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十八章:入选乡试

第十八章:入选乡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弓马齐备,杨谌的兴趣高涨(跃马大明17章)。未来的岳父大人可能是感谢杨谌的救命之恩还请了军中健卒来教授杨谌弓箭之法,杨谌的力气是有的再加上他脑子灵活且勤奋习练他的箭法日渐成熟,令军中战场经历丰富的老卒都咂舌不已感叹其进步神速。

    马术的习练还是个大问题,军中马匹膘肥体壮性子暴躁根本不适合杨谌练习,杨谌只好还是骑着那头像驴像骡就是不像马的老家伙进行着胆战心惊的实验课程,就是这个垂垂老矣气喘吁吁的老马杨谌都骑得像喝醉了似的就更不用说那脾气性子暴躁的军中键马了。

    此刻杨谌并没有在家中院子里练习骑马,他被老丈人安排到军中的一个废弃的小校场之上进行着艰苦枯燥的课程。老师还是王大海,李父是为他专门请了老师的,但是杨谌受不了那军中老师的眼神和自己摔落后老师肆无忌惮高调异常的笑声便和蔼的炒了他的鱿鱼。

    那校场已是荒废多年且坑洼不平,杨谌因此吃了很大的苦头,往往刚有点灵感就会被华丽丽的马失前蹄,不仅是杨谌难受那老马被摔的也是半天爬不起来,所以那老马现在看杨谌的眼神都不对了充满着惊恐无奈欲摔死杨谌而后快的复杂情感。

    每每自己马失前蹄老叔必会紧张兮兮的跑上前来查看,他第一个查看的必先会是老马,而杨谌就会被直接无视任凭他在地上撒娇倒地不起。老叔对那老马就像对孩子似的轻轻地摩挲其肩背并且给它以充满鼓励的眼神,而那眼神杨谌觉得应该是给自己的才对却被一老畜生抢夺了去,所以杨谌再次上马之前必会狠狠地踢那老马屁股一脚作为自己受委屈的回报,这是必会引来老叔张牙舞爪外加威胁的眼神。

    杨谌和老马就是一对冤家,谁也不服气谁两者之间经常进行着斗智斗勇的游戏,而杨谌却是在这你来我往的过招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从而马术上也有了长足的进步。终于杨谌觉得老马已经不再适合当自己的对手便把它还给了老叔,就当杨谌踹了那老马一脚示意它滚蛋的时候那老马眼中竟然留下了泪水,多年媳妇熬成婆的胜利泪水,它奔跑到王大海身边像个孩子似的在王大海胸前摩挲不已还不时回头看看杨谌高调的炫耀着自己的胜利喜悦和受宠爱的程度之高。

    杨谌上的那军中健马背上赌气的狠狠地踢着马腹,他被那老畜生气的可能将积累的经验全都抛之脑后,瞬间就被那战马摔将下来摔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那老马在一旁见此情形竟然撒欢般的上蹿下跳欢欣异常且嘴咧的大大的嘶鸣不已好似在嘲笑着杨谌。

    “老叔,给我把这老畜生牵走,我不想再看到它。”杨谌从尘埃里爬起来怒气冲冲的跑到老叔身前咬牙切齿地说道,王大海见杨谌生气的样子赶紧的将老马护与身后神情紧张的看着杨谌。

    “我们在一旁碍不了你的事,它跑它的你做你的就是了。”

    “赶紧的牵走,不然我把它卖给街边的包子铺老板做肉包子用。”

    “急个什么劲,和一个畜生置什么气啊真是。”

    “反正有它没我有我没它,我跟它势不两立不共戴天。”杨谌跳着脚急切的大声喝道。

    “行了行了,我把它牵到你看不见的地方就是了。马术没学好事情却不少,唉。”老叔翻着白眼看向杨谌,见他却是要有暴走的迹象赶紧的牵马而去。

    杨谌怒气冲冲的又回到那战马身边但心有余悸的不敢上马,他学着老叔地样子轻轻地摸着那马的鬃毛,然后拍了拍那宽阔的后背才胆战心惊的上的马去。杨谌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着战马在奔跑中的上下起伏,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生怕一个不留神就重蹈了老马的覆辙。

    杨谌就这么着在人和马的双重打击之下身心疲惫的习练着马术,终于在汗水和痛苦之中得到了收获,这收获来之不易每每让后来的杨谌回想起都感叹不已,觉得这可比现代社会的驾照考试要难的多了(跃马大明17章)。

    下一个科目便是马上使弓的练习,杨谌天赋爆棚的很快的就将它们结合的完美异常,他现在不仅能在马上张弓射箭而且还能远远地射中标靶的红心,不能不感叹杨谌的天赋,他来到这个世界可能就是为这个而生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横刀立马为大明朝的历史再添上一笔重重的色彩。

    杨谌在家痛苦的给自己的两腿之间边上药边感叹骑马这个苦逼工作的时候,李络秀突兀的便闯进房来,她看到杨谌裸露的大腿脸上波澜不惊反而兴奋异常,她夺过杨谌手中的伤药不顾杨谌的扭捏仔仔细细的趴在杨谌两胯之间给他上起药来,轻柔的鼻息打在杨谌的大腿软肉上却惹得杨小谌不争气的有崛起之迹象。

    “父亲让我来告诉你补试就这几天了,你可要准备好不要折了他的面子。”

    脸红脖子组的杨谌吭哧瘪肚的答应着,极力忍耐着心中的欲火但是脑海中前世小电影留下的荼毒太多却怎么也不能专心致志。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可要听仔细了不要误了大事才好,这可关系着你我的幸福呢。”李络秀不知所以仍旧替自己的情郎担着心。

    “好好,嗯……啊……”杨谌快意使然声脱口而出,他的脑子总是在这个时候短路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李络秀听到杨谌的声就明白了杨谌的意思却没有发火,“你脑子里竟是些污秽不堪的东西,再这样不理你了。”说完还拿药瓶的口沿戳了杨谌的大腿内侧伤口一下,疼的杨谌的声一下子就变了调变成真正的痛苦的叫声。

    “疼疼,我记得了,这种事情随我来说简直sy的要命。”真正的痛苦使杨谌猛然惊醒,他大包大揽的神情傲慢的说道。

    “你说的什么啊,反正我不管,到时候这条路要是行不通我可真得与你去私奔了。”李络秀说出此话是需要勇气的,作为一个旧社会的大好女青年能如此大胆的表白是很不容易的。

    “相信我吧,到时候你就等着坐八抬大轿吧,嘿嘿,小娘子,给爷乐一个来。”杨谌有意调戏着李络秀积极调动着她的心情。

    “呸,谁是你的小娘子,你这个臭流氓。”李络秀头低的更甚了,脸上密布红云轻轻地啐了杨谌一口。

    “嘿嘿,抬头让爷瞧一瞧,来嘛,害什么羞啊。”杨谌言语上继续挑逗。

    “讷言,你的伤好些了吗?”就在两人郎情妾意的时候门哐的一声被用力的推开,杨母和王大海随身进来。

    “让母亲看看你的伤势,让我给你……”走在前面的杨母看到榻上的杨谌和李络秀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怔怔的看着秀恩爱的小两口满脸的尴尬。

    “这没什么的,等磨出茧子就好了,我们军中好汉……”王大海走在杨母身后,当发现这一切的时候也是满是惊色的住了口,身子却一下子撞上了杨母后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