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二十章:乡试将近

第二十章:乡试将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李家花园小亭子的柱子之上,天色依然黑了下来华灯初上(跃马大明19章)。杨谌活动着身子想舒展一下僵硬的身体无奈被绑的太紧的缘故怎么也挣扎不开,脸上的口眼之处也生疼的紧却也拿不出手来照料一番。

    亭中无人杨谌百无聊赖的在数着羊,他天真的想尽快的入睡来消磨着慢慢的充满苦涩的长夜。突然脚下却传来声,他定睛仔细的一看才发现是烂醉如泥的岳父大人半跪半趴地的在地上抽搐。他的样子更是惨淡,可能被岳母大人揍得太狠的缘故他现在介于醉酒与昏迷之间徘徊,脸上都已经有血迹渗出糊的满脸都是,嘴里却还一个劲的低声嘟囔,竟是些淫词秽语的可能还没从狎妓的美梦中清醒过来。他身子一个劲的在原地不定的晃动着还时不时的偷眼四处观看一副可爱的萌萌的老混蛋的动人模样。

    杨谌看到他的惨兮兮的模样并没有起怜悯之心反而有欲除之而后快的心情,要不是自己被绑的结实自己早就收拾这老流氓了,今日的事情都由他而起干什么不好非得干那丢人的事情而且还是未遂,自己冤不冤啊,丢不丢人啊,可怜自己的一世英名啊。杨谌抬头望着漆黑的夜晚心中满是惆怅和哀怨仿佛是感叹世事的不公,而且心里无良的想着是不是要做首诗填个词什么的来祭奠一下自己首次失败的惨痛经历。

    当杨谌诗兴大发要一舒心中郁闷的时候却有人急匆匆地赶到了小亭之中,吓得杨谌赶紧的变了个模样一副痛心疾首悔不当初的样子。偷眼里望去却是李络秀来到身前不由得兴高采烈起来像是见到亲人一般,“秀儿,快些与我解开,我憋不住了我要如厕。”

    李络秀却是一副不言不语的严肃模样,她仿佛没听到杨谌的话语头别向一旁事不关己。杨谌见她这个模样心中不由得一怔,“嘿嘿,秀儿还生气呢,我对天发誓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都是你父亲强拉硬拽的把我带到那火坑之中的,我手脚干净得很连碰她们环肥燕瘦的娇躯一下都没碰。”

    李络秀仍不搭话却是从腰里变戏法似的抽出一柄匕首,用那泛着寒光的精致小刀仔仔细细的在杨谌眼前剔着手指甲,惊得杨谌瞬间无话可说一个劲的直哆嗦。李络秀时不时的看杨谌一眼并且还带着丝丝的微笑那样子像是下一刻便准备将他就地正法一样。杨谌吓得咬牙切齿的用力的憋住自己颤抖的气息生怕一个不小心丢了大人,但自己憋得实在是太久了也太难受了以至于胯下隐隐“湿意盎然”。

    “秀儿,他可醒来了吗?做了这败坏的事情竟然还有脸醒过来,真不如昏死过去的好。”一声沉闷的声音自亭外传来,带着盛怒怒却隐忍不发的样子。

    杨谌抬眼望去只见李母款款自亭外走来,脸上波澜不惊脚下稳稳当当的却不似发火的样子。杨谌赶紧的微笑见礼,“伯母大人当面小生丢人了,还望伯母饶过我这一遭早早放我回去才好。”杨谌此时并没有急着为自己辩解而是很诚恳地承认自己的错误一副很识抬举的样子。不识抬举是不行的,女人这种奇怪的生物是从来不会和你讲道理的。

    “给我跪好,你这老不修的还有脸睡觉,把身子给我跪直了瞎摇晃个什么劲。你不用给我装可怜的样子,我早就看透你了。”李母却没有搭理杨谌却大声冲在地上神游的李父大吼大叫起来,吓得杨谌又是赶紧的闭了嘴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李络秀饶有兴致的看着杨谌惊恐的样子却阴恻恻的笑了起来,眼睛还不时向手中的匕首望去好像是在比量着要割杨谌什么地方似的。

