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十七章:李母训夫

第十七章:李母训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跃马大明16章)。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这可能是杨谌走近李大小姐的闺房第一眼从敞开的窗户里看到的景象,杨谌就那么静静的伫立在窗边看着,看的是那么的仔细那么的认真以至于凌乱的发梢随微风都飘进了嘴里都不顾了。这个情形是不多见的,李大小姐总是将自己小女儿的一面深深地掩藏起来从不向杨谌展示而是向他展示她女汉子的另一面.,张牙舞爪凶狠暴力血溅五步的女霸王模样早已深深地印在杨谌的心底。偶尔的温存是来之不易的,杨谌必须把握住这来之不易的美好瞬间。

    老管家是个老滑头,他将杨谌引至内院门口便急急忙忙的消失了踪影,可能是以前有过不好的回忆吧,这个老滑头脚底抹油溜走之前向杨谌重重的点了点头嘴努了努里面身子却撤得老远生怕里面窜出老虎似的,也对,里面最起码有一只老虎。

    杨谌朝着老管家也点了点头表明自己的谢意,然后慷慨激昂的走到门口却突然弯着身子像做贼似的溜了进去,老管家一副送别战友深表痛惜的模样使劲的摇着头脚步却不慢的远远遁去。

    内院是女眷们的所在之地,是每个达官贵人家里最神秘也最危险的地方,那里仿佛是动物园里的狮虎园,不慎入内轻则鸡飞狗跳重则身亡于此,就是那些丫鬟们好似狮吼功的尖叫声以及大小主母们的呵斥声再加上她们尖利的指甲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再说引来男主人的不快后果更是悲惨。所以内院虽然没有挂着男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但是却是众家丁望而却步闻风丧胆之地。

    杨谌偷得院来却不知李络秀何处,只是鬼鬼祟祟的观察着敌情谨慎的四处寻觅,直到他从窗中见得李小姐我爱尤怜的动人模样才放松警惕泰然处之的观赏起此中的美景来,而且观赏的舒服之极快意透着身体无数个毛孔散发出来,杨谌瞬间就忘了来此的目的。

    “呔,哪里来的登徒子敢来此偷窥,看掌。”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暴喝,惊扰了欣赏美景的杨谌也惊扰了制造美景的李络秀。闺房之中的李络秀瞬间就变身开来以至于眼角的泪水都没来得及擦拭。

    “你是谁,敢偷窥本姑奶奶,看我不将你毙于掌下,纳命来!”

    李络秀的言语太过霸道了刺激得来不及言明更是来不及转换心态的杨谌小心脏都漏停了很多拍,她声音之中的罡风吹得杨谌的秀发满添乱卷的以至于更是没人能认不出他本来的模样。

    “啊!”杨谌背后很干脆的中了满含怒气的一掌直接身体前飞半趴在窗户之上,李络秀也是赶来看似狠狠地一掌击在杨谌的后背之上,杨谌连哼都没哼直接的晕了过去,身子软绵绵的向前出溜到李络秀的闺房之中以脸着地。

    “秀儿你也是太不小心了,怎么大白天的敞着窗户呢,你看招了贼了吧。”

    “这贼也是大胆敢大白天的就来偷窥,女儿也真是没想到,母亲孩儿以后定会小心的。”

    “春花,将这贼人拖出去交给侍卫好好地审问,告诉他们手下不必留情。”

    一个吨位能和大象有一拼的黑脸丫鬟憋着粗哑的嗓音喊了声是就进了闺房之中直接拽着杨谌的一根腿向外拖去,昏迷的杨谌脸朝下鼻血都流出来了嘴中也是有血迹渗出,随着那黑脸女汉子的拖拽浅浅的抹了一地。

    “慢着,这衣服怎么这么眼熟呢?春花你且停手。”李络秀突然急忙的对丫鬟说着,身子却矮下前去查看。

    “呀,是杨谌!”李络秀惊讶一声,身子一下子就扑在杨谌的身上双手一个劲的拍着杨谌的脸颊。李络秀拍了一会却不见杨谌醒来泪眼朦胧的抬眼看向站在窗外一脸无害的母亲。

    “你怎么下的如此重的手,都把他打成什么样了,他要死了女儿也不活了。”李络秀边啜泣着边狠声说道。

    李母一见此情形也赶进身来蹲下查看杨谌的伤势,她观察了一会脸上却波澜不见。她抬头想了好一会之后伸手却是在杨谌的大腿之上狠狠地拧了起来,拧的咬牙切齿看的李络秀一个劲的直翻白眼心痛不已。

    “啊!”突然杨谌却是猛地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不顾泪眼朦胧的李络秀和面带微笑的李母一个劲的直搓大腿上的痛点。

    李母一见杨谌醒来却幽幽地说道:“看来这女儿是不能要了,白白养了这么多年心却一下子就被别人偷走了,这让我情何以堪,唉。”说完还冲着李络秀眨着眼睛一副揶揄之色(跃马大明16章)。

    李络秀翻着白眼看向母亲却冲着她和傻愣着的春花汉子向门外努努嘴,那个意思是你们赶紧的走别打搅了本小姐的好事。

    李母无奈的就要转身离去却好像又想起什么来了似的,她回身来到李络秀身边拽着她来到一边,“你们不要太过分了,毕竟是在家中不可太造次。”

    李络秀脸一下子就红了,伸手推着母亲出的门外,“你说些什么呢,怪羞人的,你只管放心好了。”李母一见此情形只好无奈的离去,临走之前还想恶狠狠地警告杨谌一下,却见他只顾着搓腿上的伤势根本没搭理自己只好悻悻的离开了。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没你的事了忙你的去吧。”李络秀看着仍傻愣在房中的春花说道。那女汉子丫鬟却一个劲地挠头不止。

    “主母不是让我拖着小子交给侍卫吗,到底还拖不拖了?”女汉子的反应能力太慢了,他还没能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依旧瓮声瓮气的问道。

    “你傻不傻,不用拖了待会儿我自己亲手做就是了。”李络秀赶紧的将她赶了出去随手将门紧紧地掩上。

    “你好些了没有,我母亲那一掌下手重了些身子没什么不适吧?”李络秀轻言轻语的问着仍在照料伤势的杨谌随手却是赶紧的关上了窗户,关之前还做贼似的四处望了望。

    “没事,可能就是受了些内伤,你看我嘴中都吐血了。不过我记得我挨了两掌的。”这一说将李络秀说的手足无措,满脸的尴尬。

    “你想我了不是?怎么才来看我,再晚些我就不理你了。”李络秀赶紧的换上小女儿的模样嗔怪道,生怕杨谌追究起来。

    “没有,我是有事情的顺道来看看你,我这就离开了。”杨谌闷声说道,他觉得自己流年不利今天只一会儿自己就挨了两顿揍还是赶紧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好。

    “哼,我看你也不是专门来找我的,你还是快些走吧省的碍你的眼了。”李络秀听完杨谌的话生了气隐隐有变身的迹象。

    “不是,我就是来专门探望你的,刚才在门口还差点被揍死,要不我才不招着个灾祸呢。”杨谌仍旧木讷的说着,他发现自己还是乖乖地受人摆布吧否则不定什么时候再被揍一顿呢。

    “这还差不多,你别总站着啊,来快来坐下。”李络秀直接来到床边拍着秀床招呼杨谌,不过却吓的杨谌一个激灵身子直抖动。

    “不是吧,招我上床?这是要白日宣淫啊,看来今天我是难逃魔爪了。”杨谌不顾腿上的阵痛脑洞大开的想着,身子却向那床边走去然后扭捏的坐了下来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