老夫,孺子不可教也,哼!”李父听完杨谌的话语在座位上是坐不住了,他想起身揍这个自己眼中的畜生一下却是又忍了下来。

    “不只是此事,还有昨晚……昨晚你我的事情。”李父说完却满脸不快,老脸上满是尴尬之色。

    “昨晚你我怎么了,有何不妥之处吗?”杨谌心中明白嘴上却奇怪的问道。

    “哼,夫人说的对,你就不是个好东西,你是个畜生!”李父见杨谌的样子突然勃然大怒,急急地起身转回后堂去了。

    杨谌被骂的却笑了起来,笑声有小渐大最后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当他笑完准备离开的时候不经意的回头一看却发现脸色阴沉的李父不知什么时候依然站在自己的身后了。

    “小子孟浪了,还望伯父原谅则个。”杨谌根本止不住笑意却躬身施礼。

    “哼,你笑够了没有,我还有正事没说呢。”

    “小子笑够了,笑够了,伯父请讲。”杨谌以袖掩面身子抖动不已。

    李父直接给了他不轻不重的一脚止住了他滔滔不绝的笑意,“小子听好了,乡试已近,今天早晨府上来了信就在这几日了,你要好好的练习一番别给我丢人才好。”

    “是是是,小子谨记伯父教导,定然不会折了伯父的面子。”李父那一脚根本没有止住杨谌的笑意却是火上浇油似的让杨谌笑意更盛了。

    杨谌一边笑着一边挪步就要离开,却听得身后风声呼啸,他赶紧的转身查看却见的李父从身后飞脚踢来,杨谌一个闪身躲过再也不给他机会仍旧大笑着无良的摆着各种姿势挑逗着李父飞也似的逃出门去。

    “小子再也不要让我看见你,见你一次我打你一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