    杨谌真的是憋不住了,胯下的堤坝轰然溃坝一泄如注,那水柱顺着裤子急流直下的浇了一裤浓浓的腥臊味瞬间在小亭中弥漫开来。杨谌此时死的心都有了,这次可算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还是孩子的姥姥家。

    “哼,真是胆小鼠辈,就是吓了一下便了真不是个男人。”李络秀赶紧捂住口鼻跑到母亲身边,杨母也是对杨谌的行径嗤之以鼻。

    李父可能是被杨谌的尿骚味给激醒了也可能是刚才就是在装样子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选了一块离杨谌比较远的亭角之地复又跪倒在地,跪地的一瞬间又恢复了刚才萎靡不堪的样子,动作之快惊得杨谌感叹不已,感叹其表演能力不在现代的奥斯卡影帝之下啊。

    “还是这个老流氓的有经验啊,看来以前没少做过此事,我还是跟着前辈的步子走吧,最起码的少受些罪才好(跃马大明19章)。”杨谌想完很是干脆的做作的大叫了一声我晕了然后头向一旁一甩作昏迷装。

    “你们不要再装了,我早就看穿了你们的把戏,想给我玩你们还嫩点。”李母脸带冷笑的走近跪在小亭一角的李父身旁伸手就扭住了他的耳朵咬牙切齿的拧了起来,李父却很是能忍嘴中却不着痕迹的直喘着粗气,直到李母将他的耳朵转了三圈才忍不住痛楚急急的开口求饶。

    “你再装啊,再给老娘装啊,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吗?哼!”

    李父只是一个劲的磕头求饶,那样子根本没有半点醉酒或者昏迷的样子,精神清醒得很。杨谌歪斜着头将未来岳父大人的行径看在眼里却急在心上,“这可如何是好?连着老油条都举手求饶了像我这种处子怎能斗过这些心狠手辣的母老虎们呢?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反正已经晕了打死我都不醒过来。”

    李母没有搭理跪地求饶不止的李父却冲着李络秀点了点头,杨谌微迷的小眼睛看到此情形知道大限临头身子禁不住的又是哆嗦起来,那个样子看的李络秀娇笑不已。但是李络秀根本没有半点怜悯之心,她将手中的匕首插回鞘中却两手相扣边笑便将自己的手指别的咔咔作响,那响声听到杨谌耳中不亚于阵阵惊雷刺激得他抖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了。

    李络秀掰完手指走近杨谌身前举手就要向杨谌的脸上打去,就在那电光火石之时杨谌又是很识时务的醒了过来想要制止李络秀,但是脸上却仍然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声音清脆悦耳动听。李络秀打完长舒了一口气,耸着的膀子也塌了下来看上去心情舒畅的样子,

    “打了一巴掌就舒服多了,以前父亲那个老不修的说的还真对,看来你就是个挨打的夯货。”

    杨谌听完委屈的泪水围着眼眶滴溜溜的直打转,他想不明白自己难道就长了一副人肉沙包的样子吗,天生被人打被人发泄的样子吗?

    “别做那一副可怜的样子,今天不好好的惩治你日后你定和父亲一样的性子。”李络秀根本没有被杨谌的样子所打动反而见到他这模样一副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好了,废话也不多说了,怎么你们爷俩把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说一遍吧。”李母及时打断了李父和杨谌要继续作秀下去的意向直奔主题上来。

    “夫人呐,这次真的不能怪老夫啊,是这小子要谢我提携之恩邀请我出去谁承想他竟然勾引老夫去那污秽之地,老夫再三推诿却抵不过他再三相邀只好跟他去了,我可是端正的很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我靠,这老匹夫竟然倒打一耙诬陷与我,端正屁啊你,你端正的都到那窑姐裙子底下去了吧,真真气煞我也!”杨谌想完却是神情满是哀怨和无奈,他自知现在的处境如若是他将事实和盘托出的话那自己必定前路弥坚啊,不论是自己和李络秀的婚事还是自己的人生前途都是一样,所以杨谌决定把这个黑锅背下来成全这个不要脸皮的老匹夫也成全自己不畏强暴为老岳父出头的的英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